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混蛋一文不值
云未语2018-03-08 10:303,158

  在白俞诚说完这句话之后,空气里有那么一瞬间是完全安静的,然后就听许梦词“扑哧”一声轻笑,白俞诚就有点脸黑了。

  毕竟装*的时候,观众的反应是嘲笑,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你不信我?!”

  “信啊,为什么不信,这种玩笑开了也没意思,一会儿就识破了,所以肯定是要信的啊!”

  许梦词言笑晏晏,说的话语十分真诚,然而白俞诚却觉得心塞更甚。他盯着许梦词半晌,才终于小声道:“……果然还是老样子。”

  白俞诚那句话说的声音太小,许梦词都没有挺清楚,她隐约觉得似乎是说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就皱着眉头问道:“什么?”

  白俞诚却转身拉远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又恢复了他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笑道:“没什么啊,我是夸你怼人的时候也这么好看。”

  白俞诚今日穿了一身正装西服,精修裁剪的高档西服衬出了他完美的身材,蓬勃有力的肌肉藏在了衬衣里面,顺势而下的笔直长腿令人挪不开眼。

  白俞诚原本带了些世家公子哥的不着调,现在却被这身衣服衬托显得优雅高贵,他这么裂开嘴笑起来,反倒形成了一种吸引人的反差。

  雅痞。

  许梦词看着这一刻的白俞诚,想到的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词汇了。

  白俞诚好看的像是时尚杂志的封面男模,不,甚至他比大部分的平面模特还要好看。

  许梦词摇了摇头,赶紧把这个危险的想法甩出脑海,反复回忆了一下白俞诚做的那些令人讨厌的事情。

  嗯……一想到这些,她还是觉得白俞诚是个人渣。

  啧啧,好看是好看……但也就是个好看的人渣了。

  白俞诚也没管许梦词什么反应,便招呼两个人道:“走了,去找小孩子。现在多耽误一分钟,焦娇就多一分危险。”

  简言有点呆愣地看着两个人互动,她很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学长转身一变成了自己的老板,然而她听到这句话却决心不想这件事了,还是学生的事情比较重要,她得快些去找焦娇。

  简言拜托了其他科目的老师帮忙照看一下一年级二班的孩子们,自己就匆匆跟着其他两位去了警察局。

  情况紧急,白俞诚主动提出三个人乘自己的车去,甚至没给两个人犹豫的机会,直截了当地把车开到了门口。

  简言心里担心着焦娇,倒是觉得坐什么车都无所谓,见到白俞诚招呼,便想也没想拉开门上了车。

  嗯……不过还是上了后座,她并不是很想跟自己这位可怕的学长并排坐在一起。

  倒是许梦词看到白俞诚的车愣了一下,表情不知道该说是无奈还是无语,她就好像在看一个小孩子炫耀自己的玩具一样,然而在大人的眼里却有点好笑。

  ……这、车、太、招、摇、了!

  说白俞诚不是故意炫耀,她许梦词才不信呢!

  虽然许梦词不知道白俞诚到底是什么打算,但她并不想参与其中,她想都没想就拉开了后车门,打算跟简言一起坐在后排。

  “……都坐后排干什么?!真把我当司机啊?!”

  果然还没等许梦词真正坐进去,前方就传来了一个没好气的声音,白俞诚扭头盯着她看,拿他高傲的下巴点了点前排道:“来个人坐前面来。”

  许梦词顿了一下,看着一脸懵逼坐在车里的简言,又看了看坐在前面的白俞诚,觉得他这句话应该是说给自己听的。

  啧啧,不是说好了要撩小学妹的吗?!怎么在学妹面前都不伪装好脾气了?!

  许梦词早就觉得白俞诚那种故作风流的样子很假,反倒是刚才这种暴脾气挺适合原本的他的。

  等等……原本的他?

  许梦词顿了一下,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她跟白俞诚也不过是刚刚见过,虽然见面都没什么好事,但到底也是初识,哪里会有什么“原本的他”这种判断。

  许梦词轻声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哎,不会是因为这辈子见到了太多的男人,记忆已经开始出现混乱了吧?!

