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生体实验
鸿雁2020-01-03 10:034,153

  这是一间新型药品研发实验室。

  实验室内到处血迹斑斑,病变死亡的小白兔散发着的腐臭味道充斥着实验室的每一个角落。

  三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医护白帽、口罩和胶皮手套的青年人在实验室内。他们三个正在进行一种代号叫“生体”的新型药物的研发试验。他们三个就是这个新型项目的合伙人,站在试验台前边的是英国留学归来的“天才药剂师”周俊生,他两边一个是当地军阀张兆霖,一个是做药品生意的陶公瑾。

  周俊生小心翼翼地把一滴药剂滴进本身就盛着其他药剂的试管内,然后轻轻地摇晃。他接过陶公瑾递给他的一支注射器,一手拿着试管,一手将试管内的药剂吸进注射器内。他把空了的试管放在铁架台上,去除注射器内的空气残留,然后绕过实验台,从门侧装有若干小白兔的笼子里拎出一只,轻轻将注射器的针头扎在小白兔的后腿肌肉群上,慢慢地将注射器里面的药剂推入小白兔的体内。再把小白兔放进另一个空置的笼子里。他们三个合伙人一同凑过来观察。

  小白兔刚开始没有任何状况,但慢慢地它开始身体摇晃,接着就开始暴躁地在笼子里乱碰乱撞。很快,小白兔体力消耗殆尽,身体栽栽晃晃就倒下了,七窍开始渗出鲜血。

  “还是不行!”张兆霖显然很不耐烦了。

  在这个时候,陶公瑾突然有一个激进的想法。

  “如果直接用人体实验呢?”

  “可以找一两个人试试!”

  “不行!”周俊生断然否定了陶公瑾和张兆霖的建议,他边把口罩摘下边说,“现在就开始人体的实验,无异于草菅人命!”

  “我们都为这个项目奋斗三年了!三年,连一点成果都没有!”

  张兆霖大吼道。显然是对这个实验失去了耐心。

  周俊生犹豫着,他缓步走到工作台,用双手撑着自己的身体,沉吟了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是时候把这间实验室关掉了!”

  “什么?”张兆霖大吃一惊,“你要把它关掉?”

  “周俊生,我们要是关了,三年的努力就全废了!”陶公瑾也表示惊讶,不解。

  周俊生回过头,看着张兆霖和陶公瑾俩人不甘心的样子,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对!就是把它关了,今天晚上就关!现在就关!我们现在技术和能力还都不行,如果继续这样,只会死掉更多的生灵,浪费更多的资源!”

  说着,周俊生从陶公瑾和张兆霖两人中间穿过,直接走到实验室的大门,一把将铁大门拉开。门外是狂风暴雨,闪电雷鸣。在门被打开的瞬间就是一道闪电,和着吹进实验室内的劲风,几乎让周俊生、陶公瑾和张兆霖站立不稳。

  “我今天就要把它给封上!”周俊生站在风雨中,正义凛然,“除非我们的能力够了,谁都不能再开启这个项目!”

  这间实验室就位于周俊生和他的小舅子程书平一起出资开办的麒麟制药厂内。待送走了陶公瑾和张兆麟,当晚他就让手下的工人冒着狂风暴雨把这间实验室的大门和侧门统统锁住,并在门外贴上了封条。

  当晚的雨夹杂着密集的闪电和呼啸的狂风,一直下着。在夜深时分,周俊生的家里,一道闪电照亮了周家房顶现出的若干黑衣蒙面打手的影子。这些打手匆匆在房顶上奔跑,惊得瓦片哗啦啦地响。随即,周家家院内就有家丁大喊“有贼”。

  周俊生拿着一把手枪拉开书房的门,从房间出来查看。周俊生的妻子程淑华也拿着长刀从房间出来。很多家丁拿着棍棒、铁锹之类的东西作为武器,纷纷从各个房间走了出来。

  暴雨声中,大家举目四望。忽然又是一道闪电照亮了打手持刀从屋顶跃下的身影,接着就有若干家丁被打手砍伤。

  打手中的头目命令他的手下:“找到她们!”

