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武神将乱
骆驼2018-03-29 10:242,878

  第五十九章 武神将乱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牧之朦胧之间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枕在一个软的东西上,而且那沁人的淡淡香味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许牧之贪婪的呼吸着那香味,猛然,一个激灵许牧之彻底清醒了过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许牧之摸了摸脸上的面具,依旧还在。而后奇怪的看了苏伊宁一眼道。

  “我香吗?”

  苏伊宁没有回答许牧之的问题,而是深情的盯着许牧之的双目悄声问了一句。

  许牧之被苏伊宁看到心中一阵发慌,正准备移开视线,可是忽然许牧之瞪大了双目。

  在苏伊宁的脖子上戴着一个吊坠,那个吊坠普通至极,那只是一块小小的石头。

  许牧之呼吸急促,心中已是惊涛骇浪。

  他认得,那是那一天他送给雪儿的那个吊坠,那块他亲手打磨的石块他怎么可能认错。

  可是他送给雪儿的东西现在却是出现在了苏伊宁的身上。

  苏伊宁显然也发现了什么,急忙将那石块吊坠塞进了衣服里面。

  “你怎么会有这个?”

  许牧之双目死死的盯着苏伊宁问道。

  苏伊宁疑惑不解的看了看许牧之。

  “什么?”

  她似乎有些没有听懂许牧之的话,似乎对许牧之能问出这个问题感到很奇怪。

  就好像你拿着一件一直属于你的东西,可是忽然有一天有人问你怎么会有这个。

  “你怎么会有这个?”

  许牧之的双目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语气之中充满着杀气。

  那石块吊坠是他专门给雪儿亲手打磨的,现在这吊坠在苏伊宁身上,那么……雪儿呢?

  看着许牧之那眼神,苏伊宁又重新将拿石块拿了出来。

  这次许牧之清楚的看见了那石块之上刻着的‘雪儿’二字。

  “是我哥哥为我亲手打磨的,我的小名叫雪儿,是哥哥起的。可是现在我都记不清了哥哥叫什么名字,也记不清了他长什么样子,就连和他一起经历过什么我都已经记不清了,能记得的只是我曾经有个哥哥。”

  苏伊宁轻轻的摸着那块石头,对她来说,这是她唯一的亲人留下的东西,是她最珍贵的回忆。

  “你哥哥?”

  许牧之奇怪的看了看苏伊宁。

  苏伊宁摇头一笑,将拿石块吊坠再次放回了衣服里面。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应该很小很小吧,我也记不得了,我的记忆好像缺失着一部分。”

  苏伊宁的神情不像是在说谎,而且看得出,那块普通至极的石头对她来说异常的宝贵,她一直都戴着它。

  许牧之使劲的摇了摇脑袋,这一刻他感觉很多的事情都有些乱了,这世间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可怕的巧合!

  一模一样的石块,一模一样的名字,甚至就连送给她石块的人竟然也是她的哥哥,而且一模一样的记忆不全。

  关于石块吊坠,许牧之没有再多问什么。

  站在这山峦之上四下望去,在不远处有着一片茂密的树林。

  “那个地方风水不错!”

  许牧之指着那一片树林忽然道。

  苏伊宁走了过来顺着许牧之所指的方向看去,半晌之后忽然笑了笑。

  “分水不错,然后你又准备把谁埋在那里?”

  许牧之摇了摇头。

  “我不想埋谁,可是想要埋我的人太多,我只好先将他们埋了!”

  ……

  北漠望北城。

  在皇宫之中,修建着一座漆黑的祭坛,在那祭坛的四周悬着九口古老的大钟。

  这九口大钟是以一万武者生魂铸就,在钟铸成之时又在武者精血之中浸泡数年之久,此钟早已生出灵性!

