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蜂巢试炼(三)
神秘的小月2019-02-15 14:562,760

  “道友,喝点水吧。”

  “谢谢。”

  接过夜秋榕递过来的一只小水葫芦,我并没有喝,只是这么默默的拿在手里。

  我并不是怕水里有毒,因为就在刚才,她已经有意无意的当着我的面喝了一小口,但我仍然不愿接受她的好意。

  ——接过葫芦,代表我很听话;而不喝,则代表我并没有那么听话。

  她似乎也习以为常了,没有说什么,在我身边不远处轻轻坐下,同样呆呆地凝望着眼前的湖泊。我们之间总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间距,不会像朋友那般亲密,也不会像敌人那般疏远。

  通过这十几天的朝夕相处,我发现她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孩。他的哥哥并不常与她说话,而更愿意与那位黑狐兄弟密谈些什么,每每这个时候,她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一旁。

  她的静坐很纯粹,不会因为无聊而摆弄身边的花草,或是玩玩手指什么的,她就这么安静的坐在那,仿佛一尊塞满了心事的雕像。

  因为身中寒毒的原因,她很瘦,瘦的就像一根纤细的芦苇,也很白,白得宛若冬日的冰雪。但这种白是苍白的,没有一点令人陶醉的红晕,就如同僵硬许久的尸体。

  可话又说回来,她的容貌很漂亮,若不是这病怏怏的模样,还真是一个让人心动的大美人呢。

  我虽然被他们变相俘虏了,但她却没有虐待囚犯,相反,对我还挺好的。每次他们休憩时,她总会给我送来一些吃食,我都是微笑接受,然后搁置一旁。若是换做杨花,早骂我不知好歹了。但她没有,无论多少次,都依旧还会来,挺执着的女孩子。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很想小蔻,想起她用粉嫩的小拳头替我捶背,也想起她像个温顺的小猫一样钻进我的怀里。自从杨花帮她赎身后,她虽然依旧很乖巧,却少了些刻板,多了些伶俐,时不时还会像我撒撒娇,真让人发自内心的喜欢。

  或许人在危难降临前,总会去回忆一些美好的往事吧。

  没有风,眼前的湖泊很平静,就像一面光滑的镜子。正是这面镜子的中央,隐藏着一个汹涌的暗洞,暗洞通向了蜂巢的第五层空间,也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到了那里,一切都将改变,而他们也将露出不一样的面孔。

  但此时此刻,在这份难得祥和的天地间,我依旧还能微笑着去回忆。

  夜秋榕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微笑,淡淡地问:“道友,你笑了?”

  “没有。”我立刻收敛笑容。

  “是否想起了心爱之人?”她继续问。

  “没有。”我依旧冷冰冰的回答。

  她并没有那么让人讨厌,可我就是不想与她说话。如果我们之间的邂逅变得纯粹一点,我很愿意交她这个朋友,但现在这种情况来看,还是可免则免吧。

  “抱歉。”

  她不再追问,又看向了远方,苍白的脸上觉察不出任何表情。

  不多时,夜南松和黑狐绑好了一只小竹筏,并拖着向湖边走来。

  “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夜南松看上去很兴奋。

  我和夜秋榕各自起身,相顾无言,默默走了过去。

  秘境之内无法御剑飞行,无论多大的神通,都只能靠双腿。更何况,我们四人中就夜南松一人是筑基修士,一把剑带四个人飞,那也是万万做不到的。

  这片湖泊很大,一眼是望不到边的,所以竹筏堪堪漂了两个时辰,这才来到湖中央。

  我本以为所谓的暗洞会是类似漩涡的自然现象,但让人惊奇的是,暗洞就是暗洞,仿佛是从一张大饼上,扣了个小圆孔一样。

  暗洞很大,直径约有百步左右,我想几百个修士一齐往下跳,恐怕也绰绰有余了。水流在暗洞附近戛然而止,并非像瀑布那样向下流淌,而就这么突然静止了。所以竹筏停靠在暗洞旁很稳,完全不会因为水流的推动而落入洞中。

  我向下望了一眼,黑黢黢的如同一张巨大的口腔,整个人都有种要被吞噬的感觉。

  “师兄,我先!”

