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
顾温憙2018-01-25 17:103,375

  我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

  梦中那张画像的脸,我已经记不清了。可是朦胧之间,却有着一股亲切感存在。午夜梦回时, 那画上的女子,穿着奇装异服,却是真真切切的对我微笑。当我再次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喉咙却是被什么东西卡住,日复一日的,重复着相同的梦境。

  我握着手中的笔,却一直迟迟无法下手;屋内的檀香还在继续燃烧,可我心绪却是始终都无法宁静;心下想时,自嘲一笑,想必今日,这画是完不成了。

  我想篆刻出那幅画中女子的音容笑貌,但却仍然是无从下笔,若隐若现。

  “大小姐,老夫人派人传话,唤您去前厅用膳。”丫鬟暮鼓急急忙忙,额头上还有些许汗珠子,像是因为激动,语速也快了些。我眼帘微动,怔了好一会儿,像是想起什么,才道:

  “好,那便过去罢。”

  -

  “戚三见过老祖宗。”

  我在家排行老三,老祖宗也总是喜欢念排行;我们一大家子便是随了祖母的性子,也如此自称。老祖宗笑了笑,黑色金边的上好衣物衬托的老太太愈发雍容华贵,一看便不是普通家庭的气质;脸庞也是保养的极好。坐在上座,四平八稳,却也是踏踏实实的戚家有头面的人物。看着这份儿上,一般人家也都是开罪不起的。

  “坐罢,听暮丫头说,可又是在作画了?倒是愈发勤快了。也好,之前那娇泼的性子磨磨也是好事。”我点点头,顺势坐下,摆起一副小女儿模样。

  心下想起那幅画,却还是心有余悸,那女子的笑容仍旧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但还是嗔笑道:“不过是闲暇无趣的紧,老祖宗还是不要笑话我了。”

  索性略过梦中,从而一笔带过;不多时,我便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老祖宗给旁边的老嬷嬷使了个眼色,老嬷嬷拿出一副卷轴,递给我。

  老祖宗接话道 :“既然你喜欢,我便把这一画轴赠与你 当年袖珍阁的物件儿,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也算是物尽其主了。”暮鼓连忙接过,我称谢。老祖宗斜睨了我一眼,半响才道:

  “这次宫廷摆宴庆祝皇后生辰,你们几个丫头都去露个脸儿,省的到时候说我们戚府除了子尧;再没个拔尖儿的让其他人嚼舌头。”

  我想起戚子尧,我一母同胞的大哥。

  前些时候从帝京传来消息,说是立了战功当了副将领。一直在东疆边关驻守着,半月里除一两封书信外再无音讯。老祖宗虽是担心,心里却还是一直盼着他好的。

  “老祖宗说的极是。”

  说话的是从门外刚踏进门来的二夫人林锦儿以及她的两个女儿

  二小姐戚子姝和三小姐戚子棠。

  也是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坐在一旁。我与戚子尧的生母,大夫人柳氏酥红也在其丫鬟的陪同下落座在我的身旁。还有其他几位夫人都在。

  老祖宗点了点头,环顾一下四周:“怎么没见着子聿?”

  二夫人阴阳怪气的回答:“说是不舒服,怕是不来了。”老祖宗皱了皱眉头:“罢了,开席吧。”

  一顿饭上,我作为嫡女,默默的吃着菜。思衬着老祖宗的用意。怕是有关于皇后生辰的。老祖宗怕是动了心思,要让我们几个女辈结识王亲贵胄联姻了?我脊背略有些发凉。看着一脸高深莫测的老祖宗,心下一阵哗然。每当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时,我总是会有一些隐隐约约的预感。

  “想必各位已经知道了,皇后娘娘的寿辰便是在十日之后。我们戚家虽算不上大商大贾,却也是小有名望;沈家对这次都是尤为重视,你们都大了,是该去磨练磨练了。广积善缘,也是好事一桩。子尧一个人在外,你们父亲又是个沉寂的,在朝堂上也不见响动。你们可要给戚家争口气,不能让人家左了眼瞧,可是明白?”

  我吃了口面前的菜肴,却仍旧是索然无味。这话听着倒是个打马虎眼的,可实际意思却是让人不言而喻。自己在内心深处却是不愿接受这种安排的,至于为何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之前就有所耳闻,当朝皇后沈氏,虽然徐娘半老,却还是牢牢的把握着中宫大权。想必这么多年也是有几分手段的。

  不仅如此,十几年前还诞下太子顾君尧。

  君尧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皇帝确确实实的对其充满了希望的;且在其十岁生辰之时立为太子,这下子,沈家一个皇后、一个太子、一个战场主将、一个名满帝京的才女都在坐镇。沈家帝京第一大家的位置,算是坐稳了。

