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道为何?
骆驼2018-03-31 18:342,740

  第六十四章 道为何?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赵恪玄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恐惧。

  这一刻,整个栖凤城的人都抬头呆呆的看着头顶之上的苍穹。

  君莫问,此人出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之中,而且还是那宗门之中的一个外门弟子。

  但是在几年前此人将棋与阵法结合,以棋踏了武道!

  而更让人心惊的是,这家伙竟然在睡梦之中与自己那冥冥之中的命运对弈了一局。

  那一局最终君莫问败给了命运,而也因为那一局,他输掉了自己的一双眼睛和那拿着棋子的两根手指。

  从始至终他没有和任何人对战过,对于他的实力人们也知之甚少,可他却是唯一一个敢于命运对弈之人!

  那一局棋虽然败了,可却让天下人知道了棋魔君莫问之名。

  与此同时栖凤城之外小树林中,一张透明的棋盘出现在了许牧之面前。

  “那个敢与自己命运对弈之人吗?”

  许牧之抬头看了看苍穹,伸出手掌按在了那透明的棋盘之上。

  猛然,许牧之眼前的景象变了,这里不再是栖凤城外的小树林。

  这里一片虚无,在不远处静静的坐着一个年轻人,那人的面前摆着一盘残局。

  那年轻人一袭黑色的衣衫,就连他那一双眼睛都是黑色,仔细看去便能发现他那黑色的双目之中没有任何的神采。

  “原来,你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

  那年轻人轻声道,声音之中隐约有些震惊。

  “棋魔,君莫问!”

  许牧之深深的吸了口气走到了君莫问对面坐下。

  这里是君莫问构建的法阵世界,而这君莫问这次显然是直奔他而来的。

  “北漠占卜师曾给出了个预言,你可知道?”

  君莫问用那漆黑的眸子盯着许牧之,嘴角微微上扬,似在微笑。

  “武神将乱,天下归一,隐者当出!”

  许牧之皱了皱眉,说出了那个现在全天下都知道的预言。

  “就只有这一句吗?”

  君莫问不急不躁的再次问了一句。

  许牧之有些摸不透这君莫问突然出现是准备要干什么,只能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君莫问能不能看见。

  “世人皆知那占卜师临死之时预言了武神大乱,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却是,许牧之……已死!”

  君莫问那漆黑的双目死死的盯着许牧之,在双目之中那点点星辉急速的流转着。

  虽然明知君莫问双目看不见,可是被这么一双眸子盯着,许牧之却依旧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若是许某已死,那么此刻在此处和你准备对弈之人又是谁?”

  许牧之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占卜师未必就不会出错,再说了就算是再强大的占卜师,改变未来有可能,可是谁又能改变已经发生的过去呢。

  难不成还能将他这个活生生的人,突然变成了一个好几年前就死去的人不成。

  “这也是在下疑惑之处!”

  君莫问微微一笑,手执一黑子落入面前棋盘之中。

  在那棋子落入棋盘的瞬间,棋盘之上黑子之间似乎瞬息之间构建成了一个诡异的法阵,而那个法阵冲出了棋盘,布满了整个世界。

  原本一片虚无的世界此刻却是变成了一片黑暗,那黑暗如同浓稠的墨汁一般,遮盖了视线,遮盖了五感。

  许牧之清晰的感觉到在这黑暗之中有一股阴寒的气息如同付骨之蛆一般扭动着身子朝着他的身体之中钻去。

  那一股阴寒似乎要将他的灵魂冻结。

  “那你……该找占卜师了去问问了!”

  许牧之牙关紧咬,颤抖着伸出了手掌。

  在他手掌伸出的那一瞬,一颗白色的棋子出现在了许牧之手指间。

  啪!……

  一子落下,四周的黑暗如同潮水般退去,在许牧之的周围隐隐出现了一股力量抵挡那如潮水般涌来的黑暗。

  “果然,你根本不需要灵力便能构建阵法!”

  君莫问的声音之中充满着一股兴奋。

  “那又如何?”

  许牧之再次落下一子,君莫问的强大超出了他的想象,即便是凭借着他师父传授的那诡异阵法,可却依旧压不过君莫问,最多只能打成平手。

  “你可知那日我为何败给命运吗?”

  君莫问依旧是那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如同一个机械。说话间手中黑子落下。

  许牧之好奇的看了看君莫问,对于这个问题他确实很好奇。

  “为何?”

  君莫问顿了顿,脸上的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一股奇怪的力量,那力量……不是灵力!我在你的阵法之中隐约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许牧之一愣,原来这才君莫问来找他的目的。

  “道?”

  许牧之心中暗自猜测,他师父曾说他的阵法运转是靠着冥冥之中一种叫道的东西。

  可是道为何物,从来就没有人知道。

  忽然许牧之那面具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奸诈的笑容。

  “你想知道那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许牧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君莫问急忙点了点头,若是他不想知道那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他也就不会不远千里只因为听了一个关于许牧之的传言便跑来赵国了。

  那是一股完全凌驾于灵力之上的恐怖力量,只要有了那一股力量,或许他就能战胜那冥冥之中的天命。

  “那是……道!”

  许牧之一字一句的道,尤其是那最后一个道字更是铿锵有力!看他此刻那神情,完全的就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只是可惜了没有长须,不然捋一捋胡子的话会更加像。

  果然,一听许牧之此言,对面一直冷静无比的君莫问渐渐变得呼吸急促了起来,因为心神不宁使得他构建的法阵也渐渐有些不稳。

  “道为何?”

  君莫问急切的道,听得出他已经在拼命的压着心中的激动和兴奋了。

  许牧之笑而不语,趁着君莫问心神大动之时一子落盘,直接破除了君莫问布下的那阵法。

  这一局许牧之和君莫问整整对弈了三天三夜,最后若不是许牧之扰了君莫问心神的话或许还要持续更长的时间。

  而在这短短几天的时间之中,北漠百万大军直接攻下了断岭。

  南岳率领赵国四十万大军退守观月城。

  上一次虽是佯装败退,可申屠恶带着十万大军便是兵临栖凤城下。而这次北漠直接派出了百万之军。

  一旦观月城一破,那么赵国必亡!

  赵国皇宫之中。

  看着手中的来信,赵庚安脸色一变,猛然一口鲜血喷出。

  赵恪玄急忙上前将赵庚安扶回了床上。

  那来信是南岳写的,上面只有一句话。

  “断岭已失,速请先生!”

  赵庚安颤抖的手指指着那信纸好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难道除了他许牧之,我赵国就无人可用了吗?李文傅!李文傅!来人给朕将李文傅叫来!”

  赵庚安愤怒的咆哮着将手中的信纸撕成了碎片。

  这已经是接到的第三份来报了,可是每次内容都是几乎一样,要求皇室去请许牧之。

  一旁的赵恪玄想说什么,可是最终却只能叹息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许牧之和父皇两人之间似乎天生就水火不容,分明两人根本没有见过面。

  不一会儿的时间李文傅亦步亦趋的跑了进来。

  ……

  东境分水岭之上,君莫问收起了面前的那棋盘,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许牧之……呵呵,逃出命运之轮的人,有意思!”

继续阅读:第65章:以我之命,换你出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