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妹妹毒发
鸿雁2020-01-03 10:034,348

  酒馆老板正在擦拭柜台。他听到有人进店的脚步声,抬头去看:进店的人是陶子文和王之远。

  酒馆老板赶忙从柜台出来接待他们:“呦,二位官爷,朱大鹏那案子破了吗?”

  陶子文和王之远随便找了凳子坐下。

  王之远说:“要破了,我们还来你这干嘛?”

  陶子文对酒馆老板解释道:“我们这次来是想跟您了解一下,除了老樊,朱大鹏在你这喝酒的时候,有没有跟什么人发生冲突。”

  “发生冲突……”酒馆老板仔细地回忆了一会儿,“他跟旁边桌上的客人顶了两嘴算不算?”

  王之远赶忙说:“算!当然算了!”

  陶子文又问:“你还记得他们为什么顶嘴吗?”

  “朱大鹏的老婆来叫朱大鹏回家,朱大鹏就把他老婆给推了一下,朱大鹏的老婆就把邻桌的酒给碰洒了。”酒馆老板讲完,又说,“就这点事儿,邻桌不至于把朱大鹏给杀了吧?”

  陶子文思考片刻:“你是说,朱大鹏在你这喝酒的时候,朱大鹏的老婆来过?”

  “嗯!”

  “你能详细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酒馆老板:“行!”

  就这样,酒馆老板就讲起了那天的情况。

  那天晚上,酒馆老板正在核算当天的进账,酒馆内除了王大鹏,在旁边还有另外三个人在饮酒。半掩的店门被朱樊氏从外面推开。酒馆老板抬头看了一眼,没有在意。

  朱樊氏走到朱大鹏跟前,对朱大鹏说:“大鹏,别喝了,赶紧回家吧!明天一早你不还得去干活吗?”

  朱大鹏撇了朱樊氏一眼:“你个臭娘们,老子喝个酒,你都不让老子尽兴!”

  朱樊氏解释道:“不是不让你尽兴,我是怕你喝醉了,耽误明天出工。你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活,你总不能就这么不在乎吧?”

  朱大鹏的暴脾气上来了,他醉醺醺地站起来:“老子就这么不在乎,怎么了?败家娘们!”

  朱大鹏摇摇晃晃地朝柜台走去,边走边说:“老板,再来一瓶酒!”

  朱大鹏险些摔倒,朱大鹏的老婆急乎乎的跑过来,拽住朱大鹏的胳膊,并劝道:“咱就别喝了,成吗?”

  朱大鹏一把把他老婆推倒,他老婆撞到了旁边桌上饮酒的一个壮汉,壮汉手里的酒撒了一地。壮汉当即站了起来,指着朱大鹏破口大骂:“我说你个泼皮,我最见不得你这种喝醉了在外面撒酒疯打女人的人!”

  朱大鹏理直气壮:“老子打自个儿的老婆,关你屁事?”

  壮汉听完,猛拍桌子:“你欠揍是吧?”

  与壮汉同桌的两人也同时站了起来。就在壮汉要对朱大鹏拳脚相向的时候,酒馆老板赶紧出来圆场,拦住壮汉三人:“客官客官,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洒了的酒,店里边赔您!”

  酒馆老板伸手在柜台上捧了一瓶酒递给壮汉。

  与壮汉同桌的另一名年轻人也劝壮汉:“大哥,今天是咱们哥仨聚在一块喝酒,别为了这点小事儿扫了兴致啊!”

  壮汉掂量着手中的那瓶酒说道:“算我今天倒霉。兄弟们,咱们换个地儿,接着聚!”

  壮汉三人离开座位,走出酒馆后,酒馆老板就对朱大鹏说:“朱大鹏,你老婆都来叫你了,我的小店也要关门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今天都凌晨一点了!”

  朱樊氏站起来,她的衣服被桌椅刮破了,能看到里面刮伤的淤痕,她感激地看着酒馆老板。

  朱大鹏执拗着:“不行!今天老子还没喝够,就是天王老子来了,老子也不走!”

  朱大鹏往桌边一坐,颐指气使地看着刚爬起来的老婆:“老婆,去,再给我打开一瓶酒!”

  朱樊氏动作稍稍慢了一些,朱大鹏就拍起了桌子,大声呵斥:“快去!”