  “是!”杀手们应声向院子周围散去。

  拿着铁锹、扫把、棍棒的家丁纷纷上前拦截,但很快被打手们一一砍倒。程淑华见状,快步奔向那些打手,同时抽出长刀,手起刀落,两三名黑衣大手被砍倒在地。其余打手纷纷回头,做出防御姿势。

  “不要恋战,执行任务要紧!”黑衣打手的头目一声令下,除了与程淑华交手中的几名打手,其余打手都跟着打手头目踹开一间又一间的房门。他们距离东厢房越来越近。

  程淑华:(大喊)俊生,保护咱们女儿!

  周俊生握着手枪朝这些打手开枪射击,子弹射光了,只有一名打手被击中。周俊生边换手枪弹夹边朝东厢房跑去。

  在东厢房里,有两个十多岁的女孩子正围在窗户边上,胆战心惊地看着庭院里的厮杀。她们是周俊生的女儿,一对穿着同样衣服的双胞胎姐妹。

  东厢房的门突然被打手头目一脚踹开,房间外的雨水潲进来,门口的地面立刻就湿了一大片。打手头目带着三名打手闯进厢房,这对双胞胎姐妹吓得紧紧地偎依在一起。

  就在打手头目让手下向这对双胞胎姐妹动手的时候,周俊生突然出现在厢房的门口,用手枪指着厢房里的黑衣人。

  “不许动!”周俊生毕竟是个文弱书生,此时他的手正在颤抖。

  打手头目看见周俊生,不屑地一笑,随手就把枪给夺下来,在墙角磕碎,扔到一边,随后一脚将周俊生踢到屋子外面。

  “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干活!”

  打手头目一声令下,他带来的这三名打手就朝这对双胞胎姐妹走去。打手头目从腰间抽出两支针剂和一支注射器。他用注射器抽取了一支针剂,就朝被手下控制住的不断呼救的那对双胞胎姐妹走去。

  从门外倒进两名黑衣人的尸体,随即程淑华就冲进了厢房里面。

  “放开我的女儿!”程淑华大叫一声,欲冲上前去,控制双胞胎姐妹的一名打手突然将他拦住。程淑华与这名打手交战的时候,又有两名打手从外面冲过来。程淑华被这三名打手纠缠的时候,打手头目已经把注射器的针头插进哭啼的一名女童的肩膀,并慢慢将药剂注射进这名女童的体内。两个女孩子拼命嘶喊,但她们的身体被身后的打手牢牢控制,动弹不得。

  为救女儿,程淑华杀红了眼,那三名打手很快就成了张淑华的刀下之鬼。

  “放开她们!”张淑华又是一声大喝,举刀直接朝打手头目砍过去。打手头目赶忙躲开,同时,束缚这对孪生姐妹的两名打手也赶紧躲闪。

  “你们躲到我的身后!”程淑华对她的女儿们说道。

  被注射的那名女童将还插在肩膀上的注射器拔掉,丢在地面上,与另一名女童一同躲到程淑华的身后。

  打手中一人问道:“老大,我们怎么办?”

  “撤!”打手头目话音刚落,他就带着这两名打手跳窗出了厢房。就在这个时候,程淑华看到了打手头目额头上的一道伤疤。

  周家院子里,打手头目带着已受伤和未受伤的打手朝周大门撤去,周家所有家丁都心惊胆战地躲在一边,目送他们离去。周俊生捂着肚子艰难地站起来,走进东厢房。

  “孩子都没事吧?”周俊生询问妻子程淑华。

  程淑华担心道:“玉婉不知道被注射了什么东西。”

  周俊生看到了摔碎的药剂瓶子和注射器,再抬头看向被注射的女童时,女童就已经出现了药物反应。

  “妈,我冷!冷!”

  接着,这名女童就开始颤抖。

  周俊生脸色煞白:“把他绑在床上!快!绑在床上!”

  说话间,周俊生就冲出东厢房。

  刚好又是一道闪电,和震耳欲聋的雷声。周俊生在闪电、雷声和雨声中大喊:“张顺!张顺!”

  管家张顺匆忙地在家丁后面跑出来。

  “开车,带我去实验室,快!”

