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起风了
骆驼2018-03-18 17:312,802

  第四十一章 起风了

  这一日,北漠忽然派出十万大军驻扎赵国东境,而北漠四皇子韩北胜亲率一万之众直奔赵国栖凤城。

  赵国第一大将南岳连夜赶往东境,企图拦住北漠那十万大军,不让他们越过赵国东境断岭一带。

  此刻赵国皇宫之中,赵恪玄焦急的来回踱步,不停的朝着外面张望着,似乎在等待什么。

  可是外面只有茫茫黑夜,一片漆黑死寂。

  “殿下先生来……”

  忽然一个侍卫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可是不待他说完赵恪玄便打断了他急切的道:

  “快请先生进来!”

  不一会儿的时间许牧之走了进来。

  “先生你可算来了!”

  赵恪玄焦急的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

  许牧之疑惑的看着赵恪玄问。

  他从未见赵恪玄脸色有过如此焦急慌乱的神色。

  “昨天北漠忽然给东境增兵十万,而北漠四皇子韩北胜更是带着一万精锐直奔栖凤城而来,名义上是来我赵国做人质,可实际上这摆明了是准备和东境那十万大军里应外合啊!”

  赵恪玄从书桌上去过一份最新得到的情报,递给了许牧之。

  看着那一份东境传来的情报,许牧之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

  “来赵国做人质?”

  许牧之奇怪的问了一句。

  “对!北漠想要吞并我赵国,先是斩杀我赵国紫凰,后十万大军压境,可是师出无名。他们便向外宣扬什么和我赵国永世结好,甚至不惜派出四皇子来我赵国做人质!”

  赵恪玄愤怒的道。北漠皇帝说的好听,可是这天底下哪有带着一万精锐去做人质的。

  许牧之暗自感叹这北漠皇帝韩承天可下的一手好棋。

  派出四皇子主动送来赵国做人质,以此堵住天下悠悠众口。

  可只要四皇子韩北胜在赵国出一点点的意外,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兵,而韩北胜所带的那一万精锐便会里应外合。

  甚至许牧之敢断定到了必要时候,或许韩承天会舍弃韩北胜,以此来换一个出师赵国的借口。

  “陛下那边和寒川阁是什么决定?”

  沉吟片刻之后许牧之忽然抬头问了一句。

  听到寒川阁三个字,赵恪玄猛然一愣,可是转念一想,许牧之这等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寒川阁的存在呢。

  “寒川阁决定……让韩北胜入栖凤城,同时已经派南岳将军前去东境,希望出现变故之时能够阻止北漠大军越过断岭一带。”

  赵恪玄叹息了一声道。

  寒川阁的意思是准备先拖着,然后尽量保证韩北胜的安全,不让他出现意外。

  比起北漠这等大国,赵国实在太过于渺小。

  若是直接拒绝韩北胜入栖凤城,那就是拒绝了北漠的示好,同样给了北漠开战的借口。

  所以寒川阁最终选择了接受韩北胜入城,而且已经安排了寒川阁各大高手全程护卫韩北胜周全。

  “万一……韩北胜自己决定要死呢?”

  许牧之忽然冷笑道。

  赵恪玄一愣,寒川阁所有的决定是在韩北胜不想死的基础之上,可若是真的韩北胜一心求死呢?他会给赵国任何准备的机会吗?不会!

  赵恪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若是韩北胜真的已经抱了必死之心,那么在进入栖凤城的一瞬间便会自杀,根本不会给赵国任何准备的机会。

  更别说什么派出高手保护韩北胜了,谁能护住一个一心只想自杀的人呢。

  “拦不住想死的韩北胜,南岳也不可能拦住北漠的十万大军,而且别忘了北漠最强的不是军队,而是那神出鬼没的孤鹰!呵呵,果然没有了赵寒川的寒川阁,和紫凰楼没什么两样!”

  许牧之讥讽的冷笑道,寒川阁的作为明摆了就是在找死而已。

  赵恪玄听出了许牧之话中的嘲讽,可也只能叹息一声,现在赵寒川已经死了,挽回不了。

  “先生可有良策?”

