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专属女童
神秘的小月2019-02-15 14:552,909

  想要不着一丝痕迹的完美,这并不容易。

  所以第二天日上三竿之时,我依旧像一具尸体一样躺在床上。

  其实合欢派都有早课,特别是针对刚入门的炼气弟子。修士们通常要在鸡鸣起床,在晨钟敲响前去授课殿集合,然后听取高一级的筑基期弟子讲课。这些弟子多是筑基中期,这个不上不下的尴尬时期,为了赚取更多的灵石,所以就担当了授业老师。大师姐水心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他们所讲的内容,几乎是围绕阴阳合合功的,从吐纳方式到精决要义,都讲得很详细。有的时候,授课的老师甚至会带来自己的男炉,然后当众表演一下实际操作。

  讲课的老师一般都会很用心,所以听课的弟子们也不能浑水摸鱼。

  合欢派虽然比较自由,但也有着极其严苛的门规。上课迟到、早退、无故缺席,这些都是要记过的。

  不同的过错,有不同的惩罚。比方说上课迟到,就要被处以吊刑。

  吊刑是合欢派最轻的处罚,就是把你脱光了,倒吊在一棵核桃树上。绳子的一头缠着你一只脚腕,另一头则拴在树枝上,于是你就这么岔开了腿,像一只拔了毛的鸡,无奈的在风中摇曳。

  视情节轻重,所处罚的时间也不同。

  一般上课迟到这种小事,吊一个时辰也就了不得了。

  这棵核桃树很高,非常的高,有五六层楼那么高。伞盖也是大的出奇,或许是因为吸收了受罚弟子的灵气,所以才枝繁叶茂的。有一次我无意间路过,发现上面倒吊着几十个光溜溜的女孩子,那场面,简直壮观极了。

  因为我是唯一的男弟子,因此很多约束都不适用于我。我是不必上早课的,因为功法问题,去了也是白去,搞不好还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所以在适用的功法找到前,我几乎天天在睡大觉。

  我刚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一点好奇,一点懵懂,就这么乖乖的看着我。发现我醒来,大眼睛突然有些慌张,一下子退后而去了。

  “公子,你醒啦。”

  声音稚嫩轻盈,就如同鲜嫩的豆蔻一般。

  这也正是我给她取名小蔻的原因。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文采,就是以前丽春院有个姑娘叫豆蔻,于是顺手牵羊的借用了一下。

  小蔻是我的专属女童,也就七、八岁的年纪。

  在合欢派,每个入门弟子都有专属女童,用来料理一些日常杂事。打扫打扫屋子,洗洗衣服,送送饭什么的,只有金丹期才真正辟谷,之前都是由宗门统一安排,她们递送。

  小蔻是极乐仙子亲手挑选的。

  可在这之前,她曾想给我买一个男童。后来想来想去,觉得男童总有一天要长大,到时惹出什么事端,非但要忙着擦屁股,还要被其他门派笑话。所以,干脆还是用女童得了。

  其实极乐也挺单纯的,她并不知道凡尘还有太监这种反人类的东西存在。所以说到底,她虽然修为高,脑子有时是真二。

  不过我倒是乐在其中,若真换成太监,每天指不定多闹心呢。

  女童们并不与修士住在一起,而是住在山脚下。

  合欢派并不富裕,极乐仙子又抠门的很,所以她们住的地方极其简陋,基本就是一个大通铺,然后三个人一条被子,这样挤在一块。但她们很辛苦,每天都必须在修士们上早课前上山,并准备好一切。

  况且众所周知,合欢派竟是些女人,而女童虽然年纪小,也总是个女人。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所以有些时候,女修们自己受了委屈,就拿女童撒气,不是打就是骂,简直丧心病狂。更有一些特殊嗜好的女修,还会做一些难以言语的变态之事。

  女童们也没办法,只能忍气吞声,默默舔舐自己的伤口。

  他们都是些孤儿,或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实在家里穷得没辙了,父母才把她们卖给修仙宗门。父母当然知道她们过着非人的生活,但连饭都吃不上了,谁还会在意自己是不是人?!

