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我也疯了
骆驼2018-03-19 17:572,848

  第四十三章 我也疯了!

  分水岭有着高山阻断,为天险之地,易守难攻。

  而观月城却是军事要塞,只要观月城一破,那么北漠大军完全可以直捣赵国都城栖凤城。

  而他韩北胜此行也是准备从观月城穿过,可让他疑惑的是赵恪玄却撤去了最为重要的观月城的守兵,反倒在分水岭布下重兵。

  这无论怎么看都不合理,而对于赵国那个太子他也知道一二。

  一个甘愿俯身做下马石也要纳贤之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愚蠢之辈。

  “嗯,对!我们的亲眼看到分水岭一带炊烟不断,那边的军队必定增加了!”

  那人解释道。

  “炊烟不断?呵呵。”

  韩北胜摇了摇已经没有了酒的葫芦,冷笑一声。

  “赵恪玄啊赵恪玄,你还真是和许牧之穿一条裤子,真不让我韩北胜活着到栖凤城啊!”

  韩北胜示意那人给他添点酒过来。

  “四皇子此言何解?”

  那人一边给韩北胜斟酒一边疑惑的问了一句。

  韩北胜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这酒他还是喜欢拿坛子或者葫芦喝,一旦倒进这小小的杯子之中他总觉得失了味道。

  “何解?呵呵,若是不出我所料,看似空荡的观月城其实赵恪玄已经布下了重兵,只要我一进入观月城,必死无疑!”

  “而分水岭,呵呵,赵恪玄故意生出炊烟就是让我知道分水岭有重兵,逼我过观月城。”

  韩北胜冷笑,同时也暗自佩服那个未曾经过面的赵恪玄。

  同是皇族子弟,可是他却没有赵恪玄这么大的胆子,敢公然违抗皇帝的命令。

  “就算是分水岭增兵,可你见过一天到晚都在做饭的军营吗?”

  韩北胜半眯着眼睛撇了撇嘴道。

  那人知道此刻才恍然大悟,他之前还当赵恪玄是真心迎接,可此刻看来赵恪玄却是杀心已决。

  “既然赵恪玄准备将我斩杀在观月城,呵呵,那我们就直接去分水岭!传令下去,明日改道分水岭!”

  韩北胜淡然一笑。

  他的任务就是将这一万精锐安安全全的带到栖凤城,这样配合申屠恶手中的那十万大军轻轻松松就能拿下整个赵国。

  若是他死在了观月城,那他的任务就算失败了,因为他一死,赵国不可能放这一万精锐过观月城。

  若是正面强攻的话,虽然申屠恶也能攻下观月城,可是要攻下固若金汤的栖凤城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

  分水岭,这里一眼望去除了山之外还是山,山连着山一直绵延向了远方。

  此刻那山巅之上站着一人一马。

  那人脸上带着一张狰狞恐怖的修罗面具,可偏偏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书生气。

  那人旁边站着一匹浑身洁白如雪的马,正悠闲的吃着草。

  这时南岳气喘吁吁的跑上了山顶。

  “许牧之……许牧之你……你个疯子!”

  南岳喘着粗气一看见许牧之老远的便开始叫骂。

  许牧之笑了笑,随手拔了两把草给无痕喂着。

  “你的速度有些慢,我多等了一刻!”

  许牧之没有回头,也没有理会南岳的叫骂,平静的说了一句。

  南岳猛然一愣,眉头皱了皱。

  “你知道我要来?”

  他原本在前面,断岭一带,那里是赵国和北漠的分界线。

  他怕申屠恶脑子一热发兵越过断岭,所以亲自镇守。

  可是谁知他前两天刚得到消息,太子赵恪玄竟然下令撤去了观月城的守军。

  不用想他都知道这是许牧之出的主意,得知许牧之在分水岭之后他便连夜飞奔赶来。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许牧之竟然料到了他会来。

  “观月城撤军,一兵一卒不剩,东境门户大开,所有守军却被我调到了这分水岭,你要是不赶来就怪了!”

