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立斩无赦
风起水漪2018-05-07 18:145,912

  回到后帐,我气急败坏!我和项羽仗都没打上,就已经被范增老儿耍得团团转,再这样下去,别说当皇帝了,继续泗水亭长都没戏!

  樊哙!卢绾!曹无伤!夏侯婴!

  你们到底是谁出卖了我!

  我一阵一阵喘着粗气,喘着喘着我又渐渐冷静下来,好你个范增,你不是料定我揪不出这个内奸嘛,我就非把他找出来给你看看!

  范增这场连环计没有打垮我,反而激发了我的斗志!于是我更加像一个君王一样思考了。

  首先,我强迫自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我要取消我对任何人的信赖,在抓不住这个他前,谁都是项羽布在我身后的内鬼。

  思略时,我猛然想起有嫌疑的不止四人,还有一个人,也无法摆脱嫌疑说实话,他就是——张良。

  说实话,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舍得把他纳入我的怀疑对象,哪怕仅仅只是怀疑。

  但历史是冰冷的,战争是残酷的。即使我刘邦最终获得了天下,但谁又能知道中间我到底会经历什么,欺骗、背叛、濒临死亡,什么都有可能。我已经开始清楚一点,想要君临天下,可以依靠很多人,但最终的依靠还是只有自己一人。

  现在一定能确定的是我身边有内鬼,而且是张良、樊哙、卢绾、曹无伤、夏侯婴五人中的一人。

  我并没有耐心一个一个盯梢然后让他们自己露出马脚,因为战场上任何事都是瞬息万变,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于是,我又想到了一个捷径。萧何。

  虽然我现在只与萧何谈过一次话,但从他看我的眼神,我就清楚我们两个人之间一直以来是有多么的信任。

  昨天,我还一直以为我最信任的人应该是最后助我打下天下的张良,但是不知为何,从今天开始,我在这个时空最信任的人已然悄悄变成了他。

  我坐着,静静饮茗。香炉里的薰烟轻轻缠绕在身前。

  一会儿,萧何来了。

  我示意萧何坐下,然后也给他倒了杯茗茶。他稍显拘谨,但随即还是自然地坐了下来。

  是啊,萧何也许在想,曾几何时,我刘亭长不一也一样来到他的府上,坐在他的对面喝上他赠饮的一杯茶。也许那时的刘邦还咧着嘴一个劲地点头吧。

  萧何看我迷离了会,打破平静说了句“沛公!你找我?”

  “是的!我找你主要是说说雍齿的事。”

  “说吧,沛公有何想问的?”

  “你说如果他背弃我投了项羽,那他怎么不直接去了咸阳,真要掩人耳目去咸阳随便投一家诸侯也可以!为何径直往东去了,探兵回报说都已过了南阳。”

  “沛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方向应该是打算回咱沛县老家吧。”

  我一阵愕然,我想起了早上项羽送来的四只箱子,再想起那晚雍齿拍着胸口讲的“上刀山、下火海”的那一幕,内疚感油然而生。

  萧何似乎看出点什么,忙又补了一句,“带兵打仗那都是一帮子人性命的事,确实无法容忍任何可能的背叛!”

  我投了一股稍微感激的眼神,然后说出我今晚谈话的目的,“范增说我这里有内鬼,雍齿走后的第二天早上我头晚布置的军事机密就被项羽知道了,不管雍齿是不是,至少我的人里确实有内鬼这是可以肯定的。”

  我顿了顿,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然后可以肯定的是,被传出去的这个兵事机密只有四个人知道。”

  萧何就这样抬着头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

  我知道,他也在等待我说出这四个人的名字,只不过他等待的是我主动说出来。

  “樊哙、卢绾、曹无伤、夏侯婴!准确地说,还有军师张良,他也曾提前知晓我的兵事用意!”其实,我为何只是在最后轻描淡写地加一个怀疑对象,我很希望萧何能明白我的意思。

  萧何坐在对面静静地听着,仍然不说一句话。

  “我知道你不愿意去怀疑他们任何一个人!我知道你只想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兵事安排,战略布谋你都不想涉及,但是,如今这个节骨眼,我需要你的意见,你必须提出意见。”

  “沛公,你我都清楚,这四个人已经是我军中威望最高、战斗实力最强的将军了,如果四个都被怀疑都被不信任,那么我们甚至无法再打赢下一场任何一场战事了。”萧何开口了,但果然是他萧式的回答。

  “没有这四个人,我可能打不了任何一场胜仗,但是,这四个人中只要有一个内鬼,将会让我们所有人一败涂地,不是吗?”我严肃地看着他。

  “是的,我承认,沛公。”萧何不得不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现在就告诉我,你觉得这四个人谁最可能?”

