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过去(一)
三国晓渊2018-04-03 15:205,147

  时间来到2012年的12月21号。

  一大早。各种在网络,广播,电视上炒的沸沸扬扬的玛雅末日论铺天盖地的席卷着整个大陆,甚至是整个世界。他们无一例外的都在诉说着这个旧世界的灭亡,新世界的诞生,地球毁灭的末日等等这些夸张的说法。

  在他们这群人里面。有的胆颤心惊的囤积了一堆又一堆的食品罐头,早早的躲进了那建造已久的地下室里。有的则买好了逃离地球的“船票”,就只待今天拉着大箱小箱的前去指定地点登机离“球”。也有的一大批人在那热闹的大街上示威游行,宣扬着整个末日论的谣言,以此来趁机达到壮大它“XX教”的目的。但更多明智的人则对此是毫不在意,该干嘛就干嘛,该怎么过就怎么过。不过,也另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比如这个流浪在街头,靠着坑蒙拐骗的“刘三儿”。

  某个不起眼的一处公园下,聚集了有十几二十个老头。他们全都围坐在一个侃侃而谈的年青小伙子上,听着这小伙子大肆宣扬的末日论。而这小伙子眼里看重的,却是他们颤抖的双手上,拿着的百元大钞。

  “我说小兄弟。你真的确定你口中所说的阿鼻地狱大门会在今晚打开。让整个世界的人堕入魔道,世界就此一片混乱,走向灭亡?”说这话的是其中在场二十多个老头中的其中一个,尽管他也听不懂这小伙子所说的话。但他在这群老头里那也应当是属于最年轻,略有学问的。所以他知道怎么概括三儿的中心语句,而不被其他恐吓,欺骗,夸张的语句所欺骗。

  所以,他的存在,无疑于成了这刘三儿眼前最大的障碍。

  “你如果不拿出点实质性的东西来证明你说的话,你让我们怎样能够相信你呢?”这较年轻,也略有学问的老头一语中的直指刘三儿问题的心脏对他问道。

  “对啊,对啊。这老许头说的没错,你又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你说的话呢?”这群老头子听到老许头说的话后,也附和着老许头的话闹了起来。

  看着这越来越乱,渐渐有点控制不住的场面。这刘三儿眼珠子只是一转,然后把手指抵在了嘴边,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带着一副认真的模样看着那群老头说:“你们静一静,静一静。”

  刚刚还七嘴八舌的老头们这下看到刘三儿如此这般认真的神情后,这才一个个的安静了下来。

  “你们想要证明是吧,没问题。”说着,刘三儿就从他随身所带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弥勒佛形状的储钱罐,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众人都不知道这三儿在耍什么把戏。然而却在下一秒,只见这刘三儿把一张手里的百元大钞放进了面前的那个储钱罐,而后轻声细语的对着那群老头子说:“我说的再多你们也不相信,既然如此何不放下一张百元大钞做为进入阿鼻地狱的钥匙,你们然后再跟着我一同前去看看不就行了。”这刘三儿煞有其事的面容一下子就震惊了在座的各位老头。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谅你也不敢欺骗国家干部。”说这话的还是那最年轻最有学问的老伯。他的家就在这公园旁的军属小区。与这里的大部分老伯一样,他们都经历过八年抗战,十年文革等等那些动荡的时期。他们生怕自己一丝一毫的错误会触动党的惩罚,稍有不慎就会像文革那样惨遭批斗。所以遗留在今天,他们的思想三观还是与现代人有所不同。

  由许老伯率先放进了手中的钞票后,他就好像是一条生产线的开关一样。那群老头一张一张又一张的钞票就顺着许老伯的钱一同投入到了这所谓的打开地狱之门的“钥匙”。

  “你们全都放好了吧”。说到这,这三儿指了指前面一条幽暗深邃的巷子说:“跟我来,我带你们去看看真正的阿鼻地狱。”

  三儿指向的那条巷子口好像从来都没有人注意到过。里面杂草丛生,遍布着大量零零散散的废纸,塑料,泡沫等垃圾。

  那里实在是看不出和所谓的阿鼻地狱会有何关系。

  待他们那群老头跟着刘三儿来到巷子口时。刘三儿突然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就此停下。而后转过头来对着他们轻声的说:“我先进去做法,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但你们在外面那可千万记得,不能往里偷看,不能往里偷看,否则后果自负。待我做完了法贿赂完了里面的牛头马面后,我自会叫你们进来。”说着,这刘三儿还没等那群老头要说些什么,他一转身就窜进了这幽暗深邃的巷子里。

