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傻子
骆驼2018-03-29 18:082,872

  第六十章 傻子

  占卜师脸色惨白,那一双已经没有了眼睛的血眸死死的盯着虚空,浑身颤抖着。

  那不是因为疼痛而颤抖,韩承天知道,那是因为恐惧!对于冥冥之中命运的恐惧!

  占卜师一定是看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然他怎么可能如此这般恐惧。

  “你还看到了什么?”

  韩承天急忙问了一句,他很清楚,这占卜师今日是不可能活着走下祭坛了。

  鲜血从眼眶之中流出,顺着那一张已经扭曲的脸滴落。

  不仅是双目,此刻那占卜师已经七窍流血。

  占卜师颤抖着伸出那已经没有了食指的手掌,韩承天急忙将自己的灵力输入占卜师体内。

  占卜师歪歪扭扭的再次在地上写下了两个字——归一!

  “你说的乱是指整个武神大陆大乱,而在大乱之后整个武神大陆将归一?”

  韩承天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兴奋。

  现在的武神大陆除了北漠、西炎、苍木,南灵四大强国之外就是像赵国这样的小国家。

  在之前还有着一个龙州,并列五大强国。五大强国之间相互平衡制约,也彼此抑制了对于那些小国家的吞并。

  可是这一切在龙州被灭之后就开始变了,龙州的毁灭打破了那种平衡,而龙州被灭也是武神大陆大乱的开始。

  武神大陆将乱,而后归一!这是一个足以称霸天下的机会,韩承天怎么可能会不激动。

  “许牧之,许牧之呢?许牧之在这一场大乱之中将会起什么样的作用?”

  韩承天再次急忙问了一句。

  说实话,那个叫许牧之的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害怕。

  若不是南岳没有听从许牧之的安排的话,按照许牧之的计划,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吞掉他们北漠的十万大军,还有北漠的战神申屠恶!

  如此心机,让他怎能安心。

  那占卜师颤抖着再次伸出了手掌,可是这次不等手掌触地却是整个手掌已经炸裂。

  “啊!……”

  占卜师喉咙里面含糊不清的发出一声嘶吼,用那露出着森白的骨茬子的断臂在地上画下了两个字。

  ‘已死……’

  那歪歪扭扭的两个字在写下的瞬间就被占卜师身上流出的血液淹没不见,可是韩承天却是清楚的看到了那两字。

  “已死?已死是什么意思?已死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他已经死了?”

  韩承天焦急的问着,可是却发现那占卜师已经死去。

  “已死……已死!”

  韩承天坐在那祭坛之上疑惑的看着身下的鲜血自言自语,似乎想要从这两个字当中悟出什么东西。

  可是无论怎么想,已死二字却是只能想到那么一种解释,那就是许牧之早已经死去了!

  可是就在今日还有消息传来,说许牧之已经回到了赵国,而且似乎和赵国皇室只见闹翻了。

  一个死去的人,怎么可能还在这武神大陆之上呼风唤雨!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半晌之后韩承天使劲的摇了摇头。

  可是无论许牧之是不是已经死去,从占卜师那一句话之中却是能看出一点,那就是未来整个武神大陆的大乱和归一大势都与那个叫许牧之的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哼,不管你是不是无关大势,要么为我所用,要么……为我所杀!”

  韩承天起身走下了祭坛,同时道:

  “那个女人走了吗?”

  一个侍卫低声回道:“回陛下,那女人依旧皇宫之外!”

  韩承天眉头一皱,似乎对于这个消息有些不悦,伸手抓过旁边侍卫手中的大弓便朝着皇宫之外的方向射出了一箭。

  “叫老三去一趟赵国,呵呵,他许牧之难不成想安然无恙的吞下我那十万军队不成!”

