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奴之一字
骆驼2018-02-27 10:263,503

  第四章 奴之一字

  刘意无力的提着许牧之瘫坐在了地上。

  此刻他竟然浑身无力,身体之中的灵力更是如同已经被抽空了一般,感觉不到了分毫。

  中毒了!刘意反应了过来,自己已经中毒了,可是他发现的迟了,这一路上因为紧张的护着许牧之逃跑,他一直没有注意。

  现在的他浑身绵软无力,双腿如同棉花一般软的连自己的身体都支撑不住,更别说提着许牧之了。

  “我身上幽冥草的香味本无毒,可是一旦遇上这雪月花香,两者混合便是奇毒,此毒虽然不致命,可是却会让武者修为尽失,若是三炷香的时间之内毒不解,此生便永不可能踏足武道!”

  许牧之脸上带着微笑,轻声的为刘意解释道。

  “刘意一心保护少主,绝对没有任何恶意!少主为何如此待我?”

  刘意有气无力的看着面前这一脸微笑的少年质问,就算想破脑袋他也不会料到这个他以命相护的孩子会对他下毒。

  许牧之轻轻摇了摇头。

  “我知道,但是龙腾宇不这么想,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给你下的命令便是拼死也要保住我,但是若我们真的出城,不用等后面的浮屠军追上,龙腾宇临死之前布下的那些人便会将我们斩杀!”

  “这样一来,知道葬灵山秘密的龙腾宇死了,而我这别人认为知道葬灵山秘密的大皇子也死了,最后接触我的苍木和西炎以及其他各国之间肯定相互猜忌是谁得到了葬灵山的秘密,最终引起几国乱战,因为他们不管怎么想都不会想到是龙腾宇杀了我。”

  许牧之的声音很轻,可是这淡淡的声音之中带着的却是一股绝望。这是一个必死之局,龙腾宇不会让他活着的。

  “不可能!皇上是少主您的亲生父亲!他怎么可能会杀你,九龙城破之时他不顾自己安危,让我前来保护你,少主你肯定误会皇上了!”

  刘意神色骇然,可是随即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跟许牧之辩解道。

  许牧之惨然一笑,他也希望这不是真的,可是很遗憾,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有些事,你不懂!”

  许牧之挣开了刘意的手掌,随后叹了口气道:

  “城外十里亭,解药一月之前我就已经放在那里了,三炷香的时间,足够了!”

  说完之后许牧之转身消失在了街道上。

  刘意呆呆的看着那个瘦弱的背影,直到他消失不见。

  “陛下,若真是如此,那么您……走眼了!”

  半晌之后刘意暗叹了一声,挣扎着起身朝着城外十里亭赶去。

  这个所谓的大皇子他虽然只接触了这么一次,可是却让他这一个堂堂皇级高手心中恐惧不已。

  人屠姬凌渊面前侃侃而谈,万千大军之中丝毫不惧,甚至最后设计拖住了苍木的那些军队。

  他在去荒山之前自问没有人知道,可是这当年被遗弃的大皇子却是笃定他的存在。

  一直到身上的熏香,九龙城大街上的雪月花,城外的十里亭!这所有的计划一步一步,细思极恐!

  要知道一个月之前,敌军还没有攻到九龙城,可是这个少年却是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算计好了所有的一切,在十里亭放了解药。

  这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按照着那个少年提前算计好的路线进行着。

  忽然,刘意瞪大了眼睛,额头之上冷汗如雨而下。

  “他为什么要将解药放到十里亭?他是要……”

  猛的,刘意明白了过来,许牧之将解药放到十里亭就是为了利用他引后面的追兵以为他带着许牧之已经出了城,这样一来就不会在意城中,反而灯下黑!

  “哈哈哈……我龙州之幸,我龙州之幸!天不亡我龙州!”

  刘意大笑了几声,托着沉重的身体朝着城外十里亭赶去。

  是夜,许牧之猫着身子趁着夜色在街道上穿梭。

  忽然被人猛的从后面拽了一把,许牧之毕竟只是一个普通孩子,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人拽进了街道旁的一家废弃的铁匠铺。

  许牧之刚要叫喊,却被一只手掌捂住了嘴巴。

  “别叫!”

  是个女孩子的声音,那声音充满着一股不容置疑的霸道意味。

  许牧之感觉对方没有恶意,便安静了下来。

  不一会儿的时间外面响起了人说话的声音。

  “上面的任务终于交够了,这次任务可真是够重的!”

  “嘿嘿,你不看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九龙城,可不是我们之前攻破的那些小城,任务当然会重一些了!”

  “趁着这段时间弄点私物吧,太小的别要,不好带,十六七岁的最好!”

  “队长放心,都干了多少次了,有经验!”

