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我要锄奸
风起水漪2018-05-04 18:136,609

  我在1800年前硕大的明月下面,做出了重要的决定,我要清除身旁的内鬼。

  考虑到真实历史的扑朔迷离,我大胆决定,这九个人我都要纳入怀疑对象。我不会允许任何可能的背叛。

  我犹记得张良临走时的嘱咐,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让我暂且不能有何动静,以免受制于对方。但是,自信心爆棚的我,决定今晚就把这九个人轮流见个面,提前摸一摸底细。

  我决定传第三个人进来见我,当然也是我觉得能稍微信任的人——樊哙。

  樊哙确实很符合历史描述的形象,因为他确实是一个粗鲁的人,他都没敲门报告,直接推门而入,“大哥,你找我!”

  那声音又响又震,着实吓我一跳。我批评他,“樊哙,以后要注意点自己的身份,都是将军了,说话做事不能太粗鲁,让人觉得一个莽汉怎么能带兵打仗嘛!”

  “嗳,大哥您说得是,虽然俺樊哙以前是杀狗的,但现在是干杀人的活,人和狗总是有区别的,杀狗那是手起刀落,杀人你得先瞪他,瞪到他腿软时再一刀把他结果了!哈哈哈……”

  我顿时觉得我手下的一号大将怎么就这水平,打仗天天还背着一套杀狗的学问,瞬间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呀。

  樊哙看着我皱着眉,大声说道,“大哥,眼瞅你是不是有心事呀?怎么了,告诉我樊哙!杀人放火,我都帮你去做了!”

  “哦,是这样的,最近啊,我收到一封密简,我手下可能有内鬼!”

  樊哙听后大惊,一下子爆炸了似地大叫,“谁是叛徒!我樊哙这就去把他砍个十块八块!”

  我都快被他吼晕了!就差跑过去捂住他的大嘴了!一时没辙,我赶紧大呼一声,“住嘴,樊哙,我正在调查,你别到处瞎嚷嚷!别给我闹出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好,好,大哥,你说,我听!”

  “这个内鬼在我的高级部下里,连你算来一共九个人!”

  “大哥,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是哪九个人!而且,你一说内鬼,我就知道是哪个孬种了!”

  我甚至有点小激动,因为我觉得这屠狗专业户的直觉没准靠谱,“说来听听!”我赶紧问到。

  “必是雍齿老贼!想当年打丰县的时候他已经叛变过咱们一次,那还是大哥起义第一仗,被这无耻老贼暗中勾搭魏国,害得咱们差点丢了性命!他跟大哥这么久,一直心怀怨恨,这时候偷跑去告密项羽,这一切要不是他做的,我樊哙去吃那狗粪!”樊哙万分坚定!

  我不由得看着樊哙,这位好兄弟不愧是杀狗的,连发个誓都要和狗扯上个关联。不过,转念一想,这樊哙的话好像也不是没道理,照樊哙讲的,过去雍齿就叛变过我,狗改不了吃屎本性,是他那就八九不离十了吧。于是我很信任地拍了拍樊哙,“你想得跟我想得一样,好兄弟,不愧是跟大哥出生入死过来的,你现在听我说,打明天起,你一定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待我证据查实了,处决雍齿的美差我必交给兄弟,让你谋个爽快!”

  “哎呀,大哥,你真是待我甚好!我一切都听你的安排,大哥说杀得我就乱刀砍了他,大哥说杀不得,我一根寒毛不碰他!”

  “这就对了!好,下去吧!”

  “得令!”樊哙一拜,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樊哙走后,我突然觉得心情轻松了许多,因为我觉得吧,张军师搞得神神秘秘的事,估计也是他不知道我打天下白手起家的历史,要知道,约摸着他也就直接说是雍齿啦!

  我幸滋滋地叫了下一位我的爱将,卢绾!

  不一会,卢绾走了进来,身上依然穿着白天的黄金铠甲。他很笃定,向我轻轻一拜。

  我起手唤他,“好兄弟,白天幸亏有你接应我,做得很好!”

  “大哥,这是兄弟我该做的!”

  “是这样,你们几个从沛县跟随我一路打进咸阳,每一个都是陪着我刀枪火海,出生入死!我很庆幸有你们这帮兄弟!”我颇为赏识地看着他。

  “大哥别这样说,是大哥领导有方,我们就是跟着大哥混口饱饭吃!”卢绾很谦逊地说道。

  “如果将来我们打下了一片天下,当然我是说如果,你觉得当下这些兄弟能陪我走到最后的有几个!”