  黑狐想也没想就跳了下去,果然是个莽汉。

  “莫道友,请吧。”

  夜南松微笑的看着我,并客气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不傻,自然不会留我垫后。

  事已至此,还能有什么回旋的余地,死就死吧。

  我眼睛一闭,纵身跃下暗洞。

  天地浑沌晦暗,整个身体如同一簇柳絮,在无尽的虚空中沉浮。紧接着,一个暗红色的小光点在远方浮现,越来越大,最后好似一颗彗星般,劈头盖脸的向我砸来。我本能的抱住了脑袋,可一瞬间的恍惚,整个人就伫立在了一片焦黑的土地上了。

  身边应该是一座高山,因为山越高,就越不识其本来面目。一条连绵蜿蜒的天梯直入云霄,仿佛巨龙般,盘卧在了赤红的山坡上。

  黑狐在一旁打坐,似乎正在适应这里的炽热,我虽然也感受到了热浪,可非但没有烦躁,反而有点舒爽。也许与我的纯阳体质有关吧,越是炎热的地方,我反而觉得惬意自在。

  不多时,夜氏兄妹也传送到了我身边,他们同样选择打坐,看来都要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这个时候如果我选择跑路,那就真二百五了。他们不过是适应环境,又不是被灵压束缚,即使不选择打坐,以一个筑基中期修士的实力,也分分钟捏死我。

  “原先只知道友是火灵根,没想到,道友居然还是难得一见的炎灵根呢。”夜南松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站了起来。

  他并不知道我的体质,见我完全不用适应酷热环境,误以为我是炎灵根。其实也不怪他,纯阳体质只存在于传说中,他又怎么可能联想的到呢。

  “哪里哪里,呵呵。”我只是笑笑,不否认也不承认。

  被他误认为炎灵根没什么,若是被看出是纯阳体质,那搞不好死之前,还要被侮辱一番。

  咦……想想都瘆得慌!

  火神宫位于天梯的尽头,云端之上,从山脚下仰望,仅仅只能看到一个小红点。也就是这么个小红点,却璀璨夺目,如同一颗红宝石一样,在山巅闪烁着熠熠的光芒。

  “这看似近在咫尺,可若真要登上山巅,起码还要十天的行程。”夜南松望了一眼遥远的火神宫,感叹道。

  “十天?这么夸张。”我一下愣住。

  夜南松笑了,指了指山顶,问道:“道友觉得这颗珠子有多大?”

  他口里的珠子当然是指火神宫。我伸出食指和拇指,比划了一下,说道:“应该差不多有三层楼的大殿那么大吧?”

  夜南松摇摇头,叹道:“金鹏展翅高飞,翱翔于九天之上,可世人们总以为它只是一只小麻雀。可真正当它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又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笑了笑,继续道:“若以在下对你们仙盟的浅薄认识看,这神火宫堪比灵云宗!”

  我不禁为之震撼,一时哑口无言。

  要知道,仙盟之内,灵云之广袤无人能及,且不提良田万亩,就是屋舍楼宇也是鳞次栉比,如同海洋一般。这出窍期的修士到底有多少神通,居然能凭借一己之力,打造一个如此庞大的空间,实在令人震惊!

  “果然井底之蛙,难识苍穹之浩瀚。”我自嘲道。

  “也许有一天,道友也能如金鹏一般展翅高飞,然后睥睨我等蝼蚁之辈。”夜南松微笑看着我,“不过现在,我们还是要一步步走上这天梯,不是吗?”

  我点了点头,将苦笑藏在了心中。

  其实只要一步步走,无论山有多高,总有一天能攀上顶峰。

  可重要的是,能不能活着走下来,这才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