  我从小当仆人当惯了,突然让我做一回爷,我还真不适应。所以,我虽然对小蔻算不上很好,但起码不会欺负她。

  “什么时辰了?”我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

  “刚过午时,”她乖巧地走到我身边,垂着脑袋,“让奴婢服侍公子穿衣吧?”

  “老规矩,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径自下床,开始穿衣服。

  她其实也知道我的脾气,不过就是问问。女童们有自己的规章流程,所以我可以不用,但她必须问。

  “对了,你今早还是吃得红薯?”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我们之间很随意,并没有那些繁杂的规矩。

  “嗯!”

  她点了点头,嘴角偷偷露出一点笑意。因为偶尔当我这么问她的时候,都会让她去食盒里自己拿点吃的。所以,这种询问在她看来,基本就等同于赏赐。

  “那老规矩,你自己去拿点吃的吧。”

  “是,公子。”

  她依旧面不改色,向我屈膝行礼,然后慢慢倒退出了我的房间。在我面前她总是恭敬有礼,不敢有半分逾越。但我知道,现在她一定就像她这个年龄段的小姑娘那样,蹦蹦跳跳地冲到厅堂,然后迫不及待地打开食盒了。

  其实我也很不习惯她在场,因为会让我觉得不自在。总有个人唯唯诺诺的在你身边,也挺奇怪的。

  但我又不能不要她,更不能对她太好。

  不要她是怕她落入坏女人手里,毕竟和这个可爱的小女童生活了一段日子,也不忍心。

  不能对她太好是为了她自己。

  如果我大发善心,邀她平起平坐,一起吃饭,一起聊天,偶尔再给她点钱花。那么很快,她就会适应这样的待遇,而回到山脚下后,她就会显得格格不入。

  一个人在特定的环境下生存,是不能太突出的,特别是当自己无法改变环境的时候。

  我的房间在二楼,而厅堂在楼下,所以当我走下楼梯的时候,小蔻正安静的站在一根梁柱旁,手里捧着一只早已凉透了的白馒头。馒头被她从中间分开,里面夹了一些蔬菜。这是小蔻最喜欢的吃法,我有一次尝试了一下,确实别有一番风味。

  “今天不会还是老样子吧?”

  我随口嘟囔了一句,走到桌边,扫了一眼。

  一盘地三鲜,一盘青叶菜,一盘白馒头,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以前在丽春院,虽然辛苦一点,但每天都是大鱼大肉的,偶尔客人们点一些山珍海味,其中一半还不都收入了我的腹中。现在可好,顿顿素斋,这修得是个什么仙啊?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愣头青莫羽寒要偷跑下山喝酒了,这修仙门派简直不是给人过的。

  “公子,你不用膳吗?”小蔻见我拿着筷子僵持在了桌边,不由觉得疑惑。

  “这……”

  我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放下了筷子。

  事在人为,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争取的,于是我问小蔻:“小蔻,你有针线吗?”

  “公子的衣服破了吗?小蔻这就帮公子缝补。”

  “不不不,”我说,“问你要针线不是补衣服,而是我想做一根鱼竿,去钓一条鱼吃吃。”

  “鱼也能吃吗?”小蔻扑闪着大眼睛。

  “呃……应该可以吧。”我真不知该怎么向她解释,“一会你自己尝尝不就得了。”

  于是我要来了针线,又从院子里折了一根小竹子,弯了针,穿了线,倒也像模像样的做成了一根鱼竿。

  小蔻一直在身边默默看着我,脸上写满了困惑。

  “公子,这是什么呀?”小蔻问我。

  “鱼竿。”我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

  “用这个就能抓到鱼了吗?”

  “必须的,我可是无所不能的。”我洋洋得意。

  “公子真厉害。”

  “那必须的,”逗逗这个傻白甜,有时候真的很有趣,“以后跟着哥,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嗯,小蔻要天天这般服侍公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