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情窦初开
鸿雁2018-02-20 20:284,696

  在张馨的坚持下,陶子文还是把侦破朱大鹏被杀案的过程粗略地讲了一遍。当陶子文讲到抓捕朱小鹏的时候,陶子文不由得感慨:“杀人凶手终于给抓住了。但是,那个孩子才十二岁!如果这个孩子生在一个正常的家庭,父亲不是一个酒鬼,他的父母都很疼爱她,他又怎么会去杀自己的父亲呢?”

  程玉婉看得出陶子文内心的纠结,便说道:“其实你抓了他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否则,他把杀父的秘密一直埋藏在心底,这件事情会成为他一辈子的阴影。”

  陶子文认可地点头。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酒鬼的儿子是杀人犯,有什么好稀奇的?程玉婉,我在这儿跟陶子文聊天,你插什么嘴?”张馨说着,就把程玉婉调好的那杯酒递给陶子文,“陶子文,咱们喝完这杯酒再去跳舞,好不好嘛?”

  陶子文想摆脱张馨,便说:“我想跟婉儿在这里聊会儿天,你再找一个舞伴好吗?”

  张馨狐疑道:“婉儿婉儿的叫着这么亲热,难道你们是情侣?”

  陶子文和程玉婉连忙否认:“不是!”

  “既然不是,那你们在这儿聊什么?”

  陶子文一脸苦笑:“张小姐,我真的不会跳舞!”

  张馨再次耍起小性子:“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你!喝完这杯酒,咱们就去跳舞。”

  陶子文看向程玉婉,程玉婉也很无奈地耸耸肩。

  “干杯!”张馨与一脸苦相的陶子文碰杯,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反扣在吧台,说道,“喝完了,我们走吧!”

  张馨拉着陶子文就走。陶子文向程玉婉求救:“那……我们……就去跳舞了?”

  “你们去吧!”程玉婉假装不在意,但在陶子文被张馨拉走之后,她的脸上却有一丝落寞。

  宴会场上。

  一名服务生在陶公瑾的耳边耳语一些东西,陶公瑾点点头。服务生又来到周俊生耳边说了些东西,周俊生与程书平起身。

  周俊生、程书平、陶公瑾、孙普一四个人跟着这名服务生走开了。

  程玉瑶站在二层,她把现场一切风吹草动尽收眼底。她悄悄跟随在他们身后,跟出宴会大厅。

  服务员把陶公瑾等人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轻轻敲门。房间里传来张兆霖的声音:“谁呀?”

  服务员应道:“大帅,是我!您要的人,给您带来了!”

  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众人进去后,门又被关住了。程玉瑶赶紧跟过去,贴着门缝倾听。

  这个房间是一间会议室,里面有一个会议圆桌。张兆霖坐在主人位置,他的两边分别有警察局长和若干政要。刚被服务员领进来的周俊生和陶公瑾等人分两边落座。很快,大家都坐定了。

  一名女服务员为张兆霖把胸前的餐巾整理好,张兆霖便说:“大家都到齐了,咱们边吃边聊!开饭吧!”

  餐桌边的四名女服务员们纷纷把餐桌上扣着的美食揭开。热气腾腾的珍馐美味,却无人敢擅自动筷。只有站在他们旁边的服务员们将这些菜肴夹到他们身边的碟子里。

  周俊生问道:“大帅,不知道您把我们叫来是为了什么事?”

  张兆霖边用筷子夹菜边说:“你和陶公瑾的制药厂都是在上海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七年前我就曾赞助你们联手做过一个大项目,后来失败了。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还想资助你们继续联合研发。”

  陶公瑾推辞道:“大帅,我们也希望跟麒麟制药厂一起开发这个项目,但这个项目太危险了!”

  “越危险的项目越有钱赚!我是军人出身,不懂你们这些高科技知识,这些个医学理论。我就知道,如果这个项目能成功的话,你们,还有我都能赚很多钱!”

  周俊生说:“七年前我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并且跟陶公瑾进行了大量其他生物的活体实验,都失败了。”

  陶公瑾接道:“这个项目若想成功,必须得绕过其他生物,直接用人体做活体实验。”

  周俊生否认:“我不同意这么做!这样很危险,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人员伤亡。我不希望这样悲剧的发生。这是我七年前终止了这个项目的原因,现在我依然反对重启这个项目。”

  陶公瑾对周俊生反驳:“我不同意老周的说法。从古至今,世界医学的发展都是建立在各种各样实验的基础上。如果不进行人体实验,恐怕到现在都没有人能发现抗生素的存在!”

