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空山凝云颓不流
温八无2018-02-02 14:372,016

  距离济南府约二十里外,有一处不知名的泉眼,泉水不绝于流,汩汩地从泉眼里冒出来,水质清澈,因不为人所知,也没有府里的百姓前来争相打水,故而泉池里毫无杂质,一眼便可看到池底的水草与浮游之物。

  泉水隐藏于峭壁之下,岩壁合拢,形成一个天井的开口。崖壁上青苔遍布,有藤蔓植物攀岩而上,水气弥漫,致使峭壁上湿滑无比,纵然有攀援的野猴,恐怕也难以在此处一展身手。

  突然人影一闪,有一人从峭壁的开口处落下,在半空中脚尖一点岩壁,横里飞去,衣襟当风,也不见他和泉池边那颗柳树距离十分近了,只见他好似伸出右手,下一刻人便已在柳树下,右手执着柳树的枝条细细把玩,对早已等在柳树下的二人似乎视而不见。

  那二人一人一身红色褶裙,一人一身青色大袍,正是“赤焰冰煞”尤真和在隐杀者面前逃离的蒋玉衡了。

  蒋玉衡对着正在把玩柳枝的人施了一礼,恭声说道:“见过昔梦兄。”

  尤真看着没有任何反应的昔梦,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地说道:“没想到你也会伤在隐杀者的刀下。”

  捏着柳枝的手终于放了下来,昔梦仰头看着崖壁上盘旋回转的鸟雀,仿佛心神已随它们翱翔在长空之下。

  “隐杀者那一刀固然难匹,可也未必能伤的了我。真正让我分心的是那小妮子,那一句苏东坡的念奴娇,出口悲凉而又立意深远,仅凭一语已让我觉得仿佛有千军万马扑面而来,在那一瞬间略微失神,这才会伤在了隐杀者的刀下。”

  他转过身来,人在柳树下,有风吹起,柳枝飘飘荡荡,挡在了他的身前,蒋玉衡和尤真均看不分明他的面孔和身形,只觉得在看着一幅韦应物的神韵画。

  “你回去告诉他,”昔梦对着蒋玉衡说,“我欠他的已经还清了,从今天起两不相欠,相安无事。”

  蒋玉衡说道:“可是昔梦兄,任务并没有完成。”

  “我只答应替他出一次手,现在我已经出过手了,而且还受了伤,我该做的已经做了,至于结果如何,并不在我的承诺之中。”

  昔梦说完看了眼尤真,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赤焰烈火’和‘玄阴冰煞’也是遇上棘手的人物了。”

  他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再看他们二人一眼,只是回过身来,又拈起一根柳枝,忽然间拔地而起,在空中伸开双手,袍袖揽风,直如仙人。瞬息间便离开二人的视线,令二人觉得泼墨画一般的背景里顿失了主人公的踪影。

  “空气”驾着马车,继续沿着官道赶路。他自己受伤甚浅,简单包扎一下便无大碍。两名仆从内力耗尽,虽然疲乏,也可以坐在车辕上慢慢恢复。燕泊月、乌兰、隐杀者、书生四人坐在宽大的车厢里,并未觉得如何拥挤。

  燕泊月喂乌兰服下了几株从塞外携带的草药,令她横卧在车厢里的软塌上,自己则盘坐在软塌下方用兽皮铺垫的底面上,她这时候才有时间对着隐杀者和书生以燕云教的行礼姿势施了一礼,小声说道:“两位救命之恩,小女没齿难忘。”

  隐杀者说道:“我只是答应了令尊,沿途保护你,直至你平安到达杭州灵隐寺。你不用谢我们,就当我在还令尊的人情就好。”

  “家父生前并未和小女提到过二位,不知二位和家父是如何结识的?”

  隐杀者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待到灵隐寺了,我自会据实相告。另外,小姐可知是何人要对你施以毒手?”

  “家父一生纵横天下,也不知得罪了多少对头,燕云教在中原各地都有自己的眼线,想来那些对头在燕云教附近也有自己的眼线,要问具体是何人所为,小女一时间也是毫无头绪。”

  “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时间一长,自然会露出狐狸尾巴来。”

  蒋玉衡来到半山腰,又见到了半山道观内供奉的真武伏魔大帝的雕塑。此山古称白岳,与武当、青城齐名,山中林木繁茂,山巅之下更有烟火百姓,凿开了一条街道,名曰“月华天街”,每日浮云缭绕,宛若仙境。

  他慢慢走过这条月华街,街边有铁匠铺、喜纸铺、烧饼铺、茶水铺,却没有除他之外的另外一个行人。蒋玉衡曾经就此事和主管月华街的执事有过商讨,既然没有外来的游客,又何必做这些买卖的铺子呢。执事的回答让蒋玉衡哭笑不得:没有客人,看看也是好的。

  蒋玉衡小心翼翼地走出月华街,因为他知道这条街上的机关阵法之多纵然是他也不敢托大。曾经有一个不常回来的执事在路过月华街时由于粗心误触发了一处机关,当场被流火烧成焦炭,惨不忍睹。

  月华街往上,浮云绕樑而居。还未到山顶,便有云水之气,蒋玉衡深吸了一口气,纵越而起,几个起落,已来到山顶一处楼阁门前。远远望去,楼顶何止与云平齐。楼阁大门上挂了一幅横匾:大象无形。

  蒋玉衡轻扣门环,门缓缓自动推开,他不敢怠慢,快步走了进去,掩上门扉,便往楼阁上层走去。楼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卷宗,从春秋时期的竹简、魏晋时期的木简,到唐宋时期的印本、元明两代的拓本,应有尽有,不一而全。

  来到上层,有一人背负双手,身着淡雅的蓝布宽袍,正站在楼阁的窗边观窗外云海更迭。窗户的正上方有横幅高挂,上书七个大字,正乃李长吉闻名于世的一首七言绝句:空山凝云颓不流。

  蒋玉衡见到此人,便低下头来,毕恭毕敬地一掬到地:“宗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