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摇曳的百合
神秘的小月2018-03-19 15:323,789

  落离果然有一双巧手,不但炼制的法器完美无瑕,就连这些小剪子、小锉刀都精美绝伦。

  捏着她柔软纤细的小手,用着她亲手铸炼的小锉刀,轻轻摩挲着她光滑的指甲面,那感觉,简直美妙透了。

  “怎么样,好姐姐,还不错吧?!”我卖乖道。

  “嗯。”她一直红着脸,感觉就像那时候的杨花一样。

  “以后好姐姐要是还想要,派人到合欢派捎个信,弟弟我随叫随到!”我一口一个好姐姐,叫得我自己都感觉要吐了。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她突然问我。

  “叫我小龟就行了!”我随口一说,话刚出口,就有点后悔了。

  我也是蠢,现在都是修士了,怎么还沿用以前的称呼,真是太丢人了。

  “小龟?”她点点头,“龟乃长寿之象,南方玄武就是龟蛇之体,挺好的名字。”

  我差点一口血吐出来,她这也太单纯了吧。难怪一个金丹修还要兼职,真是活该倒霉。

  但我表面不露声色,微笑道:“那姐姐你的芳名呢?”

  “落离。”

  “你就是灵云宗的落离仙子?”我一下子放开她的手,佯装吃惊。

  其实我根本听都没听说过,就是虚伪一下,找个理由放开她而已。

  这修了半天指甲,我再喜欢干,手也会酸啊!况且我是来套路她法器的,谁还真想认姐姐!

  “是啊,怎么了?”她疑惑地看着我。

  “没什么,”我嘿嘿一笑,“就是以前听师父提起,说灵云宗有个落离仙子,不但人长得漂亮,还有一双巧手,无论什么法器都能炼制出来,简直是太完美了。”

  “哪有,”她脸更红了,“对了,小龟,你师父是谁呀?”

  “红月仙子。”

  我其实很想说是极乐,因为我那师父太二了,怕说出来丢人。但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师父平日里待我不薄,现在间接给她拉拢点关系,也算是做徒弟的本分了。

  “红月是你师父?”这次换做她惊讶了。

  哟吼,我那二货师父居然还有人认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难道,这落离仙子和师父是故交?

  “姐姐认识我师父?”

  “当然!”

  她突然露出一副很痴情的模样,吓我一大跳。

  “说起来,红月姐姐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在之后一段很长的时间里,她不断回忆着她和我师父的往事,然后拉着我说个不停。

  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在她们都还是炼气期小屁孩的时候,有一次落离下山游历,遇见了魔修。

  魔修自然是坏坏的,想要轻薄于她,结果裤子都脱了,我师父居然莫名其妙的从天而降,来了个英雄救美。

  非但英雄救美,还酷得不行。

  师父打跑魔修后,落离千恩万谢,想要用灵石报答。而我师父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天边的落日,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一个窈窕的背影!

  我好几次实想笑,但硬生生憋了回去,弄得我现在肚子好痛。我心想,师父那不是酷,是二,她当时一定是看天色已晚,急着想回山修炼,哪是什么故作深沉啊。

  但落离不知道,这百年过去了,依旧你啊念不忘师父那个背影,搞得像个痴情的小女孩一样。

  “这么说,姐姐你喜欢我师父咯?”我一向都是很直接的,有什么说什么。

  “哪有,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怎么可能!”她脸红的像一片晚霞。

  “这有什么,我师姐如霜还喜欢上一只鸭子呢,天天抱着鸭子睡,怎么分都分不开。”

  一般反面教材都要找一些讨厌的家伙,所以如霜师姐,对不起啦。

  “不一样好吧,”她瞪了我一眼,“我那是感恩的喜欢,和你师姐的喜欢不一样。”

  “我也没说姐姐是情爱呀,是你自己一直想歪了。”我狡辩道。

  “臭小子!”她用手轻锤了一下我的脑袋,“好了好了,不提你师父了。”

  她忽地又变作一本正经,看了看自己纤细的手指,淡淡道:“不错不错,修剪得很好,我很满意,这两件宝贝就送给你了!”

  说着,她用衣袖拂过茶几,茶几上立刻出现了两只一般无二的木盒。

  “谢谢姐姐。”既然混熟了,就无需再客气了。

  我一次性把两只木盒都打开了,其中一只里面放着一个小木偶,拇指大小,看不出什么特别;另一只里并排放着七根毒针,每一根都散发着隐隐红光,一看就很唬人。

  “姐姐,这都是什么呀?”

  她微微一笑,点指木偶,解释道:“这叫机关人偶,你回去滴一滴血在它身上,就能认作它主人。使用时,你只需将它抛出,它自然会变大,然后根据你的意念行事。”

  “木头人?”我想了想,“很厉害嘛?”

  她捋了捋发鬓,一幅淡然的样子:“一般般吧,也就有个筑基中期修士的实力。”

  “这么厉害?”我惊呼道,“那我在蜂巢不是可以像螃蟹一样,横着走咯!”

  她咯咯直笑,嗔道:“你呀,可别忘了这是一次性的,最多只能让你横着走一个时辰。”

  “啊……才一个时辰,这么短。”我叹息道,又看向了一旁的毒针,继续问她:“那这个呢?”

