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猛女追男
鸿雁2018-02-20 20:303,964

  宴会结束之后,张兆霖、张馨、陶公瑾、孙普一回到主席台继续讨论。

  孙普一说:“大帅,这个项目没有周俊生的参与,我们也可以独立完成。我们会派出自己的药剂师去欧洲学习他们的技术。但是,我们上次派出的药剂师还没走出上海就被‘带刺玫瑰’刺杀了。”

  陶公瑾补充说:“现在对项目最大的威胁并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带刺玫瑰’。‘带刺玫瑰’屡屡抢劫原始药剂,追杀药剂师,严重影响了生体项目的研究进度。”

  张兆霖说:“这件事情我已经责成警察局那边加紧去办了。”接着,张兆霖就看见警长和陶子文走了过来,就笑盈盈地说,“陶子文来了,咱们也该换一个话题了!”

  张兆霖、陶公瑾、孙普一会意地点点头。张馨倚在张兆霖的怀中,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显然,这个话题跟她有很大的关系。

  警长落座:“大帅,你们这么高兴,这是有什么喜事吗?”

  张兆霖点头:“是啊!”

  张兆霖看向陶子文。

  陶子文赶紧向张兆霖问好:“大帅好!”

  张兆霖点了点头:“贤侄真的是一表人才,难怪我家馨儿会对你一见钟情。”

  陶子文瞬间就明白了张兆霖的意思:“大帅,我跟张馨今天才刚刚认识。”

  “所以啊,以后,你跟我家馨儿要多走动走动!如果你们两个情投意合,不也能了却了我们这做长辈的一番心愿?”

  “这个……”陶子文看向张馨,张馨活像个可爱的小女生,搂着张兆霖的脖子,在张兆霖的脸上猛亲一口:“爹爹,就属你最疼女儿了!”

  张馨一句话,让众人再度欢笑起来,但陶子文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陶公瑾拉着陶子文说:“子文,还不谢谢大帅?”

  “爸!”陶子文很是抵触。

  见陶子文情绪抵触,张馨的大小姐脾气立刻就上来了。她娇嗔地看着陶子文问道:“陶子文,你不喜欢我吗?”

  陶子文默不作声。

  警长赶忙圆场:“大帅,陶公瑾董事长,你们看这样成不成。先让张小姐和陶子文在一块儿处处,等他们彼此都熟识了,再谈他们的婚事。你们看……”

  陶公瑾十分不悦。

  张兆霖看了看在座:“我看这个主意可以考虑一下。张馨,你说呢?”

  张馨还没说话,陶子文站起来就走。

  陶公瑾在陶子文背后斥喊道:“陶子文,你给我回来!”

  陶子文头也不回地走出宴会场。

  张馨摇着张兆霖的身子撒娇:“爹爹,你看!”

  张兆霖宠道:“我看有什么用啊?他是你的意中人,怎么让他跟你在一起,得靠你自己想办法!”

  陶公瑾坐下,带着歉意说:“大帅,这都是我教子无方!”

  “无妨无妨!都是孩子嘛,孩子们的事儿就让他们自己解决。时代不同了,咱们这些当老子的也做不了他们的主!来,喝酒!”

  张兆霖端起酒杯,与众人举杯碰撞。

  张馨也饮了一杯酒。她低头沉思,忽然就花痴地笑了。

  天色已晚,程淑华坚持着每天念经诵佛的功课,程氏姐妹站在她的身后。

  “我看到爸了。”程玉瑶忽然说道。

  程淑华的神情一紧:“你跟他相认了?”

  “没有。”程玉瑶顿了片刻,“我听见张兆霖和陶公瑾想要爸重启生体项目。”

  程淑华又问:“你爸答应了?”

  “没有。我爸对这个项目坚决反对。但是,张兆霖和陶公瑾已经在做这个项目了。”

  “这个我知道。”程淑华说着,就从佛龛前站了起来。

  程玉瑶搀着母亲道:“我爸是好人,就算我们相认了,他也会保护我们的!”

  “要是他有保护你们的能力,我早就让你们相认了。”程淑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七年前的陶公瑾的制药厂还只是依附在我们程家商会的小作坊,现在的陶氏医药占据了上海药界的半壁江山,而且,他的背后还有大军阀张兆霖做镇。你还以为你爸能保护我们吗?”

  这时,程玉婉分析道:“妈,凭我们自己的本事,自保完全不成问题。我们跟爸相认,或许我们还能帮爸出出主意,让咱们的制药厂重新恢复元气呢!”

  程淑华叹息道:“你想得太天真了!”

  第二天一早,当陶子文来到警察局上班的时候,大厅里的同事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一名同事从楼梯下来,带着一种坏笑,冲他打招呼:“早!”

  “早!”

  陶子文稀里糊涂地走上楼梯就听见身后大厅里的同事叽里呱啦地议论声。他赶忙退回大厅查看,议论声戛然而止,所有的人都看着他。

  陶子文诧异:“这么多人看我,议论我,莫非我今天的穿着有问题?”随后,陶子文就在警察局的走廊里找了一面衣冠镜,对着这面镜子仔细地检视自己的仪容,“没有问题呀!后背也没问题呀!肩膀也没问题呀!怎么大家都那样地看着我……莫非是我的屁股?”

  陶子文冲镜子翘着屁股,扭头观看。

  “屁股也没问题呀!”

  这个时候,王之远从办公室出来。王之远看见陶子文,也跟办公大厅的同事一样,怪异地看着他,想笑。

  陶子文问道:“看我干嘛?是我哪里有问题吗?”

