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只准为我暖床
骆驼2018-02-26 11:053,424

  第三章 只准为我暖床!

  世间之人,不管术法通天的大能之辈,亦或将相王侯,终难逃一死。然,一些大能之辈不甘死去,以魂入器,合而为一,遂不死不灭,是为……灵侍!

  天下灵侍几多不知,然皆归于葬灵之山,葬灵山为灵侍之归宿,万古岁月流逝,灵侍静伏 ,择主而出,再战天下!

  葬灵之山位于何处无人可知,有人传说其位于九天之上,也有人说其立于混沌无尽。

  一个拥有灵侍的武者,实力完全不止是翻倍那么简单。就比如姬凌渊,他虽是刀皇境界,可若是他手中那把九环刀是灵侍,那么就算是帝级高手也能一战!

  灵侍虽然强大,可是却很少出现,而且每次灵侍的出现都是选定了特定的主人,一旦主人死亡,灵侍便会再次回归葬灵山静静等待下一个主人。

  也因此,无数年来人们都在苦苦寻找葬灵山的所在,得葬灵山者可得天下灵侍!

  那将会是一股横扫天下的力量!而这次明面上是苍木、南灵、北漠、西炎等国觊觎龙州富饶之地,所以联合攻打瓜分龙州。

  可实际上他们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葬灵山!因为在此之前,据传一个偶然的机会,龙腾宇得到了一丝关于葬灵山的线索。

  “说!”

  姬凌渊双目之中寒光闪烁,面前这个书生少年却是让他这杀人无数的人屠心中升起一股无力之感。

  若是平时,自己如果不爽一刀斩了便是。可是现在他却不能,也不敢!

  龙腾宇临死之时将最后一道圣旨传给了面前这个看似普通至极的少年。

  这让姬凌渊等人几乎肯定了龙腾宇当年将这大皇子遗弃完全就是为了今日之局,或许龙腾宇早就已经料到了今日龙州会灭,所以提前将这少年弃出了皇宫。

  圣旨之上虽然只有简单的六个字,可是这六个字却是洋溢着浓浓的父爱。

  此生,永不称皇!呵呵,姬凌渊心中冷笑,龙腾宇如此看重这小子,恐怕葬灵山的秘密就在这小子身上。

  只不过可怜龙腾宇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自己的亲弟弟会选择背叛。

  这样想着,越想越顺畅!姬凌渊感觉自己已经看穿了一切。

  看着姬凌渊那严肃的神情,许牧之心中暗笑,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让姬凌渊感觉他知道关于葬灵山的秘密。

  可其实对于葬灵山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至于料定葬灵山才是各国这次真正的目的,这是他苦想多日的结果。

  龙州虽然地大物博,富饶无比,可是还不至于让各国不约而同的联合攻之,甚至为了这次进攻动用了所有布置在龙州的暗棋。

  这么大的阵势,除了葬灵山之外许牧之想不出了第二个理由。

  “我觉得,姬将军还是先解决了对手,我们再坐下慢慢谈的好!”

  许牧之淡淡一笑,指了指荒山之下。

  姬凌渊眉头一皱,心中忽然有了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顺着许牧之指的方向朝着荒山之下看去,只见一队如同黑色的河流一般的军队已经包围了他们的人。

  西炎浮屠军!

  同时许牧之回头对跪在地上的龙腾云笑道:“起来吧,你的人来了,没必要再装了!”

  “苍木九剑悬东天,西炎浮屠灭世间,白衣羽相拜相前,南灵孤魂无人怜,北漠孤鹰人不现,追魂索命弑神箭,世间国有万千千,唯有龙州遍地钱。呵呵,浮屠军啊,龙腾云你还真可以!”

  看着山下那黑压压的军队,虽然隔着老远,可是依旧能够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

  天下格局之言中对西炎浮屠军给出的评价是灭世间,可见这一支军队是何等可怕。

  龙腾云一愣,猛然之间反应了过来,怨毒的瞪了许牧之一眼,随后惊恐的跪伏在姬凌渊面前。

  “将军我和西炎浮屠军没有任何关系啊!将军你不要听着混账胡说啊,我是一心向着苍木的啊,我龙腾云对苍木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啊将军!”

  龙腾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着,心中对于许牧之这个自己的亲侄儿已经恨透了。

  刚开始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是此刻他是明白了,许牧之这是要他死啊!

  “一个连自己的国家都背叛,连自己的兄长都背叛的人,谈忠心?简直可笑至极!”

  许牧之冷笑道。

  “你闭嘴!混账,你就是一个不得好死的混账!”

  龙腾云额头之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滚落,双目瞪若牛铃,指着许牧之破口大骂。

  嗤!……

  刀光闪过,龙腾云的脑袋滚落在了地上,双目依旧愤怒的瞪着。

  姬凌渊抖了抖九环刀上的血,龙腾云唯一的价值就是找到龙州的大皇子,现在找到了,所以也没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

  与其猜来猜去的想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向浮屠军通风报信,还不如一刀杀了干脆。

  “若是浮屠军打上来之前,你还说不出关于葬灵山的那个消息,你也一样!”