  韩承天冷冷的说了一句,手中握着的那一张大弓无声无息间化成了粉末飘散。

  只是韩承天没有发现,在他走下祭坛的那一刻,祭坛之上那占卜师的尸体化成了无数精血遁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北漠皇城之外,一名女子随意的披散着头发,穿着宽大的睡衣,整个人看上去慵懒不堪。

  女子手中的提着一把细长的青色长剑,在她的周围满是残缺不全的尸骸,血水染红了她身上的衣衫。

  四周的士兵疯狂的嘶吼之声她已经听不见,那一双眸子之中闪烁着瘆人的寒芒。

  她反手摸了摸,背上的卷轴还在。

  女子紧了紧手中的长剑,身影原地消失,厮杀再次开始!

  可就在此时,一支箭矢从皇城之中射来!女子急忙挥剑抵挡。

  铛!……

  手中的长剑发出了一声哀鸣,终究还是没能挡住那一箭,箭矢钉入了女子的心口。

  低头看了看心口之处的箭矢,而后抬头看了看眼前不远处的皇宫,女子嘴角溢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她拼尽了全力,挥剑杀过十里路,最终却还是连这皇城都进不了一步,那个人的仇,她已经报不了了。

  女子摇了摇头,疲惫的拖着那长剑一路走出了望北城。

  这一日,几乎整个武神大陆所有的占卜师都得到了一滴精血,而那一滴精血之中传递的是同样一句话。

  “武神将乱,天下归一,隐者当出!”

  ……

  赵国,栖凤城。

  在许牧之归来之后,栖凤城再次将那些毁去的许牧之的雕像建立。

  可是那些雕像刚刚建立还没有一天的时间,许牧之却是叫宁无良等人将那些雕像全部砸毁。

  “上次建的雕像被别人砸了,这次建的雕像又被你自己砸了,真是想不通,青史留名不好吗?”

  宋文远将手中的酒丢在了地上,而后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水。

  可是那杯茶水刚斟上却是被许牧之一杯端了过去。

  “青史留名?呵呵,我这人遗臭万年或许可以,但是青史留名就不想了,既然迟早会被别人砸掉,还不如自己先砸掉呢,至少还挺有面子。”

  许牧之笑了笑道。

  “要遗臭万年也不要带上我!”

  宋文远极其不爽的瞪了许牧之一眼,再次取过一个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

  “哈哈哈,不带你可不行!你至少也要臭个几千年嘛!”

  许牧之哈哈一笑,起身准备离去,可是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对了,给我多准备几把铁锹!”

  “你要那玩意干嘛?”

  宋文远疑惑的道。

  “埋人啊!”

  许牧之淡然一笑,丢下一句让宋文远满脸黑线的话。

  ……

  赵国东境,风水岭。

  一名浑身是血的女子一路从北漠越过断岭,来到了这分水岭。

  在分水岭有着一个小小的山坡,那山坡之上有着一座小小的坟包。

  那坟堆很新,看得出这是在不久之前刚立的。

  嗤……

  女子手中的长剑插在了坟堆前,看着那简易的墓碑上的字迹,女子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的微笑。

  ‘韩北胜!’

  那用劈成两半的树干做成的墓碑上只有这么简单的三个字。

  女子解下了背上那一幅一直背着的卷轴,此刻那卷轴已经被鲜血渗透。

  卷轴之上的画面已经被血水弄污了好大一片,上面的字迹也只剩了那句——那一日,画尽天仙百面颜……

  “傻子……”

  女人坐在地上斜倚着那坟堆轻轻的说了一句。

  可是这一句话之后女子再也没有了声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咔!……

  坟前那一柄长剑骤然碎裂成了无数,而那一幅被血浸染的卷轴却也是突兀的化成了灰烬,随着山风飘散。

  她是百雀楼的二把手,她是雀灵!

  她不傻,怎么可能不知道许牧之的真实用意,她一路从赵国到北漠,她要杀入皇宫之中去杀了韩承天。

  可是她却连那皇宫都进不去,在望北城之时她就已经死去,只不过她用尽所有修为吊住了这最后的一口气。

  现在……那一口气已经没了。

继续阅读:第61章:我来杀个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