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汉王诞生
风起水漪2018-05-11 15:572,756

  终于,我奏请怀王赐我的汉中封地下来了,都南郑,辖巴蜀,汉中是之前军师张良给我定的规划,我手持敕封带着三军径直往汉中行去。我决定先去到南郑,然后整顿三军,理顺官制,鼓励生产,静待天时。

  其实,怀王封了我汉中,项羽并没有我想象中的生气,反而暴跳如雷的是范增。

  兴许他想给我的只是巴蜀而已,更或许他甚至不想让我去任何封地,在我将帅离心之时一举剪灭了我。

  我承认,目前我还能实力尚存,带着原班人马和秦国降兵还有一大笔秦国遗产来到我的封地汉中,这一切还是得归功于张良。

  汉中由于远离了战祸,比我想象的要富饶了很多,加之巴蜀人多粮多,成为了我日后反攻的大后方。

  我非常清醒地认识道,即使我有粮有兵有将,我仍然缺不了一个人,张良。

  于是,一天,我叫来了卢绾,让他替我亲自去一趟颍川,我嘱咐他一定要帮我把军师带回汉中。卢绾领命而去。

  所有的诸侯分封也明确了,东齐、北燕、韩、魏、赵,项羽都安排了旧时诸侯纷纷复国,这也是为了稳定这些曾经的反秦联盟,然后最受垂涎的关中,项羽竟然分封给了章邯、司马欣、董翳三个秦国降将镇守,其意也很明朗,既要防这三人某一人坐大,又要他们三人合力牵制于我,我想这必然是老狐狸范增的意思了。

  项羽自封西楚霸王,都彭城,旁边是九江王英布等自己几个得力干将拱卫。

  分封一定,天下硝烟暂落,项羽带领自己的项家军团凯旋彭城。回去的路上他做了两件事。诛杀了怀王熊心,迎娶了美人虞姬。

  我也估计这怀王是快没戏了,在他临去前,我依张良之计还通过他得了汉中,我其实内心也算感激这位怀王。而且也正因如此,我心里不知还有几分愧疚。不过没有办法,身处乱世,身不由己。

  项羽迎娶的这位虞姬我有些好奇,连我的探子都声称确是绝世美人,我琢磨着,美好啊,绝世更好,自古英雄爱那美人,自古红颜又是祸水呀!我恨不得希望项霸王爱得更加疯狂一点,最好迅速堕落,对这天下毫无兴趣。

  我也知道,那些都是不切实际的东西,于是我决定做些实在的东西。

  接下来的时间,我组建了三支骑士军团,由樊哙、周勃以及去帮我请军师的卢绾领军,然后我依结合萧何、曹参的人选推荐安排了大小官员数百个。但是萧何推荐人选中有一人我还是犹豫不决,仅以一个闲职对付了之,他就是韩信。我确实对夏侯婴的事耿耿于怀。

  大约半月有余,卢绾回来了,我正在洗脚,一听他回来了,激动得赤脚奔出屋外,另我遗憾的是,卢绾旁边空无一人。

  “我让你无论如何都要带回他来,可是人呢?”我显然非常失望。

  “大哥,军师他是铁了心不回来了,我到了颍川,一打听才知道,军师除了韩王成找他商议国事,他才会见上一见,其余人一概不见。我还是整整等了八天,才得与他谈上一次呢。”

  我看看卢绾也觉这趟差事也算委屈他了。

  “不过大哥,军师还是略有挂念大哥的,他也跟我打听了咱们来了汉中做的不少事,看来他也算很认可的。”

  “那他说了点什么没?”

  “军师让我带回六个字!”

  “速速说来!”

  “焚栈道,施仁义。”

  我迟疑地看着卢绾,琢磨了半晌,然后才想起示意卢绾退下歇息。

  焚栈道,我汉中通往关中陈仓只有这艰险奇峻的栈道,如果烧了是变成关中势力几乎无法进我汉中,但同样我汉中势力想要出去也变成了不可能。

  我甚至觉得张良是不是为了保他的韩国,让我这个争逐天下的一股大势力永远守在汉中巴蜀不用出来了。这个念头其实只是一闪而过,因为我更清楚的一点是,这栈道非烧不可,因为张良他托卢绾就带回两句话,第一句我就不能满足他,他还可能回来向我献计献策吗?

