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有酒吗?
骆驼2018-03-25 09:342,726

  第五十二章 有酒吗?

  北漠,望北城街头人山人海。

  人们努力的伸长了脖子,像是一群被人提着脖子的鸭子。他们拼命的挤着,生怕会看不到此刻街头正在上演的那一幕好戏。

  在他们目光所投之处,此刻已经是血流成河。

  血水没过了行刑者的脚踝,一边横七竖八的堆放着一堆无头尸体,而在另一边堆放着一堆死不瞑目,愤怒的瞪大着双目的头颅。

  “父亲,我不想死……”

  看着眼前的那一堆尸体,申屠骁痛哭哀嚎着。

  因为有着一个战神父亲,他虽然长得五大三粗,可是却从小根本就没有吃过苦头,从小到大甚至都没怎么受过伤,更别说面对着死亡。

  “闭上眼睛,不疼……”

  申屠恶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自己这唯一的独子,那独眼之中闪过一抹悲切之色。

  “那是什么?”

  “快看那是什么?”

  “火!……好大的火!”

  ……

  正当此时,忽然人群之中有人惊呼。

  众人顺着那声音望去,只见在大街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火,蓝色的火焰如同决堤之水一般疯狂的涌动而来。

  一时间人群大乱,众人慌乱的逃窜。

  那诡异的蓝色火焰迅速的淹没了整条街,将申屠恶父子也淹没在了那火焰之中。

  无数的武者灵力运转拼命抵挡,可是这火焰却诡异的借助着灵力燃烧,他们越是运转灵力这火焰便燃烧的越是厉害,甚至顺着灵力烧毁了他们的经脉。

  这诡异的火焰出现的快,可是去的也很快,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便突然的消失不见了。

  随着那火焰消失不见的还有申屠恶父子。

  赵国东境,断岭一带某座小山峦之上。

  “你欠我一个人情!”

  顾念晴冰冷的扫了许牧之一眼,转身离去。

  许牧之没有理会顾念晴,这丫头上次在炎阳宗见的时候还比较温婉,可现在又变的这么冰冷了。

  “申屠将军,别来无恙!”

  看着面前那已经苍老了很多的申屠恶,许牧之轻声道。

  申屠恶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个戴着面具的年轻人良久,半晌之后申屠恶忽然咧嘴摇头一笑。

  “你就是许牧之?”

  虽然这样问着,可是申屠恶的语气却那么的肯定。

  面戴修罗面具,身旁跟着那传闻出自聚灵山脉的神奇白马,就连赵国第一大将军南岳都谦逊的跟在后面,试问这世间除了许牧之还能有谁。

  许牧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只不过对于他来说笑不笑的在别人看来没有什么区别。

  “有酒吗?”

  申屠恶疲惫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朝许牧之问了一句。

  许牧之示意南岳给申屠恶递过去了一壶酒水。

  申屠恶仰头一口气抽干了壶中的酒水,原本酒香此刻已经感受不到,这酒水之中他能喝出的只有苦涩,只有失望……绝望。

  “给我申屠恶先送了断岭,再送了观月城,放我兵临栖凤城之下。你明知韩承天生性凉薄,而为皇者皆多疑,所以你让我立此大功,因为你知道不等我破了栖凤城,一直对我感到不安的韩承天就会先杀了我!”

  申屠恶苦笑一声,像是说着平淡无奇的家常小事。

  原本在攻打赵国之时他就有些疑惑,南岳好歹也是赵国第一大将军,怎么会那么废物,一打就逃跑。

  一直到韩承天将他打入大牢的那一刻,他才明白了过来。

  他清楚的记得那天在大牢之中他冷汗跌出,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不是恐惧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是恐惧那个他未曾见过面的许牧之。

  那个人将人心算计的滴水不漏,似乎这世间的所有事情都按照着那个人提前算计的路线发展着。

  那一刻,他恐惧的颤抖,若说冥冥之中真有命运那东西,那么那个叫许牧之的人就是唯一一个能够将天下人命运操纵的存在。

  那一刻,他才知道他们北漠的四皇子韩北胜死的不冤。

  “许牧之……你好深的算计!”

  申屠恶苦笑着感叹了一声。

  许牧之轻轻的拍了拍无痕,示意它去一旁吃草,而后也一屁股坐在了申屠恶旁边。

  “我从未算计过任何人,我只是能够看到将要发生的事情罢了。”

  许牧之望着远处,山风轻轻的吹过,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如他所说,他只是能够看到更多将要发生的事情罢了。韩承天要杀申屠恶,这是必然的事情,只是在于早晚而已。

  他做的只不过是将这一切全部提前了而已。

  “如果你救我是为了让我投靠赵国的话,恐怕要你失望了,我们父子的命我给你留着,你要取随时都可以!”

  申屠恶笑了笑,瞥了一眼许牧之道。

  他很清楚许牧之为什么救他,如果不是为了让他投靠赵国的话,打死他他都不信。

  “申屠恶你别给脸不要脸,你还当你自己是北漠的战神?在北漠要杀你之时可是先生费尽心思将你救出来的!”

  一听申屠恶这话,南岳顿时火气就上来了。这什么玩意儿啊这,我们费尽心思把你救出来还这样拽,装什么装啊!

  “我求着他许牧之救了?再说,今日我申屠恶能落得如此下场我就不信没有他许牧之的功劳!”

  申屠恶撇撇嘴道。

  “嗨!你还真是恩将……”

  南岳顿时愤怒的从一旁提过一把刀就准备把这不识好歹的家伙给斩了,可是却被许牧之瞪了一眼。

  看着许牧之的眼神,南岳硬生生将后半句话憋回了肚子里,悻悻的转身跑去和无痕待着。

  “我来并非是劝申屠将军归降赵国,我只是来告诉先生两个消息!”

  许牧之平静的道,没有因为申屠恶这态度而有丝毫的生气。

  申屠恶疑惑的看了许牧之一眼,面前这个年轻人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就如同他脸上那一张面具一般让人难以摸清。

  “第一,此刻依旧在断岭一带的那十万大军将死!”

  许牧之淡淡的道。

  可是一听许牧之此言,申屠恶却是猛然脸色剧变,如同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般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

  “何意?”

  申屠恶脸色难看的问许牧之,他知道许牧之不会无的放矢,既然许牧之这么说了,那么许牧之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消息。

  许牧之笑了笑,示意申屠恶坐下,别着急。

  可是此刻申屠恶哪里还能坐的住,那可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十万兄弟啊。

  “在你被捕之后,据我得到的消息,韩承天曾派人接管那十万大军,准备再次攻打栖凤城。不过很可惜,你那十万大军只认你,就算是韩承天也没有能调动他们!“

  许牧之的声音之中透着一股感慨,一个人能将一支军队带到如此死心塌地,称之为战神确实当之无愧。

  申屠恶却是脸色难看至极,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支不听从皇令的军队,一支只认他申屠恶而不认皇帝韩承天的军队,韩承天会留着他们吗?

  就算韩承天不会光明正大的动手,可是在战场上只好韩承天稍微耍点心眼,那这十万将士将无一活口!

  “第二个消息,我已经为申屠将军准备好了一些财物还有两匹快马,将军可以找个地方度完一生。”

  看了一眼那脸色难看至极的申屠恶,许牧之接着道。

  “不对啊!什么时候准备的快马?还有财物?我怎么不知道!”

  不远处正在喂着无痕的南岳疑惑的心中暗自问了一句。

继续阅读:第53章:修罗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