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琴音、灵指、与直拳
温八无2018-02-02 14:032,942

  迟简郎看着吓得缩成一团的南宫立乐,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南宫家怎么也来趟这浑水,在你们那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声声慢’里每日抚琴吹箫的日子过腻味了吗?”

  南宫立乐心有余悸地看着躺在地上睡得昏天黑地的布边,确认她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来,这才苦着脸转过头来,对迟简郎说:“简郎兄真乃知音也!小弟确实每日在‘声声慢’抚琴吹箫,与乐为伴,不知有多快活。谁知道我们家老头子发的什么疯,非要我来探一探虚实,还警告我如果让他知道我此行而来无所作为,罚我三天不准吃饭。”南宫立乐那张圆咕溜秋肉乎乎的脸上一副可怜相,望着迟简郎,继续说道,“简郎兄你知道的,小弟从小爱吃贪睡,别说三天不吃饭了,一顿不让我吃我都宁愿去死啊,更何况‘声声慢’里的三餐做的那么精致可口,简直让人欲罢不能,唉。”

  说着说着,他居然开始吞咽起口水,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

  叶琉璃和迟简郎见他如此,不禁都哑然失笑。要知道南宫家虽然是乐器世家,在江南三大世家中忝居末位,可古来以乐器杀人的武林高手也比比皆是。据说最早可上溯到春秋时期的方子春和俞伯牙。

  俞伯牙少年得志,年纪轻轻便成为了楚国知名琴师。然而他每日抚琴,虽洋洋洒洒,却总觉得意不能尽。其师见其苦恼,便修书一封,将他推荐给远在东海孤岛之上的古琴宗师方子春。

  伯牙不远千里去到东海,找到方子春所住的孤岛求教。方子春不教其琴技,却只令其每日观长空沧海,茂林飞鸟,感悟天地大道,芸芸苍生之途。如是者三年。

  三年后,伯牙每日清晨坐于海边,琴枕于膝头,凭海临风,手挥五弦。海潮随日渐长,却不能沾身;海风携沙拂面,却不得近前。

  方子春见他如此,便遣他回去,说再也没什么可以教他了。伯牙回国后声名鹊起,因其琴艺高超,往往令听者感觉听风时便有风,听雨时便有雨,听金戈杀伐时便有万箭穿心之故。

  不过其时以音律入武道尚无人知晓,多的是拳脚刀剑,内劲外功。故俞伯牙虽以琴技知名多年,却无人知道他是音武道之宗师。

  一日伯牙乘船沿江而行,途遇大雨,停船山边避雨。俞伯牙盘坐船头,低首抚琴。琴音所至,大雨绕行。弹到中段时劲气外放,船身之上雨水倒泻,蔚为壮观。此时山边出现一名樵夫,听琴许久,高声而歌。

  伯牙指弦巨震,知道遇到了同道中人。二人在高山、暴雨、流水之间琴啸和鸣,一曲演毕,暴雨初停。二人从此成为至交好友,便是流传于后世的“高山流水,伯牙子期”的典故了。

  后钟子期与世长辞,俞伯牙知道后深夜抚琴,以祭亡魂。弹至曲终,伯牙指尖连动,琴弦应指而断,从此不再弹琴。俞伯牙将所有技艺录于书简,自己最后也郁郁而终。

  后俞家家门败落,屡逢大难,无奈之下迁离湖北,定居江南,转姓南宫,以避一时之锋芒。后来音武道渐渐为人所知,音律武技也逐渐发展改良,然而南宫家一直被此道中人视为马首,奉为音武正宗,千古第一琴。

  这便是江南南宫家缘起的由来了。

  叶琉璃说道:“既然我们三家都有人来了,大家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回去了,世家人自有世家人的责任,尸位素餐总是不对。”南宫立乐听了不住地点头,她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而我们三个又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让我们生死相拼不太可能,说几句话就走也不合情理,我看不如这样,大家彼此知根知底,从小打打闹闹、互相切磋也不少,这么多年没见,个人修为应该都有长进。不妨我们三人互为对手,一招定胜负。同时出招,每一个人都同时有其他两个对手,点到即止,不死缠烂打,不性命相搏,二位觉得我这个提议如何?”