  这名被打手头目注射药剂的女童叫周玉婉,她的孪生姐姐叫周玉瑶。她们就是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程淑华抱着剧烈颤抖的周玉婉,将她放在一张小床上,吩咐玉瑶去拿一根绳子。周玉瑶站在程淑华的身后咧着嘴哭着:“妈妈,我怕!”

  程淑华捧着周玉瑶的肩膀:“玉瑶,别怕!快去拿绳子,不然你妹妹就危险了!”

  “嗯!”

  周玉瑶抹着眼泪,跑出东厢房。

  程淑华转过身子,用手使劲地按压着周玉婉剧烈颤抖的身子。周玉婉开始呕吐,嘴里喷出许多泡沫。

  “玉婉,你一定要挺住!挺住!”

  程淑华不忍直视,侧过脸去,泪流如注。

  大雨中,张顺将汽车开得飞快。

  周俊生坐在副驾驶,神情焦灼万分。

  “再快点!快!”

  张顺挂档,往前一推——

  汽车飞一样地在上海城郊的公路上驰骋,惊起大片大片的水花——

  随着“咣当”一声,周俊生实验室的小门被打开了,一束手电筒的光投了进来。随即,周俊生和张顺带着大量的雨水冲进实验室。周俊生直奔实验室的货架,他将货架上大量的瓶瓶罐罐推到一边去,有很多从货架滑落,摔碎在地面。终于,他看到了几瓶上面标有“生体解药 ”的瓶子,迅速将这些瓶子收进一个纸袋子里,匆忙折返。

  现在,程淑华和周玉瑶正用绳子把周玉婉绑在床上。周玉婉侧躺在床上,脸色铁青,不断地从嘴里喷出胃中的秽物,且不断的向外倒气,眼睛开始翻白。周玉婉吐出的秽物顺着嘴边流到床下。

  周玉瑶害怕地哭泣:“妈,我妹妹会不会死啊”

  “不会的!她一定能撑到你爸回来!一定!”说话间,程淑华紧紧攥着周玉瑶的手,她含泪的目光一遍遍地朝窗外扫去。

  有汽车驶入的声音,接着一道车灯灯光从窗户上一扫而过。

  “爸爸来了!一定是爸爸回来了!”

  周玉瑶喜出望外,程淑华也赶紧跑到厢房门口。程淑华到门口的时候,周俊生刚好从厢房外冲了进来。

  周俊生:孩子在哪儿?

  程淑华:在里面!

  周俊生看到周玉婉,几步奔到床边,拧开手中的玻璃药瓶,抓了一根注射器就抽取玻璃瓶内的药剂。

  “十毫升!十毫升!十毫升……”周俊生一边念叨着,一边把注射器内空气滤除掉,让里面的解药只有十毫升,然后匆忙地将解药注射在周玉婉的体内。程淑华和周玉瑶就守在身边,焦急地等待着,观察着周玉婉注射后的反应。

  周玉婉的颤抖慢慢停了下来,也逐渐停止了呕吐。终于,周玉婉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程淑华询问道:“玉婉怎么样了?”

  周俊生给周玉婉把脉之后,终于舒了一口气:“好了,暂时控制住了。”

  听了这句话,程淑华和周玉瑶都从万分紧张的状态松弛下来。

  周玉瑶抹着眼泪,难掩内心的喜悦:“这么说,我妹妹不会死了?”

  满脸喜悦泪水的程淑华把周玉瑶搂在怀里:“噩梦都过去了,不会了!永远都不会了。”

  周俊生疲惫地坐在床边的地面上:“这件事情都怪我——玉婉被人注射的是‘生体’的毒剂。现在,毒剂的发作虽然被压制住了,但这只是暂时的。‘生体’毒剂在人体内不能彻底排出,以后每隔半个月她都会复发一次。如果哪一次不能及时地注射解药,玉婉就会毒发身亡。”

  程淑华和周玉瑶都错愕地看着周俊生。周俊生看着床上疲惫昏睡的周玉婉。

  “看来,是有人不想让我停止这个项目啊!”

继续阅读:第二章:逝水流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