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世间安得长生法
骆驼2018-03-28 18:312,804

  第五十八章 世间安得长生法

  一直沉默的许牧之忽然起身离开,在走了两步之后却又停住了脚步。

  “传说之言,未必可信,若真有术法可解你苦痛,许某竭力而为!”

  话音落下,许牧之不待顾念晴在说什么便带着上官雨彤下了炎阳宗。

  他身无灵骨,终身难以踏足武道,对于焚天经他也了解不多。

  再者,那一册书现在已经不在他手中。

  原先的宋家大院已经被焚毁,宋文远在原先那院子旁又买下了一个院子。

  这个院子虽然小了一点,可是将就着还可以住。

  夜晚,许牧之推开了宋文远的房门,有些事情他准备和宋文远商量一下。

  可是推开房门却是看见宋文远抱着那一口棺木在昏黄的灯光下自言自语。

  “你来了。”

  宋文远笑了笑,示意许牧之坐下。

  许牧之扫了床上的那一口棺木一眼,默默的走过去坐在了桌旁。

  宋文远走过来给许牧之斟了杯茶。

  “世间之人都想踏足武道巅峰,不管刚开始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到了最后却都变成了一个目的,那就是……长生不死!”

  宋文远似有感触的自顾自的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站的越高,活的越长,就越是怕死,不是吗?”

  许牧之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今天的宋文远让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众生万灵有谁不怕死呢?”

  宋文远苦涩一笑,有人怕自己死去,有人怕身边的人死去,世间万灵无不如是。

  许牧之不语。

  “你说这世间真的有人能长生吗?”

  宋文远像是自语一般问了一句。

  世间安得长生法,纵使站在武道巅峰的神级强者,可终将抵不过岁月。

  万古悠悠,世间多少英雄豪杰湮灭在岁月的长河。

  长生,每一个武者都幻想着有朝一日悟的长生之法,可又有谁能得长生呢。

  “世界奇妙莫测,长生之法未必就无!”

  微微一思索,许牧之最终却还是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忽然间想起了那个叫古无灵的奇怪女孩。

  在遇到古无灵之后,许牧之才知道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了解的太少太少,在这世界上存在了太多太多难以理解的可能。

  “那你说人……能起死回生吗?”

  宋文远继续追问了一句,可是他看向许牧之的那眼神却不是疑问,而是期待。

  看着宋文远那期待的眼神,许牧之愣了好半晌。

  之前他还在疑惑为什么今天感觉宋文远有些不对劲,可是此刻他忽然间明白了过来,明白了为什么宋文远忽然对他说这些没头没尾的话。

  宋文远肯定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关于那传闻之中的鬼书的消息。

  顾念晴想要借着那一本书摆脱焚天经的苦痛,而宋文远想要借助那本书复活他的妻子。

  只不过顾念晴不知道许牧之就是当初从九龙城走出的那个人,可是宋文远却是知道。

  所以今晚宋文远和他说了半天,最终要问只是一句能不能复活一个死去的人。

  许牧之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原本想要找宋文远商量事情的,可是此刻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心思。

  “大千世界,你我所了解的又有几何?”

  说完之后,许牧之转身出了宋文远的房子。

  世间可有长生法?可能使一个死去之人复生?这世间谁又能给出肯定的答案呢。

  出了那小院子,在一家酒馆之中提了两坛酒水,许牧之一路出了栖凤城,来到了一处小山坡上。

  他没有叫宁无良跟着,他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待一会儿。

  晚风吹过,带着丝丝的凉意。

  在那小山坡上长着一个雪月树,看着那一棵树许牧之沉默了许久。

  “那小丫头,此刻或许又在树下吧!”

  许牧之摇头一笑,走过去靠着树干坐了下来。

  仰头给自己狠狠的灌了一通酒水。

  他知道,每当夜晚降临,在北漠望北城街头,那一棵雪月树下会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

  “或许你……又不记得我了吧!”

