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危城之局
风起水漪2018-05-14 15:563,580

  这日,我叫来卢绾众人,问道,“城中粮食还能维继多久?”

  “不到三日!大哥!”

  我沉重地点点头,然后信步走了出去,众人跟着我,我穿过百姓周围,看着道路两旁饥饿的黎民,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我踏上城墙,看着远处的项军,正在炊烟升起,把酒言欢,胸中怒火顿生。但此时,愤怒有何用处。

  我刘邦身处危局,里外无数层包围圈,真是插翅也难飞呀。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军师的图简我悟不透,萧何的粮食进不来,我的任何一个人员出不去。

  我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死局。

  第三日,百姓群中开始哀声遍野,我知道,百姓们已经扛不住了。

  我牵着战马来到街头,然后有意提高声音,“诸位乡亲,邦不才,得众人一路拥戴追随,今日我连累大家至此,邦悔责不已!你们的恩德,邦铭记在心,虽死不忘!邦今日在此拜谢大家了!邦人头在此,大家尽取我首级出城献给项羽,免得屠城之祸!”我的膝盖一弯,扑通跪下。

  随众围上前来拉我,百姓全部跪下高呼,“汉王!汉王!汉王!”

  “我们誓死追随汉王!”

  众人搀起我来,我内心顿时澎湃万分,大喊一声,“全军将士听令,今日斩杀所有战马供百姓充饥,明日我亲上城墙求得项羽放出百姓,饶解苍生!”

  语毕,我举剑砍向我的爱骑,血溅衣裳。

  随众纷纷解剑,战马阵阵哀嚎全数倒地。

  全城百姓无不泪流,伏首拜向我。

  百姓终于吃上了一口热汤、一口肉食。

  百姓吃得这口滚烫的肉,是奔驰战马的倔强,是一颗我刘邦赤诚的爱民之心。

  百姓深拥我刘邦,但此时已无益了,因为明日清晨,我必上城墙,求他项羽,放走城中百姓。

  夜里,看着军师的这张图简,我苦笑不已。

  原来,军师早已料到一切,图上之意很为明显,不就是我求了项羽,放出城中百姓,然后立在城头等待城下项羽一战的画面嘛。

  军师呀军师,你都料到了这样的结局,却为何不给我刘邦再谋出一条生路呢?

  我实在想不通。这种等待死亡的感觉简直太差了,那时的我确实怎么也想不到1800年后的我那么看轻生命。

  而今的我很看重这条刘邦的命,不是因为我自己,却是满城的百姓。

  正想着,突然近侍来报,有一位百姓求见,我应允。

  这位百姓进来向我叩首,我免其礼。

  “汉王,我是栎阳百姓纪氏,我们大家伙为防项羽残害,一路投奔至荥阳,这些月来,汉王心系百姓,对我等护爱有加,今日百姓食了汉军战马,我们都知道,再打起仗来,汉军更敌他们不过。我们既食了战马,我们今日也就是汉兵!全城百姓除去老少妇孺,皆愿为汉王一战!”

  “谢谢父老乡亲的一番心意,打仗是我刘邦的事,不是你们百姓的事!明日里我就去求那霸王,放你们出了城逃生去。”

  “汉王!恰恰相反,明日的仗是我们的事,以后的仗才是汉王您的事!”

  一时我就迷糊了,没搞懂这位纪氏的意思。

  他继续说道,“汉王,您仔细瞧瞧我,我是全城百姓推选出来特地来做假汉王的!”

  这纪氏一说,我一眼瞅去,他的身形脸骨不太注意看的话确实与我有些相似!

  但纪氏这话一说,我立即就回绝了!因为我知道项羽的脾气,要是被他知道他最后苦苦围城围来的是个假汉王,替我者必死无疑。

  一个王的性命就真地一定比一个百姓的性命重要吗?

  我一回绝,纪氏“噗通”长跪不起,“全城百姓信得过我纪氏,这是我纪某一生最为光宗耀祖的事了,还请汉王成全!”

  “不可,不可!这万万使不得!”

  “不瞒汉王,纪某与全城百姓来参见汉王之前已立下生死状,汉王同意我明日就是汉王,汉王要不同意,我今夜回去也是一个死!”

  “这,这,这……”我哑口无言,看着眼前这位汉子我确是内心感激万分,“好,我刘邦对天发誓,百姓对我刘邦再生之恩德,我用生不忘!日后取了项羽首级向壮士魂祭!敢问壮士名姓?”

  “在下姓纪名成!”

  “纪成兄弟,请受我刘邦一拜!”言毕,我向纪成深深一拜。

  纪成同样一拜,“今夜我纪成就留汉王府中,还请汉王妥善安处!”

  话不宜迟,我迅速招来几位将领布置。

  次日,我登上城墙,让楚兵唤来项羽。

  “霸王,刘邦在此,今日就与你做一个痛快了断!”

  “有骨气,我项羽就愿意好好和你干上一场,大丈夫战死沙场那才是死得其所,贪生怕死躲在城中不出来那和缩头乌龟有何两样!哈哈哈!”项羽高声笑道。

  “我刘邦今日愿与你一决雌雄,绝不退缩!但决战前,仍有一事相求!”