  此刻那祭坛之上一个中年男人静静站立,那男人穿着一件宽松的衣袍,衣袍之上秀满着日月星辰。

  祭坛之下数千守卫神情严肃,周身灵力涌动,将祭坛死死护住。

  而在祭坛不远处便是北漠的皇帝韩承天,虽然韩承天脸上表情平静无比,可是他的双手却是不由自主的紧紧攥着。

  祭坛之上,那穿着星月衣袍的中年男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周身灵力开始运转。

  中年男人手掌一挥,三块骨片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那骨片不知是何物之骨,晶莹剔透,上面刻满着繁杂的纹路,隐约之间散发着一阵阵可怕的灵力波动。

  在那骨片被祭出的刹那,天空之中顿时乌云遮日,狂风嘶吼,昏天暗地。

  铛……铛!……

  那九口巨大的钟在这一刻无人敲击却是自鸣,那声音带着一股震慑人灵魂的力量。

  那些离祭坛比较近的武者一时间竟然身体之中灵力激动混乱,如同脱缰野马一般,根本不受控制。

  “今日,吾借诸位之力,开天门,窥天命!”

  那中年男人手中急速的掐出了无数复杂的指诀。

  随着那话音出口,那九口大钟再次嗡鸣之声震天,那钟声之中带着无数亡魂的嘶吼。

  与此同时,那九口大钟隐约之间彼此灵力相连,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法阵。

  而中年男人祭出的那三块骨片之上那些繁杂的纹路更像是如同活了过来一般,开始不断的扭动,一阵阵白光直通天际。

  中年男人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之时他的目中两道白芒射出,直奔苍穹而去!

  占卜师!这世间最神秘的存在。

  占卜师可窥天命,知未来,据说强大的占卜师甚至可篡改天命!

  但或许是因为窥探天命的缘故,自古以来所有占卜师几乎无一得善终。

  而且每一次窥探天命,占卜师都将会受到严重的反噬,甚至有可能天命没有窥探到,自己就已经被反噬而死了。

  占卜师可以说是为别人而活的武者,他们很多人即便是无意间窥探到了什么,可是却也不敢说。

  除了一些专门为皇家占卜吉凶的占卜师之外,其他占卜师基本上都是隐世不出,一辈子都占卜不了几次。

  而很多时候那些隐世的占卜师窥得天机也只是静观其发展而已,很少有人敢插手去改变天命。

  因为逆天命而行,不光自己不得善终,甚至很可能祸及后代。

  也因为如此,在这武神大陆之上占卜师少之又少,往往一个国家也就只有那么为数不多的几个占卜师,而且大多还都是隐世不出。

  咔嚓!……

  不一会儿的时间,忽然一声巨响,那九口大钟之中竟然有一口碎裂成了碎片。

  咔嚓!……

  紧接着又是两口大钟碎裂了开来。

  要知道这大钟就算是武师也不一定能够将其击碎,似乎冥冥之中有着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止那占卜师窥探天命。

  咔!……

  又是两口大钟碎裂,此刻那占卜师双目之中鲜血已经流出,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一定要窥得!”

  不远处的韩承天死死的攥着双手,嘴中喃喃自语。

  这一次的天机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重要,不然他也不会让这宝贵的占卜师去冒着生命危险进行这次占卜。

  轰!……

  仅剩的那四口大钟猛然炸裂,而那用来占卜的三块骨片也同时变成了白色的粉末飘散。

  噗!……

  那中年占卜师喷了一口鲜血,双目之中的白芒消失不见,直到此刻人们才发现那占卜师的双目已经血肉模糊,眼眶之中除了血之外什么都看不到了。

  韩承天急忙脚尖轻点,飞身上了祭坛。

  “如何?”

  韩承天急忙问了一句。

  那占卜师刚想说什么,可是一张嘴就鲜血涌出,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可是却听不清楚。

  那占卜师说了半天之后颤抖着伸出手指蘸着鲜血写下了一个字……乱!

  “天下将乱?”

  韩承天疑惑的问了一句。

  那占卜师吃力的点了点头,再次颤抖着伸出手指想要写下一个字。

  可他的手指刚点在地面之上,那一根手指却是突然炸裂了开来。

继续阅读:第60章:傻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