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挡我者死!
骆驼2018-02-28 09:533,850

  第五章 挡我者死!

  “我要苟活下去……”

  许牧之苦笑一声,可是这一笑却是牵动着脸上的肌肉撕裂的疼痛。

  是啊!他要活下去,他还不能死。因为他答应了自己的养父,牧之不死,龙州不灭!

  死,何其简单,真正难的是苟活,背负着灭国之仇苟活于世!

  他需要一个新身份,可是这一张脸肯定会被人认出来。所以……只能毁掉!

  恐怕就算是南灵那一位号称大智若妖,计谋鬼神难测的白衣羽相也不会相信堂堂龙州大皇子会给自己打上奴隶的烙印吧。

  就算是普通人,也极其注重颜面,更何况一国皇子,如此耻辱怎么能够忍受。

  徐北雄第一次认真的打量了面前这个同龄的少年一眼,一句苟活,话音之中充满着对自己的嘲讽,充满着无奈。

  徐北雄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毕竟她本就是个不会安慰别人的人。只不过她开始好奇面前这少年真实的身份了。

  这一夜,突然之间天空之中的漫天星辰隐匿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诡异的紫色。

  那一抹紫光几乎涂染了这片夜空,就连大地也都被映成了紫色!

  九龙城皇宫之中,姬凌渊等人站在高楼之上死死的盯着这突然巨变的夜空。

  众人的神情之中充满着激动、贪婪。

  “灵侍!葬灵山又出了一个灵侍,而且这次这个灵侍看起来极其强悍!”

  姬凌渊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灵侍……”

  上官雨彤期盼的看着夜空之中那一抹越来越浓的紫光。这次之所以让她跟着军队出来,就是因为苍木第一占卜师预言有着她的一份机缘。

  “苍木众将听令!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誓死保护公主!”

  姬凌渊看着身旁站着的上官雨彤双目之中满是欣喜之色,占卜师的那个预言他也是知情者之一。

  与此同时,西炎浮屠军,北漠第一暗杀组织孤鹰,南灵大军同时传下命令,若是这次灵侍之主是自己人,则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保住。

  可若不是自己人……杀!

  如此强横的灵侍,一旦择主,那将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这世间每一次灵侍择主,都会伴随着绝世天才的强势崛起。

  “有灵侍将出!”

  徐北雄看着外面夜空之中那一抹紫色激动的浑身颤抖,那一直冰冷的脸上也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凡是身负灵骨之人,谁不希望自己可以得到一个灵侍呢。

  许牧之陪着徐北雄走到了院子里,看着天空之中那一抹贯空的紫光,淡然一笑。

  就算是将他丢进葬灵山,他也不可能得到灵侍,因为他没有灵骨!

  倏尔,那漫天的紫光开始汇聚,短短几息的时间化成了一把紫色之剑高悬于虚空之中。

  嘹亮的剑名之声响彻天地,带着兴奋和激动。立于虚空,如同王者俯瞰世间,带着曾经的狂傲,再战天下!

  猛地,那一把紫色之剑急速的朝着九龙城的方向落下。

  这一刻,整个九龙城的大街之上熙熙攘攘的站满了人群,众人呼吸急促,同时暗自防着身边的人,怕身边的人得到了灵侍,更怕自己得到了灵侍却立马被身边的人杀了。

  “这次不知道又是哪个幸运儿?”

  徐北雄羡慕的看着虚空之中那一柄紫色之剑,灵侍啊,那可是所有武者的梦想。

  许牧之刚想开口安慰两句,可是猛然骇然瞪大了双目!

  只见那一道从天而降的紫光准确无误的刺入了徐北雄的眉心之处消失不见。

  徐北雄呆愣在了那里,许牧之也愣住了。

  这……这……这灵侍竟然选择了徐北雄!

  “快跑!”

  许牧之最先反应了过来,一把拉住沉浸在震惊之中的徐北雄撒腿就跑!

  嘭!……

  还没等许牧之和徐北雄两人跑出院门,院门猛然被人踹开,同时一只硕大的拳头砸来。

  这一拳若是砸在徐北雄的脑袋之上,徐北雄必死!

  千钧一发之际,许牧之急忙一把抱住徐北雄同时身体强行一转,让那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许牧之和徐北雄被那一拳砸飞,如同破布袋一般摔在了院子中间。

  噗!……

  许牧之忍不住几口黑血吐出,整个人脸色难看至极。

  “二狗子!”

  徐北雄眼泪簌簌而下,抱着许牧之哭喊着,不停的伸手擦去许牧之嘴角的血迹,可是立马又会有血溢出。

  “还……还……还你一命!”

  许牧之一张嘴血液就不停的溢出,强撑着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

  “傻子!你是傻子啊!”

  徐北雄泪水不停的滑落,口中大骂着。手掌轻轻抚过许牧之的脸颊,摸着许牧之脸上那自己烙下的烙印。

  “龙州……之幸!”

  许牧之虚弱的说了一句,疼!很疼,内脏似乎已经全部碎裂了,视线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呵呵呵,真是难以置信,这次的灵侍竟然选择了一个龙州之人为主,真是可惜!”

  一个刀疤脸冷笑着走了进来,肩上扛着一把大刀,三甲刀客的修为!

  几乎同时,姬凌渊等人也出现在了这小院之中。

  苍木大军、西炎浮屠军、北漠大军、南灵大军!各国军队已经将这院子团团包围。

  “龙州气数未尽吗?”

