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师父,帮我!
骆驼2018-03-01 09:503,699

  第六章 师父,帮我!

  “哈哈哈……听见了吗?这小子此时竟然还如此狂妄!”

  “笑死我了!哈哈,还真是个傻子啊!”

  “整个九龙城已经被大军围的水泄不通,哈哈,这傻子哪来的自信?”

  “你都不是说是傻子么,这他娘的跑来耍猴呢,就连秦愚生都不敢如此狂妄吧!”

  “傻子唉!你若是今日能从这九龙城活着走出去,老子把裤裆那玩意割了给你下酒!”

  众人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为可笑的笑话,纷纷笑的死去活来。

  一个连灵骨都没有的小子,竟然敢扬言挡我者死!

  众人之中,唯独一个人没有笑……苍木的公主,上官雨彤!

  原本她也想笑,可是忽然之间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荒山之上的那个身影。

  同样的在众军围困之中,同样的毫无畏惧,同样可怕的眼神和可怕的自信!慢慢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身影在她的脑海之中重合在了一起。

  “明明他很丑!”

  上官雨彤使劲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很是厌恶的瞪了许牧之一眼。

  “蚍蜉撼树,徒增笑耳!”

  南宫断云冷冷一笑,手指微微一弹,顿时许牧之手中的剑无声无息之间断裂成了无数碎片,而其中更是有着几块碎片穿透了许牧之的身体。

  剧烈的疼痛让许牧之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南宫断云没有对他下杀手,而是想要戏弄他。

  “那我们……死在一起!”

  徐北雄努力的想要让那一柄剑出现,可是却发现重伤的自己根本无法调动身体之中的灵力。

  许牧之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挣扎着站了起来,身上的伤口渗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衫,可是他却如同感觉不到疼痛。

  “师父……帮我!……”

  许牧之一只手伸入怀中,抬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如同梦呓一般自语了一句。

  一本古朴的书籍被他从怀中掏了出来,那书呈土黄色,似乎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使得书页之上也带着岁月的沧桑。

  书封面之上书写着两个有些模糊的大字——鬼谷!

  那是很多年之前的事情了,那天晚上,突然的一个长相怪异的老者来到了荒山之上。

  他不教许牧之修行之法,也不帮许牧之踏上武道。只是传授了许牧之捭阖纵横之道,排兵布阵之法,游说雄辩之术!

  在他临走之时给许牧之留下了这一本书,可是当许牧之翻开之时却发现书中一片空白。

  许牧之曾经问过他师父姓名,可是他师父却只是摇头不语。

  他师父曾言,这一生能保他三次,三次之后生死由命!

  虽然他不知道他师父到底是何人,可是他能感觉到,他师父很强!

  “装神弄鬼,老子这就劈了你!”

  刀疤脸一看周围各国大人物都在,顿时想着出一出风头,肩上的大刀一挥就朝着许牧之斩去。

  南宫断云后退了一步,对于一个连灵骨都没有的孩子他也懒得出手杀。

  大刀带着凌厉的刀芒朝着许牧之眉心斩落。

  “师父……帮我!……”

  许牧之的双目渐渐变得平静,那是一种可怕的平静。

  他的师父只给了他三次机会,这机会用一次就少一次,若是不管徐北雄,以他的智慧必定能够安然离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放不下徐北雄。这个与自己认识还不足一天的女孩,却是让他心甘情愿的耗去了一次保命的机会。

  一丈……一尺……一寸……

  刀锋未至,可是那凌厉的刀芒却是已经斩破了许牧之的头皮,滚烫的血液顺着脸颊滴落。

  可是许牧之却犹如看不见那刀,丝毫不躲避,只是平静的望着无尽夜空。

  嗤!……

  一声轻响,刀断!刀疤脸整个人顿在了原地,像是被人使了定身术!

  原本黑暗的夜空,繁星慢慢出现,一轮圆月高悬在苍穹之上,像是一只硕大的眼睛注视着人间。

  全场落针可闻!众人一时间似乎忘记了呼吸,呆呆的看着人群中间站着的那道瘦弱的身影。

  平静,可是那平静之中却是掩藏着一股颠倒乾坤的狂傲!平静之下掩藏着霸道、冰冷、无情、杀念!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一个连灵骨都没有的孩子,可是此刻众人却是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之下窜起,直冲百会!

  呼!……

  一阵微风吹过,刀疤脸的身体裂成了两瓣,内脏肠肚散落一地,血腥味混合着一股臭味。

  从始至终,许牧之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动一下,也没有人看到许牧之出手,可是刀疤脸就那么诡异的死在了众人面前。

  “哇!……”

  看着这残忍的一幕不少人开始呕吐了起来。

  姬凌渊额头之上冷汗如雨而下,下意识的伸手将正吐得死去活来的上官雨彤挡在了身后。

  南宫断云警惕的看着许牧之,心中暗道此人诡异!

  他可是和姬凌渊这些一样都是皇级高手,而且他有着灵侍!可是刚才那一瞬间他根本就没有看到刀疤脸是怎么死的。

  “墙……墙……”

  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谁惊恐的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

  众人朝着院墙看去,借着朦胧的月光,能够清晰的看到在墙上映着一把剑的影子!