  “都能!”卢绾说道。

  “那如果走到最后一定会掉队几个,你觉得会是哪些?”这次我学聪明了很多,不会直接就干出什么我们中间有内鬼云云,而是循序渐进地引导我要询问的对象。

  “我以为咱们芒砀山一路走到今天的兄弟应该一个都不会掉队,至于后来加入进来的,不是幕大哥的名就是谋大哥的利,估计长久不了!”卢绾还是很自信地说道。

  我听完,心里很清楚,九个人里目前的外人也就是张良了。卢绾要我怀疑张良,我定然是不愿意的,因为我知道今后助我得天下的还是这个绝顶聪明的军师,身边大将充其量只是执行者而已。不过,此时,纵使我心中就没把他话当回事,但也表现出很信任他的样子,慢慢讲道,“说实话,我刘邦最信任的也永远是你们几个生死兄弟!”

  “卢某拜谢大哥信赖!”

  “好兄弟!这几个兄弟里大哥最信得过的就是你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看虽然这几个兄弟一直如此忠诚地跟将着我,从无二心,不过中间也还是有个别人啊首鼠两端,坏过我的事,想必你也知道我说的是谁吧,我觉得这个别兄弟呀以后我要是和项羽打起来了,怕是未必会死心跟着我吧!”我意很明显,暗中也是指向我的一号怀疑对象,雍齿了。

  “大哥这话也不无几分道理,不过兄弟就是兄弟,要变心那山移海枯都未必,何况这里面像曹参和无伤还是大哥您的至亲至戚呢,除开这些人,要还能出几个败类,最多就是像雍齿这样的人,他之前就做过背叛大哥的事,有其一就有其二,以后在敌方威逼利诱之下,变节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欣然点了点头,这几个兄弟说实话还别说之前跟他们闯荡时我还没来做刘邦,就瞅瞅现在我都能被他们的真诚所感动。卢绾的话给我对自己的判断力再度增添了几分确信,然后我说了几句鼓励他的话,便让他休息去了。

  随后,我又叫唤了周勃、曹参、曹无伤、夏侯婴四位将领,另我感到惊奇地是,这帮家伙就像提前彩排过一样,口风几乎一模一样,一上来张嘴就咬定我的大军师张良,再我一番循循引导下,马上就把矛头指向雍齿。我一个一个再三嘱咐,不可声张,然后再安抚他们回去打尖。

  待问完这八位将领后,子时已过,我知道,最后还有一位没被我问话,这人自然是雍齿了。

  雍齿,这个和张良高票当选嫌疑对象的人,无奈他的竞选对手是张良,我的最佳外脑,第一时间轻松洗白,所以,今夜,我几乎认定背叛我的人就是雍齿。

  不过,此时我犹豫的是,要不要再把雍齿叫来质问一遍,我思来想去,觉得他来了之后肯定没啥创意,无非咬死张良呗,想来也就没什么问的必要了。于是乎,暂且放下不说,直接休息去了。毕竟刚回古代没几个时辰,我不是九死一生过来,晚上还连续审讯多人,心神费尽,做大哥、当皇帝原来真是不易呀。剩下的事,还是明天说吧。

  一大清早,我就被门外大喊大叫声吵醒,侍卫报称,樊哙和雍齿求见。

  我一拍大腿,这个樊哙,再三叮嘱让他不要轻举妄动,他还是没听进去,莽汉!屠狗户!

  这时,两人已然进来,只见樊哙酒气冲天,一看便知是喝了一宿的酒,这是找了雍齿发酒疯了,嘴里还大声嚷嚷着,“大哥,我……我给你把叛徒带来了,现在就等你一声……一声令下,我就一刀结……结果了他!”

  “你松开!樊哙!你给我松开!谁叛徒啦!你这臭宰狗的,你才叛徒呢!”雍齿嘴上也不依不饶。

  我虽然经过一宿的判断,觉得这雍齿叛变虽然已是八九不离十的事,不过想着张良说的按兵不动,我目前也就不想处置他的,况且证据上也未坐实嘛。于是,我大叫,“樊哙!哪里听来的风言风语,快滚回去!”

  “大……大哥,哪里是风……风言风语,这不……不……昨晚……你,你……”

  我一听急了,大叫,“樊哙,你好大胆子!军中醉酒闹事,是不是想吃鞭子了你!赶紧退下!”

  “哎……大……大哥……”

  “来人,速速把樊哙拉下去!”我喝令左右,迅速带走了樊哙,就怕这憨货一句话抖露出来,坏我大事。

  樊哙被拉走后,我盯着雍齿看了半晌,还是忍不住问了句,“雍齿,你是不是招惹樊哙了,他怎么说出你这样的不是来!”

  雍齿历声到,“谁知这樊大莽撞,成天喝酒,一喝高就闹事,一大清早就跑来我府中,扯着我衣领,嘴上竟还不干净!”

  “是啊,这樊哙就这点不好,贪杯误事啊!”