  也是,她因为生了一副好相貌,从小到大身边对她献殷勤的男人就络绎不绝,反正对她来说男人都是一个样的,没什么值得特别去记忆的,当然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许梦词微笑着上了车,仪态十分优雅。白俞诚看了她一眼,总算是不再说什么了,踩油门开车便走。

  不过在路上,许梦词也没有多跟白俞诚说话,倒是给简言解释了一下白俞诚董事身份的来由——不过就是乘着最近政策改革的东风,学校也参与了公私混改,白俞诚就投了一笔钱入了股而已。

  “我前一阵也听说了这个消息,不过没想到是白先生就是了……不过想一想确实有这种家长,为了自己孩子上学不会被欺负什么的,就投资入股了……毕竟富贵人家的想法我不是很懂,贫穷限制了我的想像。”

  许梦词坐在车上淡淡陈述着某个事实,听得简言一愣一愣的。

  投资入股,资金大到还能成为学校董事,这可不是一般的有钱啊……

  怪不得白家两个人说话都是几千万几千万的……就跟自己家惹了事的孩子说几百几千一样吧?!

  简•普通人家•言瑟瑟发抖:“……”可怕!好可怕!

  那什么,现在自己坐得这个车不会也超贵吧?!万一把坐垫脚垫弄上脏东西什么的,不会要赔一年的工资吧?!

  简言低头看了看自己还算干净的鞋,抬起脚来姿势诡异地坐着。她默默缩了缩,占得地方都小了不少。

  简言转头看向许梦词,许梦词还是那样悠闲又自在的坐在,她过了会还从小包里拿出来一个小镜子和口红,对着镜子补了补妆。

  简言一脸崇拜:“……!!!”

  果然梦词仙女就是见过大世面啊!丝毫不慌张,厉害厉害!

  白俞诚看了一眼许梦词,似乎有点不爽地哼了哼。虽然他没说什么,但脚踩了一下油门,车速明显快了不少。

  许梦词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就把口红收了起来,道:“开这么快安全吗?”

  白俞诚笑得有点假,毫不犹豫地反驳道:“孩子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在不出事不违法的情况下开快点怎么了?!”

  许梦词没说话,不过简言看到她毫不吝啬地给了白俞诚一个诡异的微笑。

  简言左看右看,默默又往角落里缩了缩:“……QAQ”

  嗯……空气里的气氛有点可怕,像她这种不明所以的小萌新还是别说话了,嗯,安静安静。

  虽然三个人已经知道了焦娇是在校门口失踪的,但过去了这么久她现在去哪里都有可能。

  “我先带你们去家长那边,务必把人安抚住了。然后我去找人查查附近的监控录像,应该还是会有线索的。”

  白俞诚开到一个老破旧的筒子楼旁,踩了脚刹车停住了。他的豪车在这种地方显得分外突兀,不少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对着这个车指指点点,好像还带着些兴奋。

  “下车吧。”白俞诚转过头来对简言道:“这边就是焦娇的家,交给你了。”

  简言抱着自己的小包用力点了点头,焦娇是她的学生,对于这种事情她责无旁贷。更何况……车里的气氛真的超级奇怪啊!她一点一点一点都不想再待在里面了!

  简言下车跑的飞快,穿着运动鞋的小老师溜溜地就窜上了楼,人一转眼就看不见了。

  许梦词有点诧异地微微蹙起眉头,坐在车里没有动。

  倒不是她不想下车,而是因为白俞诚紧紧扣着她的手腕,不让她下车。

  等到简言的身影看不见了,许梦词才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白俞诚,晃了晃手腕道:“白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啊?”

  白俞诚顿了顿,一本正经道:“家长那边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安抚虽然重要,但找人才是关键。咱们两个一起去看监控,然后找人。”

  许梦词低头看了看两个人触碰在一起的手,又看了看一本正经只是前方开车的白俞诚,笑道:“好啊,一切由白先生说了算。”

  啧啧,如果你不是手在抖,我真的差点就信了。

  许梦词有点无聊地看向窗外,看着那城市千篇一律的景色,心里吐槽多到快上天了!

  什么嘛?!搞了半天又是一个来撩我的男人,啧啧,还打着追我家简简的旗号,对小孩还极度不负责任。

  人渣!光有钱有什么用啊?!

  不过……这个男人的脸和身材倒是真不错诶,也挺合胃口的,只玩玩的话应该还不错吧?!

  哦,不对……这个男人现在还是董事会的董事了,啧啧,领导啊……不好动。

  这么看来,这个混蛋一文不值了……

  讨厌,烦!

继续阅读:互相撩啊,谁怕谁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邻居太可爱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