第六章 重生(二)
三国晓渊2018-01-29 17:043,455

  秋晓渊呆在这枯井的三天里,他无时无刻都在为着同一件事情而感到担忧。那就是他唯一的亲人:父亲。他不敢想象,在自己被困的三天时间里,自己的父亲究竟会怎么样,他会不会也像他这样被他的叔叔谋害。一想到这,秋晓渊的心中隐隐的感到了一丝不安,他越发的想要知道自己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逃出枯井后,秋晓渊的下一个地方便是要回到自己的家。可看着他现在的这一副模样。满头污垢,衣衫褴褛还带着浑身伤痛的身体。活脱脱就与路边乞丐无异的他,怎么能在郊区走回到这几公里以外的家呢?

  可就算是这样,就算一切都在阻止着秋晓渊。但秋晓渊还是迈起了沉重的步伐向着远方的家前进。因为,他不想失去,他真的不想失去。他害怕这一次,如果他再失去的话。这个世界,又将会多了一个流落在街头上的孤儿。

  就这么沿着某条崎岖的小山路,秋晓渊跌跌转转的走了出来。期间,他也有幸在一棵被狂风刮倒的香蕉树上,吃起了他人生之中最多的一次香蕉,为他那饿了三天的肚子补充了那么一点小小的能量。当他步履蹒跚的来到风景区的山脚下时,那原本是一片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集市。因为这么一场台风,现在的街头上也就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路人而已。秋晓渊原本想要上前去求助那些路人,可街头的行人们见到这满身脏乱、邋里邋遢的秋晓渊向他们走来时,纷纷都以一丝嫌弃的眼神避让开来。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此时眼前的这个人他就和街头上的乞丐已经没有什么两样的了。

  到了最后,秋晓渊他还是放弃了,他就这么孤零零的像个乞丐一样行走在这一条他从未来过的道路上。

  连续好几小时电闪雷鸣的天空也终于露出了久违的晴天,台风最后的威力也终于消逝在了M市。原本带着一层灰蒙蒙的天空也因为这么一场洗礼而还原了大自然原本最初的绿色。现在的秋晓渊就这么无助的走在这条不知通往何方的道路。他不知道,以他现在自身的状况。他还能走多久,还能坚持多久。

  而这时,秋晓渊看见前方的不远处,有一道飞奔似箭的身影就这么直咧咧的朝他冲来。而那道身影的背后,还跟着好几个在拼命叫喊着抓小偷的人。

  那道身影在前面一直朝着挡他道的秋晓渊大声的叫喊着:“让开,快让开。”

  秋晓渊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迎面而来的身影就刹不住车猝不及防的和他撞了个正着,随即一同倒在了这条冰冷的大街上。被这一下撞倒在地的秋晓渊他是真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他就这么无力的躺在这大街上,只是感觉到自己现在好累,好困,好想睡。

  他最后的视线,只是看到有双腿站在了他的身旁。

  “喂,喂,老弟。你醒醒,你醒醒,你没事吧。”秋晓渊只是感觉到身旁有个与他差不多的少年在他的耳边呼喊着这么几句。他微微的点了点头,想着再站起来。可是身子,却再也没有多余的能量能让他起身了。

  “该死的,今天我才刚一开张怎么就碰上这么一件倒霉的事。”那撞到秋晓渊的少年在心里暗暗的说道。他再看了一眼脚下已经倒地不醒的秋晓渊后,便就赶忙撒手跑开了。本来他已经不管不顾跑开了有好几步,可是,当他回过头又看到秋晓渊这么一副无助的模样倒在街头时。

  他又想起当年的自己是与他多么的相似啊。

  那少年,最后,实在是迈不开腿了。

  他又折了回来,一把扶起秋晓渊的一只胳膊在他耳边喊着:“你要是没死的话就赶快给我跑起来。”那少年在秋晓渊耳边喊完了之后,极不情愿的拿起了刚刚才得手的钱包。因为,现在被他偷了钱包追他近十几条街的那些失主们已经离他不远了。

  那少年拿起了好几叠的百元大钞,然后下一秒,这些百元大钞便在他手上随意的扔向天空。一时之间,路人甲乙丙丁纷纷的围了起来开始哄抢。而那少年也赶忙乘着慌乱扶着秋晓渊离开了这里。那些追他的失主们也只能在那小偷的身后大声漫骂着,然后也集体的加入到了捡钱的行列中。他们的嘴里还时不时的对着路人甲乙丙丁大声的叫喊着:“你们都别动。那是我的钱,那是我的钱。”

  -我-是-调-皮-的-分-割-线-

  时间又过了两天。

  当秋晓渊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这次才发觉自己已经身处在了一处弥漫着一层恐怖的地方。因为他看到在这间房间房门口的上面,有个牌子一闪一闪的印出了三个绿字:太平间。

