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蜂巢试炼(一)
神秘的小月2018-01-29 17:043,104

  一阵晕眩,整个天地仿佛被投进绞肉机里一般,撕裂破碎。等一切又重新构建,我已经出现在一片白杨林中了。

  头还是晕晕的,这是使用传送法阵的后遗症。其实一些高级的传送法阵,是不会让修士有晕眩感的。可这里是蜂巢,一个存在了几千年的秘境,什么东西都是老胳膊老腿的,总是让人那么不舒服。

  我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又摸了摸脚下的土壤,然后在神识中搜索关于这片白杨林的记忆。试炼前夕,每个弟子都早已将蜂巢的地图镌刻进了神识,这虽然不是很精细的地图,但大体方位不会错。

  我查探片刻,确信这片树林位于蜂巢一层的西南角,算得上是边缘地带了。如果地图上所标识的信息无误,那么这里应该存在着目标物品——剔骨草。可我并没有想去寻找,那本非我的意愿,按照我原先的计划,应该穿过这片树林,然后向北走九十里,去到一个名为“后花园”的地方。

  虽然名为后花园,但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百花缭乱,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休憩之地。

  我之所以想要去那,一来是因为够偏僻,在地图上没有什么存在感;二来是那里除了些小花小草外,一株灵草也没有,这与本次试炼的目的背道而驰,所以大多修士应该不会特意去那里。

  我本就是来混日子的,没有和别人争的心,所以一个人在后花园喝喝茶、赏赏花,倒也挺惬意的。

  思及至此,我也不耽搁时间了,立刻运气轻身功法,径直向北疾走。

  这白杨林果然有剔骨草存在,但我每每路过,总是视而不见。虽然抱着打酱油的心,但最后也还是需要有个交代的,之所以不采摘,原因就在于我不想留下蛛丝马迹,让人知道我的行踪。

  九十里地,对于炼气期修士来说,不近不远。

  行将至此,眼界越来越辽阔,可周遭景致却愈加荒芜。

  爬上一座低矮的土丘,眼下便出现了一方小山谷,山谷亦是萧索,零星的生长着一些不知名的花卉。这些花卉一看就没有什么养分,各个垂头丧气的萎蔫模样。

  山谷当间有一间茅屋,墙壁斑驳褴褛,盖草稀疏透风,简直都破得起飞了。

  这地方也太寒酸了吧,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呀。可就在我还犹豫的时候,茅屋里竟然飘出了缕缕炊烟。

  诶,好像有人在生火?

  难道还有人和我一样,想先避避风头,然后再出去捡漏。

  我赶忙从乾坤袋里取出一张“敛息符”,贴在了额头上,整个人顿时凭空消失了。敛息符是一种比较昂贵的符咒,与隐身符不同,不但隐匿身形,就来修为也可以隐藏。

  出现在蜂巢里的都是修士,光是隐身绝对逃不过他们的神识,所以我不得不小心谨慎。

  轻移脚步,慢慢靠近茅屋,屋内立刻传来了轻轻的话语:

  “师兄,你别生火呀,万一被别人看见怎么办?”一个女子的声音,娇滴滴的。

  “怕什么,这里又没有灵草,那些猪头是不会来的。”男子的声音,粗狂中带点狂傲。

  那些猪头?包括我吗?我想了想,突然有股莫名的火大。

  “师兄,你干什么呀,别……别这么心急嘛,哎哟,轻点。”女子突然娇嗔起来。

  “小宝贝,可想死我了,看我今天不把你给办老实了!”男子的声音突然变得猥琐了起来。

  我一步一移,尽量放低重心,使自己不发出一丝声响。最后,我来到了茅屋一侧,蹲在了那扇象征性的窗户下,微微抬起脑袋,透过窗户上的破洞,向里面这么一看。

  乖乖,一张破床,两团白肉,相互交织缠绕在一起,战况之紧急,幅度之剧烈,简直亘古罕见!

  好家伙,原来是一对野合的狗男女呀。

  我看了一眼散落在一旁的衣衫,男女各不相同,男装是一件青灰色道袍,从款式上看,应该是清风堂的。难怪,风铁掌本就是个色胚,这上行下效的,弟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再瞧女装,是一件月白色的道袍,镶着紫罗兰色的边。哦哟,这娘们居然还是灵云宗的咯,真是看不出来呀。平日里灵云宗的仙子们可能装了,各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模样,真没想到,才刚刚进入蜂巢,就找野男人苟合,真是把云天真人的老脸都丢尽了。

  我对偷窥这种事可没兴趣,既然此处已经被一对野鸳鸯霸占,那我只能换计划二了。

  一个目标,两手准备。我一向都是很小心的,绝不会像他们这般白痴。

  我本欲走,突然,神识中竟又探测到了两股气息,且越来越近。

  又来人了?

