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他回来了!
骆驼2018-03-23 09:523,573

  第五十章 他回来了!

  “这……这什么情况?”

  南岳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城外正在撤离的北漠大军。

  原本只要申屠恶不退,那么栖凤城三天之内就会被攻破,可在如此大利的形势之下北漠却是突然撤军。

  这一幕别说南岳,整个赵国都一时间懵了。

  “难道申屠恶得了不治之症死了?”

  “谁知道呢!”

  “申屠恶没死,刚才还在城外呢,我亲眼看见的!”

  “怪事,怪事啊!”

  众人议论纷纷,有些不明所以。

  分明栖凤城快要破了,赵国快要亡了,可是却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反转,这让所有人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 。

  “他……回来了!”

  赵恪玄轻轻的放下了怀中那吴老的尸体,起身走到了城墙边上,望向了远方。

  “他?”

  南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毕竟之前赵国的形势就算是帝级强者也未必能救,南岳一时间没能想到这世间到底有什么人能有如此能量,竟逼的申屠恶退兵。

  “许牧之!……”

  赵恪玄嘴唇轻动,轻轻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南岳一愣,可是随即脸色猛然一变,带着浓浓的不解。

  一个就连帝级强者就无法化解的死局,他许牧之又能有着多大的能量,竟然能逼迫申屠恶退兵。

  “南岳,你立刻率军前去观月城!如果我没有猜错,先生会在那里等你!”

  赵恪玄嘴角微微上扬,这么多天以来他第一次脸上出现了笑容。

  那个曾经给他许下承诺的人终于回来了,那人说过从他踏出栖凤城的那一刻起,北漠就已经败了。

  ……

  北漠望北城,夜色之中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慢慢的走着。

  “哥哥,我们要去哪儿呀?”

  小女孩儿好奇的仰着小脸问一旁拉着她手的少年。

  少年笑了笑,轻声道:

  “哥哥带雪儿去一个再也不用挨饿的地方,喜欢吗?”

  小女孩眼睛笑成了月牙儿,欢呼雀跃的道:

  “好呀好呀!”

  可是走了一会儿,小女孩的脸就慢慢的变成了一张苦瓜脸。

  “哥哥,咱们还要走多远啊?雪儿走不动了……”

  小女孩小声道。

  少年蹲下了下身子,“你这懒虫,上来吧!”

  一看少年蹲下了身子,小女孩立马开心的扑了上去。

  这一夜,一个年轻的乞丐背上背着一个已经熟睡的小乞丐出了望北城,一路朝着赵国而去。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天微微已经开始亮了起来。

  “哥哥,马儿……”

  原本睡着的小女孩儿揉了揉眼睛,睡眼朦胧的指着不远处山坡之上那一匹纯白的骏马。

  “想不想骑马儿?”

  少年回头微笑着问小女孩。

  “想!”

  小女孩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哥……”

  少年刚想说他带小女孩去骑马,可是此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升起,而他只觉背上一轻,回头之时已经不见了小女孩的身影。

  站在原地良久,少年叹息了一声,走向了山坡。

  山坡上那一匹纯白的马亲昵的用脑袋拱了拱少年。

  “我……回来了!”

  少年的声音之中充满着一种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沧桑,伸手戴上了那一张狰狞的面具。

  在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蹲在望北城大街上乞讨的少年,他是让整个北漠和赵国都已经疯狂的许牧之!

  北漠派出了孤鹰去暗杀许牧之,可是许牧之却是在北漠都城望北城待了那么长时间,却没有一个人发现。

  白马飞奔,越过了断岭,一路直奔观月城。

  ……

  观月城城头之上南岳焦急的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将军,他真的会回来吗?”

  身旁一个将士疑惑的问了一句。

  南岳轻轻的摇了摇头。

  “或许吧!”

  若是这次许牧之真如太子赵恪玄所言来这观月城,那么就说明北漠申屠恶退兵是许牧之的手段。

  可若是许牧之没有来这观月城,那么就只能说北漠撤军是另有原因,与他许牧之没有丝毫的关系。

  正当此时,远处模模糊糊的有着一匹白马飞奔而来。

  “快,快开城门!”

  南岳激动的急忙喊道。

  观月城守军急忙打开了城门,南岳带着军队迎出两里多地。

  “先生,你可算回来了,你这些天去哪儿了?太子殿下都快要急疯了!”

  南岳帮许牧之牵住了马,那一张黑脸之上满是兴奋之色。

  看着许牧之,众人满脸羞愧之色。

  不久之前北漠大军兵临栖凤城下之时他们私底下可是将许牧之骂了个四不像。

  可现在许牧之回来了,并且不费一兵一卒就退去了北漠申屠恶率领着的那十万大军,解救赵国于危难之际。

  许牧之淡淡的嗯了一声,翻身下了马。

  “马鞭给我!”