  可是任凭众人怎么也看不见那一把剑的本身!

  “我们走……”

  许牧之回头对背上那此刻已经惊骇的说不出话的徐北雄微微一笑,轻声道。

  徐北雄想说什么,可是喉咙里却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今天的这一幕完全的颠覆了她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的身边有着如此强横的东西守护?那是灵侍吗?可是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有灵侍?

  无数的为什么闪过徐北雄的脑海,不仅是徐北雄,在场的所有人都疑惑,都被这一幕镇住了。

  “无妄!……”

  南宫断云冷喝一声,随着话音落下,在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人手中提着一把造型怪异,同样一片乌黑的长剑!

  “这……这……当年剑帝天不如!”

  人群之中有人认出了那一把剑,也认出了南宫断云身边的那个灵侍!

  当年的剑帝天不如,据传提着一把无妄剑杀遍了天下,凡他所过之处,无一活口!

  “杀了他!”

  南宫断云冷声道。

  身边那一道模糊的身影忽然咧嘴一笑,猛然朝着许牧之冲去。

  许牧之却依旧如同看不见冲来的灵侍天不如,只是背着徐北雄埋头向前。

  在临近许牧之时,忽然天不如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惊恐的想要后退。

  嗤!……

  一声轻响,不见剑光,但是那一柄无妄剑却是断裂成了两截!更加可怕的是当年的剑帝天不如灰飞烟灭!

  从始至终没有人看见到底是什么东西斩掉了天不如这样强横的灵侍!

  南宫断云难以置信的瞪大着双目,浑身颤抖,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似乎虚无之中有着一双看不见的双眸已经锁定了他。

  杀气!冰冷刺骨的杀气!

  “我……”

  南宫断云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只吐出了一个‘我’字便不再言语。

  姬凌渊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中已经是惊涛骇浪翻滚。掌中暗自一道劲气打出,南宫断云的身体在那劲气接触的瞬间裂成了两瓣!一如刀疤脸的死相!

  如说刀疤脸只是一个三甲刀客,实力太弱的话。南宫断云可是实打实的皇级强者,而且还有着昔日的剑帝天不如这样的灵侍!

  可同样的无声无息之间,南宫断云身死!就连灵侍也被斩灭!这等实力,难道已经是神级了吗?姬凌渊不由的暗自猜测。

  最可怕的是他们根本看不到护着许牧之的那个人,甚至连剑都看不到,只有一道剑影而已。

  “你们……挡我?”

  许牧之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姬凌渊等人。

  姬凌渊急忙后退!

  走过姬凌渊身边之时,忽然许牧之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伸手将一旁脸色煞白,躲在姬凌渊身后的上官雨彤抓了过来。

  姬凌渊欲要阻止,可是不待他出手,他的双臂却是已经被斩落在了地上!

  “公主!”

  “苍木大军,保护公主!”

  姬凌渊怒目而视,顾不上自己的伤势,嘶嚎了一声。

  “我……我不骂你了还不行吗?我不骂了,我真的不骂了!你不丑,你很帅的,别杀我,我不要成两瓣儿……”

  上官雨彤被吓的浑身冰冷,可怜兮兮的哭喊着。

  “胆敢杀了将军,大家一起上,杀了他!”

  就在此时浮屠军忽然之间大喊了一声!

  一时间西炎、苍木几十万大军疯狂的朝着许牧之涌去!

  身体瘦弱的许牧之此刻就如同大海之上的一叶扁舟,似乎随时都会被巨浪吞噬。

  但是,所有靠近许牧之一丈范围之内的人都会无声无息碎裂成两瓣。

  “闭嘴!”

  许牧之恶狠狠的瞪了哭泣的上官雨彤一眼。

  上官雨彤面无人色,她真的害怕了,就连她最为依仗的姬凌渊此刻都被斩去了双臂。

  这一夜,或许注定了会是一个让整个武神大陆铭记难忘的夜晚。

  在这夜,一名脸上烙着奴隶烙印,身无灵骨的普通少年,却是背着一名同样年纪的女子在这百万大军之中横穿而过!

  西炎浮屠军首领之一的南宫断云被斩杀,就连灵侍都未能幸免!苍木大将军姬凌渊被斩去双臂,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南灵大军,北漠号称天下第一的杀手噤若寒蝉,无人敢动!默默的退让了开来,为那少年让出了一条出城之路!

  这一夜,西炎浮屠军惨死一万之众,苍木大军死亡三万!但就算是这样的代价,苍木依旧没能保住他们的公主。

  没有人知道那个少年到底是谁,也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在一夜之间斩杀四万之众!

  尸体堆满了九龙城的大街小巷,血水没过了脚踝。

  就算是在无数年之后,当提起这一夜之时,那些曾经在九龙城亲眼目睹的众人依旧心有余悸,甚至不敢多言。

  因为他们说,那个少年恐怕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是地狱之中出来的修罗!

继续阅读:第7章:老子来历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