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干物燥,鬼神报道
温八无2018-02-02 13:523,138

  燕泊月和乌兰在客栈的上房住了下来。这间房处于楼层的最东边,距离楼梯之间隔了两个房间的距离。隐杀者和书生的房间紧挨着她们二人,“空气”和两名仆从则住在靠近楼梯的那一间。这样即使有人心怀不轨也必须先经过他们的门前,以他们的警觉和反应速度当能保证小姐的安全。

  他们于太阳落山之后的一个时辰内遇到了这家客栈,将马解下缆绳赶入店家自备的马房中的时候,漫天的群星正如流萤一般扑入众人的眼里。客栈里客人稀少,听店家说,大多数赶路的人都在太阳落山前赶到下一站的沂州府去了。

  众人安顿好房间与行李、马匹之后,吩咐店家准备晚饭。燕泊月受到了惊吓,只喝了一碗小米粥便不再进食。乌兰精力受损,喝了些米汤,便早早地睡下了。隐杀者与书生倒是点了一壶黄酒,几个小菜,端进自己房间享用。“空气”和仆从们是最没有受到影响的,三人各吃了一大碗牛骨汤面,外加一份牛肉和十二个羊肉烤饼。

  书生和隐杀者喝了两杯黄酒,推开窗户,左右看了下,关上窗户,走到门边,推开门检视了下无人的走廊,关上房门。二人复坐在桌边,书生先开口说道:“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不妨说说看,与我心中想法做个印证。”

  “如果只是单纯地想要刺杀燕泊月,单凭一个尤真或者昔梦,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然而这一次行动不但昔梦和尤真联手,另外还有四十名一流杀手辅助,这样的阵容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可能行动的组织者,已经知道了你我二人的存在。”

  “不对。从你阻截了传信鸽到在纳凉亭击杀那人,后又成功潜伏在车厢旁等待昔梦出手一剑并反伤了他的种种迹象表明,参与此次行动的狙杀者并不知道你是暗中保护燕泊月的人。”

  隐杀者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来,踱到房间的最西角。书生又倒了一杯酒,酒体呈琥珀色,清香沁脾,其上飘着几片桂花,浓淡相宜,值得浮一大白。

  隐杀者转过身来,看着书生,说:“燕笑我托付我一路上暗中保护他女儿去往杭州灵隐,却并没有告诉我真正的原因。但既然是托付了我这个外人,他必然不会告诉自己身边的人,甚至连她的女儿都不会告诉,以防她女儿口无遮拦,告诉了身边的亲信,以至于走漏了消息。一代枭雄到最后落得身边无人可信,悲乎哀哉。所以,”他双目如电,看着仍然在喝酒的书生,说道,“知道这件事的,应该只有燕笑我和我两个人,不会再有第三个人了。”

  书生放下酒杯,一脸美酒入喉的满足表情。他回味须臾,用指尖抚摸着酒杯的边缘,说道:“假设我们认定,行动的组织者知道了你我的存在,但是他却没有告诉这些杀手和死士,让他们来送死,这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其次,退一万步说,假设行动的组织者并不知道你我的存在,但是他仍然派出了尤真和昔梦这样的绝顶高手来刺杀燕泊月,是不是能够说明,燕泊月一行人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手段和秘密?”

  他又倒出了一杯酒,看着酒体在酒杯中缓缓旋转后趋于稳定,缓缓说道:“如果第二种假设成立,燕泊月一行人还有一些深不可测的手段技艺,那么对我们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平安到达灵隐的可能性又大了几成。可是,”他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如果成立的是第一种假设,那么,这一件事情,就变得相当的复杂了。”

  隐杀者说道:“不错。如果行动的组织者知道有你我存在,却并不告诉行动的执行者,那么便有了几个可能。其一,是想借这次行动,打探我们的虚实,称一称我们的斤两。其二,如果昔梦和尤真可以得手,便一举两得,既能铲除我们,又可以刺杀了燕泊月。其三,那便是……”

  书生此时也抬起头来,看到了隐杀者眼中那奇怪的神情,十分确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正是。”

  “空气”坐在窗前的油灯边,解开了身上伤口处包裹的布条,正在查验身上的伤处。两处剑伤已经止血,伤口处已结痂,并无大碍。腰上一处刀伤比较深,入肉半寸,不过也止住了血,预计再过两天便可以收口了。

  他一生纵横杀戮之地,自幼便父母双亡,由边塞的流寇抚养长大。十三岁第一次杀人,用的是一把鬼头刀。之后二十年杀戮无数,但每一次“空气”都能活下来的原因,是因为他自幼修习的“回天生息吐纳心法”。

