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调病房
边缘型人格2018-02-02 14:421,785

  陈未冰抱着书,一边翻动着。

  她最近越来越讨厌403那两个家伙了。可能是处于女性的大部分意识?首先是沈安忱,知道他是抑郁症患者,也许是陈未冰不了解,但她真受不了沈安忱的脾气。其次就是那个躁狂刘伊。她也不知道自己其他三个人格怎么得罪刘伊了,搞得他没事儿就来看看,还总问着“是第二人格吗”这样的话,这不是对她有意见?

  再者,院长穆青。平常总是笑眯眯的,头发比自己的还长,长了张女孩子都羡慕的脸,偏偏是个男的。就是这家伙,和反社会徐七勾肩搭背,怎么看都像是个gay,这样一个爱零食如命的家伙,在病院里有一大堆追求者,谁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过,陈未冰自是知道他穆青是个什么人。再说,孟归年。人挺帅,声音也好听,偏偏就是穆青迷弟,这事儿粉丝全都知道了。

  陈未冰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她突然感受到浓烈的倦意。

  再醒来时,眼里多了些高傲的神色,少去了些什么东西。她将长发梳起成双马尾,唇角也扬起。

  “呀呀呀,该去找刘伊玩啦!”

  孟归年洗完手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徐七倚靠在门口,正好堵住了孟归年出去的路。

  他只是挥了挥手将烟雾驱散,然后向一旁侧了侧,准备从边上过去。正要迈开腿,徐七突然抬腿挡在了孟归年面前,将烟随手掐灭。

  “让你走了吗?”

  孟归年很烦,皱着眉去看徐七,后者将剩余的烟雾吐在前者脸上,笑着抱臂。

  “手,伸出来。”

  “傻逼,别烦我。”孟归年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他放腿下去。他的手已经破了皮,惨得很,正因如此才不想被看见。尤其对面是这个骄傲自大的反社会徐七。

  徐七冷笑着,“我叫你伸手。”这像是命令。

  孟归年沉默着,正想着怎样离开,就突然听见不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声音。

  “呦,徐七,欺负弱小呢?”

  有点熟悉。好像是院长。

  “呵,欺负弱小?这小子哪儿弱小了?”徐七终于放下了腿,转身走向来人。孟归年叹气,以最快的步行速度回了病房。

  穆青看着孟归年回去,笑意愈浓。

  402病房里的孟归年看着进屋来的穆青,略微发愣。“走,去包扎伤口。”穆青仍旧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在孟归年眼里简直就是暖到了点上。

  太感人了。

  于是孟归年就很自然的跟着穆青出了402的病房,临走前他似乎看见徐七靠在楼梯口抽烟的样子,表情十分可怕。他今晚很不想回病房。

  想着,他突然感觉走在前边的穆青停下了步子,也就不再向前,抬头看着前方。面前是一个男性。穆青似乎是认识他,笑容略微凝固,却又在转瞬间重新挂起。

  接着孟归年就看见了,令他终身难忘的一幕。

  穆青笑嘻嘻的走了过去,到达那位男性面前,突然一脚踹向对方的腹部,几乎是单方面虐待的用小刀和肢体来殴打。孟归年就看着穆青笑着把匕首插进了那家伙的喉咙,然后身后突兀的玻璃杯掉落碎裂声。

  “秦原……?”

  孟归年刚叫出了名字,穆青就迅速的回了头,小刀还没来得及拿出来,秦原整个人呆愣在原地,手里的玻璃杯早就掉在地上摔碎,谁都没说话,只有穆青笑着。

  秦原突然捂着嘴向后迅速倒退,眉头紧锁,估计也是受了不小的惊吓,整张脸都很苍白。他好像是有点反胃。

  是挺恶心的。孟归年看了看地上的家伙,感觉到脊背一股恶寒,突然一种剧烈的反感涌上大脑,捂住眼睛冲向卫生间。他真的,受不了。

  至于穆青回过神儿来,叫男护士把地面清理干净了,然后靠着401的门,拨通了电话。

  “喂,对,我穆青。那个BPD患者,秦原,调到401病房来。吃药我负责,让护士管少点。对了,饭也不用给我送了。”

  然而靠着门干呕的秦原,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想办法驱逐脑子里的画面。

  太痛苦了。孟归年又一次洗了手,略微叹气,顺便用凉水使自己清醒。他就不应该出病房。

  同时隔壁的沈安忱再也受不了刘伊和三号第二人格的大声交谈,在床上忍着头痛,简直像是在死亡的边缘挣扎,快要窒息。他太想离开了,但是浑身什么利力气都没有,头晕的不得了。

  朦胧间他好像记得刘伊拍了拍他说着“这家伙挺可爱的”之类的话。可能是错觉或者梦境吧。

  另一边的秦原刚平复完心中的惶恐,就被护士推开了门。

  “秦原是哪个?调病房,转到401去。”

  护士一副惋惜的样子看着秦原,仿佛在看一个即将死亡的生命。秦原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搞得措手不及,还处在不知所措的状态中,就被护士催促着收拾东西了。

  回过神儿来,他就已经在401门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