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逝水流年
鸿雁2020-01-03 10:034,100

  第二天一早,程书平来到周家的时候,周家的家丁正在清扫院内的积水和血迹,警察也在勘验院内留下的两具蒙面打手的尸体。程书平穿过庭院,直接走向程淑华房间,不经敲门就推了进去。

  房间里,周玉婉依然昏睡着,程淑华和周玉瑶守在周玉婉的身边。

  程书平压低声音问程淑华:“妹妹,你要带孩子走吗?”

  程淑华反问道:“是俊生让你来劝我的?”

  程书平走到床边坐下:“俊生和我都会保护你们的。你若走了,你带着孩子打算去哪儿?”

  “昨天给周玉婉注射毒剂的人很可能就是张兆霖或陶公瑾派来的。我不带孩子离开这儿,陶公瑾和张兆霖为了强迫俊生继续实验,他们还会对孩子下手的!”

  “你带着孩子,打算去哪儿?”

  程淑华一脸迷茫。昨晚女儿遇害,她虽然对周俊生说过要带女儿离开的想法,但她究竟该去哪儿,又能去哪儿,他还真没细细地想过。

  陶公瑾家的客厅里,内心火急火燎的陶公瑾正在客厅里着急地踱步。昨天派蒙面打手去周家,给周俊生的女儿注射毒剂的事件就是他和张兆霖一手策划的。现在,他正等待着打手头目前来报告事情的进展。

  终于,一名额头带着一道伤疤的,体型消瘦的打手走了进来。

  “郭庄槐,终于等到你了!周家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陶公瑾看见这个消瘦的打手,劈头就问了这样的问题。

  这名消瘦的打手就是打手头目郭庄槐。郭庄槐坐到椅子上,不紧不慢地喝了一杯茶水,然后才缓缓地说道:“董事长,您就放心吧!周俊生已经用解药救了他的女儿!”

  “好!”陶公瑾喜出望外。他想了一会儿,然后又命令郭庄槐:“今天晚上,周俊生会有一个应酬,你就多带些人,把他的女儿给我抢回来!这是大帅的意思,出了什么事情有他担着。”

  郭庄槐感到为难:“他有两个女儿,长得都一样。”

  陶公瑾果断地说:“那就把她们都抓过来!”

  周俊生把十多瓶“生体”解药放在程淑华房间的柜子里,边放边说:“以后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及时地给玉婉注射解药。每隔十五天注射一次,每次注射十毫升。”

  程淑华、周玉瑶,还有刚刚苏醒不久的周玉婉都看着周俊生。

  程淑华问周俊生:“以后,玉婉就离不开这些解药了吗?”

  周俊生停下手头的动作,无奈地摇了摇头:“除非我能找到可以彻底将‘生体’毒剂清除出人体的方法。但是,我研究了三年却没有丝毫的进展。”

  “妈妈,我不想死!”

  程淑华将周玉婉搂在怀里:“妈知道。妈不会让你有事的,绝对不会!”

  周俊生把解药放好了:“我今天晚上还要去见一名客户,晚些回来。”

  程淑华点头:“那你去吧!”

  周俊生在程淑华的额头轻轻一吻,然后拎着桌上的一个提包走出房间。

  果然,周俊生在今天晚上有一个应酬。

  一轮圆月悬在周家家院上方的夜空里。在圆月的照射下,又有黑衣人的身影悄悄在房顶移动。守卫在周家家院的家丁还没注意,就有一名打手从天而降,一把扭断了他的脖子。家丁摔倒,发出沉闷的“噗”的一声。

  程淑华坐在自己的房间就听到了窗外细微的动静,她悄悄靠近窗户往外观看:窗外有十多名黑衣人正从房顶悄悄跃下,并朝程淑华房间靠近。

  周玉瑶看着程淑华怪异的行为,便问道:“妈妈,外面怎么了?”

  程淑华回过头对她的女儿们吩咐道:“你们不要说话!”

  程淑华赶紧跑到柜子处,把柜子里面的解药收进一个包袱里。

  周玉婉也对程淑华的行为产生了疑惑:“妈妈,您这是做什么?”

