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修罗出栖凤
骆驼2018-03-19 09:582,881

  第四十二章 修罗出栖凤

  炎阳宗,宗主顾念晴的闺房之中。

  一名炎阳宗女弟子惊恐的看着面前那一团漂浮着的蓝色火焰。

  “宗……宗主……”

  女子额头之上豆大的汗珠滚落,慌忙的想要打开房门逃出去,可是那房门却被人从外面反锁。

  猛地,那一团火焰冲向了那女子,没入那女子的眉心之处消失不见。

  那女子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可是当她再次醒来之时脸上却已经不见了惊恐之色,取而代之的一抹邪异。

  焚天经在没有大成之前会不停的焚毁练习之人的身体,而练习焚天经之人就要不断的更换身体。

  顾念晴活动了一下手脚,适应了一下这新的身体。在她进入这身体的那一刻,这身体之中原本的灵魂就已经被焚毁飞散。

  “宗主,许牧之上山了!”

  就在此时,忽然外面有人喊了一声。

  顾念晴一愣,眉头微微一皱。

  “许牧之来干什么?”

  顾念晴暗自疑惑的问了一句,随即出了房门。

  ……

  一天之后,许牧之出了栖凤城,他的身后跟着那一匹白马无痕。

  等许牧之到栖凤城东城门的时候,却发现宋文远和上官雨彤已经等在了那里。

  一看见许牧之,上官雨彤便飞奔而来一把将许牧之紧紧抱住。

  “别去了好吗?你说过,战争是会死人的!”

  上官雨彤仰头憋着嘴巴楚楚可怜的眨巴着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哀求道。

  许牧之伸手掐了掐上官雨彤的脸蛋,坏笑道。

  “蠢蛋,我不死就会天天欺负你,怎么?这么喜欢被我欺负啊!”

  上官雨彤生气的一把打掉了许牧之掐着她脸蛋的手,顺势抬腿狠狠的在许牧之脚面上踩了一脚。

  许牧之疼的倒抽一口凉气,而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的宋文远却是憋笑脸都憋紫了。

  “好了,放心吧,我踏出栖凤城的那一刻,北漠就已经败了!”

  许牧之走过摸了摸正生气的上官雨彤的脑袋,轻声道。

  “你就知道吹牛!”

  上官雨彤转头生气的道。

  许牧之淡然一笑,从怀中摸出了一粒花种,而后随手种在了脚下。

  “这一粒花种开花之时,我就会回来了。”

  原本许牧之还想逗一逗上官雨彤,可是看着上官雨彤那红红眼眶一时间心中一种莫名的滋味漫延。

  那滋味,说不出来,似乎很悲伤,可是似乎却又很温暖,很甜。

  一听许牧之此言,上官雨彤连忙将许牧之一把推开,蹲在地上将那一粒花种挖了出来而后又认真的埋了一遍。

  “那要是万一开花了你还没回来呢?”

  上官雨彤仰着俏脸蹲在地上认真的问了一句。

  看着上官雨彤那可爱的模样,许牧之忍不住蹲下身子用手挖了挖泥土,而后用那脏手给上官雨彤添了两抹猫须。

  “没有万一!”

  许牧之笑了笑道。

  起身走过宋文远身边之时许牧之低声叮嘱让宋文远直接将上官雨彤送去皇宫。

  一来他怕这丫头暗中跟来,而来他怕北漠那边的孤鹰。

  “保重!”

  看着许牧之离去的背影,宋文远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

  这一天,修罗出了栖凤城,一人一马,没有任何的侍卫相随。

  寒川阁和皇帝的意思是准备迎接韩北胜入城,此举让赵国百姓觉得屈辱无比,一时间人心动荡。

  可就在许牧之走出栖凤城之后,整个赵国忽然之间流传开了一个消息。

  修罗书生许牧之已经出了栖凤城,据传他在出栖凤城之前曾言不会让韩北胜那一万精锐之师活着到栖凤城。

  这消息一经传出便迅速传遍了整个赵国,许牧之此举点燃了整个赵国的热血。

  无数武者涌入了栖凤城,请求太子允许他们前往东境,以助许牧之一臂之力。

  他们很清楚,寒川阁和皇帝选择了妥协,虽然太子没有明确表态和寒川阁对着干,可许牧之在他们看来那是太子的人。

  短短几天的时间,赵恪玄便建立起了一支全部由武者组成的军队,随时准备出战东境。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赵国人们早上起来讨论的第一件事情变成了许牧之有没有回来。