  “不是!不是!你挺好的!挺好!”王之远哧哧地笑着,走开了。

  “肯定是哪儿不对劲儿!”陶子文继续照镜子。恰恰在这个时候,妆容夸张、服装妖艳的张馨从陶子文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子文哥!”

  正冲着镜子扭来扭曲的陶子文看到张馨,目瞪口呆,瞬间僵化。

  “哦,问题原来出在这里啊!”

  陶子文在工作,在查看案宗,张馨却故意坐在办公桌上,挺着自己的胸脯:“子文哥,今天的衣服是我特意为你穿的,你说好看吗?”

  陶子文忍着鼻血,扶着桌子向后挪:“好看!好看!”

  陶子文在用天平给“带刺玫瑰”飞镖称重。他正仔细地查看天平数值,张馨的大脸突然出现在天平的后面。

  “子文哥,今天的妆是我特意为你化的,你说好看吗?”

  看着张馨嘟起猪血一样的红唇,陶子文想吐,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嘴里含着某样液体,口齿不清:“好看!好看!”

  陶子文在贴满失踪小孩照片和画满叉,且挂在墙壁上的地图上又贴了一张小孩照片。张开双臂的张馨将整幅地图挡住:“子文哥,既然我今天打扮得这么好看,不如你今天不要工作了,陪我出去玩啊!”

  妖媚的张馨冲陶子文眨了下眼睛,陶子文转过头去,用脑袋“砰砰”地撞墙。

  陶子文找到王之远,抓着王之远的双手说:“你得救救我!得想个办法把她给赶出去!”

  王之远很为难:“她可是大帅的女儿!再说,昨天跟人家跳舞的是你,不是我!”

  “那你也得帮我!”

  王之远面露难色:“不是我不帮你!我帮了你,就得得罪大帅的女儿,得罪了大帅的女儿,大帅就得找我麻烦。大帅找我麻烦,我的饭碗就保不住了!”

  陶子文欲哭无泪道:“那怎么办啊?我得工作,得查案呀!”

  “查案?我跟你一块儿查啊!”

  听到身后的声音,陶子文和王之远两股战战,扭头去看——张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到了他们身后。

  张馨坐在办公桌上,陶子文抱着一大摞卷宗放在办公桌上说:“你想帮我查案,得先看完这些卷宗!”

  张馨拍手道:“好啊好啊!”

  张馨拿着那些卷宗当枕头,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陶子文蹑手蹑脚地走出办公室,找到王之远,压低声音说:“王兄,我出去一趟。张馨好不容易睡着了,你千万别把她吵醒!”

  王之远也压着声音:“子文兄,你出去了,万一她醒了怎么办?”

  “王兄,你放心好了,等她醒了,就找不到我了!”

  “她找不到你,她能找到我啊!”

  “咱们是不是好朋友?”

  “是,可是……”

  “咱们是不是好兄弟?”

  “是,但是……”

  “既然是好朋友、好兄弟,我就让你帮这一个小忙你都不愿意?”

  “愿意,万一……”

  “那就拜托了!”

  陶子文转身就走。

  王之远有点急了,音量陡然提高不少:“如果……”

  陶子文赶忙转头,竖起食指放在唇边:“嘘”

  王之远收声,探头去看陶子文办公室里的张馨。张馨还在熟睡。王之远长吁了口气,再看陶子文,陶子文已经消失了。

  王之远茫然。

  陶子文出了警察局,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程氏姐妹的咖啡厅。

  咖啡厅门口,陶子文下了出租车,整理衣襟,戴正帽子,走到咖啡厅的门口又清了清嗓子,对着门口的玻璃镜面紧了紧领带,最后才忐忑地推门进去。

  舒缓的西方音乐让刚进来的陶子文渐渐放松下来。他不紧不慢地朝吧台走去。

  在吧台招待客人的程玉婉看到陶子文,厌恶地把头转向别的方向。

  陶子文来到了前台:“婉儿!婉儿!”

  程玉婉佯怒:“谁是你的婉儿?”

  陶子文急道:“婉儿,你别闹了!你知道我是来找你的!”

  “你找我干嘛?”

  “昨天的事情,我怕你误会!”

  “我没有误会呀!昨天晚上,你跟那个女孩跳舞挺好的!”

  “我跟她没什么!”

  “你跟我也没什么啊!”

  陶子文被噎住了。但是,他还是站在吧台。有一句话他想现在就脱口而出,事实上,程玉婉也在等着这至关重要的一句话。

  陶子文做足了心理准备:“我……其实我喜欢……”

  但就在这个时候,张馨突然来了咖啡厅,然后对陶子文喊道:“子文哥,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你不是说你要查案吗?”

  听见张馨的声音,陶子文的脑袋都大了。但是他还得克制自己的情绪:“哦,我想出来,喝杯咖啡!”

  张馨大咧咧地朝陶子文走过来:“喝咖啡怎么不叫上我啊?看卷宗太累了,我终于理解你们做警察的辛苦了!你放心,只要我们好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再这么辛苦下去!我要跟我爹爹提要求,我要让他提拔你!”

  张馨凑到吧台前,陶子文赶忙躲开,给她让开位置。

  程玉婉没好气地询问陶子文和张馨:“两位要点什么?”

  张馨说道:“你们这有威士忌吗?我要跟子文哥喝酒!”

  程玉婉故意说:“我这是咖啡厅,不是酒吧,没有威士忌!”

  “子文哥,要不,咱们两个换一家吧!”张馨一把挽住陶子文的胳膊,娇艳艳地说。

  “好呀好呀!”

  一脸苦笑的陶子文被张馨挽着胳膊,带出咖啡厅。陶子文回头,看向程玉婉向她求救。程玉婉看着陶子文一脸生无可恋,噗嗤一下就笑了。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新港孤儿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