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闯
顾温憙2018-01-25 18:291,206

  一直到夜深,我房间的灯还是亮着的。暮鼓时不时的朝我房间的方向看去,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灯光这才熄了。暮鼓舒了口气,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此时,惊鸿阁内阁;我的笔停在手上,灯却悄无声息的灭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有人!

  我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清。这时的我有些后怕,万一是杀手什么的,自己估计就直接命丧当场了。但是戚府毕竟守卫森严,一般的喽啰都是进不来的。我心上有些发抖,但还是强装镇定:“谁”?

  没有人回答我。

  我放下笔,静静的站在原地。能进来的人,绝对不是省油的灯。如果要杀自己,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我继续说道,声音冰冷:“阁下夜闯我惊鸿阁,可是有何指教?”还是没有人回答,然后,一双冰冷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巴。那个气息冰冷如雾,吐息在我耳边:“不准叫喊,不然我就杀了你。”我温顺的点点头,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违背他;他才放下手。

  在我点头的下一秒,只见有人举着火把。把我的惊鸿阁外照了个透亮。外面有个带头的朝里面喊道:“大小姐,有贼人出没,可有听见声音?”

  我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唔 未曾”

  那带头的人沉默了一下,随即说道:“更深露重,打扰大小姐休息了。”

  随后,脚步声渐渐远去。

  那个人仿佛松了一口气,吱呀一声坐在我的床上。我始终不敢回头,背对着他。心下十分慌乱;但还是发问:“阁下可是在找什么东西?”那个男人过了一会儿才回答,反问我:“为何要告诉你?”我想也是,现在最被动的人是我。我可没什么资格向他提问。于是我沉默。他也没说话,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他突然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顿时觉得好笑,但嘴里还是回答了他:“戚子吟。”

  他又说:“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如果让我听到半个字……”

  我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连忙说:“好,我答应你。”

  下一刻,那种紧张的压迫感不见了。我知道他走了。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我摸索着回到床上,躺下。在极度慌乱的情况下,我还是睡着了。

  梦里,还是那幅画。那个女子,仿佛会动,还在朝我微笑。我正想问你是谁,她的嘴唇动了动,可是我却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倏然之间,我猛地睁开眼睛,已经是天光了。

  “昨天晚上…是梦吗…?”

  我挣扎着起身,打开案板前的小窗户,刺眼的阳光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回神在那幅画上,差不多已经完成了。那神韵颇显得女子风情。我未曾见过皇后,却不知画的是否相似。望着早已风干的墨迹,我叹了口气,唤道:“暮鼓。”

  暮鼓一大早便梳洗好了等候我差遣,我指了指画轴子:“收起来吧。”暮鼓会意,替我卷起来密封好放在书架的暗格上。早前差了木匠做了书阁子,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灵光,书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听说是父亲专门从皇宫的清归阁和书局子里挑选出来的好书 门后还有暗格,是专门放贵重物品的。这宅子不安宁,难免会有人起歪心思,我想起二房一家人,还是觉得这样最为稳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惊鸿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惊鸿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