  朱大鹏的老婆吓了一跳,不情愿的从酒馆老板手里接过一瓶酒,放在朱大鹏的桌上,拧开瓶盖。

  酒馆老板感慨叹息,回到柜台继续核算当天的入账。

  酒馆老板讲完那天的事情,不由得感慨万分:“要说这朱大鹏的老婆也是可怜,摊上了这么一个老公,整天挨打挨骂。朱大鹏打起她老婆,那是往死里打啊!他老婆的叫声,一条街都能听到。”

  陶子文又问:“朱大鹏的孩子骨折了,也是朱大鹏打的吗?”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虽然朱大鹏平时对他儿子挺好,但要喝醉了打起来,谁能说得准呢?要我说,别管是谁杀了朱大鹏,这朱大鹏死了,对他们母子俩倒是一件好事儿,对整条街都是一件好事,你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王之远打住酒馆老板的话:“嘿,掌柜的,你这是在教我们徇私枉法啊?”

  “我可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提一个建议。”

  陶子文思考着,忽然又问道:“你说,是他老婆亲自给他开的酒!”

  酒馆老板:“对!不光是开了酒,那天晚上,朱大鹏不让他老婆回去,愣是让他老婆给他倒酒,一直到四点钟醉晕了,才让他老婆给搀了回去。”

  “掌柜,你还能找到那天朱大鹏喝酒的酒杯和酒瓶吗?”

  “酒瓶都退回酒厂了,不过喝酒的酒杯我倒是能找出来。你们跟我来。”

  酒馆老板说着,就带着陶子文和王之远去了酒馆后面的库房。酒馆老板边走边说:“朱大鹏在我这喝酒,到了第二天一早就死了,我感觉晦气,就把那杯子给收起来了。”

  酒馆老板在库房货柜的一个格子里取出一个杯子递给陶子文。

  陶子文问道:“这杯子没人再用过吧?”

  酒馆老板肯定地说:“没有!”

  陶子文又问:“掌柜,我能把这个杯子带回去吗?”

  “可以!”酒馆老板爽快地答应了,“不过,你带个杯子回去干嘛?”

  王之远也纳闷:“对呀,子文兄,这杯子难道是杀人凶手?”

  “杯子不是杀人凶手,或许,它能告诉我们谁是杀人凶手!”

  王之远和酒馆老板都诧异地看着陶子文。

  咖啡厅里。

  郭字谦还在看《十四行诗集》,贾广仁坐在郭字谦对面,看另一本书。他端起杯子喝水,才发现杯子里面的清茶已经被喝光了。他起身走到吧台,把杯子放在吧台上:“姑娘,还是一杯清茶。”

  程玉瑶接过杯子,去冲茶。

  程玉婉神秘兮兮的过来搭话:“先生,我想向您打听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我听你喊坐你对面的那个人叫——郭字谦?”

  “怎么了?”

  “郭字谦是不是特别喜欢打抱不平啊?”

  贾广仁有点好奇:“他确实有一股子侠肝义胆。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程玉婉含蓄一笑,然后又问道:“那他为什么天天都来我们这家小店儿?你有没有问过他,是不是他对我姐姐有点意思?”

  贾广仁感觉有点好笑:“这个我就说不上了。你如果想知道的话,可以当面去问他!”

  程玉瑶冲好奶茶,端了出来:“你们在说什么呢?”

  程玉婉赶忙掩饰:“没有啊!”

  贾广仁端着清茶回到座位坐下的时候,惊动了对面的郭字谦。郭字谦放下手中的书,伸了个懒腰,看向落地窗外的街道。看着看着,忽然他站起了身子。

  郭庄槐正拎着一个鼓囊囊的钱袋,悠哉悠哉地朝咖啡厅对面的赌场走去。他的这些钱是他刚从陶氏医药集团的账房领出来的。

  “你在看什么?”

  经贾广仁一问,郭字谦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望着窗外,缓缓地坐下。

  “没什么!以为看见了一个好久没见的故人!”

  等到窗外的郭庄槐走进赌场,消失在郭字谦的视野,郭字谦才略带伤感地回过头来。他叹息一阵,重新拿起《十四行诗集》。

  见程玉瑶又盯着郭字谦看,程玉婉忍不住地拿她打趣:“姐姐,刚才我问了那先生的姓名,你想知道吗?”

  程玉瑶反问:“你问它作甚?”