  程淑华把包袱系在身上,又拿了长刀:“别说话,等出去之后你们就往外跑,千万别回头!”

  周玉瑶和周玉婉听后都害怕了。她们扑进程淑华的怀里,一个个都带着哭腔:“妈妈!”

  程淑华抚摸着两个女儿的脑袋:“别怕!”随后把女儿们藏在自己的身后。

  程淑华抬头看向门口,门外嘈杂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下。程淑华举起长刀。

  就在外面的打手突然踹开房门的时候,程淑华一刀将第一个冲进屋子内的打手砍死,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周玉瑶和周玉婉惧怕得连连后退。

  程淑华一个人从房间砍杀出来,同时砍杀的声音也惊醒了院内的其他人。十几名拿着铁锹、棍棒的家丁纷纷从四面八方冲出来。终于,程淑华在门口砍出了一条血路。她冲屋里面大声喊道:“你们还愣着干嘛?快往外跑!快!”

  周玉瑶和周玉婉看着外面混战的场面犹豫不决。

  “你们快跑!再不跑就没机会了!”

  终于,这对孪生姐妹克服了内心的恐惧,卯足劲儿向外冲了出去。

  周家的院子里,家丁、程淑华和打手们混战的场面中,周玉瑶和周玉婉如离弦之箭,从程淑华的房间飞奔而出,直接朝周家的大门跑去。

  “她们跑了!她们跑了!”打手们有人大喊。

  打手们已经被程淑华砍杀一半,其余的又被周家的家丁围住,在周家房顶观战的郭庄槐十分不满。

  “简直就是一群废物!”郭庄槐咒骂一声,纵身一跃,跳出周家大门朝周玉瑶和周玉婉追去。程淑华看到这些,她连忙虚晃一招,从房间门口的打斗中抽出身来,朝院门外追去。

  一条狭长的巷道,前面是周玉瑶和周玉婉在拼命向前奔跑,后面是追赶她们的郭庄槐,再后面是急速赶来营救女儿的程淑华。

  郭庄槐放生断喝:“站住!给我站住!”

  周玉瑶和周玉婉慌忙回头,郭庄槐与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

  程淑华心急如焚,拼了性命地在后面追赶,并对自己的女儿喊话:“别回头,继续往前跑!”

  在前方是人流熙攘的夜市,周玉瑶拉着周玉婉正全力地朝这夜市跑去。

  郭庄槐终于在距离夜市几十米的地方抓住了周玉瑶和周玉婉,他一手抓着一个。周玉瑶和周玉婉拼死挣扎,周玉瑶趴上去就咬住了郭庄槐的胳膊,郭庄槐吃疼,一抡胳膊,将周玉瑶重重摔在地面。就在这个时候,在郭庄槐身后追赶而至的程淑华举刀朝他劈来:“放下我的女儿!”

  程淑华朝郭庄槐的脑袋劈下,郭庄槐却用周玉婉当做自己的盾牌,周玉婉尖叫,程淑华不得不强行收回自己的招式。郭庄槐转身要拎起周玉瑶,程淑华赶紧挥刀阻止。程淑华与郭庄槐打在一处。

  地面的周玉瑶吃疼地爬了起来。“坏人,放了我妹妹!放了我妹妹!”周玉瑶终于瞅准一个机会,抱住了郭庄槐的大腿,使劲咬在郭庄槐的腿上。郭庄槐吃疼,却一直招架着程淑华的长刀,无暇顾及周玉瑶,同时,另一只手的周玉婉也限制住了郭庄槐的举动。在程淑华的刀再次砍向郭庄槐的时候,为了躲避,郭庄槐不得不丢掉了手中的周玉婉,用另一只脚将周玉瑶踹开,躲出三四米。就在这时,他才发觉自己的面巾在丢开周玉婉的时候,被周玉婉一把拽掉了。

  程淑华道:“郭庄槐?果然是你!”

  “既然知道了,你就别想活过今天了!”