  赵恪玄问。

  许牧之沉吟了一会儿。

  “若是我了解到的没错的话,北漠派到东境的大军是由申屠恶统领吧!”

  赵恪玄点了点头,这也正是他最担心的地方。

  申屠恶在北漠被人称为战神,此人骁勇善战,而且忠肝义胆,为人正直。

  遇上如此对手,就算是南岳也只有败退一条路而已。

  “给我两个月的时间!”

  忽然许牧之伸出两根手指认真的道。

  “两个月后,我让申屠恶带着北漠那十万大军前来投靠赵国!”

  不待赵恪玄发问,许牧之直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

  赵恪玄呆愣愣的看着许牧之,下巴都掉到了地上。

  什么玩意?让申屠恶带着北漠的十万大军投靠赵国?这……这你还能再说的扯淡一些吗!

  先不说那十万大军,就光申屠恶,此人忠于北漠皇室,一身傲骨,如此之人怎么可能会行叛变之事!

  若是申屠恶有那么容易被人收服,北漠也不会放心的派他率领那十万大军了。

  虽然他对许牧之也是极为信任,可是许牧之此言却无异于酒后胡言!荒谬至极!

  “先生,您……刚说什么?”

  赵恪玄使劲的摇了摇头,怀疑自己可能这些天来太过忙碌,昏了头,听错了。

  可是许牧之却是依旧伸出了那两根手指摇了摇,语气之中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无比认真的道:

  “两个月的时间,我让申屠恶带着那十万大军投靠赵国,但……前提是这两个月的时间之中无论我做什么事情,都希望太子无条件支持!”

  赵恪玄深深的吸了口气,声音都在颤抖。

  “先生你……当真有把握?”

  别说让申屠恶带着那十万大军前来投靠赵国,就算光是让申屠恶投靠赵国这已经是惊天之举。

  申屠恶是何人,那可是北漠战神!

  许牧之微微点了点头。

  “先生能否告知恪玄到底是何良策?”

  赵恪玄依旧有些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

  可是许牧之却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殿下只需要得到了结果便好!”

  或许天下谋士之中,也就只有许牧之如此狂妄了吧。

  北漠战神申屠恶,若是南灵那位白衣羽相出手,必然能够要了申屠恶的性命。

  可是若要他让申屠恶归降,恐怕他也不敢说自己有着十足的把握。

  见许牧之不肯说,赵恪玄也就没有再多问。

  在别人眼中许牧之只是他的谋士,可是他很清楚,许牧之和他之间没有上下之分,更没有主仆之别。

  在来皇宫之前许牧之就已经言明在先,他不领任何官职,不受任何的限制。

  ……

  这一日,许牧之忽然出了皇宫,而后带着蹦蹦跳跳的上官雨彤上了炎阳宗。

  炎阳宗自从顾阳死后虽然名义上是顾念晴任宗主之位,可其实内乱四起。

  可所有的事情都在一月之前突兀的平息了下来。

  而整个炎阳宗之中对于顾念晴的宗主之位再也没有了异议,甚至在整个炎阳宗之中顾念晴都是说一不二。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顾念晴顶不住压力,最终练了她父亲留下的那一本焚天经。

  焚天经被称为炎阳宗圣典,可是顾阳至死都未曾碰焚天经一下。

  而在顾阳临死之时更是交代顾念晴一生不准练习焚天经,可是顾念晴最终却还是翻开了那焚天经。

  顾阳之所以宁可被冰封数十年也不肯练就焚天经脱困,因为那焚天经乃是至邪术法!

  焚天经可焚尽世间万物,亦可焚尽修炼之人的七情六欲。

  而这却还不是焚天经最邪,最可怕之处!

  站在炎阳宗那山门外,朝着山下远处望去。

  “起风了……”

  许牧之半眯着眼睛忽然感慨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继续阅读:第42章:修罗出栖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