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我在小树林等你们
骆驼2018-03-31 07:492,805

  第六十三章 我在小树林等你们

  “现在赵国内忧外患,光明正大的动许牧之显然不明智,这样吧,你让寒川阁暗中出手吧。”

  微微一犹豫,赵庚安道。

  无论韩北昌和许牧之之间谈论了什么,他从始至终就没有相信过许牧之,既然已经不可能站在同一条战线,那么他选择除去这个隐患。

  李文傅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

  那孤寂的分水岭之上,这一日却是再次来了一个新人。

  那是一个极其诡异的年轻人,一身纯黑色的衣袍,看上去给人一种无比的压抑之感。一双同样漆黑的眸子,可是眸子之中却似乎有星光点点。

  他站在那里,可却给人一种极其不真实的感觉,似乎在这里的只是那男子的一个幻影。

  “阵?……”

  看着面前那两座小小的坟堆半晌,男子伸出手掌在虚空之中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而最让人奇怪的是那男子的右手手掌竟然只有三根手指,没有中指和食指。

  “感觉不到,你的阵,果然不一样……”

  男子轻声自语了一句,而他的身影却如同烟雾一般消散在了原地。

  ……

  原本李文傅只是计划暗中将许牧之做掉就好,可是不曾想那许牧之突然如同抽风了一般,在栖凤城之外小树林中布下诡阵,说什么欢迎各大宗门的天骄之辈前去破阵。

  现在就连许牧之站在城墙之上淡淡的说的那句‘我在城外小树林等你们’都成了最装逼的挑战宣言。

  一时间整个栖凤城的人在下战书之时都变成了一句话,“我在城外小树林等你!”

  打不打不重要,谁输谁赢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在战书上写上这句我在城外小树林等你。

  “那边那边,还有那边,对对对,挖深点儿!”

  栖凤城外,小树林之中,许牧之正指挥着深坑里面满头是汗的上官雨彤。

  “我不挖了,哼!”

  上官雨彤生气的将手中铁锹朝着许牧之扎去,脚尖轻轻一掂便飞身出了深坑。

  许牧之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丫头不让来不让来死活要跟来,跟来了又觉得挖坑好玩,得,这还没挖两下子呢就又不干了。

  “这一招真的行吗?”

  宋文远疑惑的看了看许牧之。

  “最起码咱们占据主动!”

  许牧之笑了笑。

  赵国皇室肯定已经准备对他下手了,这他早就预料到了。

  而既然赵庚安他们把这件事不敢做的光明正大,那么他就偏偏做的光明正大一点。

  这一片树林已经被他布下的阵法所笼罩,想要进来容易,可是要想从这里面出去却是难上加难。

  这样一来至少他占据了一点儿的主动权,总好过日夜不合眼的防备寒川阁的那些杀手。

  “而且正好给宁无良练练手,这家伙最近好像遇到瓶颈了!”

  许牧之无所谓的笑了笑,天下要杀他许牧之的人何其之多,就算是曾经四大强国齐聚九龙城也没能将他留住,一个小小的赵国他还真没看在眼里。

  “苏起,去外面守着,一次最多放进来两三个就行了,别太多!”

  许牧之对一旁的苏起安排了一下,能来这里的最高修为可能也就是师级而已,毕竟皇级修为的强者还不屑于出手杀他。

  不一会儿的时间,地面微微一震,一道金光直奔许牧之而来。

  那金光在许牧之三丈之处停了下来,化身成了一名身材魁梧的光头男子。

  “东马乡河山沟陶老四,请教先生了!”

  那魁梧男子朝许牧之一抱拳,低头俯视着许牧之,神态傲然道。

  “喝茶不?”

  许牧之疑惑的端起面前的茶杯,对那陶老四道。

  陶老四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喝酒不?”

  许牧之又端起酒杯问了一句。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先下手了!”

