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乱世天下局
骆驼2018-03-30 18:362,707

  第六十二章 乱世天下局

  两名妙龄少女将韩北昌从马车上扶了下来,在韩北昌脚落地的那一瞬,另一名女子立马在地上铺上了一段绣着精美图案的绸缎,不让韩北昌的脚沾上任何灰尘。

  与买醉青楼的韩北胜相比,韩北昌的生活可谓是精致到了一个变态的地步。

  传闻此人有严重的洁癖,就连上厕所也要全程不能闻到一点点的臭味,因为此事被他活活打死的仆从不在少数。

  “那个整日喝的醉醺醺的废物?呵呵,当然相差太远!他连栖凤城都没能进来就被你斩杀在了分水岭上,而我呢?我不仅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这栖凤城,而且还和你许牧之促膝长谈,你说……赵庚安觉得咱们会在谈什么?”

  韩北昌似笑非笑的阴险的笑了笑。

  闻着韩北昌身上那浓重的胭脂水粉的味道,许牧之强忍着心中的厌恶。

  “雀灵呢?”

  许牧之冷冷的问了一句。

  那日离开百雀楼之后,苏伊宁说雀灵就已经不见了人影。

  “雀灵?哦,你说的是那个扬言要杀入皇宫的疯女人吧?”

  韩北昌一愣,可是却又立马反应了过来。

  许牧之微微点了点头,他要想替韩北胜保住雀灵,可是谁知雀灵最终还是去了北漠。

  尽管他心中很清楚雀灵只要去了北漠必死无疑,可却依旧还在期盼着韩承天能够看在已经死去的韩北胜的面子上放雀灵一条生路。

  “呵呵,她连皇城都没能进去,不过说真的,我倒是挺佩服她的,竟敢孤身独闯北漠皇城。”

  韩北昌冷笑了一声,他的声音之中充满着讥讽之意。

  这世间要杀韩承天之人不在少数,可是如同雀灵一般,一进望北城便光明正大的扬言斩杀韩承天之人却是没有过。

  雀灵此举在韩北昌看来使何等的可笑,简直愚蠢至极。

  “呵呵,我也挺佩服的,韩北胜在踏出望北城之时就已经知道了自己要死,可却毅然赴死。雀灵知道自己不可能杀入北漠皇宫,可却依旧还是去了。”

  许牧之叹息了一声,或许从一开始雀灵的目的就不是杀了韩承天,从一开始她就已经选择了跟随韩北胜离开这个世界。

  她杀入北漠,仅仅是想让北漠知道,曾经有一个四皇子,因为北漠的野心,死在了分水岭之上。

  “韩北胜死了,可是好歹还有一个雀灵杀入望北城,告诉这世人韩北胜的存在。可是……你呢?”

  许牧之猛然双目死死的盯着韩北昌,那目光之中满是怜悯之色。

  韩北昌心中一震,许牧之刚才看他的那个眼神,那么的熟悉。对,就是他父皇韩承天曾经看他的眼神,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怜悯。

  这眼神他一辈子都忘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怜悯刺得他心脏像是碎裂了开来一般。

  不等韩北昌反应过来,许牧之继续道:

  “你有兄弟姐妹,可是你的那些兄弟姐妹们哪一个不是盼着你早点死?你拥有美女佳人无数,可你一死她们又有谁会如同雀灵待韩北胜一般随你而去?”