  姬凌渊指了指地上龙腾云的尸体,寒声对许牧之道。

  “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

  说话间姬凌渊一掌朝着许牧之的脑门按来。

  “怎么?我帮你解决了山下的五千大军还不满意?龙腾宇叫你看戏来了吗?”

  忽然,一直云淡风轻的许牧之脸色一寒,朝着荒山后面的树林厉声喝道。

  虽然他不敢肯定龙腾宇这次派来的是谁,但是他肯定龙腾宇不会轻易让他死去,毕竟龙腾宇还要借助他来继续转移视线呢,若是轻易被人杀了还怎么凸显他的重要性。

  在许牧之开口的瞬间,姬凌渊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回头只见不知何时上官雨彤身边出现了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一头血色长发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长相十分俊美,甚至俊美的都有些妖异,手中握着一杆同样血色的长枪。

  此刻那长枪的枪尖却是已经顶在了上官雨彤的脖子上,一滴殷红的血液顺着上官雨彤那白皙的脖子流下。

  上官雨彤脸色惨白,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一路上一直被姬凌渊保护着,没有任何的危险。

  这一次山下布满了苍木的军队,而且身边有着姬凌渊这样的高手,所以她也天真的以为不会有危险,死活缠着姬凌渊带着她上了山。

  “救我……姬叔叔救我!”

  上官雨彤丝毫没有了之前的高傲和霸道,可怜兮兮的看着姬凌渊,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

  “你杀你的,我杀我的!如何?”

  那男人邪异的一笑,对姬凌渊道。

  姬凌渊牙齿咬的咯嘣作响,暗道自己太大意了。既然这少年在龙腾宇心中那么重要,身边怎么可能会没有保护的人。

  “龙腾宇身边的贴身护卫,赤血枪,刘意!”

  姬凌渊冷冷的道。

  “哦?没想到还知道鄙人!”

  刘意邪异的一笑,手中的枪微微转了转,顿时枪尖缓缓的朝着上官雨彤的脖子之中刺进。

  “姬叔叔救我!救我啊!我要死了!”

  上官雨彤哭喊着,她真的怕了。此刻她忽然之间想起了许牧之先前那句话,战争是会死人的!心中似乎种下了什么东西。

  姬凌渊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反手一掌将许牧之朝着刘意推去。

  刘意一把拽住许牧之急速的几个跳跃消失不见。

  只有许牧之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小妞!记得以后你可是我的专属,只准为我暖床!还有,忘了告诉你们,浮屠军是我通知的!对于葬灵山他们也是有很大兴趣,哈哈哈……”

  听着许牧之那猖狂的笑声,姬凌渊气得浑身直打颤。

  上官雨彤原本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此刻听着许牧之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许牧之几句话便使得姬凌渊杀了龙腾云。

  而现在他已经从这万千大军之中轻松突围而出。

  姬凌渊紧了紧手中的九环刀,叹息了一声。从一开始那个少年就在算计,废话了那么久,就是为了等浮屠军来,而后趁着他们两军相争之时再逃离。

  这期间还唆使自己斩杀了龙腾云,这等心机,放眼世间怕也就只有南灵那位白衣羽相了吧。

  “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

  上官雨彤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瘪着小嘴嘀咕了一句。

  听着上官雨彤的话,姬凌渊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心中哀嚎,我的小祖宗啊,他把我们玩的团团转,算计来算计去,更是惹得你差点死掉,现在你竟然还开始惦记那家伙的名字了!

  要是被姬凌渊知道许牧之先前根本不知道赤血枪刘意的存在,一切都是推测算计的话,恐怕此刻姬凌渊会冷汗迭出,从此之后寝食难安吧。

  刘意也是皇级高手,而且实力甚至还在姬凌渊之上!不然也不会成为龙腾宇的贴身护卫了。

  有着刘意的帮助,而浮屠军和苍木大军已经起了冲突,相互纠缠,许牧之轻轻松松的就逃出了荒山。

  九龙城街道两旁栽满着雪月树,这个季节雪月花开的正艳。浓浓的花香似乎稍微将血腥气冲淡了一点。

  在快要出九龙城之时,被刘意提着的许牧之忽然仰着那一张稚嫩的脸颊对刘意微微一笑。

  “刘护卫,我身上熏得香草好闻吗?”

  刘意皱了皱眉头,在他接触许牧之的那一瞬间就闻到许牧之身上有着一股奇怪香味。他有些想不通一个大男人怎么跟女人一样,喜欢弄这些。

  猛地,刘意脸色剧变,骇然看向了脸上依旧带着那人畜无害的笑意的许牧之。

继续阅读:第4章:奴之一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