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英雄何苦度暮年
骆驼2018-03-24 10:162,853

  第五十一章 英雄何苦度暮年

  “看我被打你们很爽?三天之内建不成,老子弄死你们这一群狗崽子!”

  南岳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周围的众人,捡起地上那一沓图纸跟在许牧之身后进了观月城。

  他从军几十年,从来没有受过任何的处罚,可是今日却被许牧之当众一顿鞭打,而且打的他心服口服。

  ……

  北漠。

  申屠恶一回到北漠,甚至连衣服都顾不上换就直奔皇宫。

  可是他却没有见到北漠的皇帝韩承天。

  在他刚踏进皇宫之时守卫却要求他解剑,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虽然心中疑惑,可申屠恶急着向韩承天问明情况,所以也没有多想就解下了身上的佩剑,而他那一把从来不离手的狼牙棒也交给了守卫。

  “拿下!”

  申屠恶刚刚将身上所有的武器全部解下,那领头的皇宫侍卫诸葛清便退后两步大喝一声。

  立马有着数千皇宫守卫将申屠恶团团围住!

  “诸葛清你什么意思?”

  申屠恶那独目之中泛着冷光,寒声问了一句。

  那叫诸葛清的年轻人淡然一笑。

  “什么意思?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意思!申屠恶你意欲谋反,想要在赵国自立为王,我奉陛下圣喻在此将你捉拿!”

  申屠恶冷哼一声,向前踏出两步。那叫诸葛请之人吓得急忙后退了几步,。

  “我要见陛下!”

  申屠恶淡淡的道。

  “你还有脸见陛下?怎么?还准备谋刺陛下不成!拿下!”

  诸葛清讥讽的冷笑了一声,大手一挥,四周除了那数千守卫之外竟然还出现了数百弓弩手!

  随着诸葛清一声令下,箭矢如同雨点一般朝着申屠恶落去。

  申屠恶周身灵力用转,皇级强者的修为爆发,一声巨吼生生的将那漫天箭雨吼散。

  可是不等到动作,那数千守卫一拥而上。

  没有了自己的武器,申屠恶赤手空拳与那数千守卫大战在了一起。

  整整三个多时辰之后,申屠恶浑身是血的站在那里,而他的四周布满了残缺不全的尸体。

  “就这些废物也想阻我?”

  申屠恶冷笑一声。

  诸葛清浑身一颤,急忙后退。

  嗡!……

  正当此时,空气之中想起一声微弱的声响。

  随着那一声细微的声响,一支漆黑的箭矢钉在了申屠恶的胸口之上,就算是周身的灵力也没能挡住这一支箭。

  这箭长相怪异,箭呈三棱型,箭头之上有着倒刺,而在箭身之上却有着三条引血槽。

  此箭射入身体,若是强行拔出必将带来更大的伤害,可是若不拔出,血液就会一直顺着那血槽流失。

  这种箭之上都涂有特殊的药物,射入身体之后会让人的血液难以凝结,只能不断流失,这种设计不可谓不毒。

  这是北漠孤鹰的专用箭矢,取名弑神!尽管这些箭和薛追魂手中那真正的弑神箭难以相比,可威力却依旧不容小觑。

  看着胸口之上的箭矢,申屠恶沉默了良久,嘴角溢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陛下……”

  申屠恶一把拔出了那一支箭矢,带出了好大一块血肉,在胸口留着一个狰狞的血洞。

  他没有想到他为北漠,为韩承天忠心耿耿,征战一生,到头来却是落得如此下场。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韩承天为了杀他竟然连孤鹰都动用了。

  嘭!……

  申屠恶那魁梧的身体倒在了地上,射中他的那一支箭是特制的,上面涂了药水,足以让他晕倒。

  “押入大牢!”