  郭庄槐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瞄准程淑华。周玉瑶和周玉婉害怕,纷纷躲在了程淑华的身后。程淑华攥着周玉瑶和周玉婉的胳膊。

  “孩子们,跟我一起跑!”

  程淑华突然转身,拉着他的两个女儿朝夜市跑去。郭庄槐果断地连开数枪,直到枪内子弹打光。程淑华的后背中了三枪,但她仍拉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头也不回地冲向了因枪声而混乱成一团的夜市。郭庄槐丢掉手里的空枪朝她们母女追去。

  程淑华带着她的两个女儿冲进夜市,郭庄槐也跟着冲进夜市。夜市里的所有人都在惊慌逃命,在这整整一条街乱糟糟的人流中,程淑华母女和郭庄槐的身影早已被人流掩没、混淆……

  白驹过隙,逝水年华。转眼,七年时间一晃而过。

  现在是1947年的上海。在繁华市中心地带,一座警察局就坐落于此。

  王之远趴在警察局二楼走廊尽头的窗口抽烟,一脸惆怅。陶子文端着一杯水走到他身边。

  王之远:“听说了吗?最近“带刺玫瑰”可是越来越猖狂了!诶,你说怪不怪,这带刺玫瑰不打家劫舍,专搞你们家陶氏集团的药剂,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我看是我爹的仇人!”陶子文不以为然。

  “要不,咱们在开会的时候跟警长提一提,让咱们来破这个案子?”

  “这件事关系到我们的家族企业,我们又是刚入职不久,警长会让我插手?”

  “不试试怎么知道?”

  王之远回头,看到了身后的警官们纷纷走进会议室。

  “哎,咱们走吧!”王之远拍了拍望着窗外喝水的陶子文,然后和他一起朝会议室走去。

  这是警察局每周一次的例会。在这次例会上,当王之远把他想和陶子文一起调查“带刺玫瑰”的想法刚提出来,就遭到警局一些资历老的同事的冷嘲热讽,其中一名叫王君鹏的刑侦大队长更是直言他们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接着又嘲笑道:“你们才来这儿短短三个月,就想接这个大案?这可是‘带刺玫瑰’的案子,事关重大,你们就不怕人没抓住,反倒丢了性命?”

  在会议桌上,陶子文和王之远成了众矢之的的焦点。

  在下面人一通讨论之后,警长终于发话:“‘带刺玫瑰’的这些案子上级很重视,希望我们尽快破案。但是这些案子跟陶氏医药的关系很大,陶子文是陶家公子,理应回避。王君鹏,你是局里面的老人,办案经验丰富,这件案子还是给你去办吧!”

  王君鹏春风得意地站起来,向警长敬礼:“是,我一定会尽快把‘带刺玫瑰’抓获归案!”

  警察局所有的同事都松了口气。王君鹏用挑衅的目光看着陶子文和王之远。陶子文和王之远一脸不服。

  警长接着往下说:“除了这个案子,前两天,镇子上还发生了一起离奇的杀人案。这个离奇杀人案上级也很重视,你们谁能侦破一下?”

  所有的警察都低头沉默,王君鹏却推荐道:“警长,像这个小案子就交给新人去办吧!陶子文在调来之前不是破获了一起密室杀人案吗?这件案子跟那件案子性质类似!”

  王之远不屑一顾:“这一个小小的杀人案……”

  陶子文赶忙拉住王之远:“我接受!这个案子我们办!”

  “好!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儿!”说着,警长和所有的警官们就收拾东西准备离场。

  陶子文和王之远刚走出会议室,王君鹏就在后面追了上来:“新人就该有新人的样子,别总想着办大案、要案!这是警察局,可不是你们警校!”

  说着,王君鹏器宇轩昂地走了。

  “你……”

  看着王君鹏气焰嚣张的背影,王之远又想发作,却再次被陶子文拦下。

  “算了,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咱们还有案子要查,走吧!”

  经陶子文一劝,王之远压住一腔愤怒,跟着陶子文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他们这是要去停尸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