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蜂巢试炼(六)
神秘的小月2018-01-29 17:043,709

  不会有人来救我,更别提什么馄饨面了。

  如果她能像一团火云一样,缓缓向我飘来,那么我肯定还有时间去和她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然后用三寸不烂之舌打动她,让她别杀我。可她就这么在莲花上消失了,然后转瞬移动到了我的面前,速度之快,根本难以用肉眼捕捉。

  按照常理,若这个时候我还是冷静的,那么就应该祭出杀手锏——机关木偶,不管有没有用,都要垂死挣扎一下;若是不冷静的,那么就应该哭爹喊娘的叫救命!

  可问题是,做这些都是要时间的,而我缺少的就是时间。

  等我的嘴巴刚刚撑开一丝缝隙的时候,火团中少女的肚子已经臌胀到了一个诡异的幅度,紧着着,在我的声音还未滑出喉咙之前,一股烈焰已经从她的小嘴中喷出,伴随着如同裂帛般刺耳的尖叫声,向我袭来了。

  我眼前的世界立刻变作了一片火红,除了光还是光,根本找不出一丁点其他颜色。

  瞬间,我的衣服化作了烟尘,就连残灰都没有剩下一点儿。

  可奇怪的是,当烈火焚尽我的衣衫,触及到我的皮肤时,竟然变作一团团粘液,附着在了上面。然后,就这么一点点的被毛孔吸收,最后全部转化成了火灵气,注入到了丹田中。

  我非但没有死,还觉得很舒服?!

  等火光隐去,我一下子愣住了,双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前胸,又摸了摸后背,一脸懵然。

  身前火团中的少女也是惊疑,稍稍向后退却了一点。但也就是片刻恍惚,她的肚子忽地又臌胀了起来。

  这一次的烈火更大,更猛烈,但我依旧毫发无损。

  一而再,再而三,反复几次后,我们两个都有点傻眼了,愣愣地注视着对方。

  “要不,算了吧?”

  不知为何,我突然不害怕了,只是感觉这样的情况有点尴尬。

  她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我。

  忽地,她咧开了嘴巴,幅度同样大得惊人,我第一次见到人的嘴角能咧到耳根的。

  紧接着,一根纤细的舌头从血盆大口中窜出,如同毒蛇一样,朝我激射而来。我来不及反应,脖子就已经被紧紧缠绕住了。

  她稍稍用力一拉,我整个人就飞了起来,又重重摔在了地上,然后像条死狗般,被她拖到了近前。

  她眼中的红光消失了,美丽的大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我,还用小鼻子嗅着,感觉就像要把我吃了似得。

  良久,她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一下子放开了我,收敛周身烈焰,然后整个人扑进了我的怀里,不断地用小脑袋蹭我的脸颊,还时不时伸出黏糊糊的舌头,来舔我的耳垂。整个感觉就像一只许久未见到主人的小狗。

  什么情况?太突然了吧?!

  我一头雾水,但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任凭她欢快地在我怀里蹭来蹭去。

  渐渐的,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她好像自始至终就没穿衣裳,而我的衣服又被她给烧了,那么此时此刻,我们的这种亲昵表现,会不会太肌肤相亲了点呢。若是现在有人出现,一定会以为我们是对偷欢的狗男女吧。

  思及至此,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下子抱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开一点距离。

  “呃……这位……”我满肚子疑问,但又不知怎么称呼。

  “唉,随便吧。你……你干什么呢?”

  她并没有回答,依旧扑闪着大眼睛,满是欢喜地看着我。

  难道她不会说话。

  我想了想,试探着问:“你认识我?”

  她欢快地猛点小脑袋,但片刻之后,又皱眉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完全不懂啊妖姐,你能不能给点正常的信息啊。

  “那……那你是赤火金蟾?”我先要了解她是个什么,才好想对策。

  老规矩,她先是猛点头,然后又猛摇头。

  这么模棱两可,简直要人命呀。

  我一下子盘腿坐了起来,然后把她抱到面前,郑重地说:“首先要问你个重要的问题,你不会吃了我吧?”

  她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又猛地想要往我怀里钻,我赶忙将她按回原处。

  虽然我现在下面仍然是颗小黄豆,但毕竟心智是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这坦诚相待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再腻歪下去,我可控制不了自己。

  “那么第二个问题,赤火金蟾呢?”我问。

  她笑盈盈地站了起来,向后倒退了几步,忽地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高越三丈的金色大蟾蜍。

  事发突然,我吓了一跳,指着她说:“你……你……你就是赤火金蟾?”

  就见金蟾的大脑袋笨重地摇了摇,然后从口中吐出一只三尺高的小金蟾。

  小金蟾一落地,她就恢复了人形,屁颠屁颠地跑到我身后,一下子环抱住了我的脖子,与此同时,小手不断点指地上的小金蟾。

  她看上去瘦瘦小小的,这胸前真是要了亲命了,贴的我后背压力好大。我赶忙将她从脖子上扯开,安安分分地按在了身旁。

  “你的意思是,这只小的才是赤火金蟾?”我问道。

  她一阵点头,然后又腻歪地搂住了我的胳膊。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呀!