  韩北昌定定的站在那里,如同被人使了定身术一般。

  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宋文远怜悯的看了韩北昌一眼,这北漠三皇子今日算是栽到许牧之手上了。

  其实有时候他感觉当初宋文瑜在临死前说的那一句话很对,若是有可能,只希望来生不见许牧之。

  即便是见了也千万不要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

  韩北昌对于许牧之没有多少的了解,可是许牧之却对韩北昌非常的了解。

  从知道北漠是韩北昌出使之时开始,许牧之就已经开始叫周不言查关于韩北昌的资料了。

  韩北昌虽然是北漠三皇子,可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他母亲就已经去世了,而韩承天也几乎不知道自己有着这么一个儿子。

  韩北昌从小在宫女和太监堆里长大,所以说话也有些阴阳怪气。

  也因为年幼的时候他受了太多不公平的待遇,所以韩北昌比任何人都阴狠,他的野心也比任何人都要大。

  而他的野心和阴狠,这却正是许牧之想要的东西。

  如同许牧之所言,他有着兄弟姐妹,可是那些人却天天巴不得他死。他拥有着无数的美人,可是却每夜每夜的在梦中惊醒。

  那是一个重复的梦,梦中所有人微笑着离他而去,最后只留了他一个人孤独的站在原地。

  他知道许牧之说的没错,若他死后,那些女人不可能如同雀灵对待韩北胜一般,为情殉葬。

  想到此处,韩北昌竟然有些羡慕韩北胜了,甚至内心深处生出了一个念头,想着如果那死在分水岭的人是他的话,那该多好。

  “呵呵,自古薄情帝王家,那个唯一真正疼爱你的女人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对于韩承天来说,你们终究不过他手中一枚棋子,随时可弃。”

  许牧之的声音似乎充满了无尽的感慨之意。

  “乱世天下局,想要不被抛弃,便只能去做那落子之手,而不是别人手中的棋子。”

  说话间许牧之从衣袖之中掏出一颗黑色的棋子,轻轻的放在了依旧双目呆滞的韩北昌手上。

  看着手中的棋子,韩北昌的双目由迷茫慢慢的变成了愤怒,变成了贪婪,最终却猛然复归平静,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时间够久了,三皇子请回!“

  许牧之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走进了院子之中。

  望着许牧之离去的那方向良久,韩北昌拿出一方手帕,擦了擦额头之上的冷汗。

  这许牧之似乎能够看穿人心,看到他心里最深处最阴暗的想法!

  “走……快走!……快!”

  回过神的韩北昌慌乱的喊着,一向有洁癖的他一脚踏在了泥土之中,可是却如同没有发现,双目之中满是惊恐之色。

  这个地方他一刻都不想呆了,站在许牧之跟前让他有了一种重新回到了几十年前的感觉,那种弱小和无助。

  他似乎都能清楚的看见那个躲在黑夜里痛哭小孩子,那个躺在泥水之中不停的喊着娘亲的孩子。

  他拼命的想要填满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一份孤独,可是无论身边有着多少人,孤独的人永远孤独。

  这一日,韩北昌代表着北漠和赵国之间进行商谈。

  为此,卧病在床的赵庚安还特意挣扎着起身在李文傅等人陪同下去见北漠三皇子韩北昌。

  可是赵庚安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北漠要的条件是赵国向北漠俯首称臣!

  最终这一场谈判无疾而终,而在韩北昌离开赵国之后北漠立刻调动了近百万大军聚集在赵国东境一带。

  “你说什么?”

  病床之上的赵庚安脸色更加苍白,愤怒的质问着床前的李文傅。

  李文傅那原本就有些驼着的腰此刻却是弯的更加低了,满脸皱纹的脸上那一双眸子却是闪着精光。

  “据寒川阁的人来报,韩北昌来到栖凤城之后先是去了宋家见许牧之,而后才来的皇宫。所以老臣觉得北漠此行的目的不在于谈判,他们也根本就没打算谈判,他们的目的是……许牧之!”

  赵庚安眉头死死的拧在了一起,对于这个叫许牧之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就没什么好感。

  “你替朕掌着寒川阁,你说吧,朕当如何?”

  赵庚安沉默了片刻道。

  李文傅便是寒川阁阁主这件事整个赵国或许就只有他和李文傅知道。

  “既然不为我们所用,那么……杀!”

  李文傅双目之中闪过一抹冷光。

继续阅读:第63章:我在小树林等你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