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撩啊,谁怕谁啊!
云未语2018-03-09 10:303,486

  现在这个大都市吧,找一个小孩子说难也不难,但说简单吧……也不简单。

  只要这个小孩子不是被人拐走的,或者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事情,那么只要利用各种科技手段一查,就能查出她这段时间到底去了哪里。

  “总而言之就是在这一块区域啦,你们一家一家搜一搜总还是能找到的!”

  许梦词默默看了一下警察同志给出的范围区间,又默默地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脚上的高跟鞋。

  许梦词:“……”

  啧啧,情况有点不妙……

  所以说,她刚才就应该跟可爱的简简一起行动啊,为什么要跟这个毫无价值的臭男人一起揽下找人的活来。

  嗯……不过当时她不下车确实是有点私心,毕竟其实比起找人,应付哭哭啼啼地家长让她更心烦。

  许梦词撩了撩头发,正在树下沉思到底怎么办才好,有个年轻男人红着脸过来看着她,结结巴巴问道:“那个、那个你好,请问天帝小区怎么走?”

  许梦词顿了顿,抬眼望着年轻男人刚刚走过来的方向,大概只有一百米吧,那个砖红色的小区门口就用金色牌匾写了四个大字“天帝小区”。

  许梦词:“……”

  啊,为什么今天来搭讪的男人智商也不高啊?!是真的没话找话了吗?!

  算了,起码比上个星期的那位借口好一点。

  【回忆ing……】

  上周•咖啡店

  陌生男子红着脸走过来,坐到许梦词的对面,许梦词正在用笔记本写学校要用的资料。

  “那个……小姐,你好。”

  许梦词正写到关键地方,被人打断很不高兴。她抬起头来,手里拿过桌子上的咖啡,狠狠吸了一口,道:“什么事?”

  呵呵,你们男人,这种表情我见到过太多次了,又来一个想泡我的是不是?!

  啧啧,这么没眼色的男人,我可不想要。

  那个胖胖的陌生男人被许梦词这么一瞪,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也不知道脑子搭错了哪根弦,飞快地道:“……你和猪之间,哦不,是我和猪之间有一种动物你知道是什么吗?!”

  许梦词皱了皱眉头,盯着他看:“????”

  胖胖的男人看到许梦词没说话,松了一口气,像是许梦词终于走进了预设的套路一样。

  胖胖的男人有些欢喜地咧开了嘴,叫道:“是象(像)!”

  许梦词:“……”

  所以你是在骂我还是骂你自己像猪咯?

  胖胖的男人对她友善的笑道:“我幽默吧?!嘿嘿,其实我还会更多的笑话,你想不想听?!”

  许梦词:“……”

  不想,完全不想!

  【回忆end……】

  总而言之,许梦词从小到大被各种各样的男人花式搭讪过,有些很尬,有些尬到了极致,反正大多时候都是不愉快的。

  不过……

  许梦词想了想,对着这个问路男露出了温柔地笑容,指了指那个小区的方向。她的笑容犹如瞬间撒下漫天的花雨,看得问路男心尖一颤。

  问路男磕磕巴巴道:“……谢谢谢谢谢谢谢。”

  许梦词却在下一秒钟露出有点忧伤的神情,道:“其实……我也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

  ……

  于是,白俞诚拎着一双平跟鞋从名牌鞋店里出来,就看见许梦词已经指挥着某几个来搭讪的男人跑来跑去地帮忙找人,然后时不时来笑嘻嘻舔着脸跟她说上两句话。

  而许梦词却悠闲地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手边放着男人们“上供”的零食、小吃和饮料,看起来分外自在。

  白俞诚脸色一黑,差点就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了。他迈开大长腿飞快走了过去,沉着脸色走过去问她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许梦词眉眼弯弯,插了一个章鱼小丸子举给白俞诚:“喏,你吃吗?”

  白俞诚冷笑着看她,他面容硬朗英俊,身材高大挺拔。他长手长脚往那边一站,看上去非常有气势:“耍别人玩很有意思?!”

  当然,前提是白俞诚别拎着一双女鞋盒子,这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在讨女朋友欢喜的小狼狗。

  许梦词眼神里波光流转,似乎有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她的烈焰红唇微微启开,咬了一口小丸子。白色的沙拉酱沾到了红唇上,许梦词下意识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看得白俞诚莫名有些心跳加速。

  许梦词看着白俞诚生气丝毫不畏惧,反而轻笑着道:“不吃就算了,怎么还发脾气了?”

  白俞诚喉结滚了滚,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多年前的那一天——某个人带给了他无尽的喜悦,却又在下一秒中让他跌入深渊,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没有第二个人能如此操纵他的感情,让他突然之间大起大落,终身难忘。

  白俞诚神情有些复杂,心里纠结了一下,刚刚的火气却是发不出来了。他垂眸略一定神,再抬眼又是那种花花公子的轻佻,他对着许梦词笑着道:“是我不好,怎么能对神仙姐姐发脾气呢?”