  “我不知道,沛公!”

  “你不可能不知道,你既不在这四个人中,也甚至不在我怀疑的所有人中,所以你是局外人,你应该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用充满期望的眼神看着萧何。

  “沛公,我看得清的是咱们所有兄弟一路披荆斩棘、浴血奋战走到今天,那些尔虞我诈、背信弃义我从来就未看清过!”萧何越来越激动,都快失去他平时最引以为傲的稳重了。

  “正因为一起披荆斩棘、浴血奋战走过来,所以才更接受不了背后被插上一把血淋淋的刀子!”我觉得自己也不自觉地激动起来了,甚至那一刻早已忘了自己是刘邦还是向上。

  我这一句吼完以后,迎来了两个人短暂的沉默。

  萧何只是倾着头,静静看着眼前的茶杯。

  我再次打破沉默,“我知道你不愿意去怀疑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不是你想不出而是不想!但是,今晚的萧何给不出我任何一个人选就真的比给出一个选择要好吗?”我站起身来,萧何也随即站起来,我双手搭着他的肩膀,“告诉我你的选择?告诉我你哪怕知道的一点点蛛丝马迹!”

  “沛公!恕萧何不能襄助!”

  “萧何!”我一声历叫,萧何全身受到了惊吓,也许这么多年我从未对他如此生气过,“不管你是怎么说服自己对此事不发表任何见解,不管你有多少为我着想的理由,今晚的你不指出任何一人,我就把它归成一个原因,就是你与那个人有着同样的身份!”我最后一句话压得很低很沉,几乎在他耳边轻轻掠过,但萧何瞬间像触了电一样。

  他缓缓抬起头,看着我良久,像第一次认识我一样,铁缝的双唇轻轻挤出两个字来:“韩信!”

  一阵雷光闪过我的大脑,我彻底懵了,这……这……怎么冒出了第六个人!

  看得出来,萧何已预知了我的反应,他轻声说道,“不久前,韩信还是项羽的帐外执戟郎中!当下在我们军中督职兵车,我时察过此人,总觉得此人心中有事,眼神有隐,此人试图遮掩的要么是野心,要么是秘密!”

  我当然知道若日后我取得天下,韩信功不可没,但是韩信的过往曾经太过复杂与崎岖,他经历了什么?他想要什么?谁又曾知道。

  更何况,执戟郎中来到现代那可是项羽的贴身警卫员,关系可深可浅,所以要说当下韩信还在秘密服务项羽和范增,那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他韩信又是如何知道这五个人所知道的事呢?

  思考间我斜眼注意到萧何有一个轻微躲避的眼神,瞬间我才又明白一点,是的,韩信和这五人中一人有关系。

  于是,我继续盯着萧何。

  萧何闭上双眼,抬起头来,一声长叹后,最后挤出两个字,“夏侯。”

  狡猾的老狐狸,你总算出来了。

  萧何走了。

  我毅然叫来了传令官,当我知道了韩信原来是在刽子手刀下被夏侯婴相救两人情比金坚后,我实在不想给夏侯婴任何机会,传令废黜夏侯婴太仆之职,贬为兵士。

  很多将领想来跟我求情,我大发雷霆,谁也不见。

  后来我听说被贬的夏侯身着布衣,也向东而去。

  灞上的时日忽然安静了下来,听说项羽带领各诸侯在咸阳,胁迫着孑然的子婴重新走了一次代表大秦帝国拜降于诸侯联盟的流程。

  然后项羽邀各路诸侯大摆宴席,然后醉酒的他一把大火烧尽了阿房宫,且顺手结果了子婴。

  那一晚上,我远在灞上都能看到咸阳冲天的火光,看到末代君王子婴那绝望的眼神,似乎还能隐隐听到项羽仰天的长笑。

  我在想,这个男人今晚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想表现出自己不可一世的骄傲和藐视世间的自负。这把火是烧给所有诸侯看的,还有远方的我看的,他要证明,今后所有敢反抗他的人,必将和这座帝王宫殿一样化为灰烬。

