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道长浮提
北京驰波2018-01-24 22:013,386

  民国初期,世道纷乱,只见泗城之内,有小道士打扮之人正游走与人群之间。那小道士长得白白净净,清秀俊美。身高七尺,肩膀上挎着一个包袱,像是从远方而来。

  这个小道士道号叫做浮提,人称浮提道长。本来家居青龙山的龙门观,是龙门观掌教的大弟子。龙门观专门研习降妖伏魔之术,浮提从小颇为聪明,一颗心玲珑剔透,很是得观主白龙道长的喜爱,并将浮提作为得意弟子重点培养,准备将来传他衣钵,好将龙门观发扬光大。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那龙门观竟然在前几天莫名其妙的起了一场大火,道观内的大小道士全部死于非命,只是因为浮提那日贪玩,悄悄溜下了山,这才免于危难。回来之后见到惨状,很是哭了一场。这场大火一烧,端的什么都没有留下。只因浮提将自己的符咒法器全部戴在身上,这才免遭于难。

  浮提擦擦眼泪,心中不知此时该如何是好。在心里捉摸了半天,还是决定去泗城闯荡闯荡。泗城是座大城,本来还算是繁华富裕,但是这几年因为战乱,也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只是最近才逐渐开始修复。

  浮提收拾了一下心境,跟着跪了下来,向龙门观方向磕了几个头,便大踏步向反方向走去。大概三五日的样子,就到了泗城。浮提因为路上出门没带多少银两,所以这一路上挨饿受冻,很是难受。

  他这一路走来,发现四周都是阴云滚动,鬼哭狼嚎。这些人都是死于战乱,要不就是死于饥荒疾病,浮提心中唏嘘不已。其中有一些冤魂知道他手中握有法器,饶是想害他的性命,也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一路也是相安无事。

  到了泗城,浮提找了个台阶坐下,寻思着如何将今天的晚饭对付过去。他已经几天几夜没吃东西,若再不吃点什么填填肚子,就只怕是要死在这了。浮提两只眼珠子左顾右盼。发现前面正有人在卖猪肉包子,于是心想趁老板不注意,抓起一个就跑。

  浮提刚要起身,这时旁边小吃摊上突然来了两个男人,一高一矮,找了一张桌子坐下。两个人点了几个小菜,又要了一壶烧酒,就开始吃吃喝喝起来。浮提见了便再也忍不住直起身子就要往前冲。却只听见高个子男人说道:“这两天出了一件怪事,你知不知道?”

  浮提听到此处,立刻竖起耳朵仔细聆听。他知道凡是怪事,必定和怪力乱神脱不了干系。只要是和神鬼有关,他总会有法子解决。只听矮个子的说:“你说的怪事,不会是闫大帅他们家四姨太的事吧?”

  原来这两个人说的是街东军阀闫长岭的四姨太,闫长岭是泗城的军阀头子,掌管着整座城池的兵权,大小商户与军阀和他称兄道弟。闫长岭有一妻四妾,他二人此时说的就是闫长岭的四姨太。四姨太出身小门小户,父亲乃是一教书先生,也算是书香世家。只因为四姨太长得娟美秀丽,身上自带一股子书卷气,与其他姨太太和正室颇有不同,所以对她一见倾心。

  话说闫长岭给四太太家送去聘礼,过了几日就成了亲,也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恩爱日子,四姨太的肚子也是有了喜讯传出来。但是这事情怪就怪在这十月怀胎之后。前两日是四姨太的分娩之日,闫长岭叫来泗城最好的稳婆与四姨太接生。

  那婆子在接生的过程当中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四姨太和别的产妇不同,人家虽说是也费了好大一阵才生出娃来,可这位却是只是喊疼,然后一点点的出血,但就是不见婴儿出来。这样已经维持了两日,那四姨太疼得死去活来,可这孩子就是不见动静。这可急坏了闫长岭府上一干人等,那稳婆已经换了好几茬,但就是不见效果。

  那两个人兀自讨论,全然不注意旁边还有个浮提。那浮提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于是慢慢走近二人,说道:“两位大哥好。”

  那二人见他突然走近,都是吓了一跳,其中一人已是跳了起来。他们看着浮提的打扮,俨然一副道士模样。但是周身又是破破烂烂,脸上又是脏兮兮的,显然是逃难过来的,现如今兵荒马乱,谁也不想触霉头,况且还是个来历不明的道士。于是那两人挥挥手说道:“走走走,大爷没空和你这个牛鼻子说话,一边去!”

  浮提心中有气,但现在自己已不是在龙门观,是在人生地不熟的泗城,况且现在自己还有事情要求人家,只得按耐住心中的火气,陪着笑脸道:“两位大哥有所不知,小道来自青龙山的龙门观,颇会一些降妖捉怪的法术。方才听两位大哥所言,那阎府估计是有妖邪入侵,乘机危害人命。两位大哥不如带我前去,让我降服了那精怪。如此既能为民除害,两位又可以的得些钱财,何乐而不为?”

