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
温八无2018-02-02 13:542,223

  蒋玉衡又走过月华街,从街上卖烧饼的铺子里买了两块梅干菜烧饼。他很怀念这个味道。自己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经常一天只有一餐饭,还是些野菜和黍米糊杂拌在一起的吃食。娘在记忆中一直是不能下床的,在他还小的时候娘被县城里的马车撞倒,车轮碾断了右腿骨,腰在落地的时候受了重创。

  撞人的马车是县里苏家的采办车,因为撞到了他娘,致使车里两坛陈年的老酒被打碎,车夫不但没有赔他们钱,还威胁说要他们赔酒钱。他爹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请来县里最好的大夫医治,勉强保住了他娘的性命,却从此再也下不了床。

  一个正月里的日子,他爹带他去县城里卖自家地里种的萝卜。旁边是一个卖梅干菜烧饼的。他爹用卖萝卜的钱给他买了一块梅干菜烧饼。他吃的好香,觉得这是自己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然而就在那个月,他娘死了。

  他觉得他娘的死是因为他吃了那一块梅干菜烧饼,如果不是自己那天吵着要爹非给他买那块烧饼不可,如果这钱省下来给娘多买一点药吃,可能娘就不会死了。

  蒋玉衡后来回过自己儿时住过的那个地方,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往日那个车夫的家里,把车夫扔到街上,用马车碾断了他的腿。

  他还在那个卖烧饼的那儿买了一块烧饼吃,卖烧饼的人已经老了,吃不动烧饼了。他觉得烧饼的味道变了,那个刻骨铭心的味道已经淡了,也许人生本就如此。

  蒋玉衡收敛心神,下了山,一直到了距离山下五十里的地方才进了一家酒楼歇息。他看到酒楼掌柜身边柜台上放着一瓶桂花酿,便买了几个馒头装进包袱里,慢悠悠地喝了一壶茶,在天黑之前离开了这家酒楼,左转右转,走进了这个镇子上一处早已经封店停业、隐藏在小巷之中的药铺里去。

  药铺里有浓浓的药味,似乎有人正在炉子上熬着一剂清凉发散、舒经活络的药汤。一个头戴竹笠、身穿白色短袍的男人坐在药铺里唯一的一张桌子前,正在用一支纤细的毛笔,画着一个瘦小的女子的肖像。

  蒋玉衡走到桌子前,把包袱放在桌子上,自己也坐了下去,却没有说话。身穿白袍的男人也不说话。

  屋里只能听见炉子上煮药的声音。

  过了半晌,白袍男人终于把女子的肖像画完了。他放下笔,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好似完成了一件杰作般松弛下来。

  “不流有什么下一步的计划?”

  “他会安排‘山’和‘云’和我一起去杭州府,再加上那个‘颓’。这之前的事情我介入不了,他已经安排了别人。”

  “我们的人一路都在跟踪他们,三天前他们在不到沂州府的一处客栈落脚。第二天却全部消失了,连客栈的掌柜和伙计都一个没剩下。只剩下了三具尸体,经我们的人回报,应该是燕泊月的马夫和她的两个仆从。”

  “他们不会是半夜偷偷溜走了?”

  “绝对不会。我们的人一直盯着客栈,没有一个人进出。马房里的马纹丝未动,马车也留在了原地。再说,他们走为什么连掌柜和伙计都不见了呢?”

  “那必然是这间客栈有些古怪。”

  穿白袍的男人点了点头,因为竹笠遮住了脸,所以并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们的人进客栈探查,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他顿了一顿,语气里尽是玩味,“在二楼的走廊里,发现了一块碎片,经过反复比对推敲,认定了这块碎片来源于一种面具。”

  穿白袍的男人像是在说着一件陈年旧事一般,仿佛这件事情他毫不关心,只是一个饭后闲谈的故事罢了。

  “这种面具来源于一个十分神秘的门派,这个门派起源于两湖,门派中人信仰鬼神之力,派内常年供奉鬼王地藏和十殿阎罗,他们行走江湖之时也常带着鬼怪的面具。门派有十大供奉,每人对应一尊阎罗,因此每人的面具都不相同。而这一块碎片,经过比对,我们判断,是来自于十大阎罗中最负盛名的十殿转轮王。”

  蒋玉衡有些动容,不禁失声道:“原来是两湖的地藏党,那就不足为奇了。江湖传言他们行事诡秘,不可以常理度之。此次燕泊月一行人失踪必然是出自他们的手笔。”

  “另外,我们的人在勘察客栈的时候发现客栈的结构有异,应该有一部分是藏于地下的。打开的机关正在搜寻,一有发现就会继续追踪下去。”

  “不愧是江南叶家,武林公认的追踪第一世家委实名不虚传。”蒋玉衡满脸的佩服,好像真的被叶家的技艺彻底折服了一般。

  “闲话少说,轮到我来问你了。你可查出来不流到底是为了什么会如此兴师动众地阻截燕泊月,不惜牺牲梁空也不惜动用地藏党的势力?”

  蒋玉衡盯着白袍男人的大竹笠,神情突然变得非常非常严肃。

  “什么?令牌?”

  一望无际的草原如一幅永远涂抹不完的画布,在远处顶上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山脉之前无穷无尽地铺展开去。三个高大魁梧的身躯站在下风处低矮岩石的阴影里,看上去年纪最大的那个手里拿着一张纸条,在读完了纸条上的内容后,另外两个人不由得脱口而出问道。

  “什么?令牌?”

  “正是。”为首之人将纸条攒在手心里,有些阴沉地说道,“爹把含有宝藏积蓄和失传武学秘密的令牌交给了小妹,而杭州灵隐的蓝大先生正是解开令牌上秘密的关键人物。”

  “大哥这消息是否确实?”

  “确实。传信之人是我在中原安插了多年的眼线,当信得过。”

  “原来爹到最后,还是想着这个最小的女儿。”

  老大面色一沉,突然说道:“二弟,三弟,快随我一同跪下参天!”

  三人面对远处的群山跪倒在茫茫荒野之中,一阵风吹过,草地上掠过风的形状,远远可以听见三人断断续续地祈祷之词。

  “燕云教第三代教主燕周,携护教法王燕录仁、执教明王燕安成,为发扬吾教,夺回吾教所有之物,今立誓不顾骨肉亲属之情,望吾教先人与大燕神祇保佑吾等、宽恕则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