  想起的每晚都会重复着问他是谁的小丫头,许牧之脸上就露出了温暖的笑意。

  脸上的这一层面具让他装的好苦,每天每天的假装强大,假装无所畏惧,假装成熟,假装……忘记了自己是谁。

  只有在那个奇怪而又陌生的小姑娘跟前,他才敢放下的摘下脸上这面具,放下所有伪装做着真实的自己。

  天下又有几人会相信,让整个北漠闻风丧胆的许牧之,让整个赵国甘心跪迎的许牧之,一生最开心的事却是蹲在望北城的街头如同一个乞丐一般啃着馒头。

  他想起了韩北胜。

  韩北胜说他累了,所以韩北胜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

  他也累了,可他却不能像韩北胜一般洒脱的离开这个人世。

  龙州百万亡魂,每夜一闭上眼睛他就能听见他们的声音,他们在提醒着他不要忘记了自己是谁。

  许牧之,曾经辉煌无比的龙州国的大皇子。

  “鬼城……呵呵呵……鬼城!”

  很少喝酒的许牧之不停的给自己灌着酒水。

  浓烈的酒水刺的喉咙火辣辣的疼,如同一把火焰一直烧到了胃里。

  可是浓烈的酒水却淹没不了心中伤痛。

  曾经辉煌的九龙城,现在却成了人们口中的鬼城。

  “哥,你在哪里?我好累……”

  许牧之轻轻的取下了脸上的面具,泪水滑落。

  朦胧间他似乎看见了一个人从远处踏空而来,那是一个看上去木讷无比的少年。

  脚下蹬着一双破烂的草鞋,面无表情,对谁都不苟言笑,因为长年累月在外面劳动的缘故,皮肤黝黑而粗糙。

  许满仓,这个名字他从来没有跟人提起过。

  许满仓是他养父的亲生儿子,也是他最敬重的哥哥。

  从小他体弱多病,而那个木讷的哥哥却是一直将他守护。只要有许满仓在,不管是谁都别想欺负他一下。

  记得那时候只要有人敢欺负他,他就会跑去找哥哥,让那个一天到晚冷着一张脸的哥哥帮自己出气。

  可是后来许满仓被一个人带走了,那个人说许满仓身负灵骨,可踏武道。

  他清楚的记得临走之时他哥哥让他照顾好父亲,等他回来。

  可是现在,养父逝去了,九龙城没了,龙州也被灭了。

  迷迷糊糊的,许牧之又给自己戴上了哪一张面具。

  戴上这张面具,他就是这世间的修罗。

  第二日,第一缕阳光从大山的后面升起。

  迎着那朝阳的光芒,苏伊宁踏空而来。

  看着那雪月树下蜷缩着身体沉睡的许牧之,又看了看许牧之身旁丢着的酒坛,苏伊宁轻轻摇了摇头。

  “冤家,你不知道这世间有多少人想要杀你吗!”

  苏伊宁叹息了一声,走了过去坐在了地上,而后轻轻的让依旧沉睡的许牧之的头枕在了自己腿上。

  因为喝的有些多,所以许牧之睡的异常死。

  苏伊宁撩了撩发梢,微笑着静静的看着沉睡的许牧之。

  小心翼翼的伸手碰了碰许牧之脸上的面具,可是最终苏伊宁却还是没有摘掉许牧之的面具。

  这世间谁不想看看修罗书生许牧之的真容呢,就连赵国曾经的太子赵恪玄都未能见的许牧之真容。

  “放心吧,我吃他也不会选在这里!”

  苏伊宁微笑着看着怀里的许牧之低语了一句。

  而那不知何时出现在雪月树上的宁无良眉头微微一皱,手中的赤血枪消失不见,而随着树枝微微一动他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要杀你的很多,可是要守护你的人似乎也不少啊。”

  苏伊宁痴痴一笑,对依旧还在沉睡的许牧之道。

继续阅读:第59章:武神将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