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见
顾温憙2018-01-27 09:382,625

  又过去了两天 宫中突然发来消息 说是皇后召见我 我想起那天太子跟我说过的话 便立即整理好行装 随宫里的小太监入宫

  我心里已经准备好了一系列托词 什么漂亮话儿都想出来了

  总之最终的目的只有一条——只要把皇后哄开心了就行

  凤栖宫

  “臣女戚子吟叩见皇后娘娘”我施了个礼 皇后满意的看了看我 像是…在打量一件货物 我被她看的有些不舒服 半响出言道:“娘娘…臣女脸上 可是有什么东西”皇后不怒反笑:“你这妮子倒是个直爽的 今日本宫召了你来 也是实在很喜欢你 不过是闷了 找你说会子话 戚姑娘可不要介意”我一副受宠若惊:“娘娘谬赞了 娘娘能够喜欢子吟 是子吟的福分”皇后看向旁边的大宫女:“瞧瞧 这嘴也是个甜的”大宫女也只是颔首 并不言语

  “上次的事情 我听说了 本宫的两个儿子 想来你也认识了?”我有些不明白她想干什么 心中警铃大作 但还是回答:“是 上次臣女…”皇后打断我:“你说的事情 本宫都听君尧说了 我那小儿子不谙事故 我这个做母亲的 也难辞其咎”我连忙回答:“皇后娘娘哪里话 皇后娘娘身为一国之母 分身乏术也是难免的 臣女看着九王爷 也是心中觉得亲切 不由得想起了自家弟弟”皇后笑意更甚:“你的弟弟 可是在白鹿书院?”我点点头:“是 臣女的弟弟子聿的确是在白鹿书院”皇后抚摸着自己的丹寇长甲 了然:“如此 半月后的国子监大选 本宫倒是要祝子吟的弟弟金榜题名了”我做了个福:“借皇后娘娘吉言”

  我到现在还是没弄明白皇后的筒子里到底是卖了什么药 皇后绕来绕去 终于是绕到了一个我听得懂的话上 但却让我脊背一凉

  “本宫的儿子很是欣赏你 在我面前说了不少好话”皇后若有所思 盯着我的脸 仿佛是想要找到些什么 我面色有些尴尬:“这…承蒙太子殿下赏识 臣女不过举手之劳…”她似乎是觉得自己没有说清楚:“本宫的两个儿子都来找过本宫”我顿时脸色又白了几分 坐在软榻上却依旧如坐针毡 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看你这紧张的 可别是吓着你了?”皇后娘娘故作轻松的捂着嘴笑了 但在我听来 却是话中有话 我垂下头:“臣女…”皇后或许是觉得应该见好就收:“罢了罢了 看你似是疲累了 快吃些点心 不巧今天温稽也会过来找我要后宫御妻们的衣物蜀锦折子 你又是季画师的徒弟 想必也有共同语言 不如在这稍等片刻”

  我称是 便捻了一块糕点吃了 半柱香后 果然是温稽来了 他看到我有些吃惊 但还是朝我做了个揖:“不曾想在这里遇见戚姑娘”我点头示意 皇后坐在主座 倒也不恼火 笑道:“温公子可是看到了佳人便把我忘记了?”温稽立马行礼:“臣温稽见过皇后娘娘”皇后虚扶了一下:“起来罢 今儿算是赶巧了”奉了茶水 大宫女把一红色折子递给温稽 皇后温婉笑道:“倒是麻烦温公子了 温公子为了这些小物件还亲自上我这凤栖宫 温家作为皇商 也算是尽职尽责了”温稽笑得温柔:“这是臣分内之事”

  皇后眼波流转:“子吟?”见我望着手指发呆 皇后有些失笑:“瞧我这脑子 我在这里 反而便是尴尬了些 稽公子 还不送戚小姐回府?”温稽会意:“臣告退”我也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 反而刚刚一直在琢磨皇后的意图 此时还是回过神:“臣女告退”

  我和温稽并肩走在一起 阳光洒在我身上 感觉暖暖的 他率先开口:“戚小姐在想什么”我啊了一声 脸上不知为何有些发烫:“无事 只是在想半月后自家弟弟的国子监大选”

  他想了一会儿:“原来如此 我有个好友也在其中 只可惜家里世代从商 作为长子 我也跟着操持家里大小事务 不然 我也想去白鹿书院看个究竟了”“那是个什么地方?”我问道 温稽想了一会儿 也摇摇头:“阿洵倒是没有跟我讲起 你很感兴趣?”

  我揉了揉被阳光刺痛的眼睛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过是好奇罢了”

  他仍旧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若是有机会 我带了阿洵给你认识 也是白鹿书院的 虽然我知道的不多 但也略有耳闻 听闻是不招女学生的 但是先帝在世时 却是出来了一个唯一的女学生 似乎是因为家庭特殊才特地批准的 但我确实不知名讳 院长是皇后娘娘的舅舅沈天成 学年是三年 而另一个书院则是昭山书院 是所属大胤的官办学堂 因为两国在一百年前停止打仗转为议和共存 所以这两个书院也一直保存至今 至于其他的 我也不清楚了”

  我仔细想着他说的话 大胤?我曾经也曾了解过 好像也是一个实力不容小觑的国家 大胤国姓为姜 但也有少数姬姓原始居民 身份也是极其显贵 有些像宁厥国姓顾姓和帝京大家沈姓 总之 两国一直都是互通有无 书院也成为了一种政治桥梁 这国子监大选 自然也成为了国家大事 相信没过多久 圣上就会开始昭告天下 全民参与了

  我与温稽一路上几乎都是谈的身外事 丝毫没有谈到个人 不过我与温稽的关系 却还是成为了志趣相投的朋友 到了戚府门口道了别 我便进了门

  当我打开闺阁的门时 只见鬼九在此已经等候多时了

  “哎呀 今天可是什么风把我们九公子吹来了?”我笑眯眯的关上门 迎了上去 也不恼他的不请自来 毕竟相处了有一段时间 虽然他还是冷冰冰的 但我知道这不过是他的表面而已 在冷冰冰的壳子下 隐藏着一个真实的他 这是我跟他相处这么久以来最深的感受 总之我相信 只要一直待其以真心 他一定会投桃报李的 我这样盘算着 也算当他是个朋友

  他的话听不出喜怒:“刚刚送你回来的是温稽?”我点点头 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 姿势有些不雅观 但我不以为意 他也只是淡淡的扫过 没有说什么 我喝了口茶:“你看到了?是啊 我去皇后宫中见到的 恰巧闲聊了几句 怎么 你的那位‘尊上’又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我了?”

  鬼九声音有些沙哑:“你的东西和话 我带到了”我眼底没有一丝情绪 看向他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往嘴里送了一颗梅子 顺便翻了一个白眼:“哦 你还是告诉我 你的‘尊上’又说了什么吧 我还是比较想尽快结束这种‘不正当’的合作关系 要是再不快刀斩乱麻 我估计皇后娘娘就要把我许配给他的宝贝儿子当妾了”末了 我又补了一句:“天知道是九王还是太子”然后也倒了杯茶 递给他

  他接过去 直截了当的说:“尊上让你时刻注意国子监大选事宜 还有 多加注意宋洵”

  他自然不能把所有的消息都告诉我 毕竟在他和尊上的眼中 我也只是个被利用的‘棋子’其实我也不甚在意 知道的多了 反而更加不容易全身而退

  我也不多问 只是说了声好的 他就又离开了

  我看着他离开的方向 暗自腹诽:“这家伙…”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惊鸿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惊鸿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