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好,我是表弟
侧侧轻寒2018-02-27 18:438,466

  电话响的时候我正好在浴室里。

  “龙烨,接一下电话!”我大叫。

  他立即欢快地跑去接起了电话。

  “是……对啊,啊,不是啊,我是住在这里的……啊?你才是主人?什么意思啊?谁侵占你家房子了?”

  以我的智商,我一瞬间就立即明白了是谁的电话。

  马上把浴巾往身上一披,冲出去夺过电话:“姐,刚才那个是我同学在开玩笑啦!”

  “现在是晚上九点半,你、居、然、有、个、男、同、学、在、家、里?”她几乎要顺电话线爬过来。

  我顿时汗如雨下:“不是,他是……小烨啦,小叶!就是我初中同桌,那个女生……”

  “你初中同桌不是叫小莉吗?”她问。

  天啊,为什么我姐的记性这么好!

  “不是,还有一个……你没见过的那个。声音是有点像男孩子啦,但其实是个女生!”我大汗,拼死抵赖,“她知道咱家里没有人,所以……所以过来和我一起玩。”

  “不会又在玩电脑吧?千万不要动我的实验数据啊!”姐姐立马就放弃了追究,也许她还沉浸在上次我们把她所有文档都毁灭的阵痛中。

  我立即大叫:“是,绝对不会!姐,你早点回来哦!”

  “好的。等我搞定了阿布鲁几内亚的土人再说哈。妹妹我告诉你哦,我现在已经有了新课题了,就是《论温度、湿度与地势的相互作用对背阴动植物生活习性的影响》……”

  “姐,你好伟大啊!这么复杂的课题!这么遥远的地方!你是用生命在做学术,用生命为人类做贡献啊!好好努力,加油加油加油……”我大叫,然后迅速挂电话。

  姐姐是越学越回去了,这种狗屁不通的题目也只有她想得出来!

  放下电话我开始吹头发,一边对龙烨说:“明天我要出去几天,和同学去玩。”

  他可怜巴巴地看着我:“那你应该带我去见见你的同学嘛,你都说要和我在一起了啊!”

  “我不是让你们见过了吗?就今天。”我梳着头发问。

  他委屈地说:“可是……可是她们今天过来的时候,我是一只狗啊……她们怎么会承认我们?”

  “承认?承认什么啊?”我问。

  “我们啊……”他问,伸手捧住我的脸,让我转过来看他。

  我吹着头发,随意打发他:“好了,以后啊,有机会的……你去做宵夜吧。”

  “你说真的哦?”他眼睛亮晶晶地问我。

  “真的。”我随口说。

  于是他开开心心做宵夜去了。

  我吹着头发唱着歌,嘲笑着这条头脑简单的龙。

  承认?让她们承认?还是算了吧,龙烨你没机会的!

  我的梦中情人,当然要有男人的坚强气概,首先他不能比我漂亮,其次他不能有动不动就感情激动眼泪汪汪看着我的特质,还有——

  我停了吹风,隔着玻璃门看了看厨房内龙烨系着围裙的身影。

  至少,他不能是条,蚯蚓一样的龙吧……

  第二天我收拾好东西出门,吩咐龙烨要好好看家,然后就与木樱、晓谕在车站会合。

  买了车票后,坐在候车室等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突然担心起来。

  那个白痴不会在我离开的期间被龙族的人给带走吧?而且,他一个人在我家,会不会出事啊……又有恐高症,又会失水,我会不会在回家的时候看见一条晒干的蚯蚓……

  越想越怕,越想越后悔,好想回去。

  “你们有没有听说,明天要刮台风?”我问。

  木樱斩钉截铁:“你听好,即使是下刀子,即使踏着鲜血前进,我们也一定要把这次旅行进行到底!”

  于是我只好祈祷,保佑龙烨在家平安无事吧!尤其保佑姐姐不会在我离开的时候回来!