  迟简郎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南宫立乐笑逐颜开,咧开圆脸上的大嘴,连声说道:“不愧是琉璃姐姐,想得出这么好的办法。小弟一直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心想万一我一不小心打伤了二位,这么多年的青梅竹马之情可不就糟蹋了嘛。”

  叶琉璃对着他“呸”了一声,说道:“凭你还能打伤我们,布边一个人都能打你三个。”

  迟简郎一脸的杀气:“谁和你青梅竹马……”

  南宫立乐“嘻嘻”一笑,突然一个倒翻,抱着琴远远地坐在一颗槐树之下,对着二人说道:“简郎兄,琉璃姐,二位可注意了,小弟前日已踏入‘大音希声’之境,习得《伯牙琴录》最后一式‘伯牙绝弦’,此式冠绝古今,二位还需小心了。”

  叶琉璃和迟简郎各自跃开数步,都是心中一懔。

  音武道的初级阶段便是描摹声音,以音化劲,再以乐器之声攻击对手,这一阶段与寻常拳脚功夫没有太大区别,甚至还有所不如。可是音武讲究天人合一,感悟天地之声,是所有武道中最早要求修习者与天地万物沟通的武道,一旦醍醐灌顶,音天乐地,便会进入音武道的三大境界。

  第一重境为“声动梁尘”。入此境后器乐之音雄浑无比,劲气逼人,一般的江湖好手便已不是敌手。

  第二重境为“余音绕梁”。入此境后器乐之音可刚可柔,可攻可守,随心所欲,信手拈来,已是武学宗师之境了。

  这最后一重境便是南宫立乐所说的“大音希声”之境。入此境者已不局限于器乐之音,万事万物之音皆可化为己用,音由外放改为内收,音即是我,我即是音,这已是绝世武者之姿了。

  南宫立乐虽然看上去插科打诨、略显无赖,可其实在南宫家是首屈一指的天才。十六岁时便精通了世间绝大部分乐器,十八岁时便用一支毫不起眼的箜篌,击败了当时名噪一时的几个后起之秀。

  南宫立乐双手置于琴弦之上,“铮铮”数指,琴弦微动,却丝毫没有琴声传出。身后那颗老槐树蓦地摇晃起来,枝叶“哗哗”作响。树顶休憩的十数只麻雀受惊而飞,飞不离树外十寸就被一股无形巨力所阻,羽翼纷飞,粉身碎骨。

  叶琉璃只觉得一股看不见、摸不着、不能闻的诡异巨力如铺天盖地的潮水一般围拢过来,居然没有闪躲腾挪的空间,不禁心中暗暗称奇。

  她伸出右手,手指在阳光下通透如琉璃,天光回转,琉璃生光,她目睹数年山间花、鸟、鱼、虫,便以花、鸟、鱼、虫为题,融入指法,一指一题,四指连弹,流光回转下指意纵横,她用四指弹出了一个自给自足、自生自灭的灵指空山!

  指意与无声之音甫一相遇,便纠缠厮打起来,无声之潮与琉璃指山相宿相杀,相生相克。到底是回首惊涛汹涌,还是焦岩立于万仞之巅?

  在指劲与音力的缝隙间,忽然有一拳飞起。这一拳毫无花俏,只是那么直直的一拳,与最普通的少林长拳相比,恐怕都还要直了些。

  然而这一拳击出,便好像江山如画的滚滚尘世,对着灵意十足的指山和超脱音形的乐海,作出了宣战!

  迟简郎终于出手了,一出手便是最得意的拳倾天下。

  三种不同意境、不同类型、不同方式的武学碰撞在一起,又会产生怎样的结局。

  南宫立乐双手从琴弦上被震起,二十一根琴弦“嘣嘣嘣”不绝于耳,尽数折断!

  叶琉璃倒飞三丈,落地不稳,又一个旋身,退了六七步才稳住身形。灵指空山轰然崩塌,花鸟鱼虫四题土崩瓦解,消散在天光下,只留下点点琉璃的碎影。

  迟简郎在空中两个后翻,落在地上,双足深陷于地面之下,看起来也是吃力极重。

  三人这一击,看上去平分秋色,谁也没占到便宜。

  南宫立乐哭丧着脸,手里捧着断掉的琴弦,满满哭腔地说道:“完了完了,不但没赢,还把这些个千年古弦给崩断了,唉,估计要三天没饭吃了,不玩了不玩了,告辞告辞。”说完他居然抱着古琴转身就走。

  叶琉璃深深地看着神色淡淡的迟简郎,久久才开口说道:“你留了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水微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