  我静静地看着远方,静静地看着咸阳,静静地看着正在大笑的27岁的项羽。

  那把大火以后,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该是瓜分战果的时候了,大伙没有多少性子挤在已不堪重负的旧都之内了,他们都想尽快拿到自己的封地,然后回到自己的诸侯国里开启新的安乐的生活。

  在分封之前,我清楚我还要做另一件事,因为我担心一旦分配利益不均,挑起新的战事,当下辎重过多的我方作战十分不利。我的辎重过于繁重,因为它们来自于咸阳国库。

  这一天,我齐聚将臣七人于主帐商讨此事。大家的意见都是先派遣出一支秘密人马,提前把辎重往东护送出去,然后待我封国确定后,伺机运往我的封地。

  方略已定后,我遣派曹参全权处理此事。

  曹参领命退账,众将散去。

  不一会,萧何返回账中,看得出他还对前日里夏侯的事有些忐忑,但萧何永远不愧为我的良助,他说,这一批辎重将是未来我军与项羽争衡的关键,因此万事定当谨慎为先。他建议辎重一分为三,以第一批最少第二批较多第三批最多的叠加方式运送。我以为萧何之见甚为妥当,于是另萧何在辎重运备上自行安排,且因兹事体大,任何人包括押运曹参也尚不知情。

  一切都十分顺利,直到第三天的午时,我正在账中用膳。伴随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军报,我的第一批辎重竟在南阳郊外遭遇伏击,辎重全失,曹参重伤。

  雷霆噩耗!怒发冲冠的我掀翻桌子!我这一怒,怒的不是那第一批的辎重和曹参的重伤,我怒的是,内鬼还在!

  我红着双眼,几乎快失去理智!我抽出佩剑,地上桌子被我用力一砍,变成两半。帐外候命的将领全部冲进来,他们全数跪拜,齐声高喊,“请沛公息怒!”

  这时,暴躁的樊哙红着双眼,竟然吼出了一句,“大哥,你难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我举着佩剑指向樊哙,“讲!”

  “自从那狗头军师来之后,咱们的日子几时消停过!大哥,你清醒一点,张良和那项羽叔叔项伯是生死之交呀!鸿门只是一场戏,都是演给你看的呀!大哥!”樊哙一句话让愤怒的我瞬间掉入了冰窟,我愣住了,我环顾四周,这里除了萧何、重伤的曹参以及我的军师外共四个人,原来他们是进来集体弹劾张良的。

  我犹豫了,我迷糊了,我混乱了。张良,张良,张良!你到底是不是助我拿下天下的张良呀!

  他们到底有没有看错?

  我要再失去他们四个,我就真成了孤家寡人了!到时候别说天下,就连自己脑袋什么时候搬家都怕不知道了!

  我看着他们四个坚定的眼神,杵着佩剑慢慢坐了下来,“都出去吧”,我挥了挥手。

  “大哥!”他们齐声喊到。

  我再次挥了挥手,四人相互一视,一声叹息,起身离账。

  我举起宝剑,右手双指从剑根轻抚直至剑首,我看到了一阵锋利的剑光闪过。

  我慢慢沉静下来,那么多天来第一次感到彻底的无助。

  我深深恐惧为何在这时空里竟没有一人值得我完全信赖。

  值到傍晚,我滴水未饮,滴食未进。

  帐外传来,张良求见。

  我缓慢抬起头来,闭上眼睛,左手轻轻一摆。

  传令官一声,“主公有令,不见!”

  我看到帐外静静黔首的身影,良久,他直起身来,转身,慢慢离去。

  我似乎听到了那静静的一声叹息。

  深夜,我终于坐不住了,掀开帐帘,冲了出去,我直奔军师营帐,营内无光,掀开后空无一人。

  我走到榻前,看到枕上有一封书简,我打开慢慢一看,瞬间捶胸顿足!

