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出大事啦!
云未语2018-03-07 10:303,264

  又一天。

  实验A小的学生们愉快的玩耍之时,白新起有些孤傲而寂寞的偷偷返回了教室。

  一年级二班的对面就是保健室,所以他一眼就望见自家软萌的班主任正耷拉着脑袋,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简言对面坐着胸大腿长的御姐医生,许梦词性感又妖娆地翘着腿,听着面前的萌妹说话,时不时安慰似地摸摸她的头。

  白新起看到这一幕,掐着小腰,十分不屑。

  呵,女人!这是又有什么难事了?!你们啊,就会在背后委屈,倒不如说出来听听!

  白新起挑了挑细而小的眉头,稚嫩的小脸摆出一副傲娇模样。

  他整了整衣服,左看右看确定没人发现自己之后,悄悄顺着墙壁贴了过去,竖起耳朵来听她们说了什么。

  “……然后我们就一起回到家了,他受伤了不方便嘛,我就帮忙做了两个菜、蒸了一碗饭,再然后就一起吃了饭……”

  “……唔QAQ,反正他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比往日更冷淡了,像是在想什么心事一样,心不在焉、神游天外……这两个词形容的不知道对不对,反正一晚上都没跟我说几句话。”

  “梦词啊!我觉得李客他肯定是生我气了!怎么办啊QAQ……”

  什么、什么东西啊?!这是在说……

  白新起有点困扰,这段话里面信息太多了,虽然他确实比平常的小学生要天才很多(?),但这复杂的情景对他来说还是太难了。

  唔……

  “梦词”我知道,是保健室的漂亮老师的名字嘛。

  但是“他”是谁啊?!这个“李客”又是谁啊?!

  等等,“李客”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不会是……额……那个男人吧?!

  白新起这几天跟李客打了不少交道,还每次都在他手上吃亏,这让他对于李客印象十分深刻。

  因而尽管白新起跟李客并不是真正的认识,只是听过简言跟李客打招呼,就把这个名字记在了脑海里。

  白新起在对上这个人名之后十分骄傲,自豪地拍了拍小胸膛,自言自语道:“李客,本少爷记住你了!”

  呵呵,你一定没想到我这么天才吧?!我同桌那个苯丫头连自己爸妈叫什么都说的不太明白呢!

  等等……这么说来,惹我家软萌可爱的班主任委屈地就是那个臭男人是吗?!

  呵,惹本少爷就罢了,竟然还敢惹本少爷的女人!

  白新起想着想着,自己心里就开始冒火,也没注意周围是什么情况,撸起袖子来就开始大喊,道:“打倒他!向一切恶势力做斗争!绝不服输!绝不低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简言完全没想到周围还有人,听到这个声音吓了一跳,额前的刘海都跳了起来。

  她睁着圆圆的眼睛愣在那里,手足无措地样子有点蠢萌可爱。

  许梦词见到她这样,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她伸手压了一下简言的软毛,起身踩着高跟鞋“嗒嗒”走了两步,直接就拎起了躲在墙根处的白新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诶诶诶诶诶???!!!”

  白新起陷入自身英雄的幻想里还没出来,身体就瞬间被凌空拽起,小腿就跟兔子一样不停地瞎扑腾,叫道:“……你谁啊?!放开我!快放开我!”

  许梦词轻轻一笑,慢慢将白新起转过来。

  白新起虽然年纪很小,但许梦词的美丽足以震撼所有性别和所有年龄段,白新起头一次这么近看着她,也羞红了脸不敢说话了。

  “怎么、怎么是你啊……”

  额……虽然也只能是你了……

  许梦词媚眼如丝,她涂着妖艳色号的唇瓣性感又迷人,她的声音带着天然的媚,道:“小子,偷听墙角可不是什么英雄行为。”

  白新起的脸更红了,这次却像是因为理亏,然而他还是梗着脖子硬喊道:“我、我是想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我是一片好心!”

  许梦词压根不信,她轻笑着道:“哦?一片好心?”

  白新起特别要面子,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道:“当然了!女人受了委屈要男人来解决!谁也不能欺负我的女……小简老师!!”

  “诶?!”

  白新起在许梦词似笑非笑的注视下,总算及时的把“女人”这个词收了回去,换成了较为尊敬的“小简老师”。

  不过即便是这样,简言听到这句话也有点不好意思,她红着脸站了起来,纠结得看着许梦词又看了看白新起,仿佛不知道怎么办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才的话不会被小孩子听到了吧?!哎呀好丢人啊,怎么办呢?!