  陶老四目中凶光一闪,挥拳之时竟有一道金光打出。

  许牧之无奈的摇了摇头,“别打死就行!”

  随着许牧之话音落地,数十名武者在周不言的带领下一拥而上直接将那陶老四打倒在地。

  “许牧之你无耻!说好的一对一切磋呢?你不讲江湖规矩,无耻之徒!”

  那陶老四只是一个客级修为而已,那里架得住这么打啊。

  可是这家伙嘴硬,一边挨打一边还不忘了骂上许牧之两句。

  “额……一对一?我……这么说过?”

  许牧之不确定的问了问身旁的宋文远。

  宋文远无语的瞪了许牧之一眼,“这需要说吗?那你这今天是在摆台呢?还是摆坑啊!”

  许牧之瞥了瞥嘴,不以为然的道:

  “那跟我这一个身无灵骨之人切磋武道就是讲江湖规矩了?呵呵,这江湖规矩还真是……公平!”

  他要等的主要还是寒川阁的人,甚至今日来这里的不止会有寒川阁的人,就连孤鹰的人也说不定。

  那个叫陶老四的已经被人揍得半死不活丢到了那挖好的大坑里面。

  “宁无良!”

  许牧之眼神逐渐的冰冷了起来,冷冷的喊了一声。

  “在!”

  宁无良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许牧之面前。

  “填满那个坑!”

  许牧之指了指那已经丢进去了陶老四的大坑,那坑少说也能装下百数人!

  宁无良微微一点头整个人消失不见,他也知道,提升实力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战养战。

  在这赵国,寒川阁和各大宗门的天骄之子就是最好的磨刀石。

  为了磨他这把刀,许牧之不惜以自己作为诱饵,让寒川阁和北漠孤鹰同时出手。

  这树林之中是许牧之布下的一个迷阵,若是从外面看去,这里就只是一片平静的小树林子,然后什么都没有。

  可是一旦越过了那一层结界,真正的走进阵法之中却是广袤无垠的林海。

  可许牧之目前设置的阵法也仅仅只是能将人困在阵法之中而已,他无法借助阵法的力量去击杀那些身处阵法之中的人。

  一炷香之后,宁无良按照许牧之告诉他的步法再次出现在了小树林之中,他的肩上扛着一个已经昏迷之人。

  三炷香之后,宁无良再次出现,这次却是一次性打昏了两个。若不是许牧之下了命令不能杀人的话,恐怕他的速度还能再快上一点。

  一天之后,宁无良再次回来之时左臂之上血流如注,一支北漠孤鹰的弑神箭射穿了他的左臂。

  而他的胸口和背上也满是翻起的肉茬子,他遇上不仅是孤鹰的人,还有寒川阁的人。

  坑里的人越堆越多,而宁无良也一次比一次伤的更重。

  三天之后,当宁无良再次站在许牧之面前之时他已经完全的没有了人的样子,浑身的血痂分不清是别人的还是他自己的。

  他将那最后一个人丢进坑里,朝许牧之咧嘴一笑。

  “爷,我……突破了!”

  说完之后宁无良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许牧之急忙叫周不言将宁无良抬了下去。

  “我滴娘,幸亏当初赤血枪选的不是我!”

  看着已经生死不知浑身伤痕的宁无良,周不言汗毛直立,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啪!……

  很轻的声音,棋子落盘的声响。

  虽然很轻,但是却清晰的落入了整个栖凤城所有人的耳中。

  与此同时,栖凤城上空的天突然之间像是被人一刀斩成了两半,一半成了黑色,一半成了白色。

  轰!……

  骤然间,栖凤城外小树林中有着几棵百年古树突然炸裂了开来,而随着那些树的消失许牧之布下的阵法亦是消失不见。

  “棋魔……君莫问!”

  赵国皇宫之中,赵恪玄抬头呆呆的望着那被分裂成两半的天空,深深的吸了口气,语气颤抖的自语道。

继续阅读:第64章:道为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