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千古罪人,万世骂名
骆驼2018-03-21 10:152,927

  第四十六章 千古罪人,万世骂名

  北漠皇宫之中,那最高的楼阁之上。

  韩承天倚着栏杆目光投向了远方,他望的那个方向是北漠的西边,在那边有一处地方叫分水岭,有一个人叫许牧之。

  在韩承天的身后站着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仔细看去正是那日出现在酒馆外面给薛追魂下达命令之人。

  “陛下莫要太过伤心,龙体要紧!再说,出使赵国也是四皇子自己的选择。”

  身后的女人低声安慰了一句。

  韩承天收回了目光,转身一笑,摸着女人的脸颊道:

  “伤心?呵呵呵,我韩承天的儿子就该图谋天下霸业,一个一天到晚就知道吟诗作画的废物,死了也好!”

  韩承天的语气之中没有丝毫的伤感,反倒似乎像是有些高兴。

  女人那一双清冷的眸子看着韩承天许久,心中暗叹一声。

  韩承天不仅是武道奇才,更是大智若妖,可是此人心性太过凉薄。

  对他来说,除了他自己之外,所有人都是外人。

  “我倒是对那个叫许牧之的有兴趣!”

  韩承天笑了笑,从一旁取过一张卷轴。

  在那卷轴之上画着一个身骑白马,脸上带着修罗面具的年轻人。

  “叫孤鹰那边开始行动,我要见到活着的许牧之!还有,让申屠恶拿下断岭一带!”

  韩承天冷笑道。

  在之前他还没有那么看重许牧之,毕竟一个奴隶出身之人又能有多大的能耐呢。

  可就是这个奴隶出身之人却是将韩北胜和那一万北漠精锐全部葬在了分水岭,这让韩承天忽然意识到自己远远低估了许牧之的可怕。

  身后的女人点了点头,身影消失不见。

  而在这同一天,北漠给赵国传去消息,只要赵国愿意交出许牧之,北漠十年之内不动赵国一分一毫!

  可是若赵国不肯答应,那么申屠恶的十万大军便会越过断岭,攻打赵国。

  ……

  赵国皇宫之中。

  这一日,太子赵恪玄先是派人截杀了北漠派来的使臣,没有让他们见到赵国的皇帝。

  后赵恪玄更是将整个皇宫之中全部换上了自己的人,满朝文武无论是谁根本难以见到皇帝。

  此刻,皇帝寝宫之外赵恪玄静静的跪着。

  在寝宫之中不断的传出赵庚安的叫骂之声,他一醒来就开始骂赵恪玄逆子,可不一会儿就又被气的昏死过去。

  “父皇,儿臣也是迫不得已,儿臣不能让你害了赵国这百万百姓。等赵国转危为安之时,儿臣自当领罪!”

  赵恪玄低声道。

  他很清楚,从韩北胜死在分水岭的那一天起,赵国和北漠之间的战争就已经无可避免。

  现在的东境已经是危机重重,在这时候他不能让国内再派出人去给许牧之和南岳添乱。

  “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若想靠近父皇者……杀!所有照顾父皇的太医宫女,不准出这个院子!若一定要出去也只能横着出去!”

  赵恪玄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众人,下令道。

  ……

  赵国东境,观月城城墙之上。

  “说实话,我都想提着先生这颗人头去北漠了,十年的太平生活啊!要少死多少大好儿郎!”

  南岳认真的看了一眼许牧之,而后阴险的笑了笑道。

  许牧之无语的撇了撇嘴。

  “恐怕这颗脑袋离了我的身体就没有那么值钱了!”

  说实话,他都没有料到北漠那皇帝韩承天竟然放着自己儿子的大仇不管,却是一心想要得到他许牧之。

  撤去十万大军,还赵国十年太平!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诱惑的条件,对于赵国来说这桩买卖似乎怎么看都值了。

  一个许牧之,十年天平世。如南岳所言,这要少死多少大好儿郎。

  “北漠孤鹰应该也开始行动了,先生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南岳收起了脸上那不正经的阴险笑意,认真的看着许牧之问道。

  许牧之眯着眼睛看着远方沉默了好半晌。

  “我要你前去断岭,用十天的时间先丢断岭,再丢观月城,一月之后我要看到申屠恶兵临栖凤城下!”