  我懂,这也是一种对信任的试探和考验。

  于是,我二话没说,连夜传令当晚就烧毁了汉中通往陈仓的所有栈道。

  后来我才悟到,张良确是用心良苦。他烧这栈道,一是御敌,二是为了一时蒙蔽守军章邯让其掉以轻心,三是为了避免我时机维稳越险冒进。不得不说,张良真是聪明绝顶。

  接下来我开始思考大师第二句话,施仁义?

  我开始还有些纳闷呢,难道我刘邦不仁义吗?不仁义一个小小的亭长会有那么多兄弟把脑袋栓裤腰带上跟我死心塌地地干!仁义应是我刘邦本已拥有的品德呀。

  但是没过多久,我还是渐渐沉淀了下来。

  因为我想起了前不久的锄奸事件。这个事我来到这个时空处理的第一件事,费尽了我几乎所有脑力,却还办得一塌糊涂。

  于是我开始思考张良的话和这件事情本身。忽然大脑电光火石那么一瞬,我竟然全通了。

  张良的仁义是一种胸怀,是能海纳百川的帝王胸怀。能获取天下,靠的不光是一个个奇计智谋,更是一种能凝聚人心、吸纳一切的仁义胸怀。

  这一天晚上,我心血澎湃无法入眠,我似乎感觉天下就在我刘邦的眼前。

  第二天,我召集了群臣众将。我做了下面几件事:谴人速回沛县请回了雍齿和夏侯婴,然后对另一个人封了将军,韩信。

  一直以来我都对韩信心有芥蒂,但是子房一句话点醒了我,即使你韩信是项羽之人,那项羽许诺给你的最多不是个将军嘛!那好,比起卧薪尝胆隐藏自己数年获得个将军,我刘邦现在就给你个将军来做,孰优孰劣你韩信自己去盘算吧。

  下完这些令后,我竟然感到无比的痛快!原来豁达的人真是无比爽心呀。

  当然,樊哙几个老将军自然是一脸不服气,他一个“胯下辱士”、“帐前执戟”算哪门子葱哪门子蒜,怎么就能封为我汉军大将呢!樊哙气得都快疯了!

  樊哙几位的事我早能料到,可是我没料到的是,这韩信他竟然拒绝了。

  这韩信真是不识好歹。

  接下来韩信做的事更让我气上加气,他韩信竟然悄悄走了。

  最后一件事,我完全气疯了,韩信竟然把我的萧何也带走了。

  我不惜出动军队去拦截他们,因为我着实想不通,我如此大施仁义,怎还会遭此巨变。

  还好,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因为我的萧何并不是被韩信拐走了,而是去追韩信了。

  回来的萧何还气喘吁吁,他向我禀道,“汉王,你可知韩信为何要走?”

  “我当然不知啦!这不荒诞至极嘛!”

  “汉王息怒,我因愧疚于夏侯之事,时常于军中关照韩信,也常畅谈天下之事,最终我才察觉,论行兵打仗,当世无人能及他韩信一人,这是一个奇才呀!我为汉王着想,所以才力劝他回来呀!”

  “既是奇才,我二话没说已给他封将军了,这还不够?”

  “韩信封为将军,那也是军中末尾之将,打起战事来,他不一样要听命于樊哙几人,你自然也知道沛县几位老兄弟,他们可能听那韩信一言吗?”

  萧何讲完,我已清楚了不少。

  我点点头,示意让我想想,随后让他下去,也嘱咐了一句留心好韩信别再跑一次。

  第二天,我沐浴更衣,召集全军,设坛祈天。然后我请来了韩信,把象征兵权的虎符赐给了他,然后通令全军,拜韩信为全军大将。

  从此,韩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个一人就是我——汉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历朝做皇帝之大汉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