  随即响起了一阵哈哈大笑之声。

  许牧之双目之中精光一闪,他知道外面那群人说的什么。

  奴隶买卖在战争之中是常态,因为买卖奴隶可以赚取一大笔的收入用来给军队换取补给。

  所以不管是哪一国的军队,只要攻下一座城池,都会先下达俘虏奴隶的任务。

  这些奴隶主要以青年男女为主,实在凑不够人数的时候他们也会拿小孩子充数。

  在完成了上面定下的奴隶数额之后下面的将士也会私下弄几个奴隶进行买卖。

  虽然军中明确规定将士私下不准买卖奴隶,可规定只是规定,私下奴隶买卖依旧猖獗,而上面的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门外的这几个人显然是刚交够上面的任务,现在准备私下捞一笔了。

  过了半晌之后那声音渐渐远处,女孩也松开了捂着许牧之嘴巴的手掌。

  借着月光许牧之看清了帮他躲过一劫的这个女孩子。

  瓜子脸,可是脸上脏兮兮的,十四五岁的样子,头发随意的扎着一个马尾,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和她的身材不相符的衣服,模样还算清秀。

  看着面前的女孩许牧之脑海之中不由的浮现了上官雨彤的身影。当时他脑袋抽了,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亲了上官雨彤一口。

  不过话说回来,精心打扮的上官雨彤似乎确实比眼前这女孩好看了很多。

  可这女孩身上却有着一股不可一世的桀骜之气。

  “走了!”

  女孩淡淡的扫了许牧之一眼,走过去坐到了屋子中间那还未熄灭的火炉旁。

  “谢谢!”

  许牧之抱拳对那女孩行了一礼,走过去并肩和那女子坐到了一起。

  半晌无话,两人沉默。

  “你叫什么名字?”

  许牧之尴尬的没话找话的随口问了一句。

  “徐北雄!”

  那女孩定定的看着火炉之中的火焰,淡淡的道。

  徐北雄,这听上去似乎更像是一个男生的名字,许牧之心中暗自自语了一句。

  朝着火炉之中添了一点柴火之后徐北雄疑惑的看了看许牧之,撇了撇嘴道:

  “你呢?叫什么名字?”

  许牧之一愣,想了想道:“你叫我二狗子就好!”

  “呵呵,看来还是一个富家子弟!”

  徐北雄有些嘲讽的道,平时那些富家子弟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是这样的乱世,却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名字。

  不像她,不管是何时,她的名字都是一个被人忽略的记号。

  许牧之没有说话,只是找过一个打烙印的烙铁捣了捣火炉之中的柴火,而后随手就将那烙铁架在火炉里面烧了起来。

  那烙铁之上是一个反过来的‘奴’字,这是有些买了奴隶的人专门给奴隶打烙印的。

  一个人,无论你是什么身份,一旦你的脸上被打上这个烙印,那就是一辈子都难以洗清的耻辱。

  “多大了?”

  半晌之后,或许是觉得气氛沉闷的有些过分,徐北雄问了一句。

  “十五,你呢?”

  许牧之笑了笑,看着身旁的徐北雄反问了一句。

  “十五!”

  徐北雄没有看许牧之,淡淡的说了一句便倒头睡在了一旁。对于富家子弟她没有什么好感。

  先前也是看这少年身无灵骨,只是一个普通书生的样子所以才伸手救了一把。

  许牧之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火炉之中那慢慢被烧的赤红的烙铁。

  “啊!……”

  睡到半夜时分,徐北雄忽然被一声痛苦的呻吟之声吵醒。

  猛然,徐北雄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目,只见许牧之拿着赤红的烙铁死死的按在自己的脸颊上。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许牧之额头之上青筋鼓起,死死的咬着牙齿,神情狰狞异常。

  徐北雄急忙一把打掉了许牧之按在自己脸上的烙铁。

  “你有病啊!”

  徐北雄被这一幕吓得不轻,虽然烙铁已经拿下来了,可是许牧之的脸上却是烙下了一个大大的‘奴’字!

  这一个烙印,一辈子难以抬起头!所以就算是奴隶,也会想尽办法让自己的主人别打烙印,以便以后有脸见人。

  这世间怎么会有给自己烙印‘奴’字的人,这个人肯定是个疯子!徐北雄心中想着。

  许牧之喘着粗气,双手死死的抠着一旁的桌子。

  疼!钻心的疼!

  徐北雄呆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许牧之,心中暗道这个人好狠!就算是武者,这样的痛苦也很难忍受,不然龙州也不会有一道刑叫烙刑了。

  可是面前这个身无灵骨的男孩却是硬生生自己给自己烙印了一次。

  先前的许牧之虽然不算异常俊美,可是也算是帅气。但是现在的许牧之……如同恶鬼!狰狞丑陋的恶鬼!

  焦黑的皮肉,当取下烙铁之时因为带下了那一层皮,所以脸上烙痕之中泛着血色,血水不停的渗出。

  “为什么?”

  好半晌之后徐北雄深深的吸了口气,问了一句。

继续阅读:第5章:挡我者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