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孤儿院的一天
鸿雁2018-02-19 09:594,314

  大锅里炖着肉,热气腾腾。程玉瑶用大勺子搅拌着锅内的肉块。

  孤儿院的孩子们都围在大锅周围,争相嗅着炖肉的香气。

  一个穿着花格子衣服的小女孩挤在所有孩子的前面:“大姐姐,这肉快炖好了吗?”

  程玉瑶微笑着说:“快了!再过一会儿就好了。”

  一个裤子上面都是补丁的小男孩边说边比划着:“大姐姐,我想吃这么大块儿,行吗?”

  “当然可以了!你想吃多少都行!”

  程玉瑶说着,用手抚摸着这个小男孩的头顶。小男孩有些害羞的模样引得孩子们爽朗地笑了。

  听着小楼里孩子们爽朗的笑声,院子里的邦德先生和郭字谦却是满脸忧愁。他们在院子里闲逛,有一句没一句地用英文聊着。

  邦德先生感慨道:“之前收留的孩子大了,走了,很少有人像你一样。能回来帮我。”

  郭字谦跟在邦德先生的身后:“我没有家。当初您和夫人收留了我,这里就是我家。很多时候,我都感到惭愧,我不能帮您分担更多的责任。”

  “你帮我很多了。”邦德先生站定,郑重地看着郭字谦,“你还有自己的生活,你总不能每个月都把工资花在这些孩子身上。我看得出你对这个姑娘动心了——你该成家了。”

  邦德先生毕竟是过来人,一眼就看穿了郭字谦对程玉瑶的心思。郭字谦回头,看着被孩子们围着的程玉瑶,又满是担忧地问道:“他们再来,你们怎么办?”

  邦德看着被推倒的围墙,满是愤怒,却又无计可施:“只能让他们拆。他们拆了,我就带着这些孩子去政府,我不相信你们的政府会对这些孩子不管不问。”

  邦德先生顿了顿,又感慨道:“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你们这样的政府!”

  郭字谦在院子里踱步,踢走了脚下的一粒石子后,忽然扭头看向邦德:“邦德先生,让我给您想办法吧!”

  邦德看着郭字谦。

  这个时候,小楼里面传来孩子的欢呼声:“开饭了!开饭了!我们有肉吃了!”

  邦德先生看郭字谦,看了很久,最终没有正面回答郭字谦的话题。邦德先生说道:“孩子们好久没这么高兴过了,走,先吃饭去吧!”

  邦德先生说完就走回小楼。

  孤儿院小楼一层的大厅里,程玉瑶给孩子们分肉。她冲这些孩子喊道:“大家别着急,吃了这些还有!小心别烫着!”可是天生嘴馋的孩子们还是迫不及待地把到手的肉塞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咀嚼,狼吞虎咽地吃着。

  郭字谦跟在邦德先生的身后走进小楼的时候,看见一个小男孩把肉弄得满手都是,就主动地走过去,帮这个小男孩把袖子挽了起来,耐心地说道:“别吃这么快,小心噎着!”小男孩连连点头。

  郭字谦看向程玉瑶,程玉瑶拿着勺子,指挥着小孩排好队,仿佛已经成了这所孤儿院的厨师。

  看着吃肉的小孩子一个个笑逐颜开,郭字谦的脸上不知觉地便浮出了幸福的笑容。

  午饭之后,郭字谦和程玉瑶走在这条路上散步聊天。

  这条小路两边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吃饱饭的孩子们在这条路上追逐嬉闹。

  郭字谦不无感激地说:“今天让你破费了!”

  程玉瑶倒也洒脱:“咱们都是朋友,说这些干嘛?你昨天不是请我看过电影吗?”

  郭字谦又问道:“咱们还仅仅是朋友吗?”

  程玉瑶转过身去,看着郭字谦,倒退着向后走在郭字谦的前面:“你以为呢?”

  “我想,咱们的关系要比普通的朋友更高一级!”

  “那是什么关系?”