  进入燕云教之后,遭遇了一场他生平未遇的苦战。那时他身为燕云教护法的马夫,在行路之中遭到了边塞另一个势力-回鹘帮的袭击。回鹘帮的两大供奉-梦醒纸笺和十八墨缘同时出动,誓要将燕云教大护法斩于马下。

  “空气”是保护人群中的主力。他身中梦醒纸笺十余记“纸刀”,又被十八墨缘的“墨剑”刺伤十余处,浴血浑身,杀红了双眼。最终梦醒纸笺和十八墨缘畏惧他悍不畏死的舍身攻击,妄图收身撤退,这时候“空气”的反击才铺天盖地的朝他们发动。最终,回鹘帮两大供奉均死在了“空气”的掌下,而“空气”身上又中了十余处纸刀墨剑,几乎回天乏力。

  然而在修养了半个月之后,凭借“回天生息吐纳心法”惊人的恢复力,他居然又重新站了起来,默默地回到了马夫的岗位上,继续护卫教内高层的出行安全。一个月之后,燕笑我带着数十名教内精锐,杀入回鹘帮驻地,亲手拿下了回鹘帮帮主公羊毛盛的首级。

  “空气”还清楚地记得,燕笑我当天晚上提着公羊毛盛的头颅,在庆功酒宴上拍着“空气”的肩膀,大声说道:“这颗头颅我赠与你,作为你伤口的回报。”自那一天起,“空气”便决定誓死效忠燕笑我,再无二心。

  他叹了口气,找了几块干净的布条,将伤口重新包扎起来,正准备熄了油灯躺下休息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口有异响。声音很轻,但又哪里能够逃过他的耳朵。他回过头看着已经入睡的两名仆从,一个大步跨到门边,果决地推开房门来到走廊中,在瞬息间全身上下皆是守式。

  走廊里空空如也。

  他正准备沿着走廊探查,突然听见房中窗户响动,他急忙跃入房内,看见窗户已经推开,窗前的油灯被风吹灭,一个身影站在他们床前,面目看不分明。“空气”正欲呼喊,突然脑后一凉,便再也没有了意识。

  蒋玉衡双手垂下,低头站在大象阁里,刚刚汇报完此次行动的所有细节的他正在等待宗主的责罚。然而过了半晌,却并未传来任何声响。他不禁抬起头来,看见宗主还在观仰阁外云海最后的变幻。

  又过了半晌,蒋玉衡听见一个温润如水的声音不疾不徐地传了过来。

  “昔梦不能为我所用,委实是可惜了人才。以他的武功,如果有一点点野心,燕云教也难以跨入徽州半步,燕笑我也难以在上次的中原试炼大会上连伤数名中原武林名宿,一时称号无敌了。不过好在此人闲云野鹤,不受拘束,没有霸欲,就暂且随他去吧。”

  “是。”蒋玉衡低首应道。

  “我会安排阚山与海凝随你一道去杭州府,中途的事情你们不用参与,已经安排妥当。你下去吧。”

  蒋玉衡低首后退数步,转过身来,离开了大象阁。

  宗主依然背负着双手,盯着云海深处,沉吟半晌,突然开口说道:“天云,你对此事作何评价?”

  只见那漂浮在楼阁之外的悬空云海深处忽然云气散乱,云雾里一个桀骜不驯的声音懒懒地响起。

  “隐杀者的武功已经超乎了预计,就凭他一夜之间领悟了黑虎啸月之势便可以看出,他的武功绝对不在燕笑我和昔梦之下。梁空之死是无奈之举,你‘空山凝云颓’五大高手从未失手,而今损失了‘空’,足见你对此次行动的价值和重要性的判断是空前未有的。阚山和海凝,加上那个时而正常时而疯癫的‘颓’,不是蓝大先生可以阻挡的,灵隐一战胜券在握。不过你召唤我出来,应该是想让我替你去解决掉那个最棘手的隐杀者吧。”

  宗主抚掌笑道:“不愧是当年虚天神教的教主,果真料事如神。此次如有你虚天云出手,灵隐一战当保万无一失。”

  虚天云“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云海的紊乱逐渐归于平息,直至不动声色地环绕在大象阁之外。

  隐杀者和书生四目相对,心中震惊正难以平复的时候,突然有人在门上“噔噔噔”地敲了三下。

  “天干物燥,我是小二,客官开门,鬼神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