  只留下那群还云里雾里的老头们傻傻的站在那条废弃的巷子口。

  难道这三儿刚刚一脸认真“表演”的模样真的就让这群老头没有丝毫的怀疑?或许是因为这三儿长得那是一副老实人的模样,留着一头短短的寸发,面貌较为黝黑,身形俊朗健硕,以及那一双目光坚定的眼神才让那群老头对他放下心来。再加上他身上总是穿着干净整洁的白色外套和黑色皮裤,说话谈吐间总是带着的那一点雄浑壮阔的语气以及小小的幽默感,都让人看上去觉得他不应该会像是个贼眉鼠眼的骗子那般。

  然而,这天下的骗子哪有可能个个都长着那副尖嘴猴腮的面容,让人一眼就能知道他是个骗子。但这刘三儿他也的确就是这么一个特殊的例子,若非他最近实在是缺钱,他也真的不会也不想去骗那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伯们的。

  而这群老头,虽然对刘三儿的外貌语气等各方面都比较放心了点。但更多的还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他刘三儿也放了一张百元大钞做为进入所谓“阿鼻地狱”的钥匙。这种平等的从众心理让他们对于眼前的这个陪了他们聊了有一个月的刘三儿更加的放下心来。

  如果三儿不先投资?那哪里会有收获呢?

  这群老头子们在巷子口前等了很久,刘三儿在里面却始终没有朝他们传来任何的动静。就在他们这群老头子等的有点不耐烦又开始你一句我一句起“乱”时。忽然,只见在最末位站着的一个老头大声的喊了句“罐子”。在那公园的石桌上刚刚还放着弥勒佛造型的储钱罐就被一道迅疾而过的身影给顺了去。顺到手的身影随即朝着另一边热闹的人群跑去。

  然后,便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之中。

  那道迅疾而过拿了石桌上储钱罐的身影却并不是刘三儿,而是与三儿年龄个头都有点相仿的另一个年青人。

  很显然,那个人应该是刘三儿的同伙。

  “追啊。”

  这众老头追人的画面就好像是一场闹剧,迈着沉重病痛的身体去追赶一个十八九岁的年青小伙。如果是在当年参军抗战的时期,或许还行。可现在连肩膀上的五星徽章都顶不住,早已不比当年了。

  最后,个个都只是在眼皮公园的凉亭里感叹着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无奈的看着那道迅疾而逝的身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此时当众老头缓过神来再次走进了那条刘三儿准备带他们进“阿鼻地狱”的巷子时。除了满地的垃圾和一道低矮的围墙外,那就什么也不是了。

  “调虎离山啊,这小子他真的有胆连我们都敢欺骗。”其中的一个老伯忿忿不平的对此喊了起来。

  “若非他有什么苦衷,我猜这小子他也不会想骗到我们的头上。”这最年轻最有学问的许老伯无奈的发出了一声感叹。“我们这就当给年轻人一个红包了。”

  “老许啊,这件事要不咱们去报警?把他给揪出来?”其中的一个老头突然开口对他问道。

  “报什么警。说我们这些国家干部每人被一个小毛孩骗了一百?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这老许手指着在场的众老伯喊道:“如果你们自己的子女能多看你们一眼,多关心你们一点,多陪你们一点。我们今天会沦落到这里和那小子谈天说地去吗?”

  “其实就在刚刚放钱的时候,你们心里也明白这就是一个骗局。可你们还不是和我一样不想在最开心,最精彩的时候让这小子走掉,生怕自己又再次成了无人问津,无人搭理的孤寡老头。你们缺的不是这金钱,缺的是陪伴啊。”

  这老许头的话像是一把刀戳进了这群老头的心坎。大家沉默了很久,想了很久,然后又各自默默的离开了公园,孤零零的回到了自己那个孤独的家,彷佛刚刚所发生的骗局大家又给忘了。但忘不了今天这位侃侃而谈的小兄弟,忘不了他与各老头称兄道弟的模样,忘不了今天这个能有人陪伴他们唠叨的日子。

  这群为国为家所做了一生贡献的老头们,他们现在最想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陪伴。

  “呼,好热。怎么样,钱拿到手了吗?”在这城市的另一处角落,那位名叫刘三儿的年轻人正气喘吁吁的对着身旁的另一个人说道。

  而在刘三儿身旁也喘着粗气的那个人,他的年龄看上去也和刘三儿相差无几,都是十八九岁左右的样子。只不过从体形身材这方面来说,尽管他看样子有一米七五左右的标准身高,和刘三儿不相上下。但从整体上来看他还是稍微的要比刘三儿要瘦弱那么一点,不过肤色却要比他白净的很多。

  比起一旁刘三儿那黝黑充满着沧桑感觉的脸来说,他那白嫩细腻的脸蛋加上一双神采光亮的眼神,足以媲美一大批普通的同龄人,成为一道街边的亮丽身影,让人一见都情不自禁的就此驻足,欣赏一番。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的那双手看上去虽然是白白净净的,但在其左手的食指和中指背面上,却留下了两层薄薄的茧子,而且还有几道看样子是被刀割出的陈年旧伤所留下的一道道细小疤痕。