  在车开出十分钟之前,为了打发车上漫长的寂寞,我们去买了几份报纸。

  我们三人都是八卦花痴双修,一份报纸拿到手,首先翻到最后面看娱乐版。

  木樱握着报纸的手,忽然颤抖起来。

  发觉不对劲的晓谕赶紧凑头过去一看,也倒吸一口冷气,呆在那里。

  我还以为小行星要撞地球了,太阳要熄灭了,冰河时期要来临了,赶紧凑头过去一看,把那条新闻标题念出来:“石谍今天来我市举行影迷见面会。”

  木樱尖叫着跳起来。

  晓谕狂喜地丢掉了自己的车票。

  于是,即使是下刀子、踏着鲜血前进,我们也一定要进行到底的伟大旅行,就此结束。

  我们拖着大堆的行李,狂奔到举行见面会的那个广场时,现场的人已经乌泱乌泱的,水泄不通了。

  “早知道我就早上五点过来抢位了!”木樱跺脚懊恼。

  旁边一个女生冷冷地说:“我早上四点来的。”

  后面另一个女生尖叫说:“我早上三点来的!”

  好吧,我们心理平衡了。

  所有人都在疯狂往里面挤,似乎只有我无所谓。反正石谍那本写真集我翻过了,可看性根本不如龙烨,在这里人挤人,我还不如回家让龙烨坐在我前面看半小时呢。

  “那,我可不可以先走呢?”

  “你疯啦!你这辈子亲眼近距离看帅哥的机会不会很多的!你要放弃吗?你确定?”晓谕抓着我的肩,诚恳地问。

  “而且是石谍啊,石谍!”

  我翻翻白眼,问:“你怎么知道我没近距离看过帅哥?”

  不但看过,而且都是近距离;不但有穿衣服的,而且还有没穿衣服的;不但有居家型的,而且还有弟弟型的。不出意外的话,以后应该还有各式各样的。

  别的不说,光我家里那个做饭的,说出来你们就会因为妒忌而打死我。

  不过像我这样低调的人,当然是明智地把真相吞到肚子里。

  因为难以启齿,所以我被扣留在了那里。在木樱和晓谕等待石谍到来的期间,我替她们去买了四次水、两次冰激凌、一次伞、一次杂志。

  石谍出来的时候全场欢欣鼓舞,尖叫声与惨叫——像我一样被踩了脚又被挤到半空无法落地的人还真不少——响成一片。

  他向下面挥手,我还在努力辨认他离得太远所以显得模糊的五官,结果木樱已经喘着气对我说:“我不行了,我被电到了,好帅啊,我好晕……”

  “不是电到了,那是在太阳下面暴晒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常反应!”我没好气地问她,“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不会吧元音?这么多年来,我们相互扶持,相互掩护,花痴三人组一直都是同进同退啊,现在居然身在偶像明星的见面会现场,你却一点都不激动?”晓谕怀疑地问,“你是不是变态了?”

  谁会承认自己变态啊?所以我矢口否认:“不是我变态,是你们档次低!”

  “档次低?”周围立刻射来众多要杀死我的目光。

  我狂汗,选择沉默。

  “那你说,天下还有谁比他帅?”木樱逼问。

  “反正我见过。”我小声地辩解。

  周围立即有很多人撸袖子准备上阵:“你是不是石谍的对头家派来的?”

  “说!你是哪家粉丝?”

  我都快哭了,往木樱和晓谕的身后缩了缩,却怎么都挤不出人群。

  木樱这个没有友爱的女人,卷起手中的杂志直接敲我的头:“别躲了!你先把你说的比石谍帅的那个人找出来给我瞧瞧!”

  “就是啊,不然我们石谍A城粉丝团第二十五分团是不会放过你的!”

  群情激奋,众目圆瞪。

  我抱头赔笑:“没有啦,其实、其实是我表弟长得还……还可以。”

  “那就把你表弟叫来!”木樱大声说。

  “表弟……”我嘴角抽搐,有点痛苦。

  晓谕凑到我耳边,轻声问:“你不想活了?石谍的粉丝可是出名的难缠,大庭广众之下你惹了众怒了!赶紧把你表弟叫来!”