  周俊生又道:“这跟抗生素是两码事儿!”

  现场气氛紧张,无人做声。

  张兆霖想把一块肥肉填进嘴里,但听了周俊生的驳斥,慢慢的把刀叉放在餐盘上:“俊生,我知道你的心地善良。但是,历史就是用血肉书写出来的,尤其是医学的历史!实话告诉你吧,陶氏医药现在已经着手继续开发‘生体’这个项目了,之所以需要你的加入,是因为他们在开发这个项目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难关。我希望你能加入,一起突破这个难关!”

  周俊生看着对面的陶公瑾,感慨道:“你最终还是做了!”

  陶公瑾说:“你不去做,我不去做,始终会有人去做的。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抓住机会,还要把机会拱手让给别人呢?”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外突然传来了服务生乙和程玉瑶的对话声。

  “你在这干嘛?”

  “哦,我想去一下卫生间,您能告诉我怎么走吗?”

  张兆霖示意服务生开门。会议室的门被打开,看着门外的程玉瑶,周俊生惊讶的站了起来。

  “卫生间不在这边,你跟我来!”

  “哦!”

  程玉瑶一脸无辜的跟着男服务生走开了。

  程书平发现周俊生的异样,赶紧看向门外。门外的程玉瑶刚好走开。

  张兆霖问服务员:“她是谁?”

  服务员道:“她是管家请来的调酒师,是欧洲回来的呢!”

  张兆霖命令开门的服务生:“你站到外面,别让任何人打扰我们!”

  “是!”

  那名服务生走出会议室,把门带上。

  优美的华尔兹舞曲。

  陶子文和张馨跳舞。陶子文的舞步僵硬,完全不在节奏上。他的心思也不在这儿。张馨和陶子文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张馨问:“你在想什么?”

  陶子文说:“没有啊!”

  张馨又问:“你还没有女朋友吧?”

  陶子文还是语气平淡:“是啊!”

  “那我做你女朋友怎么样?”

  张馨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让陶子文倍感为难:“这……”

  张馨怕陶子文不同意,又道:“你不能拒绝我!从小到大,没人敢拒绝我的!”

  陶子文还是说:“我平时工作很忙,还不会照顾人……其实,你可以找个更好的!”

  “我偏不!我就认准你了!”

  张馨双手攀着陶子文的肩膀,伏在陶子文的胸前。陶子文推开不是,抱也不是,尴尬地四处张望。这个时候,他看到了酒水吧台的程玉婉正不悦地看着自己。

  程玉婉一边调酒,一边嘟囔:“见色忘友!负心汉!负心汉……”

  程玉婉一直嘟囔着,丝毫没有发现程玉瑶已经来到他的身后。循着程玉婉的目光,她看到了那个正被张馨缠着,一脸生无可恋的陶子文。

  “妹妹,那个人是谁呀?”

  程玉瑶的一句话把程玉婉吓了一跳,她赶紧收回心思,专心调酒:“没谁呀!”

  “该不会看上他了吧?”

  程玉婉把脸转向一边,背对着程玉瑶,面色绯红:“才没有呢!”

  会议室里,大家在张兆霖的带动下边吃边聊,但周俊生却心不在焉,若有所思。

  张兆霖看向周俊生和程书平:“我听说你们制药厂最近的效益可不怎么好!”

  程书平倒也爽快:“是!因为很久没有推陈出新,所以市场份额正被其他药企蚕食。”

  “俊生不是你们药厂的天才药剂师吗?有他在,我相信你们的药厂很快就能推出新的替代产品。”

  “是的。我们公司现在也正加大力度对新产品的研发。”

  张兆霖和程书平看向周俊生。

  周俊生说:“我们公司是上海的百年药企,近几年的效益持续下滑,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在七年前没有消耗大量的时间去研发‘生体’这个项目,我们的公司也不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

  陶公瑾说:“这是你的一己之见。实话告诉你,这七年间,我正是坚持研发‘生体’项目,才会衍生出大量的新型实验药剂,才让我的药厂从七年前的一个小作坊发展成今天这样的规模。‘生体’是一个充满潜力和创造奇迹的项目,这个项目一旦开发成功,将会创造巨大的财富!”

