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愿来生,天不负
骆驼2018-03-20 18:262,831

  第四十五章 愿来生,天不负

  “南岳你疯了吗!”

  杜诏等人骇然变色,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为了一个许牧之,南岳竟然敢违抗皇命,甚至不惜对他们动手。

  南岳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低声道:

  “是啊,我疯了……请杜老,赴黄泉!”

  在南岳睁开双目的那一瞬间,手中的刀急速挥出。

  杜诏难以置信的瞪大着双目看着南岳,双手死死的捂着那血水喷涌的脖子。

  “你……你……南……”

  杜诏想要说什么,可是已经被割断了脖子,一说话血水带着沫子从脖子上喷涌。

  惨叫之声响起,杀戮再次开始。

  韩北胜神情复杂的看了扶着自己的许牧之一眼,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许牧之会被人成为修罗书生。

  此人……心狠手辣!他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修罗,一个地狱爬出的恶魔。

  半晌之后,寒川阁那一众人尽数被斩杀。

  “你们不死,赵国迟早亡在你们手中……葬了吧!”

  许牧之冷冷的道。

  身后的士兵已经开始打扫战场,而许牧之却是扶着重伤的韩北胜走向了他原先站立的那个山坡。

  原本南岳是准备跟在许牧之身边的,因为他怕韩北胜挣扎着杀了许牧之。

  毕竟韩北胜是一个士级修为的强者,即便此刻他已经身受重伤,可要杀一个没有丝毫的许牧之的话还是轻而易举。

  可是许牧之却没有让南岳跟来,只是朝南岳要了两坛酒。

  “这样也好,或许下辈子就能做个逍遥的诗人,每日饮酒作诗,浪迹天涯。”

  韩北胜拿过一坛酒水给自己灌了一通,躺在地上半眯着眼睛看着天上淡淡的云笑道。

  他好酒,可是他和薛追魂不同。

  薛追魂是为了喝酒而喝酒,而他只是因为他要的这个现实世界给不了,他喜欢醉梦,因为梦中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喜欢饮酒作诗浪迹天涯,可是奈何身处帝王之家。

  他从来不参与任何的国事,也从来不和其他皇子争宠邀功。因为他要的从来都不是权力,他要的只是一种解脱。

  这是他第一次参与国事,可这也是最后一次。

  从他的父皇下令让他来这赵国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那个生养他的男人选择了将他放弃。

  或许是他没有像赵恪玄般那一份敢违抗皇命的勇气,也或许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真的让他累了,他选择了在到栖凤城之时自杀,这样至少为自己保留了一丝的尊严。

  可是许牧之出现了,他再也到不了栖凤城,再也不可能到那个叫百雀楼的地方,再也不可能偷偷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爱上了雀灵,可是雀灵是百雀楼的人,一个青楼女子,纵使她出淤泥不染,纵使她纯洁无瑕,可北漠皇室不可能接受她。

  他也只能默默的爱着,默默的整日在百雀楼之中买醉。

  许牧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陪韩北胜喝着酒。

  “等你回到栖凤城,麻烦你将这个交给雀灵。”

  韩北胜想了想,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须弥瓶,在那瓶子之中装着无数的画卷,那些画卷之上都画着同样的一个女人。

  “好……”

  许牧之接过了须弥瓶,点了点头。

  “这里风景不错,我死之后,不要把我送回北漠,就将我葬在这里吧!”

  韩北胜掏出了一粒小小的白色药丸丢进了酒坛之中,那是他为自己准备的。

  “呵呵,愿我来生……”

  韩北胜的话说了半句,躺在地上仰头看着天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韩北胜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看得出此刻的他笑的很开心,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愿你来生……天不负!”

  许牧之喝了一口酒水,将那剩下的半坛轻轻的放在了韩北胜的身旁。

  愿来生,天不负……

  韩北胜一生不争不抢,可最终依旧逃脱不了,成了别人手中的棋子。来生天不负,真的会有来生吗?来生上天是否能够垂怜。

  走下山坡之时南岳已经在那里等候,说太子来了信,问许牧之有没有需要之处。

  “回信告诉太子,就说我许牧之需要一个服从命令的将军,那些什么名师大将的许某用不起!”