  其身后的家族则是沈氏家族,风头正盛的最当是皇后的侄女——沈府的嫡女沈盈盈。

  听闻也是个厉害的主儿,也是个占着名满帝京的才女的名头,威风一时。

  这样的女孩儿,不知道最后会花落谁家?如果自己没算错,这老祖宗说的广积善缘,怕是让我们在沈家女面前混个面熟吧。

  最值得一提的,便是沈家的儿子沈哲午,听闻是和哥哥一起打仗的。哥哥为副将,他却是主将,想必也是个骁勇善战的男子。老祖宗怕是也想到了这一点,才是对大哥又是担心又是欢喜,等着子尧回来,光宗耀祖。

  我有些凄然,果然,再多的喜欢,总是要参杂一些子家族利益的。

  “子吟,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这个温柔的声线把我从神游拉回了现实。

  柳氏给我布菜,又道:“这些日子天天个把自己关在房间作画,劝你都劝不动。瞧你下巴都没了肉,快多吃些。也不知是什么风,把你这顽皮的性子给吹醒了。”我心窝一热,连忙把菜干干净净的吃完。

  我哑然,自从做了那个梦之后,却还是一直都惦记着。仿佛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但是自己也说不明白。

  “大小姐这是长成大姑娘了,懂事了。”一直没说话的二夫人用帕子捂住脸,咯咯笑道。柳氏淡然一笑,并未言语。二小姐戚子姝瞥了我一眼,嘲讽的勾了勾嘴角,不知在想些什么 ,却没有逃过我的眼睛。这个二小姐戚子姝,让我感觉明显的感觉到,她对我总有一种莫名的不喜,反之,我却也是与她没什么特别大的好感。或许是一母同胞,坐在她身侧的戚子棠也散发着相同的气质;戚子棠一直在和二夫人耳语,二夫人也是时而点头时而小声说话,倒是没怎么关注主座上的人。我想着,二房的一家子,恐怕都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老祖宗的二儿子戚济晟便是林氏的家主,而大儿子,也就是我的父亲——戚郢。两人同时在朝为官十余载;而我,就是这戚府的嫡女戚子吟了。

  老祖宗总觉得,里里外外,总是有个帮衬最好最稳妥的。

  几家子人各怀个的心思吃了一顿饭,回到住处,望着门匾上曾经父亲亲手提的三个大字:

  “惊鸿阁”

  这个名字,说是有大气磅礴之意。尤得父亲自豪,且别有一番韵味。我看着笔走龙蛇的大字,若有所思。大丫鬟暮鼓似乎看出了端倪:“小姐可是在想皇后娘娘的寿辰之礼?”我赞许的点点头,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激灵了。或许以后有什么事情,假以时日,可以得以重用。 想到这里,我脑海里突然想出了些什么:“府中可有女眷在内廷见过皇后娘娘的?”

  暮鼓随即回答:“这……恐怕只有扶衣姑姑了吧。”我停顿了一下:“传姑姑过来。”扶衣姑姑是老祖宗的贴身女婢子,跟了老祖宗大半辈子,前年年关,扶衣姑姑入赘戚府的丈夫因病去世,小儿子也不知患了什么疾病,听闻是家族遗传病,也是夭折了。虽是个可怜人,但想必也是个精明的。活了半辈子,估计也什么都见过了。我不由得对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升起一股子敬意。

  半响后,扶衣姑姑迈着碎步子踏进惊鸿阁,虽然年迈,却仍旧不失礼数:“老奴扶衣见过大小姐。”虽是奴婢,却让我还是有一种受不起其礼的压迫。

  我连忙扶起扶衣姑姑:“姑姑多礼了,小辈此次却是有事相求。”岁月在她的脸上毫不留情的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疤痕,或许是跟在老祖宗身边久了,也有一种隐隐约约的贵气。扶衣姑姑笑了笑:“姑娘近日痴迷作画 可是想着作一副呈与皇后娘娘?”

  我眼睛一亮,缓缓点头,然后给扶衣姑姑亲自斟了杯茶水:“姑姑果真料事如神。”扶衣姑姑喝了口茶,又是随口说:“这茶 却也是上品”

  我了然,就算是一家子人,请人办事哪有不送礼的。我也不是个糊涂人,急忙接话:“姑姑若是喜欢,改明儿我让暮鼓多拿些给姑姑和老祖宗尝尝鲜。”扶衣姑姑放下茶盏,我走到案板旁,拿起笔递给她;聪明人自是不必多说的,扶衣姑姑做了个福,随即写下皇后的样貌。 至于像不像并不重要,只要八分神似,二分美化便可。

  其实送画倒是其次,只是近日传闻有西洋画师来到宫中,贸然打扰总归是不好。需要有人穿针引线,而这画,便是一大引线。我的脑海中不停的闪烁着那幅梦中模糊的画作,有一种迫切的渴望,想要了解那张画上究竟是有什么秘密。

  或许,自己不断的去寻找所谓的蛛丝马迹,总会有一线希望的,我这样想着。

  一天便这样过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惊鸿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惊鸿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