  周俊生说:“我们做医药的,首先关心的不应该是财富,而是人的生命!”

  场面气氛再度尴尬。

  张兆霖用餐巾擦了擦满嘴的肥油:“兜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来的话题!”

  张兆霖站起来,围着圆桌踱步:“说到人命,在座的各位没人比我更有发言权。我是军人出身,大大小小的仗打了有二十多起,见到过各种各样的死人。有被机枪打成筛子的,有被炮弹炸成碎片的,有的被人挑开了肚子,肠子洒的到处都是,还有人被活活烧死,那人带着满身的火焰,在战场上乱跑乱撞。有人问了,既然打仗死这么多人,那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战争?为什么?”

  在座的所有人都不敢吭声。

  张兆霖踱着步子来到了周俊生的身后,按着周俊生的肩膀,凑到周俊生的耳边:“那是因为,现在死人是为了以后的和平。和平了,就不再死人了!我认为,做人体试验也是同样的道理。现在实验死人,是因为这个项目研发成功了,它可以拯救更多的人。战争是这样的,医学不也是这样的吗?”

  警长带头鼓掌,随即会议桌上的人纷纷效仿。掌声雷鸣,但周俊生和程书平却忧心忡忡。

  张兆霖端了一杯酒递给周俊生:“俊生的担忧我能理解,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从大局着想,跟陶公瑾和我冰释前嫌,齐心协力,共同完成‘生体’项目的研究!”

  周俊生刚要表明自己的立场,张兆霖立刻制止他,拍着他的肩膀道:“你现在不用急着表态。你先回去想想,等你想好了再给我回复!现在就是喝酒!来,我敬你一杯!”

  周俊生与张兆霖碰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之后,张兆霖将空杯倒置,向大家示意喝完了杯中酒,随后拍着周俊生的肩膀道:“我相信你会做出的正确的选择!”

  宴会结束,会场众人纷纷离开。

  程氏姐妹在前面走,陶子文穿梭在众人中,在她们后面追赶。

  “婉儿!婉儿!”

  在程氏姐妹走出会场,下了台阶的时候,陶子文终于冲了出来。

  程玉婉对陶子文嗔怒道:“你不去哄她,跟着我干嘛?”

  陶子文连忙辩解:“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怕你误会!”

  程玉婉赌气道:“是不是我想的那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个时候,一辆吉普车停在了程氏姐妹的跟前,程玉婉拉了程玉瑶的手就要上车,陶子文赶紧拽住程玉婉的胳膊。

  “婉儿,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我呢?我跟她就是今天才认识的!”

  程玉婉说:“我们又不是情侣,你跟我说这些干嘛?”

  陶子文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他不甘心地松开程玉婉,目送程氏姐妹上了吉普车。吉普车开走了,陶子文还站在原地目送着车子远去。

  在吉普车里,程玉婉心花怒放,喜形于色。

  程玉瑶拿她打趣:“还说你对人家没意思,看你,笑得嘴都歪了!”

  “哪有?”程玉婉羞红了脸。

  程玉瑶问道:“哎,告诉姐姐,他叫什么名字?”

  程玉婉假装听不明白:“什么什么名字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程玉婉看着车窗外面的霓虹灯盏,满面桃花绽放。

  警长从宴会场找出来,看到陶子文的第一句话就是责怪:“陶子文,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大帅和你父亲在礼堂找你呢!”

  “他们找我干嘛?”

  “你去了就知道了!”

  陶子文和警长走回宴会场的时候,与周俊生和程书平擦肩而过。

  周俊生转身看着陶子文:“那不是陶公瑾的儿子吗?”

  程书平说:“是啊!”

  周俊生想了片刻:“早知道今天是一桌鸿门宴,我就不该来!”

  程书平道:“张大帅盘踞上海这么多年,估计除了你,也没人敢当面顶撞过他!”

  周俊生和程书平继续走向门口。

  程书平问周俊生:“在会议室的时候,你突然站起来,看到了什么?”

  周俊生感慨:“一个女孩子。我一瞬间,还以为是若心回来了。”

  程书平说:“她要回来就好了!他要回来,你就能专心地回公司,继续你的事业了。”

  两人一同走向门口,留下两个沧桑落寞的背影。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猛女追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