  许牧之的声音很轻很淡,就像是拉着家常。

  南岳骇然变色,使劲的摇了摇了脑袋,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先丢断岭,再丢观月,一月时间让申屠恶兵临栖凤城下!许牧之这是疯了吗,这哪里是帮赵国,这不是明摆着帮北漠吗!

  “先生你说什么?”

  即便是看到许牧之点头,可是南岳依旧还是难以置信的瞪大着眼睛再次问了一遍。

  “你没有听错!”

  许牧之淡淡的笑了笑。

  他要的就是让申屠恶兵临栖凤城下。

  “先生你没病吧?”

  南岳用那满是老茧的粗手准备摸一摸许牧之的额头,他怀疑许牧之脑子坏掉了。

  可是不等他那粗手摸到许牧之的额头就被许牧之一把打掉了。

  “想要猎到猎物,诱饵是必须要的,你不需要明白,只需要按我说的做就好!”

  许牧之笑了笑,走下了城墙,出了观月城,在他的身后优哉游哉的跟着那一匹白马。

  南岳呆愣在那里站了好久好久。

  “许牧之啊许牧之,这一次之后,或许你我还有太子殿下都将成为赵国的千古罪人,背负万世骂名!”

  南岳苦笑一声,自语道。

  他以为分水岭一战是他这一生经历过最为疯狂的事情,可是直到此时他才明白,那只是开始。

  比起分水岭一战,此刻许牧之要做的事情疯狂了不知道多少倍。回头看,却感觉分水岭一战倒是正常了许多。

  放弃断岭,打开观月城,一月时间让申屠恶兵临栖凤城下!这已经不是用疯狂所能形容的了。

  许牧之这是在拿整个赵国布局,若是这次失败,那么赵国将会被许牧之葬送。

  而支持着许牧之的他南岳和太子赵恪玄便是亡国的罪人,将会被钉在赵国的耻辱柱上,永生永世!

  ……

  赵国栖凤城。

  在那东城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花园。

  此刻一个小女孩认真的给花园里面浇着水。

  在那花园不远处立着一尊高大的雕像,那雕像是一个骑着马,戴着狰狞面具的男子。男子那深邃的目光投向了远方,手臂微微上扬,像是在马上指点江山。

  那是修罗书生许牧之的雕像,这个雕像是栖凤城的百姓自发组织为许牧之立的。

  而在离小女孩不远处,静静的站着数百士兵,无形之中将那认真浇水的小女孩护在了中间。

  除去那些士兵之外,附近的阁楼之上还布置了弓箭手,以及一些修为高强的武者暗中保护。

  小女孩趴在地上轻轻的刨了刨花园里面的泥土,却见一个嫩绿的芽儿从土底下探了出来。

  “发芽了,宋文远你快看,发芽了!嘻嘻嘻!”

  上官雨彤惊喜的对一旁的宋文远叫道。

  宋文远急忙跑过去,小心翼翼的蹲下去看了看那刚长出的小芽儿。

  “还真是,牧之应该快要回来了!”

  宋文远假装一脸惊奇的附和道。

  虽然脸上满是惊喜,可是他心中却是担忧不已。

  他很清楚,现在的许牧之不光是北漠要找他,赵国寒川阁更是想要杀了他。

  这次出去之后,许牧之能活着回来吗?他无数次的问过自己,可是却没有答案。

  无数次的他梦到许牧之浑身是血,倒在血泊之中朝着他笑。

  “快回来吧!”

  宋文远心中叹息了一声。

  自从许牧之走后,上官雨彤就被接到了皇宫。

  可是这丫头却是将皇宫闹了一个天翻地覆,甚至好几次放火差点烧了皇宫。

  无奈之下赵恪玄只能答应每天让宋文远去皇宫之中接出上官雨彤来这里照顾她的那一棵花。

  “对了,宋文远这是什么花啊?那天我都忘记问了!”

  上官雨彤趴在地上开心的看着那嫩芽儿问宋文远。

  宋文远沉默了一会儿。

  “这是一种很美很美的花……”

  他没法告诉上官雨彤这是引魂花,引魂花代表着死亡……

继续阅读:第47章:满城尽是修罗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