  我泪流满面。

  用颤抖的手,掏出我的手机,我拨出了家里的电话。

  反正……反正龙烨在我家迟早要让她们看见的,现在让他先来救救我吧。

  龙烨啊,请你原谅我吧!

  一小时后。

  我坐在冰激凌店,看着电视屏幕上转播的混乱局面,开心地摸摸龙烨的头。

  电视是这样报道的:

  “石谍影迷见面会疑遭破坏。现场发生骚动,引发踩踏事件,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

  记者沉痛地对着摄像头说:“据说,事故发生的原因,是石谍的一群黑粉在广场外围发生争执,愈演愈烈以致不可收拾。让我们来采访一下现场影迷。”

  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孩子:“骚动?我知道我知道,我看到了!是一个女生打电话叫来了她的表弟!你不知道,当时一群粉都因为她诋毁石谍而很生气哦,等着要给那个女生和她表弟好看呢!”

  镜头切换记者:“是的,据猜测,当时争执激烈,双方都叫来了帮手,于是冲突愈演愈烈。”

  下一个受访者是一个穿着热裤的女生:“喂喂喂,阿狸看到我了吗?我上电视啦!哦,你说事情发生的经过啊?就是有个男生长得超帅啊,就引发骚动了!你不知道那场面超夸张的,但是那个男生真的长得超帅的!”

  镜头切换记者:“是的,谁叫石谍是如今的偶像第一人呢!现场这么多人都是为了一睹石谍酷帅的风采,粉丝们为了他也是蛮拼的!”

  另一个穿粉色兔子T恤的男生:“对呀,当时大家都还挺激动的呢,因为真的,那个表弟一出现呀,哗!简直是照亮了所有人的眼睛哟!对呀我是男生呀,可是男生也有欣赏美的资格嘛,对不对HO?”

  记者终于迟疑了:“表弟?”

  镜头转到挽着粉色兔子T恤男生的花格子衬衫男生身上,他眼冒红心,激动地捧着脸说:“对呀对呀,真是闪闪发亮,灿烂夺目呢!哎你们是电视台吗?我可喜欢你们节目了,我唱一首《闪闪惹人爱》好不好?这首歌可适合那个男生了——闪着光的男孩, 带着我一起跩,闪一点,亮一点,HIGH一点,闪闪惹人爱,闪闪惹人爱,闪闪惹人爱……”

  还没等他唱完,导播已经把镜头掐了。

  “以上就是刚刚从广场发来的现场报道,那么究竟现场混乱因何而起,我们将继续进行关注。”

  会关注才怪呢!谁能找得到躲在我家做饭的龙烨呀?

  我开心地继续摸着龙烨的头。

  木樱和晓谕捏着龙烨的脸颊和耳朵,确定他是个真人,不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

  引发了刚刚一场混乱的罪魁祸首只是低头吃冰激凌,没有在意电视上的人,也根本没有在意我们怎么样吃他的豆腐——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对冰激凌没有任何免疫力,只要给他冰激凌,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他也毫无怨言。

  木樱和晓谕的报应终于来了——他可以不眠不休地吃一整天的冰激凌啊,一口气都不带喘的!

  “他……是你表弟?”晓谕问。

  木樱托着下巴叹气:“我也想有这样的表弟。”

  “对呀,表弟挺好的。”我拍着龙烨的肩,就像展示祖传宝物的地主婆,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

  专心于冰激凌的某人突然抬头,说:“不是的,她骗你们的。”

  “不是的?”木樱睁大眼。

  “那是什么?”晓谕追问。

  他含着勺子看着我,含情脉脉:“我们现在在同居。”

  尖叫!

  不但木樱、晓谕、冰激凌店里的人,还包括我。

  一道道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射向我。

  我打了个冷战,立即站起身把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怒道:“不要诋毁我的名节!我说你是我表弟你就是我表弟!”