  许牧之笃定的笑道。

  南岳愤愤的走了来,从身上摸出水袋灌了两口之后才觉得嗓子眼里面好受了许多。

  “你疯了,太子也疯了!你们知不知道没有观月城的话,只要前线拦不住,让申屠恶翻过了断岭一带那赵国将是灭顶之灾!”

  南岳唾沫横飞的骂着,尤其是刚喝了两口水之后此刻唾沫更多了,喷的许牧之满脸都是。

  许牧之有些无语的抹了抹脸上的口水,而后掏出了一个酒葫芦递给南岳。

  “喝点酒,缓缓再骂!”

  许牧之很是好意的道。

  南岳一屁股坐在许牧之旁边,凶神恶煞的瞪了许牧之一眼。

  “懒得骂你,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许牧之笑了笑,也坐了下来。

  “三天之后,韩北胜会带着一万精锐来分水岭,我需要你带人在此吃掉那一万精锐,将韩北胜斩杀在这分水岭!”

  许牧之像是说着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可是这一番话却是听的南岳心惊肉跳。

  沉吟半晌之后,南岳认真的看了许牧之一眼道:

  “斩杀韩北胜我倒是敢做,但韩北胜回来分水岭?是你脑子坏了还是你觉得韩北胜脑子坏了?那韩北胜虽然不显山不露水,可智谋绝不在太子殿下之下!”

  目光投向了山下远方,许牧之感慨的道:

  “如果他是一个蠢货,我反倒不会这么肯定了!”

  “好好好,就算你韩北胜会来!可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杀韩北胜,我们直接在观月城布兵就行,你这样多此一举就为了引我来?”

  南岳摆了摆手,用那种宛若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许牧之问道。

  既然已经下了决心要杀韩北胜,在观月城布兵的话比之这分水岭要占了不知道多少的优势,而且还不用如此劳师动众。

  可许牧之却绞尽脑汁的骗韩北胜来这分水岭,然后又将观月城的兵调到分水岭,这无论如何看上去都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许牧之起身扫视了一圈周围,而后指着四周那无穷的山峦道:

  “天险之地,群山相抱,此处最适合布阵,我们能以最少的损失吞掉那一万精锐!”

  看着许牧之那肯定的眼神,南岳犹豫了半晌最终无奈的道:

  “我也疯了!”

  ……

  三日之后,韩北胜带着北漠一万精锐之师出现在了分水岭。

  “四皇子,我们已经到分水岭了!”

  一名侍卫在马车外面通禀道。

  可是不等这话音落下,立马又有人慌忙来报。

  “四皇子,前面不远处出现一人,头戴面具,身骑白马!”

  马车之中正抱着酒坛嘴中含糊不清的自语着诗词的韩北胜猛然惊醒。

  “许牧之!”

  韩北胜自语了一句,整个人却已经窜出了马车。

  只见在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人身骑白马,脸上带着一张面具,可是距离太远,具体的看不清楚。

  “快追!”

  韩北胜急忙大喝一声。

  许牧之何人?那可是赵恪玄不惜放下尊贵的太子身份、皇家威仪也要得到的人,对于这个叫许牧之的他有着极大的兴趣。

  可正当众人策马准备追去之时,忽然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一时间昏天暗地!

  变故突生,这让韩北胜众人顿时大乱。

  而就在此时,忽然之间战鼓雷鸣,喊杀之声四起,数万赵国士卒从四面山上围攻而下。

  北漠韩北胜等人原本就因为突生的变故乱了阵脚,此时见四下漫山遍野全是赵军,更是军心涣散。

  “好!……好!哈哈哈,好个许牧之!”

  在此时韩北胜却是放声狂笑。

  “世人都言你乃天外之人,一介凡人之躯随手就能布阵,引动天地之威!果然……果然!”

  韩北胜大笑着朝着那山坡的方向追去。

  可此时让北漠众人最无助的不是赵军,而是这诡异的阵法!

  因为此刻他们发现四下竟然没有了出路,这飞沙走石昏天暗地的,他们竟然如同入了迷阵一般,根本逃不出去。

继续阅读:第44章:他日相见,勿念旧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