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出发
公鱼羊2018-02-09 10:192,899

  整个事件是从那年七月份的一天开始。那天是礼拜天,厂子里因为不忙,就过礼拜天大家都休息。

  我记得那是一个很晴朗的早晨。一大清早我们去吃过饭,然后回到宿舍,我和都允桐还有姬保英三个人对着头商议到哪里去消磨这一天。这时候表哥的车开了进来,表哥从驾驶室出来,满面春风的对着我们三个招手:

  “走!带你们旅游去!”

  “旅游?”我心中一喜,这个提议不错, “去哪旅游啊?”

  “去漠河。给你们仨算出差。……走吧。”表哥笑呵呵的看着我们。

  “算出差?……哈,还旅游,你是不是那边儿有活儿啊?”我揶揄表哥。

  “去那边儿的大兴安岭里找一种草药,跟旅游差不多。”表哥说。

  “你怎么还,……什么业务都开始干了。”我一面说着,一面向着他走去。

  人总是有这种好奇心,对于一些事物,充满想去看一看的欲望。当时我一听说要去大兴安岭,心里几乎立刻就已经决定要去。大兴安岭这个地方,我以前学地理的时候学过,还从来没有去见过真的。这次去看看还算出差,当时觉得简直是一桩美事。

  我扭头去看都允桐他们两个。这两个家伙的眼睛也放出了光芒。我知道他俩都没有去过黑龙江。我一拍都允桐的胳膊,“走呗!?”

  “走就走。”

  “上车吧。”表哥愉快的说道,然后又重新坐进了驾驶室里。

  我们三个也跟着表哥喜气洋洋的坐上了车。

  有许多事情在事先都会显现出一些迹象,只是我们当时没有在意。现在回想起来,那天表哥差不多一整天都在开车,他几乎没怎么说话,后来越离得目的地近了,他的表情就越凝重。开车久了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注意力总是在集中着,动作始终保持着那个样子,一连几个钟头。表哥不喜欢开车,以前和他出差他总是商议着让我替他一会儿。但那天他一直不停地在开,还是我怕他累了,主动要求替他开了不到两个小时。

  当时我什么都没往心里去,只在惬意的享受着这段旅行。我是很喜欢旅行的,像是这种。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上,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树林,荒滩,田野,村庄……不管是什么看上去都是十分美好。我们以一个过客的眼光远远地看着那些风景,没有想过要留住什么,也留不住什么。一切匆匆的就都过去了,我们甚至都来不及再多记住一点,然后就彼此相互遗忘。大概在那匆匆里,谁都没有真的想过要记住谁。这一切像极了那些不尽人意的青春。

  车窗外的风景教我很平静,很舒适。它使我处在一种不打盹也不兴奋的状态里。我在那种状态里是十分安逸的。但另外的那二位却显现出了不适应。

  都允桐和姬保英他两,刚开始坐上车的时候十分的亢奋,打闹嬉笑,东聊西侃,他们的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才慢慢开始减弱了一些。当等到车在高速公路上跑了一上午之后,他们两个的精力终于消耗殆尽了,安静了下来。中午停下来吃饭,都允桐问表哥什么时候能到达。表哥告诉他们还要跑一天多,都允桐和姬保英面面相觑着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表情都带着一种滑稽的喜感。

  “咋了?你俩不知道大兴安岭离沈阳挺远啊?”表哥笑着问他们。

  “这个还真不知道。”都允桐带着自嘲的苦笑说。

  好在路远对于我是无所谓的,我喜欢坐车。都允桐他们两个就不一样了,到了下午的时候他们无精打采的靠在座位上打了一下午盹。

  一直跑到天黑透了以后,我们才下高速,那时候已经到了黑龙江省的牡丹江市境内了。我看表哥的状态,他是真累了才停下来的。

  下了高速表哥就拉着我们找了一家旅馆。表哥这时候又有了些兴致,他在吃饭的时候喝了不少的酒。虽然表哥平时就很爱喝酒,但是自己一个人喝这么多我还是第一次见。表哥要来酒以后邀请我们一起喝,都允桐和姬保英他们两个本身就不爱喝酒,坐了一天车也累了,就没喝。我只陪表哥喝了一点,然后表哥自己喝了很多很多。