  李客先生学校的项目还没做完呢,万一以后过来碰到白新起,白新起跟他说了些什么可怎么办啊?!

  然而这时候,许梦词却对着白新起轻轻一笑,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道:“这么小怎么就这么直男……”

  她想了想,总觉得白新起的这种样子让她很熟悉而怀念,像是记忆里的某人一样。

  但是那人具体是谁……却又模糊不清了。

  算了,反正爱慕自己的男人从小到大都多,男友都不一定全想得起来,何况一个只有模糊印象的男人呢?!

  “阿嚏!”

  白新起被许梦词刮了一下鼻子,只觉得“男性尊严”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打击,他气红了脸想要反驳,然而却鼻头一痒直接打了个喷嚏。

  许梦词眼疾手快,在这个小家伙喷自己一脸之前,毫不犹豫地又把他转到了另一面,于是……刚刚走过来的某个不幸的人就遭了秧。

  白·不幸的人·俞诚:“……”

  呵呵,刚一来被某种臭小子喷一脸,真是“大吉大利”啊!

  白俞诚摸了一把脸,冷冷盯着两人,目光如果能够形成实质,大概就可以杀人了。

  然而“罪魁祸首”白新起和“最大帮凶”许梦词却都像没事人一样,一脸无辜地看向白俞诚,反倒是异口同声说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呵呵。语气真的是毫不欢迎啊!

  白俞诚表示自己今天出门应该看看黄历,早知道这么背就不应该……算了,今天是有重要的正经事情,无论多背都要来这里的。

  “……学妹在这里吧?”

  “……诶?!找我的?!我在我在!”

  白俞诚看着简言从保健室里面匆匆跳出来,带了些疑惑看向自己。她额前的刘海一翘一翘的,有点可爱。

  ……怪不得有人这么喜欢她啊!

  白俞诚心里想法一顿,眼神扫过面前三个人,嘴角又一次露出来那种玩世不恭的欠揍笑容。

  他道:“女士们,出了点大事需要解决。焦娇,也就是白新起的同桌小女孩,今天早上不见了。”

  简言愣了一下,傻眼了:“……诶?!焦娇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啊喂?!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

  焦娇和白新起惹了祸之后,简言按照惯例让他们两个都叫家长过来,想要至少让家长教育一下孩子,毕竟这种爬高伤人的事情还是很严肃的。

  不过相对于白新起无所谓的态度,焦娇似乎十分抗拒叫家长过来这件事情,因而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直接躲着简言走。

  简言想了想,便打算给孩子一些时间,或者说其实这件事情只要孩子知道错了,不要再犯错了,那么叫家长这件事情也可以稍微缓一缓,哪怕家长会的时候她单独跟孩子爸妈提一下也是可以的。

  不过,焦娇却似乎十分担心,甚至今日都生病发烧了。

  简言昨天晚上就收到了焦娇的请假条,因此今天焦娇没来也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她去医院了。

  “……本来确实是生病了……但是今天早上,孩子却想要去学校,他奶奶就送她出了门,谁知道她根本就没来学校。”

  白俞诚大概讲述一下事情的经过,然后总结道:“虽然说孩子没进校门,又没有销掉请假条,孩子丢了这事就算家长的全责。但身为本市的实验小学,我们还是不能让孩子出意外的。所以,在场的都是最后跟孩子接触的人,需要大家配合一下,一起找到焦娇,确认她平安。”

  简言听完了之后一脸焦虑,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道:“我身为她的班主任,一定会尽全力寻找她的!”

  连白新起也点了点头,皱着眉头道:“这个蠢女人……就知道惹麻烦!”

  然而,许梦词却双手环胸,静静依靠在墙壁上,若有所思地看向白俞诚。

  顿了顿,她举手问了一句特别不相干的问题,道:“请问一下……那么白先生您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白俞诚抬眼看向许梦词,眼中似乎有什么光影浮动,让人看得不太清楚。然后他暧昧地笑了笑道:“哦,让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现在是学校的常任董事,麻烦许老师下次见到我的话……”

  他慢慢走上前来,跟许梦词贴的极近极近,甚至都眼中都能看到彼此的倒影。

  “……请更尊重我一下。”

继续阅读:这个混蛋一文不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邻居太可爱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