  他们知道,他们之所以能在这里安心而眠,是因为有一个人,他孤身一人前去东境对战北漠十万大军。

  他们知道,那个人只是一介凡人,文弱之躯。

  面对着北漠十万大军,就连赵国的皇帝和寒川阁都选择了妥协。

  可是那个人,他却孤身出栖凤,他敢说他踏出栖凤之时北漠就已经败了。

  那怕这只是一句吹牛的大话,可至少他比赵国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有血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赵国家家户户开始种花,同样的一种花。

  那种花,叫做引魂花,此花开时妖艳无比,一般在尸骨成山的战场上会见到它们的身影。

  战场上的将士们都叫它引魂花,因为传闻将士们死后此花会指引他们的魂魄回归故乡。

  在许牧之东出栖凤之时在自己脚下种下了一颗引魂花的种子。

  出了栖凤城之后,许牧之做的第一件事情却是让太子下令撤去了观月城的所有守军。

  观月城是东境的门户要塞,也是韩北胜直奔栖凤城的必经之路。

  若是韩北胜不走观月城的话就只能绕道多行,从赵国以北,翻越分水岭前往栖凤城。

  赵恪玄按照许牧之的计划,以为北漠表示诚意为由撤去了观月城的所有守军,让这个东境门户要塞大开。

  同时让分水岭一带的守军隐藏踪迹,但却每日炊烟不断。

  ……

  赵国东境,这里已经属于赵国地界。

  此刻有着一万北漠将士在此处扎营,他们正是跟随着韩北胜准备进入赵国栖凤城的那一支精锐之师。

  在军营大帐之中,一名年轻男子披散着头发,一手提着酒葫芦,一手提着毛笔在纸上飞速的勾画着什么。

  那是一张女人的画像,那女人或许算不上绝色,可是她的眼神却是异常魅惑。

  仅仅只是一张画像,便让人沉醉在那一双眼眸之中。

  男子看着那画像良久,仰头给自己灌了一口酒水,手腕一抖,笔走龙蛇。

  ——雀灵!

  在那画像下方男子写上了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百雀楼的二把手……雀灵!

  男子醉意朦胧的瘫坐在椅子上,半晌之后忽然起身写上了几行小字。

  “那一日,画尽天仙百面颜,张张摹卿容!那一日,执笔平宣墨落尽,页页书卿名!那一日,偷得天公八斗才,字字语相思!”

  看着纸上的美人,男子最终苦涩一笑,狠狠的将手中的笔折断成了两截。

  “四皇子!”

  就在此时,忽然外面有人喊了一声。

  若不是那帐外之人,恐怕任谁也看不出面前这颓然的年轻人会是北漠四皇子。

  “什么事?”

  韩北胜卷起了桌上的画像,斜倚在椅子上淡淡的问了一句来人。

  “四皇子,刚才我们的人来报,赵国太子忽然下令撤去了观月城的所有守军,说是为了表示对我北漠的诚意!”

  那人说着给韩北胜递过了一张刚传来的书信。

  韩北胜随意的扫了一眼便将那书信丢在了一旁,而后抓起一旁的葫芦灌了一通酒水。

  “赵国那个叫什么许牧之的曾扬言不会让我活着到栖凤城,可赵恪玄去跑来表示什么诚意,撤去观月城的守军?呵呵,谁不知道他赵恪玄和许牧之是穿一条裤子!”

  韩北胜冷笑了一声道。

  “还有什么情况吗?”

  想了想之后韩北胜询问了一句。

  那人犹豫了一会儿才道:

  “据我们的人查探,观月城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守军。可奇怪的是他们似乎在分水岭一带却加强了兵力!”

  韩北胜那给自己灌酒的手掌猛的一顿,而后疑惑的看了看面前那人道:

  “分水岭一带加强了兵力?”

继续阅读:第43章:我也疯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