  许牧之冷冷的看了一眼南岳道。

  南岳赶忙将手中的马鞭给了许牧之。

  “先生请!我已经命人摆下酒席为先生接风。”

  南岳让到了一旁笑道。

  可是许牧之却冷冷的瞪了南岳一眼。

  “把盔甲脱了,上衣也脱了!”

  许牧之淡淡的说了一句。

  南岳一时间愣住了,众人也面面相觑。

  这怎么回事?许牧之看起来似乎心情不是很好,而且怎么一来就让南岳将军脱去盔甲和上衣,这……这似乎有些不正常。

  南岳愣了好半晌,他不明白许牧之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是看着许牧之那冰冷的目光,南岳微微一犹豫还是脱去了盔甲和上衣,露出了那满是伤痕的胸膛。

  他南岳身为赵国第一大将军,无数次冲锋陷阵,无数次在阎罗殿前徘徊,要不是命大的话,在已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啪!……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许牧之突然狠狠的一鞭子抽在了南岳身上,在南岳身上抽出一条血痕。

  南岳一愣,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凝固了,疑惑的看着许牧之,他没有躲避。

  就算是面前这个人换成是赵国当今皇帝陛下他也会躲避一二,问一个为什么,可此刻他却没有没有躲避,不为别的,只因为此刻他面前站着的这个人是许牧之。

  “我看你笑的很开心?”、

  许牧之冷冷的问了一句,看得出他真的很生气。

  南岳依旧疑惑不解,可是却没敢问。

  啪!……

  又是一鞭狠狠的抽在了南岳身上,当着观月城这数万将士的面,许牧之没有丝毫给南岳留面子的意思。

  “你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竟然还有脸笑!还吃酒席?你还有脸去吃酒席!”

  啪!……

  许牧之再次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南岳身上。

  南岳一头雾水,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竟然会惹得这个平时从不发脾气的许牧之今日如此大火气。

  “南岳你脑子里面装的是浆糊吗!我当初怎么给你说的,我让你先丢断岭,再丢观月!你他娘的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还是你脑子被狗啃了,啊?”

  刚开始的许牧之只是语气冰冷,可是越说火气越大,声音也越大,落在南岳身上的鞭子也越来越狠。

  “我他娘的是让你佯装败退,将这断岭和观月送给申屠恶就行,可你倒好,竟然还能让战死一万赵国将士!南岳……你很好!”

  一直基本上从不说脏话的许牧之这一刻嘴中却是脏话频出。

  一旁的众人本来就对许牧之有着愧疚之心,此时见许牧之发如此大的火,一时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劝阻。

  直到此刻,南岳忽然之间才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了许牧之为什么如此大的火气。

  许牧之让他败退,先丢断岭再丢观月,可是在与申屠恶交手过程中有时候他感觉败退有些太过憋屈。

  申屠恶是北漠战神,可他南岳在赵国也是第一大将军,凭什么就要他夹着尾巴像条落水狗一般。

  所以在栖凤城之时他主动请战率军和申屠恶大战过好几次。

  许牧之让他丢掉断岭和观月城,可是没有让他丢掉栖凤城,所以他觉得这不算是违背了许牧之的意思。

  可就是那几次的大战,却是让整整一万多的将士战死在了栖凤城外,这也是为什么整个赵国那段时间那么恨许牧之的原因。

  若是当时南岳只守城,不出城作战的话,那一万将士也不会枉死栖凤城外。

  而最让南岳心惊的是,许牧之消失已经很好一段时间了,可是他对于所有事情了如指掌。

  “你不是很好战么?你不是不服气么?你南岳不是不想如同一条夹着尾巴的落水狗一样么?送了一万将士的性命你就甘心了?你就愿意了!”

  许牧之狠狠的抽打着南岳,没有丝毫的手软。

  观月城外,众军沉默。

  这个他们曾经诅咒了无数遍的人退去了北漠大军,这个曾经他们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的人,此刻却是为了那些战死的将士发如此大火。

  他们知道,也很清楚整个栖凤城,整个赵国那段时间如何对许牧之。

  甚至那些战死之人临死之时还都在咒骂许牧之,他们不恨北漠,只恨许牧之!

  可是这个人原本想的却是不让赵国将士损失一人,而他们并肩作战的将军却才是害死他们之人。

  许牧之整整抽了南岳一百多鞭,将南岳浑身上下抽的血淋淋的才罢手。

  “观月城之中该拆的拆,该建的建,三天之后我若看不到图纸上的样子,你这颗狗头就准备搬家吧!”

  许牧之冷冷的瞪了南岳一眼,丢下一沓图纸转身进了观月城。

  那一沓图纸全部是关于观月城的布局,他要将这观月城建成一个巨大的阵法。

  许牧之离去之后,南岳在原地沉默了许久,对于许牧之他已经是心服口服。

  若是当初他听了许牧之的话,那么赵国就不会损失那么多的将士。

继续阅读:第51章:英雄何苦度暮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