  “这叫腥红毒针,是由红尾蝎的毒液淬炼而成的,你别看它只有七根,但每一根都能再分出七七四十九根来。也就是说,最后射向敌人的时候,就像漫天细雨一样,根本躲闪不及。”

  “也只能使用一次?”

  “看你怎么用咯,”她说,“如果一次用一根的话,能用七次。”

  “七次……”我喃喃自语,“一个机关人偶,七根毒针,两个月……嗯,看来应该够了吧。”

  “应该你个头!”她听见我絮叨,不屑道:“又不是让你去拼命,不就去个小蜂巢嘛,搞得紧张兮兮的。”

  “小心使得万年船嘛。”我尴尬笑笑,突然看见她身前的小锦囊,“对了,姐姐,你这什么袋的,哪里买的?”

  “是万宝乾坤袋啦。”

  “对对,就是这个!”

  “万宝阁送的呀!”

  “这么随便?”

  以我对万宝阁的作风了解,一般能送的东西,都是相当不值钱的。

  “这你就错咯,”她拿起桌上的小锦囊,在我面前晃了晃,“万宝阁的储物袋可不一般,别看只有这小小一点,不夸张的说,可以收纳进这大厅里所有的法器呢。”

  “这么厉害?”

  “那……那我该怎么买,贵吗?”这种好东西还是要一个的,免得到时候大包小包,像逃荒一样,惹人笑话。

  “我都说了,是送的,买不到。”

  “怎么才能让他们送?”

  她露出一个暖暖的笑容,指了指一旁的木架子:“很简单,买一件他们的法器呀!”

  我去!说来说去,还是在套路我啊!

  可以可以,小爷认栽,给你个面子。

  “随便买一件就行了?”我假装很豪爽。

  “当然!”

  “早说嘛,这简单。”我随手一点,从旁边的架子上吸了一只木盒到手上。

  隔空移物是炼气期二层就会的把戏,没什么特别,特别的是,我并非随便选的。就在我还没套路她之前,我就看准了这只木盒,是在场所有一次性法器中,性价比最高的一个。

  为什么说是性价比最高?

  因为她标错了价格。

  同样是匕首,先前一把隐隐泛绿光就要五百灵石,而这一把简直可以说是金光灿灿,却只要两百,所以我断定,她一定写错价格了。

  很快,我的猜测在她脸上得到了印证,看着她为难的模样,我不禁也有些心软。

  老实说,她已经很不容易了,一个金丹修士不去修炼,跑来看店浪费时间。我不但套路了她两件法器,就连唯一花钱的都还要占她便宜。

  “姐姐,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什么问题,我只是……只是看看。”我感觉她都快哭了。

  “那姐姐你慢慢看,我再去挑一件,毕竟我那师姐在塔下已经骂了快一个时辰了,总要安慰她一下吧。”

  其实有时候一个人静静想想,自己挺不适合修仙界的,虽然每次嘴上都很倔,但最后还是狠不下心。对落离是这样,对绿萝也是如此,一开始总是顺风顺水的占她们便宜,最后看见她们委屈的模样,又不忍心了。

  这次购物算不上成功,因为本来我是想空手套白狼的,但也算不上葱头吧,所以勉强不亏,心里也过得去。

  走出金叶子堂,绿萝骂不动了,蹲在一个阴暗的小角落里抽泣。孤孤单单的背影,就像一朵被欺负了的小百合。

  我缓步走到她身边,笑道:“师姐,你干嘛呢,怎么不先回去呀?”

  以她的修为,其实应该早就发现我了,但她故作没听见,依旧抽抽搭搭的哭,哽咽道:“就会欺负我,你们都只会欺负我!”

  “拜托,谁欺负你了,我本就没答应要送你法器呀。”我继续逗她。

  “那你也不能把人家赶出去呀!”

  她一下子站了起来,梨花带雨的小脸妆都花了,看上去要多惨有多惨。

  “你……你知道我存了多久的灵石,好……好不容易能进一次万宝阁,你你你——”她说着,狠狠锤了一下我,放声大哭起来。

  这修为有差距,果然不一样,她这一拳看来是真生气了,把我锤得气血翻腾,差点翻了白眼。

  “师姐,你要我命啊!”我吃痛地揉着自己胸口,好不容易缓过来。

  “混蛋,大混蛋!死了算了!”她恶狠狠地吼道。

  “好吧,你打死我吧!”

  我说着,从自己的万宝乾坤袋里拿出一只精美的檀木盒。

  “不过在打死我之前,你要不要先看看这件法器,不知道适不适合你?”

  她一愣,立刻止住哭泣,然后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从我手中抢过木盒。

  “师弟你……你不会有什么阴谋吧?”她小心翼翼地看着盒子里的法器,又偷偷看了我几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当然有阴谋啦!”我色眯眯地打量着她。

  “那……那师弟,你……你想干什么呀?”她本能地双手护胸,退后了一步,但仍死死抱着木盒不放。

  不是吧,绿萝居然会害怕,开什么修仙玩笑,她可是合欢派的女修啊,不应该呀。

  “干什么?”

  我一下子板起面孔,厉声道:“回去吃饭啊,还能干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