  而同样,在刘三儿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他也留有一层比他还厚的茧子。只不过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罢了。

  他的肩上此时还挂着刚刚脱下的外套,上身就只是裹着一件纯白色的条纹毛衣,下身呢则是一条和刘三儿穿的一样的黑色皮裤。而他刚刚就在刘三儿的身旁,带着满腔的怒火与怨气,突然一把将手里拿着的储钱罐给狠狠的扔到了地上。

  “啪”。储钱罐便在重力加速度的情况下,掉在地上碎开了。从罐子里头露出的红色钞票,其中有几张也因为这轻风袭来的缘故,飘远了。

  他摇了摇头,靠在了一堵红色的砖墙上对着比他健硕魁梧一点的刘三儿喊道:“三儿。你以后做这种缺德事的时候,能不能别叫上我。你跟着我去饭店认认真真打工难道就不行吗?”

  对于他的话,刘三儿对此并没有过多的理睬,他只是自顾自的蹲下了身子,准备将地上的这些人民币收入囊中。而刘三儿的手才刚刚触碰到掉落在地的钞票,就突然的被他用脚给死死的踩住,动弹不得。

  而后他再带着那丝教训的口吻,对着刘三儿说:“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别再这样,你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如果你要是出事被捉进去了,老头子那边我又该怎么给他交代啊。”

  “够了。”刘三儿一把推开了那年轻人,愤怒的说:“秋晓渊,我告诉你,我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管。你可别忘了你自己当初那又是什么样的。现在就凭你身上的那点钱,你觉得何时才能凑够那老头子的医药费。”这刘三儿突然喊出的一席话,瞬间的就让他震了一下。

  刘三儿的话喊完,两人都面面相觑,互相的看着对方,默默的背靠着巷子两边的砖墙,沉默了好一会儿。

  他们没有再说些什么,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直到又一阵轻风把地上的钱给吹的更远了。

  “快捡”。刘三儿边捡起地上的钱边喊道。可无奈还是有几张给飘出了巷子外面。秋晓渊见状,赶忙的也跟着跑出了巷外。

  “这是你的吗?”

  当秋晓渊跑出巷外弯下了身子捡起地上的那些钱时。这时突然传来的一道温柔细腻的女声一下子就让秋晓渊回想起了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当他站了起来从那双和他一样雪白细腻的玉手接过了钱看着她时。眼前出现的,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女生。她的那副清纯恬静的模样再加上那两条披肩的短发,尽管身上穿着的是一身某中学老土的校服,但这些都却没有影响到她那独一无二的气质。看着她那一双有大又亮的杏眼,秋晓渊立刻就想起了她的名字。

  她叫“陈香君”,是当年自己还在中学读书的一名坐在他前边的同学。至于其他的,秋晓渊他再也不想去回忆了。

  而此时,在那女子的身后。尽管是满大街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人群。但秋晓渊还是一眼发现了其中某些异样的“存在”。

  “你,你,你是秋晓渊吗?”那女子带着清脆的声音对秋晓渊问道。而此时的秋晓渊却突然一把抓起了她手里的钱,只是低了个头道了句“谢谢”后,便匆忙的往巷子深处跑去。

  并且他边跑边朝着巷子深处大声的喊着:“三儿,快跑,警察”。

  在那女子身后埋伏着的几名警察也是眼疾手快的,全都迅速放下了伪装的包袱,赶忙冲上前去追赶着前面的两人。

  其中跟在最后的一名女警来到了陈香君的面前,对着陈香君询问道:“怎么你认识这两个人?”

  “哦。不,不,我不认识。刚刚我只是捡起了地上的钱,还给他罢了。”陈香君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然后他指了指秋晓渊离去的背影,对那位女警问道:“那两个人做了什么?怎么你们要去抓他呢?”

  这个女警听到后也是一脸的无奈,说:“我们要抓的是一个叫刘三儿的小偷。我们已经观察他很久了。正准备今天落网,可是没想到现在还是让他给发现了。”

  “刘三儿?”陈香君摇了摇头,说:“不对,不是这个,是刚刚跑去喊话的那个。”

  “额,那个好像是他的一个兄弟,是叫什么什么秋晓渊的。我们目前对他的情况那也不是很清楚。哦,对了,你以后如果还见到了他们的话还是先麻烦给我们报警,让我们来处理。”这女警说完也不想再多透露点什么,赶忙的跟上了前方的大部队一起去抓捕秋晓渊和刘三儿了。

  “秋晓渊?”。陈香君在嘴里念叨了一遍。

  “三年前你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流少年玩转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