  “讲!”

  “今日一战是你我两军之事,与这城中妇孺老幼一干人等毫无牵涉,我求霸王单独让这妇孺老幼出得城去自谋生路,然后你我再战如何!”

  话一讲完,我就看见那范增在一旁跟项羽嘀咕什么,估计铁定是提醒项羽小心有诈之类的。

  项羽对此实在不以为然,因为对于他项羽来说,最想要的结局不是把刘邦困到自己俯首投降,而是和他项羽痛痛快快地战上一场,在战场上杀死最大的敌人远比生俘更另他项羽感到满足!

  于是,项羽点头同意了,“我答应你!”他举起霸王枪,指着我。

  然后我缓慢走下城墙,纪成已在内城下恭候多时。

  我们迅速更换了衣裳,并向纪兄弟拜了三拜。

  纪成回拜我后,带着一群士兵重新踏上城墙,像一个王者立在哪里,仰首看着天空。

  这时,城西南的偏门慢慢打开,一群妇孺老幼相互搀扶慢慢走了出来。

  项羽举枪示意军团让出一条小道,这千百余人百姓慢慢在项羽三万铁骑中穿行而过。

  是的,我是一个老者,佝偻着身躯,携着小童,蹒跚步履,穿过了肃静的铁骑军团。

  正午,荥阳城门慢慢打开,五千步兵排出城外,项羽嘴角微扬,像披着红色彩霞的战神,带领上万铁骑斩杀着我的汉兵。

  第二天,城门继续打开,又是五千步兵。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第七天傍晚,夜幕降临,“汉王”率领着最后一千士兵坐着王车从城门慢慢摇曳出来。

  红色的项羽露出了生平最为狂妄的杀人笑容,然后率骑把身边一位位衣衫不整不像士兵的士兵们全部斩杀!他们都是栎阳、荥阳两城的青壮百姓!

  最后剩得一架王车和端坐其中的“汉王”。

  乌骓马驮着一支“瑟瑟”作鸣的霸王枪和红色战神西楚霸王慢慢走向王车。

  项羽一枪劈开撵盖,仰天一阵长笑!

  这时,撵中竟然也传来一阵仰天长笑,项羽一惊,正眼一看眼前的汉王,顿时大惊失色,“你是谁?”霸王一声振聋发聩。

  “栎阳人士,姓纪名成!他日我家汉王必当斩汝首级,慰我亡灵!哈哈哈哈!”

  一旁范增大叫,“就说会有诈!就说会有诈呀!七日了,整整七日了,刘邦已回关中也!放虎归山呀!放虎归山呀!”

  “哇呀呀!”只听霸王一声震天怒吼!“把他烧了,把他烧成灰烬!”一群人蜂蛹上来,无数燃烧的火把瞬间把王撵和真正的王者纪成焚烧殆尽。

  是的!此时我与众将已安然进入关中。

  萧何在武关已侯我多时。

  我走上前紧紧拉住萧何的手。萧何说,“还有一个人,已经在武关等侯你多日了!汉王快去会会他吧!”

  而后我会见的这个人,从今以后真正决定了我的帝业。

  历史开了个玩笑,因为把这个人送给我的,恰恰正是我的死敌项羽。

  项羽知我金蝉脱壳、逃出危城后,虽然一肚子火气却根本没地撒,因为毕竟是自己一面之仁才着了我的道。于是安慰自己,好吧,让你刘邦再多活几个日头,待我霸王东去,重新收拾一下我的山河,整理一下我的天下,我再回来把你刘邦几万残兵败将秋风扫了那落叶吧。

  于是,红色的项羽从一片废墟的荥阳城外掉转乌骓马头,拖着霸王枪像一只得胜的雄鸡凯旋而回,应该说不是像,你项羽也确实是赢了,我承认。

  至少现在。

  项羽回彭城以后,召集了各大诸侯前来会盟。这是一招兵不血刃得天下的方法,说实话,现在还会有哪路诸侯不服他项羽呢。

  韩国不服,灭了。

  齐国不服,灭了。

  刘邦不服,部下全灭,人头先暂且留一下。

  说起被灭的韩国,其实是这样的,因为我的大好军师张良在韩,所以当我举兵攻打彭城之时,韩国并未接受项羽调拨前去救援,所以,项羽自荥阳返回彭城的路上,顺手带走了韩王成的人头。

  另外一个没有听候项羽调拨的是九江王英布,不过,项羽没有带走他的人头,因为第一,英布兵力很雄厚,而且他的战斗力也很强悍;第二,虽然现下很多诸侯摄于他项羽淫威,纷纷前来投诚,但善变的诸侯总会随着战火硝烟左右偏倒,他还非常需要英布这位先锋!所以英布非但没有被降罪,反而稳稳地坐着自己九江王的交椅。

  其实,如果项羽也如同我一样是千年老印抛回来的历史角色的话,我想他一定会后悔的。

  因为,他杀错了人,也留错人了。

  他杀错了韩王成,因为韩王成是张良的密友兼君主。

  是的,我的死敌项羽让我的最强军师从此没有了可扶持的君主,亲自把怀揣对项羽仇深似海的张良再次送回了我身边。

  最强军师回归。

  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你走了,张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