  “季哥,你得跟我做个主啊,樊哙和我过来的路上,还遇到了曹无伤,他也是不分青红皂白,指我就骂‘叛徒、奸细’!我雍某曾经确有对季哥不住的地方,但自打死了心跟你以来,抛头颅,洒热血,上刀山,下火海,哪次我眨过眼!我雍某是叛徒,那他们全是叛徒,没一个好东西!”

  你还别说,雍齿这一说,差点让我信他了,我不禁感慨,看来自古以来当领导都不好当呀,想象一下,那么多下属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在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如何瞒骗领导,以获得领导的绝对信任,然后升官升官再升官。世界上最无知最易被骗最冤大头的非领导莫属。历史真是明镜,通鉴!通鉴!我心里一番感叹,然后温言细语道,“雍齿,我怀疑谁也不会怀疑你呀!好好干,以后少不了你的!”

  雍齿谢过我后,很坚定真诚地转身离开了。

  雍齿走后,我是一阵感慨,“领导不好当,大哥不好当,这皇帝更是不好当呀!要是昨晚我第一个问的雍齿,估计后面谁要再推选雍齿,我必然是一阵臭骂呀!”

  感慨完后,我直接去用早膳了,心想岁月还长着呢,饮食睡眠咱还是要注意起来,别跟老印赌约未完,自己身体不行伴着刘邦先嗝屁了,那多没劲呀!

  早膳用完,我当即下令,全军即可启程,出咸阳,驻灞上!萧何清点各辎重物资断后,所有咸阳城外驻兵全部撤下,并派出使者恭迎项将军以及各路诸侯进驻咸阳城!

  全军整装出发,晚些时候大军来到灞上。

  正晚十分,我计划着晚上再把萧何请来,让他谈一谈对军中内鬼的看法。

  不想,才刚用过晚膳,军中快报,项羽发来信简,邀请我明日清晨同所有诸侯联军一路进咸阳,共商大计。其实我也知道,这共商大计无非就是封侯封爵,瓜分天下呗。

  想想鸿门的危险境地,一看到邀请信简我就有些恶心了,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叫来了大伙一起商量商量。

  军中九人齐聚账下,我一上来就直言道,“项羽派来书信,请我再入咸阳,共商大计!诸位以为如何呀?”

  樊哙首先发炮,“照我说,当初就不该退出来,直接守着咸阳跟项羽打上一仗,谁输谁赢还指不定呢!现在要去,就直接厉兵秣马再杀回去,夺回咱们的咸阳那还痛快!”

  “樊将军此言差矣!”说话的是周勃。看他不缓不慢说道,“我们既已选择退出咸阳,已做出了礼让天下的姿态,无论项羽与那帮诸侯再怎么挑刺,肯定是没有什么理由再发难于我们了,如此大的退让换来的平缓局势,不能说推翻就推翻了!”

  “言之有理!”

  “言之有理!”我一听两句言之有理,看过去,能说这话的也就是我的两位亲戚了,既是亲戚被提拔了,想来水平也就那样了,能字正腔圆地说出“言之有理”四个字来,我觉得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这时,我把眼光投向雍齿,因为我很想听听这位准叛徒的言语是如何。

  雍齿果然不负我望,大声说道,“去!为何不去!沛公是打下咸阳,消灭大秦的英豪,按照怀王谕约,先入关中者可为王呢,既是王,当然要进得咸阳,傲视诸侯,号令三军啊!”

  其实,要换作平时,我定然会夸赞雍齿一番,见解独特,站位高远!但此时此刻,顶着叛徒最高嫌疑帽子的他,再说出这样的话,不得不另我遐想一番。

  大伙也没亏跟我那么久,见我没接雍齿话茬,立即用最凶狠地眼光齐刷刷盯着他。雍齿也郁闷了,说得不对好商量嘛,也不待像要动手似的,这帮人怎么如此浮躁呀!当然,数樊哙最为暴露,整个人头发都快直起来了,黑胡子瑟瑟发抖那叫个咬牙切齿,我看着要不是一旁夏侯婴死拽着他,没准樊哙早冲上去咬死雍齿了。

  虽说雍齿算计我之意过于明显,明显到小学生都能揭穿!但拥有一颗帝王之心的我还是忍了,我都佩服我自己的心胸!我淡定问道,“萧参督,你意如何?”

  萧何轻声应道,“在下也同意周将军的看法!既已让出咸阳,看淡分封,又何必多此一举!”

  到此时,我几乎已拿定主意了,不过最终下令之前,我仍然要问一问我的最强军师,“子房,你之意?”