  他用力摇头:“不行!我真的不想做你的表弟嘛,事实也是我在你家和你同居啊。”

  我气急败坏:“我说不是就不是!”

  他坚定地看着我,说:“可是元音,我是一条有原则的龙!即使你说要杀了我,我也不会承认你是我表姐的!”

  “真的?”

  “真的!”他坚定不移,“我们在同居,在同居,在同居!”

  我凶狠地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威胁他:“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给你冰激凌吃了!现在没有、以后没有、未来都没有!”

  龙烨看看我,再看看手里的冰激凌。

  他又抬头看看我,再低头看看手中的冰激凌。

  我坚定地看着他。

  他也转过身,坚定地向着木樱和晓谕走去。

  走到她们面前,龙烨对她们一鞠躬,说:“两位姐姐好,我是她表弟。”

  有时候觉得生活真的好幸福。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抬眼看见龙烨,低头看见自己日渐浑圆的肚腩。

  可是……有没有人说过,幸福的生活就是无聊的生活?没有?那有没人说过,幸福的生活也是有后遗症的?

  “啊!!!”

  一大早起来,首先对着镜子惨叫一声。

  声称是我的表弟,所以名正言顺地与我同居,现在在为我做早饭的龙烨忙手拿饭勺冲进我的房间:“怎么了?有蟑螂?”

  我指着镜子说不出话来。

  他往镜子里看了好久,问:“里面有什么?”

  “妖怪!”我大叫。

  他又看了很久,说:“可我只看到你啊,哪里有妖怪?”

  “我是说我很难看,很憔悴,很像妖怪啊……”我痛哭。

  他再看了很久,安慰我说:“没有啦,一点也不像,其实妖怪都比你漂亮很多的……”

  我给他一脚。

  他坚强不屈地说:“真的啊,随便拉一个都是很漂亮的……”

  再给他一脚。

  于是他乖乖改口,说:“不过没有你可爱啦。”

  很满意地点头。所以有句至理名言叫做什么来着——没有天生的好男人,只有教出来的好男人!

  “乖,吃饭。”

  但是,还是沮丧。

  “你说为什么我一大早起来,都是这样黑眼圈大眼袋皮肤枯黄头发凌乱眉毛开散嘴唇苍白死鱼眼苦瓜脸呢?”

  “大概是因为早上还没看习惯吧……到中午看习惯了,不会觉得啦……”

  在桌下飞一记阴腿。

  “真的啊……你平时都是这个样子的……”

  再飞一记阴腿。

  他委屈地看我,说:“我怎么会知道为什么?我想煜大概会知道吧……”

  “煜?谁啊?”我问。

  “大家都说是龙族第一美人。”

  “啊?啊?比上次那个湮还漂亮?”我两眼发绿光。

  他畏惧地看着我,说:“元音,你这样很像狼哦……”

  没空理会他!

  先发一下花痴……会是怎么样的人呢……

  会是怎么样的人呢……

  吃完饭又上网。

  “你就是这样没日没夜玩游戏刷网页所以才会变成那么难看的!”他劝告我说。

  我沮丧地靠在电脑桌上:“那你叫我干什么事?人家很无聊嘛。”

  “那你帮我洗碗吧?”他问。

  “啊……我好忙啊,有这么多的暑假作业,还有论文,还有下学期的课要预习……”我去翻书架,才想起自己刚刚高考完,压根儿没有暑假作业。

  完全不知晓我真实情况的龙烨靠在门口,看着我微笑:“那你学习吧。”

  良心不安啊。

  我真是勤劳善良坚强可爱的女人,因为我为了弥补自己的良心,所以把衣服抱起来,说:“那我洗衣服好了。”

  我不会让龙烨一个人做所有家务的!何况里面有我的内衣内裤……

  我把衣服往洗衣机里一丢,倒洗衣粉,放水,盖上盖子。

  家务结束。

  洗衣机启动,隔着半透明的盖子,我看见水流里面有个白色的小长方形在转动。

  于是我停了洗衣机,打开盖子一看,原来是一张名片漂在水面上,已经浸湿了大半。

  我翻过来看了一下,明星经纪人……

  我大惊失色,立刻光速冲到正在洗碗的龙烨身边,追问他:“什么时候有人找你当明星的?什么时候?”