  许牧之冷冷的瞪了南岳一眼,若有所指的道。

  南岳尴尬的看着许牧之,他怎么会听不出来许牧之这话是在骂他。

  很明显,刚才他反驳许牧之,让许牧之退一步的话让许牧之很生气。

  这一日,天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似乎上天不想看到这满地的鲜血和尸体。

  而在那混合着血水的泥水之中,一朵朵妖艳的引魂花静静绽放,指引着那些战死的亡魂回归故乡。

  ……

  赵国皇宫之中。

  “逆子!老子还没有死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掌权吗?”

  病榻之上脸色苍白的赵庚安一把打掉了赵恪玄手中端着的药碗。

  “杀了……杀了!那个叫什么许牧之的给朕杀了他!”

  赵庚安愤怒的咆哮着,一时间气急,一口鲜血喷出。

  赵恪玄急忙拿手帕擦了擦赵庚安嘴角的血迹,轻轻的替赵庚安拍了拍背。

  他没有答应赵庚安,只是一直沉默。

  “竟然连杜老先生都惨死他的毒手!还有南岳……还有南岳!将那混账东西也给朕押回来!”

  赵庚安愤怒的大吼。

  可是一旁的赵恪玄却是依旧不言不语。

  这一夜,赵国皇帝赵庚安被活生生气得晕死了过去,而他在晕过去之前却是一连颁下三道追杀令。

  这三道追杀令全部都是针对许牧之的,甚至他不惜悬赏天下,只要许牧之的人头。

  也是在这一夜,一个消息迅速的传遍了整个赵国。

  许牧之将北漠四皇子以及带着的一万北漠精锐全部骗到了分水岭,而后全部歼灭在了分水岭,未曾有一人逃脱。

  就连北漠四皇子都死在了分水岭。

  这对赵国来说是一个大好的消息,一时间全国欢腾。

  那个曾经东出栖凤,孤身一人前往东境的人,他实现了他的诺言,没有让韩北胜和那一万北漠精锐活着到达栖凤城。

  可与这个消息一同传来的还有许牧之斩杀了寒川阁的杜诏一众人,也是在分水岭。

  “杀的好!寒川阁的那一群没有骨头的软蛋,他们不死赵国迟早会被他们祸害。”

  “唉,现在的寒川阁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寒川阁了。”

  “不得不说,先生胆子可还真是大啊,寒川阁的人都敢杀!”

  “先生号称修罗书生,有什么不敢!”

  原本寂静的夜被喧闹打破,人们已经等不到天亮。

  各大酒馆之中点起了蜡烛,连夜开店,不为别的,只因为那个叫许牧之的人。

  一时间整个栖凤城的酒馆之中竟然人满为患,无论男女老少,所有人坐在酒馆之中热火朝天的讨论着关于许牧之的事情。

  不断的有着消息传来,而后在酒馆的之中迅速的传开。

  各大酒馆也将所有酒水价格降低了一半,为了庆祝分水岭一战。

  先生这个称呼,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修罗书生许牧之的专用称呼。

  在栖凤城只要你说先生,所有人都知道你说的是许牧之。

  整个栖凤城这一夜热闹非凡,如同过年一般。

  “不……不好了!”

  就在此时,一家酒楼之中忽然有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众人疑惑的看着那人。

  “皇帝陛下连颁三道追杀令,追杀先生!寒川阁已经派人前去东境,说是要斩杀先生!”

  此言一出,整个酒馆之中有了片刻的安静,可是这片刻的安静之后众人却是怒不可遏。

  那个人以文弱之躯在东境守护着赵国,可是他守护的国家却是派人前去要他的命,还有比这更令人心寒的事情吗。

继续阅读:第46章:千古罪人,万世骂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