  我轻轻回身查探,就见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个小和尚带着一个小尼姑,正向茅屋观望呢。

  不是吧,这就过分了呀。

  你说疾风堂的小小子和灵云宗的小姑娘苟合,还能说得过去,毕竟别人没有戒律清规,也许情投意合,他日还能铸就一段姻缘。你一个小雷音寺的和尚,拉着一个妙慧庵的尼姑,这,这,这……

  我都不知该怎么给他们洗白了,简直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屋内两个依旧风生水起的酣战着,而屋外两个也是各怀鬼胎,竟然都没有探测到对方的气息。

  我说小和尚,你就算神识探测不到,眼睛也是瞎的吗,这炊烟一股股向外冒,你就不觉得有问题?!

  真是色心大起,全然不顾。

  等到双方都发现时,破茅屋的大门已被小和尚一脚踢开了。

  “谁!”

  屋内的男子惊乍而起,一下子从散乱的衣物旁抽出一把钢刀,怒目而视地看着来人,瞳孔里都快滋出血了。而女子则惊慌的拉过自己的衣服,挡在了胸口,用散乱的头发遮住了自己的脸。

  小和尚、小尼姑也是大惊,纷纷祭出自己的兵器,直指对面。

  整个气氛一下子降至冰点,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我一动不动,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我知道,现在正是他们僵持的时候,若我一出现,很可能被四人围殴致死。

  良久,屋内男子忽然收起了兵器,哈哈大笑道:“若在下没有眼拙,二位道友应该分别来自小雷音和妙慧庵吧。”

  “是有如何?”小和尚依旧警觉。

  “师弟不用紧张,既然同属仙盟,大家都是自己人。”男子似乎看透了小和尚的修为,直呼起了师弟。

  他看向了小尼姑,继续道:“师兄只是想问问,师弟你带着这位师妹来此,做什么呀?”

  “采药!”小和尚冷冷道。

  “采药?”男子又哈哈大笑了起来,“师弟莫非想要采那种药吧!”

  他说着指了指小尼姑的下体,行为之轻佻,简直和流氓一样。

  “那么师兄你呢?”小和尚见被人插穿,也就不在避讳,讥笑道:“这灵云宗师姐的药,可不比合欢派那些臭娘们,万一采不好,可是会死人的!”

  你用灵云宗来吓唬他我没意见,干嘛带上我们合欢派,什么仇、什么怨,我们招你惹你了?!

  若不是现在人多势众,我非得搞死你个小秃驴!

  “会死人吗?”男子一脸满不在乎,笑道:“师弟啊,既然你我都是同道中人,也就别他娘的装了。”

  他突然上下打量了一眼小尼姑,眼睛里露出了奸邪之色,微笑道:“事已至此,我们谁离开都不放心对方,依我看,不如一起吧!”

  我的天啊,这个臭不要脸的,简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风铁掌要是在这,一定也自愧不如吧。

  “师兄的意思是……?”小和尚虽然是疑问,但秃脑门上的眉毛早就飞扬起来了。

  男子一下子抓起瘫坐在地上的女子的头发,然后强行将她的脸对准小和尚,傲笑道:“怎么样,我这相好还不错吧!”

  女子羞愤难当,就像一只小鸡一样不断挣脱,但无奈似乎很惧怕男子,竟也没有吭声。

  小和尚这时也露出了本性,嘴角挂起了邪笑,他转头对小尼姑轻声耳语了几句,就见小尼姑摇了摇头,羞愤地就要转身离去。

  他一下子怒目圆嗔,狠狠地踹了小尼姑一脚,将她踹翻在地,厉声道:“装什么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我师兄的事情,他奶奶的,你就一破鞋!”

  小尼姑似乎自知理亏,委屈地站了起来,然后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

  就这样,两个人变成了四个人,破茅屋还是原先的破茅屋,人却不再是人了。

  我在小和尚关上门后,就悄悄离开了。

  在去往第二个目的地时,我不禁哑然失笑:“什么名门正派,见鬼去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