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狗也配谈自由?
骆驼2018-02-25 09:153,450

  在距离许牧之三丈之处,那三人停下了脚步。

  那小女孩敏捷的从龙腾云脖子上跳了下来,好奇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年纪似乎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少年。

  长相虽然不算特别英俊,可至少还算看的过眼。

  明明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可是他站在那里却是让她感觉有些畏惧。

  气场!无比强横的气场!要知道这种气场只有那种久居高位之人长年累月才会磨练出来。

  在此之前她也只是在她父皇身上见识过这种无形却可怕的气场。可是今日这种可怕的气场却是出现在了一个毛头小子身上。

  姬凌渊瞳孔猛然一缩,以他的修为自然一眼就能看出面前这少年身无灵骨,乃是一介凡夫俗子。

  可是他站在那里,就如同平静的大海,看似没有丝毫波澜,可一旦他动怒,那么将是骇世之威!

  姬凌渊虎躯微微一震,顿时如潮的煞气铺天盖地的朝着面前这少年笼罩而去。

  这一刻,就连一旁的龙腾云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双腿站立不稳,要知道姬凌渊针对的还不是他。

  但许牧之却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

  姬凌渊心中暗惊,“龙州有如此皇子,乃是我苍木之劫!”

  姬凌渊心中暗下了杀心,无论如何,那件事情问出之后一定要将此子斩杀!不然日后他会寝食难安。

  龙腾云不明所以,只当是姬凌渊对许牧之的态度有些不满意。

  “是他,就是他!姬将军,他就是我皇兄的儿子,您看圣旨都在呢!”

  龙腾云从地上的泥水之中捡起了圣旨,谄媚的捧着圣旨送到了姬凌渊和那女孩跟前。

  姬凌渊淡然的扫了一眼圣旨没有说话,那女孩也嫌弃的看了一眼沾满泥水的圣旨没有接。

  “混账东西!见了苍木的雨彤公主殿下和姬将军还不下跪!”

  龙腾云恶狠狠的瞪了杵在哪儿不动的许牧之一眼,寒声叫骂道。

  其实对于许牧之他龙腾云也是第一次见,之前虽然知道他有个侄子被丢弃在一老农家中长大,可是皇上都不管,他也没有那份心思专门跑来这荒山上看。

  若不是地上的圣旨,他自己都不能确定面前这个少年就是龙州的大皇子。

  “我这一生跪天跪地跪养父,呵,苍木之国的公主?人屠姬将军?算个什么东西!”

  许牧之冷笑着淡淡的道。

  一听此言,那被称为雨彤公主的小女孩顿时忍不住了,一脸愤怒的就准备冲上前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一顿。

  龙州都已经灭国了,这一路上哪个龙州之人不是对她奉承至极?这混账小子竟然敢问她算是什么东西,这让一向高傲的上官雨彤有些不可忍受。

  但是姬凌渊却是轻轻按了按上官雨彤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冲动。

  虽然姬凌渊和上官雨彤没有出声,可是龙腾云却是冷汗如雨而下,惊恐的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脸色惨白,嘴唇发抖。

  “哈哈哈,龙腾云,堂堂龙州的四王爷,现在却跪在别人脚下如同一条狗一般!呵呵,这么喜欢做狗?”

  整个荒山已经被包围,面前更是有着姬凌渊这样的绝顶高手,可是许牧之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混账东西,目无尊长,简直大逆不道!本王乃是你皇叔!你……你……”

  龙腾云怒不可遏,指着许牧之的手指都在颤抖,可是姬凌渊没有发话他还不敢动许牧之。

  堂堂四王爷,今日却是被自己的亲侄子骂做是狗,他怎能不气。

  “你什么?否认吗?觉得不自己不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吗?龙州灭国,就算苍木继续让你做四王爷,享尽人世荣华,那你也不过是一条锦衣玉食的狗罢了!无论在哪里都是丧家犬!”

  许牧之向前走了两步,居高临下的看着跪伏在地上的龙腾云厉声喝道。

  就是因为有着龙腾云之辈的存在,所以龙州才会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就被人灭国。

  就是因为有着这种卑躬屈膝,贪生怕死,恬不知耻之辈,所以整个龙州都才会在别人铁骑践踏之下,伏尸万里,哀鸿遍野!

  “龙腾宇昏庸无道,暴戾恶毒,整日猜疑这个猜疑那个!我龙州富饶之地,却硬是被他搞的民不聊生,他该死!只有打破这龙州,打破这所有的一切,我们才会自由,真正的自由!”

  龙腾云怨毒的瞪着许牧之咬牙切齿的道。

  龙腾宇活着的时候他寝食难安,生怕那天脖子上的这颗脑袋就掉下来。

  “哈哈哈!……”

  许牧之像是听到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捂着肚子笑出了泪。

  “狗……也配谈自由!”