  郭字谦抓住程玉瑶的双手,郑重地看着她的眼睛:“就像张忠民和婉华一样。”

  张忠民和婉华是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中的人物,他们两人从小就青梅竹马,长大后又成了亲密的战友、情人,最终在根据地结成连理。郭字谦这样含蓄地一说,程玉瑶自然就明白了郭字谦的心思。

  程玉瑶回望着郭字谦,迟疑、惊喜又带着一丝莫名的紧张与甜蜜。

  郭字谦在等待着程玉瑶的回答,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吉普车从小路的远方带着滚滚尘埃飞驰过来,越来越近。

  郭字谦和程玉瑶看向这辆吉普车。吉普车开得太快,然而小路上的孩子们还在追逐嬉闹。吉普车丝毫没有刹车的迹象。

  程玉瑶赶紧冲孩子们大喊示警:“孩子们,车来了,快点躲开!”

  “来不及了,这些人就是冲着孤儿院来的!”郭字谦说完,飞快地朝路上的孩子们跑去。

  小路上,一个手足无措的小女孩,面对着飞快朝自己开过来的吉普车,正茫然地站立在小路的正中间。吉普车离孩子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撞到孩子的时候,郭字谦一把将小女孩推到了马路另一边。

  吉普车飞驰而过,然后在孤儿院内停下。

  邦德从小楼走出来,孩子们纷纷朝吉普车围拢过来。看着这架势,在小路上的郭字谦和程玉瑶相互望了对方一眼,领着郭字谦刚刚救下来的那个小女孩也凑了过来。

  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从吉普车走下来。一个是董事长,一个是孙经理。接着,车内走下了两名体格健壮的保镖。

  董事长对自己的下属孙经理问道:“孙经理,你说的就是这栋小楼吗?”

  孙经理哈腰点头:“就是这里!这儿的人赖着不走,说是给他们的补偿压根儿就不够再建一座孤儿院的钱。”

  “给的钱不够,这就不拆了吗?耽误了工期,你负责得起吗?”

  董事长也不跟孤儿院的负责人说话,就要钻回吉普车内。

  孙经理表示为难:“董事长,这里有人住着,不好办吧?”

  坐进车里的董事长悠悠说道:“怎么不好办?你直接带人铲平不就成了?你办不了,我就换个人!”

  孙经理紧张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连连颌首:“办得了!办得了!”

  随后,孙经理无奈地走到邦德的身边说:“邦德先生,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们再不搬走,我的饭碗都保不住了!”

  郭字谦走到邦德的身边,同孙经理理论:“你们给的补偿才三十块钱,物价涨得这么快,现在这点钱也只够这些孩子几天的伙食。你们这样做是在把这些孩子往绝路上逼啊!”

  孙经理道:“我很同情你们,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啊!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给你们今天一天收拾一下,我明天上午带人过来!”

  孙经理讲完,就走回吉普车。吉普车调了个头,飞快地开走了。

  邦德连连叹息:“这楼是保不住了,我倒是没什么,就是苦了这些孩子了!”

  为了不让孩子们赶到担忧,邦德先生特意用了孩子听不懂的英文感慨叹息。郭字谦和程玉瑶相互看着对方。忽然,程玉瑶用英文说道:“邦德先生,中国有句古话叫: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您不必为这件事情过于忧心,事情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郭字谦看向程玉瑶,程玉瑶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

  董事长和孙经理回到了他们的公司,他们在走廊分开。孙经理进了他的办公室,董事长边向前走边脱下外套,搭在手腕上。他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进去,然后把门关上,把外套搭在办公桌旁边的衣架上,一扭头发现一个蒙面人正用短刀对着自己。他慌忙要朝门口走去,又一个蒙面人刚好堵在门口。

  董事长战战兢兢,朝办公室的一个角落躲藏:“英雄,你们要多钱我都有!我都有!”

  堵在门口的蒙面人说道:“我们不要钱,只想让你办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办好了,什么都好,办不好的话……”

  另一个蒙面人拿着短刀朝董事长步步紧逼。

  董事长慌忙答应:“我办!我办!什么事情我都办,只求你们饶我一命!”

  拿着短刀的蒙面人是个女声:“听说你们要拆新港孤儿院,对吗?”