  我懒得再扯开她了,反正胳膊不值钱,你爱蹭就蹭吧。

  “既然它是赤火金蟾,又是从你嘴里吐出来的,那你……”我突然灵光一现,“你不会是赤火金蟾的妈妈吧?”

  她撒娇式地甩了甩我的胳膊,以彰显她的抗议。

  然后,她伸出小手,轻轻拍了下自己平坦的小腹,身子轻颤了一下,吐出一颗闪闪发光的金色珠子。

  珠子静静漂浮在我的眼前,我整个人呆滞的如同是一只木鸡。

  妖兽以天地灵气为引,以自身精血为炉,经过千百年修炼,才能凝结妖丹。而普通妖丹与修士金丹不同,都是血红色的。

  如果一个妖兽能修炼出金色妖丹,并且能幻化人形,那就说明,它已经有了相当于修士元婴期的实力了。

  但我惊讶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她居然把妖丹逼出了体外,还给我这个陌生人看。

  要知道,妖兽不比修士,它们修炼之艰辛,经历之磨难,常人是难以想象的。而所有修为,也都蕴藏在了自己小小的妖丹里。若没了妖丹,那一切的一切都将白费。

  一个妖兽是要多信任你,才会把自己的妖丹给你看呢!

  我不是个不识时务的人,此时此刻,虽然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我确信,她一定不会害我。

  我轻轻敲了下她的小脑袋,假装严厉地说道:“内丹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拿出来呢!答应我,以后无论是谁,都不准再拿出来了!听到了吗?!”

  我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一个炼气期小屁孩,在一个元婴期妖兽面前耀武扬威,简直就是在找死。

  可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很害怕,一下子收回了妖丹,一脸委屈的看着我。

  “好了好了,乖。”我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噢,对了,你有名字吗?”

  她皱着眉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我沉吟了片刻,微笑道:“那我以后叫你小婵吧!”

  虽然我知道她的年纪一定大的吓人,但我依旧还是用了个“小”字,因为听上去比较可爱。

  她欢快地跳了起来,嘴角又咧到了耳根。

  我赶忙让她坐下,淡定一点。虽然知道她很高兴,但咧嘴笑的模样确实有点恐怖。

  之后,我又问了小婵很多问题,虽然大多数都无法沟通,但也渐渐把一些谜团给解开了。

  所谓的赤火金蟾,就是她先前吐出来的小蛤蟆,但说是吐出来,其实应该算是炼化出的。

  她有一种特殊能力,能将自己的一点血肉幻化出一个新的个体,拥有金丹初期的修为,但算不上真正的妖兽。而幻化体内所含的妖丹,也不过是她血肉凝结的假丹。

  妖丹虽然是假的,但也拥有一定修为和作用,所以才能瞒过仙盟里的那些老怪物们。

  每六十年,当蜂巢开启的时候,小婵就幻化出一只赤火金蟾,然后自己则躲进熔岩潭里。熔岩潭不但有纯净的火灵气,更重要的是具有避灵的作用。

  这是蜂巢主人设下的禁制,所以出窍期以下修为的人,都是无法看破的。这就是为什么千年来,赤火金蟾不断死而复生,而又无人见过小婵的原因。

  至于小婵为什么会留在蜂巢,而她又为什么这么信任我,其实她也说不清楚。因为在蜂巢的这漫长岁月里,她经历过一次天劫。成功渡劫后,她炼化出了金色妖丹,也幻化成了人形,可却忘记了很多往事。

  不过她总有一种感觉,感觉我是她可以信任的人。

  “小婵,我带你离开这,好不好?”

  我是发自内心想要带她在身边的,并不是因为说有了她就可以在九州横着走,那种念头。

  她欣喜地猛点头,但很快,又露出了哀伤之情,轻轻摇了摇头。

  “你不愿意?”我见她摇头,慌忙问。

  她摇摇头,显然不是不愿意。

  “那你是在等你的主人?”果然还是没办法,她毕竟是别人的宝贝呀。

  她还是摇摇头,伸出小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我,然后指指天,再指指地。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沉思了起来,忽地,我猛拍脑袋,恍然道:“我明白了,是我修为太低了对吧?!”

  我也是蠢,一下子竟忘了,修士只有到了金丹期,才能拥有灵兽。

  金丹未成,根基不稳,再加上小婵堪比元婴的修为,我若强行带她在身边,自身的修为会不自觉的被她吸走。

  所谓人妖殊途,就是这个道理。因为双方实力相差太悬殊,就像一块大磁铁吸走一块小磁铁那样,是控制不了的。

  “那……”我无奈地叹了口气,“那我凝结金丹后再回来找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她郑重地点了一下脑袋,又扑倒在我怀里,紧紧抱着我蹭啊蹭的。这次我没有推开她,而是用心感受着她的温热和柔软。

  这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久别重逢的感觉,既快乐,又伤怀,心中真是五味具杂,一时不知该如何言语。

  温馨之余,我骤然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原先我认为很大,但现在却变得十分渺小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不是我想要的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