  “沛公,你意既已定,问我已是多余了!”张良这话还说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确实我是拿定主意了,老子肯定不去了,你张良昨晚还告诉我说项羽一笑就是要杀人,那我古今结合的超人刘邦不会还傻得去送死吧,我确实打死都不会去的。为了缓解尴尬,我提高嗓门道,“既然军师和众将都不赞成我再入咸阳,那这个咸阳不去也罢。令官复简,言吾为上将军以及各家诸侯驻守咸阳大门,咸阳城中事,一律听从上将军差遣。”

  语毕,我手指雍齿,想激将他几句,让他明白不要再搞些什么暗地里的勾当,我心里比谁都清楚,可话刚到嘴边,想到军师昨夜劝诫,我硬生生给咽了回去。

  但是雍齿这被我一指,指后还没给话,但却无声胜有声。昨夜被我征召询问的诸将几乎也就明白了一大半,碍于我事先嘱咐,大伙倒也都沉住了气,自然樊哙肯定是除外的。

  雍齿早上已被樊哙折闹了一番,这会自己提出的唯一反对意见很明显已被误解,他已感受到了深深地排挤感,那刚刚鄙夷地一指,彻底击垮了他仅存的自尊心,只听他一声长叹,对我沉沉一拜,一个转身踱出门外。

  我摆摆手示意大伙先散去吧,本想留下萧何再谈谈看法,但是一时间颇有些烦躁,就直接去了后帐休息。

  我躺下轻轻拍着脑袋,想着刚刚雍齿的表情,感觉还是挺真诚的,一时又狐疑了起来。

  一会哨兵来报,雍齿带着一帮兄弟离开大营了。我赶紧问道,“是不是朝北边咸阳方向去了?”

  哨兵回话,“朝的是东边。”

  “带走多少人马?”我接着问道。

  “雍将军部下三千人全数离去了。禀主公,樊将军已带了一路人马去追了。”

  “传我令去,令樊哙速速返营,由他去吧!”我心想,既然不是北上咸阳投靠项羽,追他也没多少意义,要真打起来传出去也伤咱势气!随他去吧!

  想着无论如何,范增说的内鬼应该也算被明智地我给清了,应该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一身轻松后,我开始琢磨着,如何利用自己的高人智慧,带领这帮杀猪杀狗的小弟们打下天下!我很清楚,项羽之所以战斗力能所向披靡,主要还是在于他有一支强悍机动、指挥有力的骑士兵团,在这个都是靠步兵打天下的年代,项家军真算得上是高级兵种部队了。于是,为了能跟项羽在军事力量上获得绝对平衡,我做了个决定,要迅速打造一支属于我刘邦的超级骑士军团!你项羽有三万铁骑,我就搞出个十万铁骑!这叫以牙还牙,以钢制钢!

  我都被自己天才般的战略眼光折服了,忍不住“嘿嘿嘿”笑出声来,话说我一直都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当天晚上,我就下令叫来四个人,樊哙、卢绾、曹无伤、夏侯婴。

  这四个武将当属我目前帐下最具战斗力的将领了,我决定今夜就把他们归编为我的骑士军团四大将军,然后各整编二万骑士,所有人员、马匹、辎重我拿出咸阳宝库七成军费全力支持,待日后八万大军成形,与他三万项家军一决雌雄!

  话说,想一想今后决战的场景那是何等史诗般的壮烈呀,现在我都忍不住心潮澎湃呀!

  四位悍将果然不负我器重,在我一番宏伟蓝图规划完毕后,个个挺胸昂头,意气风发,我挨个拍一拍四位爱将的肩膀,表示满意满意很满意!然后赐四位爱将共饮一碗美酒后,就谴了大家回去休息。

  借着酒意,伴着美梦,我欣然睡下。

  “报……主公!项军使者至!”一大清早,我的令官就飞奔进来。

  “传至主帐,稍后召见!”我伸伸懒腰,心里还嘀咕一下,看来兵荒马乱的年头,睡个安稳觉也是奢侈咯。

  整理好衣冠后,我来到主帐。只见项使一脸和善,禀报道,“见过沛公,我家主公相邀咸阳,沛公言替诸公镇守大门,意切情真,实乃不易!”

  我一听,差点没乐出来,这做使者行业的还真是不容易,丑的说成美的,坏的说成好的,还要确保情真意切,能人啊!

  这项使看我稍许,又开口道,“我家主公念沛公驻守劳顿,特嘱咐在下运来四份薄礼,还望沛公海涵!”

  你还别说,虽说两军打仗,但偶尔派派使者相互交流下感情,我觉得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嘛,我当场表示感谢,并真诚邀请这位能人吃个午饭再走,不过这项使真是廉洁自律,硬是不留下吃点东西再走,真是不带走我军一口粮一滴水,好使好使!

  项使走后,我令人打开四个箱子一看,那一瞬间,我的后背又是一阵寒噤!

  四个箱子里装的是一模一样的马鞍。我瞬间明白,此礼之意何为!你刘邦不是要组四支骑士团嘛,先送你四个马鞍凑合凑合用上,不够还有。

  寒气袭来,是的,我的内鬼没除,而且这内鬼定在这四人中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