  “沛公晤,良久有灭秦复韩之志,与公相识留城,感公凌云之志,相持为重,一路战白马,下南阳,进武关,入咸阳,感公之识,禀公之信,自当肝脑涂地未敢相忘。只叹世无常事,命有定数,今既我故国已复,良自当赴国躯之,忘公甚谅。良无谋,未善助公破范增之计,实乃愧责。范增老谋,若公仍不弃鄙才,姑且终用良一计……”

  我清楚,才傲天下的他最难以忍受的定是被主猜忌。

  所以他走了,留下了最后一计后一个人回了韩国。

  追悔已莫及,我手持良计,回到帐中。

  次日,我召集将臣,向众人宣布:张良通敌,贬谪外逐。

  樊哙当场拍手叫好,被我怒视遏住。

  这天傍晚,我把樊哙叫入账中。

  樊哙兴冲冲来到账中,一脸红光满面,看来今天没少喝酒。

  “大哥!痛快痛快!走,陪我出去吃酒去!”

  “混账!什么节骨眼,一天只知道吃酒!”

  樊哙看我生气一脸陪笑。

  我“哼”了一声,“项羽马上要分封了,这才是眼下的头等大事!”

  “是,是,大哥说得对!”

  “你觉得今后我们去哪里待最为合适?”

  “大哥,上阵杀敌我乐意,让我分析什么狗屁形势,我可是一窍不通啊!”樊哙阵阵傻笑堆在一脸横肉上。

  “再不动动脑子想想这些,当什么将军!”

  “嘿嘿嘿!”

  “你看晋阳如何?”

  “大哥如何会想去赵国晋阳呢?”樊哙不解地问道。

  “咸阳是我刘邦先打下的,此时量他项羽不会给我个关中王,我先图下关中邻地晋阳,日后我刘邦还会夺回属于我自己的封地!”

  “大哥好谋略呀!十个樊哙也想不出来!哈哈哈!”

  “我明日就奏谴快使向怀王求封!”

  “大哥明鉴!”

  “好,下去吧,把卢绾叫进来,我就晋阳一事与他商议商议!少喝点酒!”

  “嘿嘿,是,大哥!”

  一会卢绾前来,我几乎一样的对话说将了他,其后又叫来了无伤和周勃。

  次日一早,军中快使绝尘而去。

  这一天,我令萧何安排,宰牛杀羊,犒赏三军。所有将士从午时共饮直至子时,个个醉卧方休。

  第二天一大早,咸阳城中传来分封的消息,第一个王诞生了,他是九江王——英布。其余所有诸侯仍未赏封。

  我静坐主帐,轻舒一口气,然后一饮昨夜盏中残酒,大声喝到,“来人!传樊哙!”

  樊哙进到账中,一脸狐疑看着我,“大哥!”

  我慢慢走到他面前,对着樊哙轻轻说道,“大哥要让你去杀一个人!”

  “谁?”

  “曹无伤。”

  “大哥?”樊哙仍然完全蒙在鼓里,浑然不知我为什么要杀掉自己的亲人曹无伤。

  “铲除奸佞,立斩无赦。”

  樊哙如醍醐灌顶,瞬间怒发冲冠,奔出帐外。

  一会儿,樊哙走将进来,手里提着曹无伤人头。

  “大哥!我樊哙一生唯大哥之命遵从,你让我杀谁我就杀谁,眼都不会眨一下!人已经解决了,不过这次杀的好歹是我们一路浴血奋战过来的沛县兄弟,所以我还是想跟你讨个说法!”

  “昨夜你们四人前来商议,你们都知我欲向怀王奏封,只不过你们四人所知奏封之地全然不一,你是晋阳,卢绾临江,周勃辽东,曹无伤九江。”

  “原来如此!我樊哙虽一介莽夫,但也知道项羽现在最忌惮的就是我家大哥,大哥索要封地怀王那都没到,他项羽倒先知道了!呸!狗贼曹无伤!一刀结果他还便宜他了!”樊哙思来想去更是气急,随即怒摔曹无伤人头。

  我缓缓回到后帐。我依张良遗锦之计最终铲除了内鬼,但我也清楚,知道结果的范增一定会开怀大笑,范增一句话除去了我五位心腹肱股!其中一位还是我的好军师,张良。

  我悔懊不已,心力交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