  董事长慌乱地说:“对……啊不,你们不让我拆我就不拆了!”

  女蒙面人说:“拆还是要拆的!但是在拆之前,你要好生地安置那里的孩子。你要在附近找一块土地,为他们新建一栋房子,这栋房子一定要漂亮,要宽敞!”

  男蒙面人补充道:“如果我们知道你没有这么办的话,我们随时都能要了你的小命!”

  “这个……这个好办,我明天……不,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安排!”

  女蒙面人又说:“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

  董事长说:“什……什么事,两位只管说就行。”

  “你新建孤儿院的事要说自己捐助的,要告诉媒体,要让报纸进行报道!”

  董事长不明所以地问:“这……这是为什么啊?”

  “我让你这么办,你就这么办,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三天之后,我看不到报道,我们随时都能杀了你!”

  董事长满头大汗,只求保命,便连连说道:“好好好,两位英雄别生气,你们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董事长用袖子擦拭满头冷汗,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程玉瑶和郭字谦已经消失在房间内。

  董事长长吁一口气,战战兢兢的从墙角爬起来。这个时候,他还满是后怕。

  这两个蒙面人就是程玉瑶和郭字谦。他们从一家造船厂的院内跳出来,走在两边都是废墟的小路上,兴奋地笑出声来。

  郭字谦说:“你都没看到,刚才你拿刀对着他的时候,他的脸都青了!”

  程玉瑶把短刀收进刀鞘:“那是他活该!谁让他净欺负这些老实的穷苦人!”

  郭字谦收住笑意:“那个董事长能开这么大的一家造船厂,买一块地建个孤儿院也花不了他多少钱,你干嘛还要让他登报说是自己捐助的呢?”

  程玉瑶狡捷一笑:“你就不怕他今天建了,等到哪一天再给拆了吗?”

  郭字谦忽然明白了:“哦,我知道了。等他捐建孤儿院的消息上了报纸,就会引起上海各界的关注,这件事就板上钉钉了,就算他心里再不舒服,也得坚持把孤儿院给建了!”

  程玉瑶接着说:“只要建了,他就永远不敢拆除了!他做的是慈善事业,给自己挣来了荣誉,只要拆了,荣誉就会被自己给毁掉。他是有头有脸的人,应该是非常在乎自己名声的。”

  郭字谦点头:“这么说,邦德先生再也不会担心这些孩子的住处了。”

  “那是当然。”

  程玉瑶说着,大踏步走在郭字谦的前头,扬长而去。一直索绕在郭字谦眉心的忧虑一扫而净,释怀爽朗地跟在程玉瑶的身后。

  夕阳余晖中,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

  入夜时分,本该生意红火的咖啡厅内只稀稀落落地坐了几个人。程玉婉百无聊赖地站在吧台里。他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活泼可爱,眉宇间却笼罩着一抹淡淡的愁绪。有客人来了,她也是慵懒地应付着。

  忽然,吧台的电话响了。

  这个电话是母亲程淑华打过来的。程淑华在电话里问道:“玉婉,你姐姐回来了吗?”

  程玉婉神情低落:“没有。”

  程淑华担忧地问:“她昨天跟谁出去的?去干什么了?”

  听着母亲担心的语气,她也感到了不安和焦虑:“妈……”

  程玉婉的声音带着些哭腔。姐姐去了哪儿,他何尝不想知道?姐姐的安全,她何尝不很担忧?

  幸好,母亲并没有过多的指责,只是淡淡地说道:“等她回来了,你就给我回个电话。”

  “嗯。”

  就在程玉婉刚刚把电话放下,咖啡厅外面就有王君鹏带队的一支警队快步跑过。程玉婉看向门外,花容失色。

  刚刚进来的客人催要自己的咖啡,心神慌乱的程玉婉便把咖啡端给客人。就在她走出吧台的时候,她的胳膊突然撞到了吧台一角,咖啡的泡沫刚好擦在了她的衣服上。心神不宁的她站在原地,越发的不安起来。

  远处传来几声犬吠。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死鸡奇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