  姬凌渊抬头看了一眼苍穹,之前他遇见了那个心机可怕的龙州大皇子,最可恨的是最终却还是让他逃了。

  现在这次的灵侍却是选择了龙州之人为主,这不由的让他有些怀疑,是不是上天故意帮着龙州。

  “我的灵侍!我……的!”

  上官雨彤咬牙切齿无比怨恨的看着院子中间的徐北雄。

  原本以为是囊中之物的灵侍,结果最终却是选择了别人,这让她难以接受。

  可是不管是她还是姬凌渊,都没能认出徐北雄怀中抱着的那个男孩。

  “杀了!”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同时一名穿着黑色战甲,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阴寒的眸子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浮屠军,领头之一南宫断云!”

  姬凌渊双目微微一缩,外界都称他姬凌渊为人屠,可是这南宫断云却是比他更加可怕。

  随着南宫断云话音落下,立马几名浮屠军手中长刀直奔徐北雄两人而去。

  铛!……

  一声脆响,那几名浮屠军士兵被人连刀带人斩成了两段。与此同时数十名武者越过众人挡在了徐北雄周围。

  “兄弟们,保住我龙州的希望!”

  一声巨喝,那几名武者愤怒的朝着南宫断云冲去。

  可是根本不见南宫断云如何出手,那几名武者便已经倒地身亡,双目不甘的怒睁着。

  这些人都是龙州武者,其中修为最高的已经达到了师级!可是对上南宫断云他们却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蝼蚁而已!”

  南宫断云冷冷的道。

  瞥了姬凌渊一眼,南宫断云猛然一指划出,随着那一指划出顿时一道刀芒直奔徐北雄。

  “你们……该死!”

  徐北雄不再哭泣,双目蓦然间变得赤红,放下了许牧之缓缓起身。

  伸手间一把紫色的长剑出现在了她的手掌之中。

  一剑出,紫气翻滚!

  嘭!……

  徐北雄被南宫断云那一指直接斩飞了出去,而徐北雄手中的那一把剑也是消失不见。

  “灵侍择主也需要十几年的时间去适应融合,你一个小小一甲剑客,就算是有着绝世灵侍,又能如何?”

  南宫断云冷笑了一声。

  几国联合起来百万之军,此刻却是围着这两个小小的身影。

  龙州武者已经被杀破了胆,此刻也只能心中暗自叹息,感慨这灵侍出现的不是时候。

  上天给了他们希望,可是他们却没有能力保住这希望不灭。

  “还有人想保她吗?”

  南宫断云淡淡的扫了一眼众人,声音之中充满着一股霸道。

  所有龙州武者在这一刻默默低下了头颅,不敢言语。

  “嘿嘿……想动她……你试试!”

  突兀的,许牧之挣扎着站了起来,咧嘴朝着众人狰狞的一笑,而后费力的走过去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徐北雄。

  虽然有着灵侍挡住了南宫断云那一指,但是徐北雄和南宫断云之间差距实在太大,此刻的徐北雄已经重伤垂死,就算是南宫断云不再出手。

  若没有大能之辈出手相助,怕是徐北雄也活不了多久了。

  南宫断云一愣,仔细的打量了这个脸上烙印着一个‘奴’字,看着丑陋不堪的少年一眼。

  听着这个霸道的声音,上官雨彤猛然抬起了头,认真的看了这少年一眼。

  这个声音她很熟悉,可是这张脸……

  “不可能的,他才没有这么丑呢!”

  想了想之后上官雨彤嘟着嘴嘀咕了一句。

  “喂!丑八怪,你是想充英雄吗?你是搞笑来的吗?”

  上官雨彤好奇的朝着许牧之喊了一句。

  许牧之淡淡的扫了一眼众人,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将徐北雄背在了背上。

  顺手捡起地上一柄剑,抬手间剑尖直指南宫断云。

  “傻子……你……快走!他们只是杀我……不关……不关你!快走!”

  徐北雄趴在许牧之的背上虚弱的道。

  “闭嘴!”

  许牧之回头寒声对徐北雄大喝了一句。

  “傻子……你还要活下去的……”

  徐北雄轻轻摇了摇头。

  可是许牧之却如同没有听见徐北雄的话,往前踏出了一步!

  他还要活下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甚至在之前他都已经做好了计划,混在那些将士私下买卖的奴隶之中,借着军队逃出龙州!

  可是灵侍的出现完全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要站出来替这个女孩挡这一劫。明明只要他不站出来,他就能活着离开龙州。

  徐北雄不再说话,脸颊贴在许牧之的背上泪如雨下,这一刻,是她一生中最为幸福的一刻,死……无憾!

  “我要带她出城……挡我者……死!”

  许牧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双目森寒,杀机涌动。加上脸上那一道狰狞的烙印,让人感觉有些惊悚。

  两个瘦弱的身影,百万大军之中,两颗原本陌生的心灵却彼此依偎。因为有着对方,所以悍然无惧,一句挡我者死!长剑斜指。

  ……

  城外十里亭,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坐在石桌旁边,目光却是投向了九龙城的方向。

  “你若能出城,我便收你为徒!若你出不了城,那就只能证明你我无缘,小丫头……”

  半晌之后,那老者忽然喃喃自语了一句。

继续阅读:第6章:师父,帮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