  那两个人互相对望一眼,觉得似乎颇有一些道理。高个子的人平时想得多一些,看了浮提半天,将信将疑的问道:“你说你会法术,可是有什么凭证?那可是一条人命啊,还是一条不容有失的人命,若是一个闹不好,我们两个可是要掉脑袋的!”

  那矮个子的也是随声附和,浮提微微一笑,道:“两位大哥心中的疑虑我自然是晓得的,请两位放心,我绝不让你们做亏本的买卖!”说完拿眼睛在周围溜了一圈,见没什么人,就伸出双手往两人的额头上各拍了一下。

  那两人一时有点蒙,刚开始没什么怪异,可后来却觉得身后阴风阵阵。等两人一回头,就看见一只没了半边脸的猫站在自己的对面,顿时吓得要叫出声来。浮提在他们额头上又是一拍,两人眼前的恐怖景象瞬间消失,一切又恢复如初。两人吓得一头的冷汗,哆哆嗦嗦地对浮提说道:“刚才,刚才……

  浮提呵呵一笑,说道:“刚才不过是小把戏罢了,不知两位大哥是否满意?”

  矮个子呼出一口气,就将那高个子的拉到了一边,两人好一阵商量。过了两柱香的功夫,他二人才商量完毕。那高个子走到浮提面前,说道:“这样吧,小道长,我们刚刚商量了一下,决定现在就去带你见闫司令,毕竟人命关天。”他又指了指矮个子,说道:“这位兄台姓周,他的表兄在闫司令家当管家,有他打点,一切都好说话。”

  原来这矮个子叫周五,因为在家排行老五,所以起了这个名字。他们家世代经商,周五的表哥在闫司令家谋了份差事,干得还算不错,在闫府很是有点人缘。高个子的人姓王,叫王路,也是个做买卖的,本来生意就混的不上不下,又恰逢战乱,日子更是快过不下去了,老婆也和别人跑了,如今挣的钱只能勉强维持生计。

  浮提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是他又说自己刚刚逃难到此,米水未进,腹中饥饿难耐,还望两位行个方便,赏一顿饱饭。王路听了就先让周五去给他表哥报信。自己先招待浮提。那周五留下了点饭钱就匆匆离去。王路给浮提点了两大碗馄饨,浮提拿到嘴边吹了吹,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等两碗馄饨吃完,那王路就看见五匹快马朝这边飞奔过来,对着浮提说道:“小师傅,人来了。”浮提顺着他手指着的方向向后看去,只见有五匹快马飞奔而来,马上之人皆是军装加身,腰挎手枪,身上的锦色披风在身后猎猎作响。几人停在浮提和王路的跟前,齐刷刷飞身下马。

  其中一人宽肩阔背,膀大腰圆,额头上的太阳穴鼓起老高,浮提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浮提见状,急忙起身行礼,口念道号:“无量寿佛,敢军爷主尊姓大名?”

  这时那军官身后的周五走了过来,说道:“这位就是闫司令的副官闫龙山,还不快快拜见?”原来周五刚刚去了闫府,与门卫通报了一声,说是找自己的表哥管事,那门卫问了他表哥的姓名,于是说道:“原来是周景的表弟,你等一下,我去找他。”说完就去找人。

  不一会周景就走了出来,见到表弟周五在门口,心下好生奇怪,连忙握住他的手,说道:“表弟,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那周五稍稍喘了口气,就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那周景听了双眼一亮,说道:“刚大太太还说,四姨太这么个情况,会不会是惹上了不干不净的东西,想找法师来驱驱邪。咱们司令也是急得没法子,一开始还坚持不肯,但后来看这情况,也不得不信了。正愁呢,正好你来了,快随我进屋。”说完就领着周五进了屋子。

  那闫司令正在屋里面陪着四姨太,几人不敢进去打扰,就由闫司令的副官代为通传。后得闫司令点头允许,让他带四五个亲兵去接道长,若真有本事,必定重重有赏!

  那闫龙山得了命令,遂带了几名心腹快马加鞭的去接浮提,由周五带路,就在馄饨摊边上看见了王路和浮提。见浮提行礼,闫龙山也便回了一礼,他快速地将浮提打量了一番,看他穿得破破烂烂。心想此人如果就这么去见司令,难免有失体统,看他样子年纪轻轻,也不知道是真有本事还是假有本事。不过现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人保命要紧。”想到此处,便说道:“在下闫司令副官闫龙山,此次前来是来接小道长前去府上一叙。”

  浮提还未说话,周五就道:“小师傅,先别说话了,救人要紧,若不嫌弃,就请您和我共乘一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搜妖记之浮提道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搜妖记之浮提道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