  表哥喝完酒之后就回了房间。都允桐说是要到外面去坐一会儿,凉快凉快,于是我们三个就一块出去了。出了旅馆的门,往四周看了看也没有什么好的去处,就在旅馆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他们两个一坐下就开始抽烟。

  抽了一会儿烟之后,都允桐说:“我还以为今天晚上就能回去呢。”

  “嗯。”姬保英说,停了一下他又说:“坐的我屁股疼。”他摸了摸自己的肥屁股,把头转过来问我:“小青哥,你疼不?”

  “嗯,我还行。”我随口回答他。

  都允桐幽怨的看向姬保英:“咋地?他疼你能给他治啊?”

  “哼哼哼哼……”一听这话我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咋治啊?……姬宝英你能治啊?……要不你来给我揉揉。”

  姬宝英木讷着表情不说话了。我跟都允桐两个笑了起来。

  牡丹江的夜晚要比沈阳凉爽一些,那天晚上天气很晴,月朗星稀,感觉天空也要比沈阳更加明亮。

  我们三个坐在台阶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直聊得我都有些打盹了,就想招呼他们两个回房间。这个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旅馆的门被谁用很大的力气给推开了。我回头一看就见到表哥一脸惊慌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们三个回头盯着表哥看。都有些疑惑,是出了什么事吗?

  表哥吐了一口气,问我:“你们仨在这干嘛呢?”

  “聊天呢。”我对表哥说。

  “大半夜的聊什么天,回去睡觉吧,明天还得早起赶路。”表哥对我说。

  我们三个人就站了起来,一起跟着表哥回房间。

  “哥,你刚才跑啥?”我问。

  “我以为你们三个丢了呢。”

  “我们三个大小伙子能往那丢啊?不是跟你说过要出去坐坐吗?……哥,你是不是喝多了?”

  “别贫了,早点睡觉吧。”

  ……

  我们四个大老爷们儿定了一个包间,俩人一张床。我跟表哥睡一张,姬宝英和都允桐睡一张。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开空调,打开窗户以后,外面有不凉不热的风吹进来,那种温度刚好会使人犯困。我躺在床上,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我听到其他的人老是从房间里进进出出的,可能由于坐了一天的车太累了,我没有醒过来。

  我一觉一直睡到天亮。睁开眼打个哈欠,然后坐起来往周围一看,就见到其他的床铺已经空了。

  “这些人起的够早啊。”我心里感叹了一下,就起身去洗脸。到洗手间一看,都允桐和姬保英两个正在刷牙。姬保英回头看见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未开封的牙刷来,嘴里一嘴的牙膏沫,含糊不清的说“小青哥,给。”

  我们从沈阳走的时候什么日用品都没带的。都允桐告诉我今天早上他还没睡醒就被姬保英推了起来。硬要拉着她一块去商店。都允桐拗不过他,就跟着他一起去了。

  他们到了商店里以后,都允桐就看到姬保英拿着购物筐不一会儿就装了满满一筐,装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牙膏、牙刷、香皂、洗头膏、沐浴露、花露水、苍蝇药喷剂……他们买完以后,姬保英又拉着都允桐去了药店,然后就是姬保英买了各种各样的药,治拉肚子的,治感冒的,退烧的,消炎的,还买了胶布,棉球,纱布,碘伏,过氧化氢……

  “哎。我现在真就觉着这货有点叫人无法想象……他可能觉得自己要去长征。”吃早饭的时候,都允桐拿筷子指着姬保英对我们说。

  我们都笑了,姬保英也笑。我还想再说几句如昨天晚上的俏皮话,但是因为表哥在,我们不是放的很开。

  早饭很快的就吃完了。表哥拿餐巾纸擦了擦嘴,扫视了我们一圈。

  “跟你们说说,咱们去漠河要干的事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于黑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