  在许梦词略微错愕的目光下,白俞诚做出了惊人预料地举动——他对着许梦词单膝跪下,打开鞋盒取出一双精致而漂亮的小单鞋来,然后伸手握住了许梦词纤细白皙的脚踝,轻轻给她脱下来高跟鞋来。

  许梦词:“????!!!!”

  许梦词直接愣住了,下意识就想把脚往里收,却在男人的绝对力量下动不得分毫。

  许梦词再怎么见多识广,这时候也搞不清楚白俞诚到底想干什么。且不说他们两个还有着董事和下属的上下级关系,就算是情侣关系也很少会有像白俞诚这种身份和地位的男人,这么宠着自己女朋友的。

  何况……他们两个还什么关系都没有,甚至许梦词非常干脆地不想跟他扯上任何关系。

  白俞诚手上很稳,完全看不出来这个男人刚刚握着她的手腕还会抖。他像是已然将这个动作做了千万次,熟悉的理所应当。

  “大小是不是刚刚好?还舒服吗?”

  白俞诚帮许梦词把鞋子穿好以后,抬起头来对她微微一笑,灿烂的阳光照下来,让他的面容帅气而阳光。

  “……额,是挺合脚的,我确实穿这个码数。”

  许梦词低头看了看鞋子又看了看他,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

  嗯……

  她好像没说过自己穿什么码数的鞋。

  嗯……

  她也好像没说过要让白俞诚去买鞋。

  许梦词:“……”

  这人什么情况啊!!!不会是真的为了追我下这么一番功夫吧?!难不成来玩真的?!

  不约,对不起。这个真不约……

  许梦词有些纠结看向白俞诚,那个男人仍然半跪在地上,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似乎是很想要知道她是什么反应。

  许梦词嘴角抽了一下,站了起来故作自在道:“……既然鞋子舒服了,那我也起来找人吧,到时候他们在这里找不到我,应该会跟我微信联系的。”

  白俞诚看了她一眼,脸色不是很好看,连带着语气也有点怪异道:“哦,这么快就交换微信了?”

  许梦词顿了一下,自然也听出来了白俞诚话语里的酸味,她低头略略思考了一下,心想这也是一个避免纠缠的好方法啊!

  反正……她本来从外表看上去也是一个妖·艳·贱·货嘛~

  啧啧,这么说自己还真是有点不舒服,呵呵!

  不过事态紧急,此刻也顾不了太多了,她可不想在学校还被人私下指指点点的。

  啧啧,兔子不吃窝边草。这是真理,她可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想到这,许梦词便打定了主意,她回头笑着给白俞诚一个诱惑的眨眼杀wink,道:“没有诱惑,怎么会有动力啊……”

  许梦词故意靠近他一步,舔了舔嘴唇,低声道:“……我不止跟他们了电话,还跟他们说,谁要是找到了那个小姑娘,那么我晚上就跟谁去喝酒……”

  白俞诚脸更黑了,看上去很像要打人的样子,他胸口剧烈起伏,忍了半天才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又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许梦词暗暗把他的反应全收到了眼底,一边偷笑一边腹诽。

  生气了吧?!生气了吧?!

  我说董事大人,你还是别对我有兴趣了。我知道你们男人啊,虽然喜欢漂亮姑娘,但是对于我这种“放·浪·形·骸”的性感女郎,总是敬而远之的。

  啧啧……虽然我并不想这么败坏自己名声,但是没办法,总比跟自己学校的董事搞上强!

  我还想好好上班呢!谢谢!

  “我说,你别总这样说自己,让人误……”

  白俞诚胸中那口气总算缓了过来,他努力做到语气平和,想要跟许梦词好好说说话。

  “叮——!”

  然而这时,许梦词的手机响了起来,瞬间就打断了白俞诚的话。

  许梦词显然也不怎么想听白俞诚说了什么,反正十之八九都是对自己无用的说教。

  呵呵,反正男人嘛,都有一种救风尘的情结。看到我这样“放·荡·不·堪”的女子,都想说上两句,仿佛这样就能改变谁的人生一样。

  谢谢昂……不太想听。

  许梦词连忙低头看了一眼讯息,对白俞诚晃了晃,笑眯眯道:“你看,孩子已经找到了,我们还是赶快去看看孩子吧!”

  白俞诚一口气又噎回到了胸口里,只能恨恨瞪着许梦词,像是被她气得要命却又无可奈何。

  半晌,白俞诚才十分烦闷道:“知道了,先找孩子去!”

  啊啊啊啊——

  孩子真的是个惹事精啊!烦死了!跟白新起那个臭小鬼一样烦人!

  老子好不容易造得气氛又这么没了!

继续阅读:夭寿啦,甜死人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邻居太可爱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