  他莫名其妙地回头看我:“什么明星?”

  “这个!”我高举着名片给他看,“国内最大偶像经济公司的资深经理人的名片,不是给你难道是给我的?”

  “这个啊?”他皱眉想了好久,说,“我想起来了,就是昨天,你让我去广场上,说我是你表弟的时候嘛。”

  看着他幽怨的眼神,我抬手挡住自己的眼睛,铁石心肠地说:“别说无关紧要的,讲讲谁给你名片的吧。”

  “哦,是从台上拼命挤下来的一个男人,一定要塞给我,让我给他打电话,我就放在口袋里了。”

  “你要当明星吗?”我追问。

  他疑惑地问:“是干吗的?”

  “就是出现在电视里的,唱歌跳舞演电视剧……”

  龙烨立即摇头,说:“不要,我就想天天和你在一起,才不要每天呆在那个盒子里给人看。”

  我心花怒放,随手把名片一丢:“说得也对。”

  虽然,如果我有个表弟是偶像明星,我的虚荣心该是多大的满足,可是——

  第一,我需要人洗衣做饭;

  第二,他不是我表弟;

  第三,他是自己选择天天和我在一起的,又不是我逼他的。

  因为太开心,所以我甚至捋起了袖子,拿起擦碗布,接过龙烨洗过的碗,一个一个擦干净。

  我们的手指在碗的传递间,不经意地碰在一起。

  龙烨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他转过头,用异样温柔的眼神看着我,水波粼粼。

  我无力地托住额头,就知道又要来了。

  “元音,我们如果永远能像现在一样就好了……时间就停在这里……”

  我把洗碗布往流理台上一丢,说:“你还是一个人洗吧。”

  回到客厅往沙发上一躺,百无聊赖。

  神啊,如果没有什么让人激动的好事,请您至少来点祸事吧!

  我在心里这样默默祈求。

  结果,门铃响了。

  我懒懒地爬起来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绝色美女。

  她有长长的乌黑卷发,白色的肌肤如雪如玉,长卷翘的睫毛下,一双水波潋滟的眼睛温柔地凝望着我,微笑如同春风春雨,脸颊颜色似桃花樱花……

  什么叫光彩照人,什么叫沉鱼落雁,什么叫倾国倾城,这些我以前不太理解的词语,这一刻我一下子全都明白了。

  我发誓我真的是个女生!虽然我现在心跳加速,我现在呼吸急促,我现在大脑短路……

  我怀疑我当时张着嘴有好几分钟,因为龙烨都出来看我了:“元音,你怎么站在门口不说话?”

  我愣愣地指指门外。

  龙烨探头一看那个人,顿时也愣了,良久,才睁大眼睛:“煜!”

  原来是龙族的人呀!

  一瞬间我捧着脸颊,觉得自己留下龙烨这个决断实在太英明了——我就知道留下他以后,帅哥美女会源源不断上门的!

  这个煜,好像就是龙烨提过的那个,龙族第一美人嘛!

  美女就是美女啊!