  “难道我已经死了吗?”秋晓渊拉了拉盖在身上的白色床单轻声的说着。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四周,在这昏暗的灯光下这个大房间里只有他和这里面的十几张冰冷的铁床挤在一起。在秋晓渊临近的那几张床上,秋晓渊能隐约的看见有个人影的模样在那躺着。因为一袭白布遮盖了其面容,所以秋晓渊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又为何会躺在这里。

  秋晓渊挺起了半截身子,然后向着离自己身旁最近的那张床上,去掀开那层未知的白布。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是不会把它掀开的。”在秋晓渊的手正好碰到床单时,门口传来的声音让他给停了下来。

  “你是?”秋晓渊顺着这道声音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那少年看样子虽然只不过才十六七岁,可身体却被太阳整个给照成了古铜色,想必从小就开始了在外奔波的生活。从他站在那门口用手指不停的摇动着一串钥匙中,秋晓渊还能清晰的看到,这少年的十指,已经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老茧。看这样子,这少年想必也是一位在“特殊领域”里很不简单的人物。

  “我姓刘,名天启。你也可以叫我刘三儿。我在两天前不小心把你给撞昏过去了,所以在这里我得和你说声抱歉。”那少年带着一丝诚恳的语气对着秋晓渊回答道。然后,他也向秋晓渊问道:“那你呢?那你又叫什么呢?”

  “秋晓渊”。秋晓渊漫不经心的答道。

  “两天前?撞昏?”在听到刘三儿的话后,秋晓渊这才想起了两天前所发生的那些事情。

  “那我现在在哪?”秋晓渊开口向刘三儿询问道。但刘三儿并没有急着去回秋晓渊,而是先走了出去。在没过多久之后,他这才又回到了门口。

  而他的身后,又多了一位年过花甲的老爷爷。

  这老爷爷看似骨瘦如柴,但身子骨还算硬朗。从他童颜鹤发,声如洪钟的表情中就可以看出这老头子身体方面应该还是挺不错的。

  那老头子坐到秋晓渊的床边,眯起了一双眼对着他说:“这里是南城殡仪馆。两天前我那孙子把你给撞了,于是他就把你带到这里来了。对了,孩子,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荒郊野外的。你家在哪儿啊,怎么你家人都没来找你呢?”

  “家?”一听到这个词秋晓渊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急忙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白色床单,他要出去,他要出去看看自己的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去找秋墨,去找韩毅,去找他们问问清楚。

  那老头子看到秋晓渊急着要下床后,便急忙的按住了他,说:“你才刚刚醒来,身体都还没有恢复好,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和我老头子说说吗?”

  “不行啊,我已经没时间了。老爷爷,你就别再拦着我了。”秋晓渊不耐烦的推开老头子那干枯的手说道。现在的他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已经没有时间再在这个鬼地方耽搁了。

  “就算你再没时间,那你也得先把裤子穿上再去不是吗?”刘三儿站在门口,对着秋晓渊笑道。这时,秋晓渊低下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除了个裤衩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冷静下来后的秋晓渊只好暂时的先躺在床上,向那老头和刘三儿叙说了自己这三天来所发生的事情。

  听完秋晓渊的这番叙述,这老头和刘三儿都沉默了好一会儿。但看得出他们对于秋晓渊的这番叙述都还是有点儿难以置信的样子。

  三天前?刘三儿似乎想到了什么,低下了头对着那老头说了些话。那老头听闻后脸色却越发的不对起来。秋晓渊看到这,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他小心翼翼的对他俩问道:“你们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孩子啊,我现在和你说件事……。”那老头说到这又不知为何的停了下来。他往后看了眼刘三儿,刘三儿便心领神会的走上前去,对着秋晓渊说:“三天前有个叫秋竹的人已经在我们殡仪馆里给火化了。”

  “不,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秋晓渊听到这一惊人的消息后立马就跳下了床,欲往门外跑去。因为他不相信,他绝不相信自己的父亲现在就跟他一样呆在这殡仪馆里。“他一定是在家,一定是在家。对,一定还在家。我现在就得回去,我的父亲一定就在家里等着我的消息。”

  “这只不过是同名同姓。对,同名同姓。”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秋晓渊也学会了自欺欺人。他再也没有办法继续保持冷静,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回去。秋晓渊顺手拿起了床边的一件病号衣服后便冲了出去。那老头看到这也赶忙的对着身旁的刘三儿说道:“你也赶快跟着他去。看这样子,没人在旁的话我看这孩子真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

  “不会是真的,一定不会是真的。”走出殡仪馆的秋晓渊边跑着边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