  程玉婉说:“我见你天天看着他,我帮你一个忙啊!”

  程玉瑶突然向程玉婉问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你有没有感觉郭字谦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程玉婉回答:“他天天来咱们咖啡厅,天天见啊!”

  “不是,在其他地方也见过!好像……上次咱们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救过咱妈。”

  经程玉瑶这么一说,程玉婉渐渐回忆起昨晚的蒙面人,渐渐记起那蒙面人的眼睛和眉毛——跟郭字谦一模一样。

  “不行,我得去确认一下!”

  程玉婉端起一杯刚冲好的咖啡就朝郭字谦走去。程玉瑶拦住她:“是敌是友还不清楚,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我知道!”

  程玉婉说罢,就走到郭字谦桌边。

  程玉婉把咖啡放在郭字谦的面前,礼貌地说:“郭先生,你的咖啡凉了,给你换一杯吧!”

  “哦,谢谢姑娘。”

  程玉婉又说:“你不用谢我,这是我姐姐让我给你送的。顺便,姐姐还想让我问您,昨天晚上先生都去了哪里?”

  “昨天晚上?”郭字谦狡捷一笑,反问道,“昨天晚上,你们姐妹又去了哪里?”

  程玉婉和郭字谦相互看着对方,贾广仁似乎发现了端倪,他站起来为郭字谦解围:“昨晚,郭字谦一早就回家了。你们怎么都关心昨晚的事儿?”

  郭字谦和程玉婉同时怼道:“不管你的事!”

  贾广仁讨了个没趣,乖乖地坐回去。

  郭字谦补充说:“无论我都去哪里,我都是光明正大的去。不过,你们姐妹似乎有点不一样吧?”

  “你……”程玉婉一时语塞,她气呼呼的回了吧台。

  程玉瑶向妹妹询问:“妹妹,打探的怎么样了?”

  程玉婉气急败坏:“还能怎样?昨晚救咱妈的那个人肯定就是他!”

  程玉瑶有些担心道:“这么说来,他每天到咖啡厅,真的是有可能是来监视我们的!”

  “姐姐,要不今天晚上……”

  程玉婉做了一个“杀人”的动作,程玉瑶赶忙打断她:“不行,是敌是友还没判断清楚,更何况,他对咱们的母亲还有救命之恩。”

  程玉婉赌气道:“好吧,暂且让他多活几天!”

  每天到了傍晚华灯初上的时候,就是咖啡厅生意最好的时段。这天傍晚,咖啡厅一如既往地来了很多客人,程氏姐妹在咖啡厅招呼客人,有些应接不暇。

  一位打扮时尚的美少妇走进咖啡厅,程玉婉热情地招呼着,把她引到一个座位坐下,然后询问了美少妇要点的饮品,便朝吧台走去。在他刚站直身子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眩晕,但很快就好了。

  程玉瑶冲制了一杯咖啡,递给程玉婉,让她给客人端过去的时候才发现程玉婉的脸色惨白。

  “妹妹,你的脸……你是不是有点不舒服?”

  “没事儿,就是有点累!”

  程玉婉接过咖啡,送到美少妇的桌上。就在程玉婉再次走回吧台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忽然就倒下了。咖啡厅的客人们好奇的站起来观看,程玉瑶赶紧从吧台跑出来,搀扶自己的妹妹。

  “妹妹,你怎么了?”

  程玉婉的语气十分微弱:“姐姐,咱们应该早点去母亲那……我昨天就该……”

  沉浸于《十四行诗集》的郭字谦抬头,看到程氏姐妹的第一时间就走了过去。郭字谦询问程玉瑶:“需要送医院吗?”

  程玉瑶答道:“不用!这是我妹妹的老毛病,我妈会治好的!”

  程玉瑶说着,使劲地把程玉婉搀起来,对所有的客人致歉。“各位顾客,真的很抱歉,我妹妹突然身体不适,我得送妹妹回家,咖啡厅不能继续营业了。”

  郭字谦主动疏散顾客:“各位顾客,店家现在有突发状况需要暂停营业,请大家先离开这里吧!”

  顾客们纷纷起身,离开咖啡厅。

  郭字谦和程玉瑶搀着程玉婉走出咖啡厅,并帮助程玉瑶叫了一辆黄包车,和她一起把程玉婉送回家中。

继续阅读:第九章:韩昭叛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