  许牧之有些怜悯的看着龙腾云。

  看着这一幕,一直在一旁看着的姬凌渊却是忽然笑了笑,这一刻,他忽然有些喜欢这个小子了。

  他一生在军阵之中浴血杀敌,最为痛恨的就是趋炎附势卑躬屈膝之人。大丈夫,当是顶天立地,生死之事,何惧之有!岂可为了苟活丢弃尊严!

  “好一张伶牙利嘴,可惜说话不能将人说死,不然你这一张嘴足以让龙州不灭!”

  一旁的上官雨彤终于忍不住了,鄙视的瞪着许牧之道。

  许牧之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女孩儿,随后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

  “呵呵,又是一条可怜虫,算了!”

  许牧之语气之中的那种怜悯和可怜的语气顿时将上官雨彤彻底激怒了。

  上官雨彤攥着粉拳冲了出去,踮起脚尖脸颊几乎贴在了许牧之脸上,甚至许牧之能清晰的感觉到上官雨彤呼出的热气。

  姬凌渊没有阻拦,依旧静静的看着,这个距离若是许牧之想要搞什么动作,他一刀就能将许牧之斩杀。

  “你……说……谁……是……可……怜……虫!”

  上官雨彤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瞪着杏目问道。

  她贵为苍木公主,受万人敬仰,可是这个无知的臭书生竟然骂她是可怜虫!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

  “苍木皇子皇孙之中这次大战出来的就你一个吧?”

  许牧之没有躲避,反而将脸凑近了几分,嘴唇差一点点的就亲上了上官雨彤。

  “那……又……怎……么……样!”

  听着许牧之那淡淡的声音,上官雨彤攥着粉拳依旧一字一句的冷声道。

  心中却是暗骂,这个小子刚开始看上去她还蛮有好感的,可是此刻她却是越看越讨厌。

  “为什么其他的皇子皇孙都没有出来?因为这是战争,不是游玩!战争……会死人!其他人有人疼爱,而你……呵呵,就是那个没人在意生死的可怜虫!”

  许牧之盯着上官雨彤的眼睛轻声道。

  “你胡说!是我自己要跑出来的!”

  上官雨彤眼眶之中泛起了泪水,红着眼睛大声的道。

  姬凌渊眉头一皱,杀人不如诛心!面前这个少年……言语比之杀人更可怕!

  “你别过来!”

  不等姬凌渊动身,上官雨彤便带着哭腔呵止了姬凌渊。

  看着眼眶红红的上官雨彤,许牧之心中冷笑,毕竟是皇宫之中宠溺着长大的小屁孩,三言两语就被他攻破了心理防线。

  “别骗自己了!”

  许牧之眼神之中溢出了一丝怜惜之色,低声补了一句。

  上官雨彤抹了抹眼泪,猛地似乎反应了过来。那一双好看的眸子再次恶狠狠的瞪向了许牧之。

  “是我自己跑出来的!你才是可怜虫!连灵骨都没有的可怜虫,就算你再能说又能如何?你已经被我们的人包围了,你还能将这所有人说死吗?你才是可怜虫!”

  上官雨彤委屈的看着许牧之大声的辩解着,她完全的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虽然和许牧之年纪相差不多,可是许牧之经历的事情她恐怕一辈都经历不了,论攻心她怎么可能是许牧之的对手。

  许牧之淡淡一笑,只要认真了就好,他要的就是这小女孩认真!无论她怎么辩解,一旦认真,这就是一根深深扎在她心中的刺,而且还是无人能拔的毒刺!

  “我不但能说死人,而且我今日还能从这万千大军围困之中走出去!”

  许牧之抬手指了指山下那密密麻麻的大军,傲然道。

  “你吹牛!”

  上官雨彤撅着小嘴不爽的骂道。

  “呵呵,若我今日用嘴杀人,并且从这万千大军之中走出去,你……上官雨彤,以后就做我的床榻之奴!赌不赌?”

  此刻的许牧之完全的就像是一个哄骗小女孩的怪叔叔一般,尤其是脸上那邪恶的笑容无论如何都让人无法和他那张稚嫩的脸重合到一起。

  话音未落,许牧之猛的低头在上官雨彤那粉嫩的嘴唇上啄了一口。因为两人贴的实在太近,所以一时间上官雨彤没能反应过来。

  “赌就赌!啊!姬叔叔快杀了他!”

  刚一答应下来,上官雨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面前这流氓占便宜了,顿时愤怒的大叫。

  其实不用她说姬凌渊的刀尖已经点在了许牧之的眉心。

  “你找死!”

  姬凌渊寒声道。

  “姬将军不会杀我对吗?毕竟葬灵山……呵呵。”

  许牧之平静的站在那里,微微一笑,姬凌渊手中的刀已经刺破了他的眉心,只要姬凌渊稍微手一用力,他就必死。

  在说话之时,许牧之故意将葬灵山这三个字咬的特别重。他之所以在这万千大军围困之下依旧如此镇定,就是因为葬灵山。

  若非仗着葬灵山,恐怕姬凌渊根本不会给他废话这么久的机会,直接一刀就将他斩杀了。

继续阅读:第3章:只准为我暖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