  诸葛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道,同时目光四下扫去。

  刚才那一箭射中申屠恶之人竟然他根本就没有看见,甚至不知道箭是从哪里射出的。

  这一天,北漠战神申屠恶因为意欲谋反在皇宫之中被抓打入了大牢,而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申屠恶的府邸被抄家,申屠恶的独子申屠骁也被抓入了大牢之中。

  短短一天的时间,原本在望北城不可一世的申屠家倒台。

  申屠家上上下下数百人全部被判了死刑,就连那些平时稍微与申屠家有牵连的家族也无一能幸免。

  前前后后总共有十余个大大小小的家族因为申屠恶之事被牵连,而被判死刑者足有千余之多。

  北漠曾经的一代战神申屠恶更是被判当街剥皮抽筋处死!

  一时间整个望北城人人谈申屠而色变,所有人都害怕和申屠家扯上一丝一点的关系。

  在三日之后,申屠恶及那一众背负着谋反叛逆之名的千余人全部被押上大街。

  那精铁打造的巨大铁笼之中,申屠恶披头散发,短短三天的时间他整个人却像是苍老了很多。

  原本的一头黑发却不知在何时已经变成了白发。

  “唉,真是想不明白,好好的战神将军不做,偏偏要做皇帝,这不是找死么!”

  “谁说不是呢!”

  “也不看看他那面相,一看就是一个短命绝种之人,就他也想当皇帝?”

  “叫他儿子成天的嚣张跋扈,得!这就是报应!”

  ……

  看着被押着游街示众的申屠恶,人们议论纷纷。

  听着众人的议论,申屠恶却是心中一阵阵撕裂的痛。

  这就是他出生入死守护的人,在战场上他告诉所有将士,身后是北漠的百姓,守护国土和百姓安危那是军人的责任。

  可是在他被陷害之时呢,这一群他不顾性命去守护的人却没有一个能站出来替他说一句话。

  他们都在看戏,他们很开心看到他申屠恶被处死在这大街之上。

  因为征战,他被敌人射瞎了一只眼睛,被敌人削去过一只耳朵,他无数次的挣扎着从死尸堆里爬出。

  只因为他知道身后皇宫之中的那个男人在等他凯旋而归,身后北漠的万万百姓不允许他失败,他是北漠的战神。

  可是现在,皇宫之中的那个男人对他感到害怕了,北漠这万万的百姓也不需要他这个战神来守护了。

  英雄何苦度暮年,热血洒尽有谁怜!天下幸福安乐后,屠尽战魂化尘烟!

  申屠恶本就粗人,他也不喜欢看书,可是偏偏最喜欢这一首。

  曾经读着这一首诗他淡然一笑,可是此刻浮现在脑海之中却是无尽的凄凉。

  “天下幸福安乐后,屠尽战魂……化尘烟……”

  申屠恶喃喃自语了一句,那独目扫过街上那一张张兴奋好奇而期待的面庞,只觉那么的陌生,陌生的可怕。

  赵国东境断岭一带那十万北漠大军在听说申屠恶要被剥皮抽筋处死街头之时愤怒不已。

  北漠皇帝给申屠恶冠以的罪名是谋反叛逆,意欲在赵国自立为王,可是他们却是很清楚在赵国到底发什么了什么。

  他们以为皇帝只是有重要事情所以召申屠恶回去商议,可是此刻他们才明白那是皇帝给申屠恶设下的一个局。

  从始至终申屠恶根本就连皇帝的面都没有见上。

  十万北漠大军火速赶往北漠,准备救出申屠恶,就算是皇宫之中有令传来他们也根本不听从。

  可是他们不知他们此举却是更加坚定了韩承天杀申屠恶之心!

  军队只认申屠恶而不认韩承天,这让韩承天真的怒了。

  ……

  观月城。

  许牧之一把一把的认真的给无痕割着嫩绿的草苗。

  在一旁南岳静静的站着,原本他是来叫许牧之去验收这些天他改造的那些建筑的。

  可是谁知许牧之却根本无意理睬,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比他喂马还重要。

  “走吧,随我去断岭!”

  半晌之后,许牧之抬头看了看天色,放下了手中的镰刀对南岳说了一句。

  “啊?”

  南岳一愣,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来。

  这不是要去视察验收改造的建筑么,怎么……怎么就突然变成去断岭了。

  “去等一个人!”

  许牧之笑了笑道。

继续阅读:第52章:有酒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