  我怀着紧张的心情给她倒水,在她对面坐下来,盯着她看。

  她似乎生来就是被人看到大的,仪态完美,没有任何不自然,在我垂涎的目光下神态自若,平静非常。

  而且,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人——或者说龙——的举止可以这样可爱。她无论是轻轻的一呼吸,一眨眼,无论是最平常地喝一口水的一抬脖颈,都是无可挑剔的优雅妩媚。

  真是赏心悦目,真是我见犹怜,真是令人心醉……

  我感叹。

  她扫了紧张的龙烨一眼,然后看看我,问:“你就是元音吧?我听湮说起过你。”

  她的声音低沉柔媚,非常的……嗯……性感。

  我坐在龙烨的身边,也像他一样开始紧张起来了。

  我本来以为不会有智商合格的龙族成员的,但是这个美人看起来,似乎很正常,太正常了以至于不太像龙族的人……

  美人撩起长发,轻轻地用手指卷着那柔软的弧度,看着我。

  被那种盈盈秋波凝望着,我觉得心跳好快,不由自主便按着胸口,有点结巴:“对……我就是元音。”

  “元音……”她卷翘的睫毛眨啊眨,然后突然站起身扑了上来,握住我的手大叫,“请给我签个名吧!”

  真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我被这人格分裂般的举动吓了一大跳,瞠目结舌地看着她。

  美人握着我的手,与我执手相望,漂亮的大眼睛蒙上了一层激动的雾气:“因为、因为你是我的偶像啊!我早听说了你的英勇事迹了!”

  我根本摸不着头脑,只能看着她那张漂亮的脸傻笑。

  “你为了伟大的爱情,不顾五雷轰顶之灾,挺身而出为烨挡下了雷电,并且三言两语就打发了雷公回家!你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让雷公手下留情的人!爱情的力量太伟大了!!”

  等一下……那天好像是龙熠来代班?她不知道?

  我僵硬地笑着,嘴角抽搐:“那个,其实不是的……”

  “而且雷公回到天界,受了你的感染,马上就和扫帚星结婚了!你为天庭结束了最后的劫难啊!天界最有名最拿不出手的两大污染源终于顺利结合了!我代表天界所有曾经被雷公、扫帚星两大色魔之爪侵犯过的人——包括我自己——给您三鞠躬了!”

  然后,她就真的站起来,饱含热泪地向我行礼了。

  感觉自己像被遗体告别一样,我忙跳起来推卸责任:“不是,其实这都是龙烨啦,他才是真的打动了那个……那个雷公的人……”

  “元音,你不要把功劳推在我身上,当时你奋不顾身地冲出去的时候……我好后悔,现在还在后悔……”龙烨也哽咽了,颤抖着声音说,“让你为我付出这么多……而我却只在旁边无能为力,我到现在还好恨我自己!如果一切可以重来的话,我希望我能勇敢地挡在你的身前,对着天雷说,不要伤害元音,冲我来!”

  有没搞错……这些人怎么都这样啊?

  我只能无力地点头,微笑。

  “今天我又看到了您身上另一种伟大的特质!”龙煜感动得热泪盈眶,“您为爱人抛头颅,洒热血,到现在还毫不居功,把所有的一切都归付您的爱人!您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捧着一颗心来,不带一根草去!”

  龙烨抓着我的手,激动地说:“元音,龙煜说的话,就是我要对你说的话!”

  “其实……因为那天来的不是雷……”我刚要辩解的时候,龙烨已经凑在我耳边,低声说:“千万别说!说了以后,雷公就会有麻烦的,你也不想拆散人家新婚燕尔对吧?而且熠也会有麻烦的。基本上你就是这样的啦,我是证人!不要再委屈自己了……”

  于是我只好选择沉默地保持笑容,忍辱负重把一切要说的话都吞回到自己的肚子里。

  美人龙煜还在滔滔不绝:

  “而且面对着龙族中法力最高的龙湮,您无视他可以排山倒海、翻天覆地的力量,用自己真挚的爱情打动了他!你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追求真爱的人学习!现在我们天界的口号就是——前看织女,后看元音!伟大爱情,天下太平!信息时代,自由恋爱!”

  什么跟什么啊……

  我真的无力了,扶墙起来走到阳台上深呼吸,有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让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上帝真是残忍,给了她无上的美貌之后,一丝不留地拿走了她的智商。

  太公平了。

继续阅读:第五章 龙族第一美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到一条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